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四十二章:孔缥缈
    “她便是灵夫人。”

    见封逸不搭理自己,梁木的震惊无处安放,只好悄没声地给藏在了心里。

    再看封逸时,目光已比之前更加炽热了几分。

    能抱上银甲卫统领的大腿,梁木自然很兴奋。但当他发现怀抱之中的大腿还富到流油时,梁木的心情已经不能用简单的兴奋来形容了。

    “就是‘他老人家’从手指头缝里漏出来一点油水,也够我梁木挥霍得了。这……这,这,这是要发啊。”

    心中如此思量,顿觉前途一片明光,好生灿烂。

    倏忽之间,梁木已暗暗发誓,不管如何,封逸这条大腿,他是抱定了。

    不但要抱,还要死死地搂住,任人打骂也不撒开。

    循着封逸的目光,看到灵夫人自内阁走出,梁木双眸之中对于封逸是大款的兴奋与激动,忽地化作了丝毫不加掩饰的垂涎。

    喉头翻涌,他又咽了好几口唾沫,继而凑头到封逸耳边,低声讲说。

    “这位灵夫人可是孔家嫡女,曾经的身份那是足以与五族皇室子女平起平坐的存在。只是……”

    梁木顿了顿,加快了语速,“只是后来不知道因为什么,突然跟着一个姓灵的散修私奔了。唉!身份差距太大,最终也没能求到相守至白头。灵姓散修被孔家家主一掌震毙后,灵夫人便被孔家派遣到三玄城这么个小势力来做商会会主。唉……她也是个倔强重情的女人,对外一直都自称做灵夫人,从来也不以自己是孔家人自居。”

    唾沫星子飞完了,灵夫人却没有随同侍女走到封逸身旁。只有侍女一人走了过来,斟茶倒水,赔笑伺候。

    而灵夫人,自从走出内阁,朝着封逸欠身一笑后,便转过了身子,面朝内阁,似在等什么。

    等什么呢?

    自然是等人。

    人有两个,一胖一瘦。

    胖子很胖,年纪不大,约莫二十出头。

    瘦子很瘦,年纪不小,已然老态龙钟。

    两人并肩而出,胖子右手中拿着个牙签,正在咧着嘴剔牙。

    一边剔牙,一边打着饱嗝,还一边自言自语地嘟囔着:“还是缥缈姐家的饭菜好吃,那城主府的厨子都是个什么破手艺,弄出来的菜根本不是给人吃的。”

    老头儿低头看了看自己那一双油腻腻的枯瘦手掌,继而将目光移向身边的胖子。两只浑浊的眼珠子转了转,似乎很想用胖子身上那华贵的衣衫,来擦抹掉双手上的油污。

    “恩?”胖子似有所觉,扭头看向老头儿,发出了一道重重的鼻音。

    老头儿讪笑道:“少爷,您这身衣服都好几天没换了,反正待会儿也是要换下来浆洗的,不如……让老奴擦擦手?”

    胖子小眼一瞪,“你自己没衣服?”

    “老奴这袍子才穿不到一个月,还不太脏,晚上不用换。”

    老头儿下意识想要挠头,右手刚刚举起,似想到手上还沾染着不少油污,只得又垂了下来。

    静等在商会大堂之中的灵夫人闻听两人如此言语,笑道:“放眼这西境,也唯有五老才敢如此跟小良玩笑。你们主仆二人的关系真好,真让人羡慕。”

    她是由衷地羡慕,面对胖子并不以年纪稍长而心存轻视,面对五老也不以对方是奴仆而心存鄙夷。

    不卑也不亢,颇有大家之风。

    “我去……我刚才看到什么了?灵夫人她……她笑了?”

