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四十三章:虑事不周
    闻听灵夫人此言,封逸直截了当地点头,“可以。”

    不是可以,是非常可以。

    寻常三品玄兵的价值只略高于一枚三品聚元丹,饮血剑做工精良,且得王宏良经年淬炼,实属同品阶中的上上货色。故而价值也相对要高上一些,但至多也就超越两枚三品聚元丹,绝对达不到三枚的价值。

    既以如此高价成交,灵夫人的馈赠示好之意,昭然若揭。

    然而封逸并不知晓,他从未接触过三品玄兵,以前更是想也未曾想过短短几日后,自己竟会来贩卖如此重宝。

    灵夫人和婉一笑,正准备抬手唤人去取丹,却听封逸说道:“夫人莫着急,在下还要再买些东西。”

    “既是小良的朋友,便也是我孔缥缈的朋友。跟小良一样喊我缥缈姐吧,夫人这个称呼,太生分了些。”

    灵夫人为封逸斟茶,封逸端杯喝了,而后点头。

    “封逸兄弟要买些什么?”灵夫人放下茶壶,问道。

    “玄兵。”封逸回答。

    灵夫人一愣,似笑非笑地看着横放在桌面上的饮血剑。

    封逸自然明白她的不言之意,笑着解释道:“我不太喜欢用剑,所以……想买一柄玄刀来用,即便品阶不高也无碍。”

    “你这人倒是奇怪,别人只求玄兵品阶高,至于是刀是剑反在其次。而你……”

    灵夫人莞尔一笑,风韵漫天地。

    封逸看得心头一颤,却听灵夫人问道:“规制有没有要求?”

    封逸点头道:“直脊,窄刃,刀身不低于三尺长。”

    “恩。”灵夫人目露思索,似乎在回忆商会内有没有符合这种要求的玄刀。

    想了片刻,似乎没有想到。随即扭头看向站在身后的侍女,吩咐道:“去问问徐管事,商会里有没有这种规制的玄刀。”

    侍女还在震惊于饮血剑的价值,也在揣着激动计算自己能分到多少提成。

    闻听主子此言,茫茫然应了一声后,便移步退去。

    刚走出两步,才想起来自己一时失神,没听到封逸所求玄刀的规制,顿时愣在了当场。

    灵夫人背对着她,虽然看不到,却也听到了脚步声停止。

    她那如雾中牡丹般艳丽的面颊微微一沉,心中已有些不悦。

    “直脊,窄刃,不低于三尺的刀身。”封逸面对灵夫人而坐,自然看见了侍女停住的脚步,以及灵夫人变换的神情。

    当下再度说了一遍,提醒侍女。

    后者冲封逸点头曲身,无声道谢,而后去了。

    灵夫人自斟一杯热茶,喝了一口后,说道:“新招来的丫鬟,机灵劲差了点,让封逸兄弟见笑了。”

    封逸怎会见笑,摇头道:“无碍,可以理解。”

    他能理解侍女的失神,以及摇头间看见依旧在失神的梁木,他也很能理解。

    试想自己若不是在那三年的厮杀里,无数次的生死危难关头,磨练出这般不同于寻常少年的沉稳心性,初听三枚三品聚元丹这么个破天荒的高价时,怕是也会失神。

    生死已看淡,区区身外物,又岂会看得太重?

    他不失神,不惊愕,灵夫人反倒有些诧异。

    不过转念一想,眼前人乃是于良小弟弟所看重的朋友,也就释然了。

    于良之名,三玄城中知者甚少,天剑宗所在的西境主城,知者却多。

    天剑宗少主,玄榜首位,金族大皇子的伴读,赫赫声名,无一不惊人耳目。

    如此样人,又岂能如外表所表现的那般滑稽与不着调?

