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四十章:真情实意
    来人是沈落枫之子,沈斌。

    身着黑色劲装,束发在背,面无表情,不见悲喜。

    封逸直身相迎,梁木亦连忙起身,抱拳为礼。

    “沈兄。”

    在龙隐宗时,封逸并没有见过沈斌,也不知道榆林宗第二高手沈落枫竟有这么大一个儿子。

    而今龙隐宗没了,榆林宗也没了。两人异地相逢,封逸倍感亲切。

    至于沈斌觉不觉得亲切,封逸就不知道了。

    “封……统领。”

    沈斌对封逸的称呼很是生分,抱拳过后直身望向封逸,脸面上闪过一抹犹豫与低落。

    继而扭头看向站立在封逸身后的梁木,犹豫消散,低落无踪,取而代之的是欲言又止。

    封逸知道他来寻自己必然有事,当下摆了摆手,示意梁木退下。

    待院门重新关闭,两人落座,玄清斟茶,封逸问道:“沈兄此来何意?”

    两人本不是旧识,也没必要做那无谓的寒暄,直截了当先谈事。

    沈斌垂眉沉吟了片刻,忽然长叹一声,“唉!实不相瞒,在下来寻封统领,是有一事相求。”

    他仍然是那么客气。

    “但说无妨。”封逸端杯喝茶。

    “我……”话到了嘴边,沈斌又犹豫了。

    扭头看了一眼门外天光,最终咬牙说道:“我想加入银甲卫。”

    封逸“哦?”了一声,挑眉道:“令尊乃四队统领,沈兄若想加入银甲卫,直接去与令尊明说,或者寻怡小姐自荐,岂不是更好?”

    沈斌颓然长叹,“唉……封统领有所不知,初来公孙家时,我便与父亲提起过要加入银甲卫的想法。可是……”

    他摇着头,神情之落寞,比其父沈落枫更甚。

    “令尊不允?”

    沈斌“恩”了一声,说道:“父亲说,银甲卫明文规定,非淬体六层以上的修为不要。我不过淬体四层修为,不说怡小姐会不会允许我加入,即便是怡小姐点了头,也会被人在私下里议论她处事不公允,偏向我父子。”

    这确实是个问题,公孙怡有争权之心,不管是待人还是处事,自得处处留意,步步小心。

    若是破例让沈斌加入了银甲卫,势必会引起其他人的不忿,有损她公孙怡的小姐威名。

    “既然如此,沈兄为何肯定从我这里能加入银甲卫?”封逸笑着问道。

    沈斌既然来了,那一定是确定了自封逸这里,可以加入银甲卫。

    至少有加入的可能,否则他也不会过来。

    都是年纪相当的同龄人,且出自毗邻的两个一品末流势力,出身相似,沈斌自然不很愿意向封逸低头哀求。

    至少在封逸看来,沈斌不是那种十分乐意低头的人。

    但是他低头了,为了加入银甲卫。

    原因是什么?他为什么那么想要加入银甲卫?

    封逸沉吟思索,忽然想起了昨天沈斌看向公孙怡时的爱恋目光,顿时心下恍然。

    情之一字,确实伤人,能让男儿悲愁,也能让男儿低头。

    在封逸自顾思索的同时,沈斌也开口说话了。

    “我虽然只有淬体四层修为,战力却绝对不会弱于淬体六层武者。而且……而且封统领你与其他人不同,别人在意的都是修为境界的高低,而你在意的是战力的强弱。越级杀敌,向来都是你的拿手好戏。”

    说罢,沈斌猛地起身,飞掠出门。

    就着不大的小院,呼呼生风地打了一套刚猛无匹的拳法。

    封逸看在眼里,赞在心里。

    “这沈斌果然有足以比肩淬体六层武者的修为,血肉之力当在两千五百斤左右。”

    转念又想:“若不使用燃血秘术,我即便是催发元力附着于血肉间,血肉之力也抵他不上。”

    沈斌确真是个惊艳之才。

    拳停,风止,沈斌喘息片刻,而后迈步回返正堂。

    落座后,看向封逸,眼神之中蕴含有无尽的期盼。

    期盼着封逸能点头。

    果然,封逸点头了。

    “以你的战力,确实有资格加入银甲卫。不过我与令尊毕竟相识,他不允之事我若冒然许给了你,只怕会令他不悦。”