    梁木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地低语呢喃。

    灵夫人之名,在三玄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虽然她待人公平,从不以豪门小姐自居,却至始至终都没有对任何人露出过笑脸。

    哪怕来人是三玄城城主,她也只是平和以待,就事论事,毕了两相见礼,各自不生他心。

    不是冰山美人的冷漠,也不是豪门小姐的傲慢,就只是单纯的不爱笑。

    可现如今,她笑了,而且是发自内心的笑。

    为何而笑?自然是因为身前的胖瘦两人。

    “他们是谁?难道是灵夫人的好友?”梁木自言自语。

    侍女将封逸二人杯中不太热的温茶倒掉,重新添上热茶,冲梁木低声说道:“他们二位应该是灵夫人的好友,那位胖少爷姓于,具体的小女就不太清楚了。”

    梁木点了点头,瞥眼间看见封逸面带笑意,正盯着不远处的胖瘦两人观瞧,似是相识。

    “老大?莫非你认识他们?”

    封逸点了点头,却听胖子的声音自前方传来,“缥缈姐,你可千万别再这么说了。上次就是因为你说了这样一句话,这小老头可翻了天了。你瞧瞧,现在都敢用本少爷的新袍子来擦手,以后还不得骑到本少爷的头上屙屎撒尿啊。”

    他言语粗鄙,瓮声瓮气,虽是在抱怨,语气之中却没有多少怨气。

    灵夫人掩唇轻笑,娇躯抖动,如花枝乱颤,美不胜收。

    胖子浑如不见,只是噘着嘴,瞪眼老头儿。

    老头儿红着脸,赔笑道:“那哪能啊,少爷毕竟是少爷,老奴就算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也不敢在少爷您的头上……咦?他怎会在此?”

    五老终于看到了封逸。

    胖子循声瞧来,小眼睛里又泛起了绿油油的光芒。

    “啊哈,那……那个谁,你咋也跑来三玄城了?”胖子已舍了灵夫人与五老,大屁股一颠一颠地走了过来。

    封逸直身而起,迈步相迎。

    “一别几日,胖兄可还安好?”

    “安好安好,这咋说来着?相逢即是有缘,咱们这已不是有缘了吧?是缘分大大滴。”

    胖子说着扭头四顾,随即疑道:“咦?那个小丫头呢?”

    他所说的小丫头是指清儿,然而清儿现在何处?

    封逸面露黯然,胖子忽然皱起了眉头。

    另外一边,灵夫人也移来了目光,自上而下打量了封逸一番后,问道:“五老,此人是小良的朋友?”

    五老咧嘴而笑,“恩,朋友。”

    两人分前后走到封逸身旁,正好听到胖子在询问清儿去了哪里,也正好看见了封逸脸面上露出的一抹沉郁黯然。

    “难道……?”

    五老心头一沉,忽然又想起了那日被自家少爷一口吃个精光的米饼。

    小丫头心善,不仅是胖子看着亲切,五老看着也觉得分外亲切,好似看着自己的孙女。

    一抹凶杀之气,自五老的眼皮子底下闪过。

    灵夫人看在眼里,若有所思。

    封逸不愿将清儿是鲛人的事情大张旗鼓地言说,即便他早已猜到胖子与五老知晓清儿的身份。

    当下避重就轻,简短说了,“被她家里的长辈接走了。”

    胖子恍然,五老亦如此。

    凶杀之气消散,五老又恢复了猥琐小老头的模样。

    看着封逸,笑问:“王宏良杀了?”

    封逸点头,“杀了。”

    胖子一巴掌拍在了封逸的肩膀上,赞道:“牛他娘的大-逼,通玄境大能,说杀就杀。”

    灵夫人震惊了,梁木与侍女早就退到几人的身后,恭敬而立,垂手以待。

    闻听胖子此言,侍女愕然失神,梁木再一次目瞪口呆。

    这一次比上一次更夸张,自那张大的嘴巴里,可以清楚地看到嗓子眼。

    两只眼珠子似乎要生生挤出眼眶,摔跌在地,以表心中之震撼。

    灵夫人再一次细心打量了封逸一番,却听胖子问道:“这就是那王宏良的玄兵?”

    封逸提着饮血剑,点了点头。

    胖子问道:“要卖?”