    人都有伪装,有些人的伪装是为了生存,有些人伪装自己,是出于天性使然。

    胖子于良便属于后者,他生来就不是那种严肃的主,如不然也不会影响得化元后期大玄修五老也慢慢滑稽了起来。

    不一时,侍女回返,身旁还跟着个蓄须尺余,约莫六旬年岁的老者。

    老者来到,看了一眼封逸后,点了点头,以示友好。继而扭头看向灵夫人,摇头道:“夫人,商会中没有这样的玄兵。”

    灵夫人“哦”了一声,看向封逸,很有几分无奈神情。

    封逸不以为意,摇头道:“没事,我再四处留意留意。”

    不待灵夫人说话,老者已先说道:“其实也不是没有,只是品阶太低,怕难入贵客法眼。”

    封逸“哦?”了一声,却见老者已自自己的玄囊中取出一柄窄刃长刀来。

    与封逸之前所用的玄刀有些相像,刀身长三尺,刀柄长尺余。刃宽三指,直脊,薄刃。

    其上有微弱的元力气息波动,不很强烈,却也比封逸以前的玄刀要好上不少。

    粗略一观,当在一品上,二品下。

    老者似乎有些不好意思,偌大的孔家商会。富甲夷洲,赫赫声名,收人三品玄兵,却取了一把一品玄兵来卖给他,说出去着实有些折名声。

    灵夫人亦如是,本想让老者将玄刀收回去,却听封逸说道:“就这把吧,暂且先用着。等以后有好的了,再来换过。”

    “这如何能行?封逸兄弟乃人中蛟龙,用此低劣玄兵,岂非折了身份?不妥不妥。”

    灵夫人连忙摆手。

    封逸却说道:“各人身份的高下,取决于修为与实力的强弱,与外物无关。这把刀看着不错,就它了。”

    见封逸执意要买,灵夫人也只好随了他。

    不过不是卖给他,而是赠送。

    一品玄兵对于一品末流势力来说,是很珍贵的存在。可到了公孙家,已不再如何珍贵。

    更莫说孔家商会了,送出去,眉头都不皱一下。

    灵夫人当然不会皱眉,在看到三品玄兵饮血剑的时候,她的神色都没有起过丝毫波澜。

    大家贵小姐,见识之广博。心境之沉稳,远非常人所能比。

    郑重道谢过后,封逸本想再询问是否还有记载了心火资料的古籍,但念头一转,便作罢了。

    有机会自己再来寻寻看吧,若是珍贵的东西,此时说出口,才叫做交易。

    似这种无足轻重的东西,这当口说出来,总有一种索要的嫌疑。

    这种嫌疑让封逸很不自在,想起刚才自己对那柄一品玄刀的坚持,愈发觉得心中膈应。

    无奈,事已至此,也不能再还回去,那样只会显得很小家子气。

    收好了玄刀与聚元丹,又与灵夫人闲谈片刻。

    眼看夜幕已起,封逸便起身告辞。

    而梁木,直到被封逸拉着,被灵夫人送着,走到了商会门外,他才带着茫茫然,回过神来。

    身边的这个少年统领,今天给了他太多的震撼。

    一是三品玄兵。

    二是储物玄囊。

    三是三粒三品聚元丹。

    四是斩杀通玄大能。

    五是竟然还跟灵夫人结交成了朋友,这边姐姐称,那边兄弟叫……

    灵夫人是谁?那可是孔家嫡系大小姐。

    封统领好运气,不,封统领好神秘。

    神秘归神秘,梁木也没那个寻根问底,解密来历的心思。他深知自己该知道什么,不该知道什么。

    待远离了孔家商会,他低声说道:“老大,你可知……自从三年前灵夫人来到咱们三玄城,不管见到谁,永远都以灵夫人自称。谈及自己的真实姓名,这还是破天荒的头一遭。”

    封逸“哦?”了一声,“那我倒是好运气。”

    “这哪里是运气?分明是……”

    梁木一时不知该怎么来说,反正他知道,这跟运气无关,实乃身旁的这位少年统领,个人有本事。

    如果他没实力斩杀通玄大能,自然也没有这么贵重的三品玄兵要贩卖,也就不可能引得灵夫人亲自接待,更不可能与其攀上交情。

    “不对,那胖子是灵夫人的朋友,也是老大的朋友。即便今日老大跟灵夫人无缘相见,来日总归还是能认识,并相交为朋友。”

    不能深想,越想越觉得自己一无是处。

    浪荡四十余年,咋连个少年小娃儿混得好都没有?