    沈斌大急,却一时不知该说些什么,只能定定地看着封逸,静等他未说完的后话。

    “这样吧,我寻个机会去跟令尊说一说此事。”

    封逸斟酌片刻,做了这样一个决定。

    他着实不好拂了沈斌的面子,只是这件事情于情于理,都不该他出面来举荐沈斌。

    毕竟沈落枫在中间坐着,且还是沈斌的父亲。

    沈斌不无失落地应了一声,垂头丧气,起身而回。

    封逸无奈苦笑,想了想左右也没什么事情,便起身追上了沈斌。

    “沈兄莫要如此悲观,令尊也不是那种不通情理之人。好好说一说,而后在众人面前表现出自己最强的战力,告诉他们你是凭着自己真本事加入的银甲卫,并不是靠人提携,不就成了。”

    封逸说得轻巧,沈斌却只是继续垂头苦叹。

    两人并肩,不一时便来到了沈落枫居住的小院。

    所谓守卫公孙家,其实都只是那些银甲卫们该忙碌的事情。沈落枫是统领,除非出了什么问题,需要他亲去处理,其他时间都是自由的,可以随意安排。

    见封逸与沈斌一同走来,沈落枫颇为诧异。

    念头一转,便已明了封逸此来何为,又为何会与沈斌在一起。

    四方脸面的威武中年男子狠狠地瞪了沈斌一眼,而后朝封逸摇头苦笑,却并没有说什么话,只是侧身引请封逸进屋喝茶。

    三人分主次而坐,封逸放下茶杯,说道:“沈叔叔……”

    沈落枫左手一摆,打断了封逸的话,“斌儿既然请了封贤侄来当说客,老夫还能再说什么?罢了罢了,明日我去与怡小姐说便是。”

    封逸没想到沈落枫会答应得这么爽快,同时也暗惊自己的面子竟会这么大。

    不过转念便即释然。

    他明面上的修为虽然只在淬体五六层之间,实际上的战力却足以傲视整个淬体境,难觅敌手。

    沈落枫自认不敌,所以便不自觉地对他生出了一些敬畏之意来。

    无疆世界,强者为尊。身份与地位,都凭手腕上的力量来决定。

    论起来年龄,封逸是晚辈。论起来身份,封逸与沈落枫同为银甲卫统领。论起来实力,封逸更胜他几分。

    既然如此,他沈落枫焉能不卖封逸这个面子?

    沈斌似觉自己听错了话,带着不可置信看向自己的父亲。

    直待封逸咳嗽两声提醒后,才终于如梦初醒,大喜道:“父亲……您同意了?”

    沈落枫白了他一眼,“你这孩子,总是这么喜形于色,一点沉稳之气都没有。你若能有封贤侄一半的心性,我这个当父亲的也就知足了。”

    父亲大有恨铁不成钢之意,儿子只好收敛了狂喜,板起了脸,又恢复了封逸初见时的那种冷漠神情来。

    冲封逸抱拳一拜,由衷道谢。

    封逸含笑摇头,却听沈落枫叹道:“修行路漫漫,危险常在,苦难多有。你将来的路该如何走,全看你个人的造化,父亲没什么大本事,也只能帮你到这儿了。唉……”

    一声长叹,叹出了修行之苦难,叹出了人父之哀愁。

    封逸不知人父哀愁,却知修行之苦难。

    却听沈落枫说道:“封贤侄,你乃人中之龙,将来必将辉煌腾达。有朝一日晋升内息、通玄,甚至化元、辟海都不在话下。”

    封逸虽然有这个自信,但被人如此当面称赞,仍是大为惶恐,忙摇头道:“沈叔叔谬赞了。”

    沈落枫喝了口茶,继而正色道:“封贤侄,念在我与你师父曾是旧友的份上,也看在沈叔叔这一点点微不足道的薄面上,日后的修行路,可否稍稍提点提点斌儿?老夫在这里先谢过了。”