    封逸再次点头,将目光移向灵夫人。

    四目相接,封逸才终于看清楚此女的容颜。

    用再华丽的词来形容她的美貌,都是多余的。就单单一句话足以表明,很美,美到石破天惊。

    如此样人,岂是世间能有?

    如此样人,其夫上辈子莫不是拯救了整个无疆世界,今生才得如此天人垂青爱恋?

    惊艳之余,封逸忽又想起了沈璇,霎时间眸中的惊艳神光消散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抹不属于少年人该有的沉着与冷静。

    再看向灵夫人,已如看着个寻常女子一般。

    所谓看到美女就挪不动道,只是其人心神不定。

    心神若定,一切皮囊外相皆是过眼云烟,个人真情才是世间最永恒不变的。

    理是这么个理,封逸知道,也明白,也以此而严苛要求自己。

    不过心里还是忍不住暗想:“真他娘的漂亮。”

    胖子可不在乎灵夫人美是不美,熟人的眼里,永远没有美与丑。

    扭头看向灵夫人,说道:“缥缈姐,这是我兄弟,你看着办。”

    灵夫人含笑点头,“这个不用你多叮嘱。”

    胖子“嘿嘿”一笑,“我还有事,先撤了,你们聊。”

    说罢,转身就要走。

    封逸连忙将他拉住,抱拳躬身。

    可还未躬下身子,便被胖子拖住了双臂,“做啥子呦。”

    封逸躬身是为了道谢,一谢那日雨中胖子出手,自己才得以击退郑流云,救下清儿。

    二谢胖子与五老忽然来到,影响了王二的心神,自己才得以反杀内息境强者。

    三谢他二人提醒了自己王宏良即将追来之事。

    如此三番,皆是重恩,非一拜足以还恩。

    奈何封逸现如今只能如此,并给不了胖子什么实质性的报偿。

    当然,胖子压根就没想着跟封逸索要报偿,至少现在没想。

    “恩如山岳,该当重谢。”封逸正色说道。

    胖子撇了撇嘴,“说得这么郑重,咋滴?还想在本少爷面前来个痛哭流涕啊?”

    封逸被逗笑了,灵夫人与老头儿也在轻笑。

    梁木与侍女是想笑却不敢笑。

    “以后有机会去天剑宗走走,本少爷请你吃好吃的。”

    丢下这么一句,胖子转身走了。

    五老冲封逸眨了眨眼,“嘿嘿”一笑后,跟了上去。

    待两人走出商会大门,封逸这才收回了目光。

    却听灵夫人说道:“小良虽然做事说话不很着调,看人的本领却很是高明。小兄弟能被他真心想与,以朋友待,必有过人之处。”

    说罢,冲封逸侧身一福,自我介绍道:“奴家孔缥缈,不知小兄弟如何称呼?”

    “封逸。”封逸抱拳回礼。

    相对落座,灵夫人也不多说废话,自封逸的手中接过饮血剑,只看了一眼,便说道:“三枚三品聚元丹,如何?”

    三品聚元丹的价值,封逸曾估算过,大致可以易换到一百枚二品,一万枚一品。

    一品聚元丹的价值几何?不以真金白银论,且说公孙家的贡献点,是一千贡献点一枚。

    一万枚,便相当于一千万贡献点。

    三枚三品聚元丹的价值便是三千万贡献点。

    什么叫豪?什么叫有钱?或许这就是。

    自然是豪,是有钱。毕竟玄兵的品阶摆在那儿,三品玄兵,可是连寻常通玄大能都未必能买得起的。

    通玄大能很少,距离封逸也很遥远。且说公孙家,便是倾尽了全家族之财力,也没有这么多。

    三枚三品聚元丹,足以让其家主公孙飞龙一举突破内息境,晋升为通玄大能。

    梁木再一次惊呆了,连侍女也惊得混不能自已。

    两个没经历过风浪的小人物,竟还没有没见过大世面的封逸来得沉着。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