    这一大把岁数,难道都活到狗身上去了?

    梁木心下暗忖,越发觉得揪心之痛。

    可痛过之后,心思又活络了起来。

    “那胖子说让老大有机会去天剑宗寻他,难道他是天剑宗的人?”

    “天剑宗虽是西境霸主,但在孔家面前,依旧不够看。能跟灵夫人结交,必然是天剑宗内身份极尊崇的存在。”

    越想越远,越想越乱,最后又想:“老大今天得了三枚三品聚元丹,如此巨大的财富,会不会赏我点?”

    转念又想:“三枚三品聚元丹,若是献给三玄城,足以换来一个二品势力的掌控权。我要不要暗中给老大办了,夺丹献宝,自己做那二品势力之主?”

    此念刚起,便忽觉心神一颤,只瞬息之间,后脊已被冷汗浸透。

    “不可,他背后有灵夫人,有天剑宗,若是三玄城主知道了,也万不敢动他。我……我算个什么东西,又怎敢起这种心思?再者说了,我也打不过他啊。”

    摇头将此心甩开,梁木愈发觉得自己该对封逸表以炽热的忠心,此生不弃不背离的大忠。

    如此,才是最正确的路。

    似乎在生死边缘走过了一遭,梁木定下了心念后,竟不由自主地长出了一口浊气。

    念头飞转,似有想到了什么。

    斟酌片刻,最终还是小跑到封逸身旁,低声说道:“老大,那通玄境大能王宏良……当真被你杀了?”

    封逸脚步不停,不点头,也不摇头,更不回答他。

    梁木见他如此,已知此事千真万确。当下说道:“老大可知那王宏良乃王家人?”

    “王家?”封逸停步,转身,直视梁木。

    方圆千里之地,姓王的家族有很多,但是能在三玄城内以王家自称的,只有一个。

    便是那实力略逊于公孙家的二品势力,王家。

    封逸如何也想不到,那王宏良,竟会是王家的人。

    梁木见封逸面带疑惑,便解释道:“说是王家人,也不尽然。论起来血缘关系,那王宏良确乃王家嫡系。不过早在一百多年前,他便叛离了王家,并当众剑斩须发,以示血缘永绝。只是后来另有奇遇,竟然晋升至通玄境,一跃而成为万人敬仰的大能。嘿嘿……那王家当真是闹了个天大的笑话,脸面算是丢了个干干净净,自己将自己家族中的通玄大能赶走,绝了自家辉煌之路。如若不然,有王宏良那么个通玄境后期大能在,王家焉能止步于区区二品?”

    封逸点了点头,梁木继续说道:“不过那位与王宏良有旧怨的王家家主早在三十年前便亡故了,近些年来,王家也曾多次向王宏良示好并道歉过。那王宏良也隐隐有回归家族之心,只是后来听说有些急事需要去办,就给耽搁了下来。没想到竟会被老大你给……”

    梁木看了一眼封逸,声音压得更低了,“此事若是被王家知晓,怕是会给老大引来无穷祸端。”

    说罢忽然自嘲一笑,“属下这也是杞人忧天,多虑了。想老大您连通玄境大能都不怕,又何惧那区区王家?只不过……明枪易躲,背地里的阴诡暗箭,不得不防啊。老大,对于此事,您务须要谨慎谨慎,再谨慎。”

    他言之凿凿,情真意切,确实是在真正地为封逸做考虑。

    这倒让封逸颇为侧目。

    既知此事,心下便留了意,暗想:“梁木能想到这一层,孔缥缈应该也能想到,她应该不会将我贩卖饮血剑的事情泄露出去。”

    随即又自责自己行事终究是不能考虑周全,少年人想一出是一出的冲动始终不能完好地克制。

    这样不好,以后需得改正。

    正此时,忽然听到熟悉的银甲摩擦声飘入了耳朵中。

    抬头去看,却是灵痴。

    眉目间挂着深沉凝重之意的灵痴。

    街道上,灯火通明,黄光映照下,灵痴右颊上的那道疤痕,似乎也随着凝重的神色而扭曲了起来。

    待到近前,封逸还未询问,灵痴已抱拳道:“统领,出事了。”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