    不知为何,沈落枫总有一种感觉,封逸不是西境这一隅之地所能困住的真龙,有朝一日他必扶摇直上九万里,走出西境、金族甚至夷洲。

    这是一种没有丝毫来由的感觉,说出去极为荒唐,可沈落枫很确信。

    封逸看了看沈斌,又看了看沈落枫,说道:“沈兄天资极高,也有一颗进取之心。若得机缘造化,将来的成就必不在侄儿之下。沈叔叔如何有此一言?当真是折煞侄儿了。”

    这是客套话,该说出来,否则便有自傲狂妄之嫌。

    客套过后,封逸也正了颜色,“沈叔叔慈父之心,侄儿明白。侄儿保证,将来的修行之路,必将沈兄做自家兄弟看待,此生不弃。”

    封逸发下此誓,有两个原因。

    一是沈斌其人确实不是那种奸恶之徒,可交,也可深交。

    二是沈落枫曾点出了郑大虎陷害师父辛黎之事,更直言告知了他沈璇离去的缘由与经过。

    沈落枫其人如何,封逸很清楚,是个称职的长者。如此样人,不管以前龙隐宗与榆林宗的关系如何,都该敬以待之。

    得封逸如此一言,沈落枫眉头舒展,大为欢心。拉着封逸的手,又闲聊了好一阵子。

    倒是沈斌,满腔心思都沉在了即将加入银甲卫的欢喜之中,全没有在意到自己父亲与封逸后续的那许多对话。

    闲聊结束,封逸看了看天光,酉时将近,也该去集合三队了。

    当下起身告辞,却再一次被沈落枫拉住。

    扭头看他,却见他已自腰囊内取出一张折叠整齐的羊皮卷来。

    封逸疑问:“沈叔叔,这是?”

    沈落枫道:“这是淬骨丹的丹方。”

    这句话沈斌听到了,他收回思绪,将目光移向父亲,眸中也含着十分的不解。

    “榆林宗没了,我父子也不通炼丹之道,留着这个丹方也没什么用,便送还与贤侄吧。”

    封逸听清楚了,沈落枫说得是“送还”。

    淬骨丹丹方乃是榆林宗重宝,并不是封逸所有的东西,没有给,何来还?

    当下如实相问,却得沈落枫回答说,这淬骨丹的丹方,原曾是他师父辛黎之物。那一夜辛黎忽去榆林宗,以此丹方易换了一株古怪至极的玄草,并且保证以后此丹永留榆林宗,他辛黎永生不再炼制此丹,丹方也不会再外泄。

    这个保证辛黎做到了,淬骨丹果真成了榆林宗独有之物。

    封逸连忙推辞,“既然师父曾易换给了榆林宗,那么此物便与侄儿再无关系,沈叔叔且莫言还。”

    沈落枫摇头道:“我父子不会炼丹,要来何用?贤侄便收下吧。”

    见封逸还要再推迟不受,沈斌忙上前劝说,“父亲说得是,这东西在我们手里一点儿用处都没有,与其藏在腰囊里蒙尘,倒不如封兄给收了。我曾听璇妹说过,封兄会炼丹,将来若有机缘能寻到炼制淬骨丹所需的药材,炼制一炉,分我父子几粒不就成了。”

    他旨在要封逸收下丹方,并没有索要淬骨丹的意思。

    但沈落枫听在耳里,却不是那个滋味。当下狠狠地瞪了沈斌一眼,斥道:“你当这是交易吗?”

    沈斌吐了吐舌头,低头不敢再言。

    封逸推迟不过,只好收了。

    出得院门,径往校场而去。

    小院内,沈落枫待封逸走远后,看向沈斌,语重心长地说道:“斌儿,日后与封逸相交,切记要赋予真心,万不能动丝毫歪心思。”

    沈斌点头道:“知道了,父亲。”

    心有不解,便问道:“父亲为什么这么看重封逸?难道就是因为他实力强悍?”

    沈落枫摇了摇头,没有回答儿子的问话。

    心里却在想:“他深爱着她,她又何尝不是?有三婆婆那样的强者护道,并自称为老奴,她的身份该尊崇成什么样子?只要她稍稍动用一丝一毫的家族力量,封逸便可以化作真龙,一飞冲天。”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