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三十三章:再见沈落枫
    陈大公子叫什么,封逸并不知道。他只知道对方是三玄城主陈安平的独子,是三玄城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大少。

    他被自己所杀,抛尸荒野,封逸本没太在意。

    因为他知道血气会引来食肉野兽,陈大公子与王二的尸体不出一时半刻,必会被野兽发现,继而吞噬成两具骸骨。

    毁尸灭迹,有时候并不一定要自己亲力亲为。

    再加上陈大公子被杀后,不久便爆发了兽潮。兽潮冲击,万物成齑粉,又岂能留下什么尸骸,被三玄城中人轻易寻到?

    “可若不是因为这件事,三玄城又会发生什么大事?”

    疑惑如云,终不如上前询问。

    公孙怡乃公孙家三小姐,三玄城中无人不识,倒不虞城卫军会拦路盘查。

    三人并肩,行至城墙下,一队守城兵士提刀持剑,前来见礼。

    为首的是个四方脸的中年壮汉,一双虎目之中满含血杀之气,先冲公孙怡恭敬一礼,继而再拜公孙良,最后将目光移至封逸身上,仔细打量。

    “冯统领,三玄城出了什么事情吗?城卫军怎会如此戒备森严?”

    公孙怡还礼后,出言询问。

    大汉姓冯,乃八百城卫军的一个小统领,率百人,身负内息后期修为,端地是一方高手。即便是公孙家家主当面,也足以平起平坐。

    但公孙怡是玄榜少年天才,如无意外,必将要受到西境霸主天剑宗的重视,将来的玄修之途必然明光一片,前途不可限量。冯统领自然不敢自持修为与身份,礼慢于她。

    闻听公孙怡发问,便将目光自封逸的身上移开,微笑着回道:“怡小姐有所不知……”

    初时还在微笑,刚说半句话,忽然收敛了笑意,转为悲怆,“唉!陈大公子他……遇难了。”

    此言一出,封逸心中陡起一阵涟漪。

    “果然因为此事。”

    涟漪之中,暗藏着他对三玄城城主府的钦佩,竟能在那千里范围的穷山恶水之中,如此轻易地寻到陈大公子的尸身。

    三玄城对辖地的统御力,远超封逸的想象。

    “什么?陈少……怎会如此?谁人下的手?”

    公孙怡听此重讯,并未表现出太多的悲伤,只是满目震惊与不可置信。

    封逸将她的神情变化看在眼里,暗地里推断公孙怡与那个陈大公子的关系应该不怎么样。

    转念间,想到陈大公子玄囊里的淫-邪之物,便即释然。

    公孙怡如此美貌,怎会不引得好色之徒垂涎?

    那陈大公子正是个名副其实的好色之徒,公孙怡厌恶他,也在情理之中。

    “凶手还未查到,不过从陈大公子的尸体上推断,凶手的修为应该在内息上下。高不会太高,低也不会太低。而且……”

    说着,冯统领一瞥封逸,眸中闪过一丝谨慎。

    “而且,与陈大公子一同遇难的还有王家的王二。两人应该是被同一人所杀,从王二尸体上的伤口来看,凶手用刀,而且刀法犀利狠辣。”

    冯统领此言一出,公孙怡下意识地扭头看了封逸一眼。

    封逸也用刀,追风刀也很犀利狠辣。

    倒不是公孙怡怀疑封逸,只是忽然听到用刀之人,便不由自主地想到了封逸。

    这一眼,引起了冯统领的注意,他再一次将目光移向封逸,“怡小姐,这位是……?”

    封逸抱拳见礼,公孙怡代为介绍,“这位是龙隐宗的前任少主封逸,兽潮爆发,龙隐宗覆灭。我与他曾是旧识,相遇于荒野后,便结伴而来。”

    封逸凭一己之力斩杀龙隐宗宗主穆秋柏以及郑大虎等人时,公孙怡正在荒野之中寻找二哥公孙良,所以并不知晓此事。

    “龙隐宗?”冯统领面露疑惑,似乎没听过龙隐宗之名。

    封逸笑道:“末流势力,偏远小宗,冯统领应该没听过。”

    “三妹,二宝饿了,咱们快回家吧。”公孙良拽着妹妹的衣袖,左摇右摆。

    公孙怡只好冲冯统领抱拳,“时辰不早了,冯统领,暂且别过。来日若得闲暇,小女于府中设宴,万望冯统领不嫌寒舍鄙陋,赏光一醉。”

    冯统领“哈哈”笑道:“怡小姐说哪里话来,若有宴请,冯某定当赴宴,绝不推辞。”

    公孙怡抬了抬手,迈步先行。

    封逸跟随在后,神色变换间,担忧心生。

    那陈大公子的玄囊,还在自己的身上,不处理,恐有异变。

    城门外,冯统领眼望公孙怡三人离去的背影,赞叹道:“公孙家有女如此,何愁不兴?那大少公孙弘来日若想执掌宗族大权,怕是难了。”

    叹罢,右手轻摆。

    一个高瘦黑甲卫士迈步上前,躬身听命。

    “去查查那个封逸,还有龙隐宗。我总觉得那小子心里藏着事儿,不简单。”

    ……

    三玄城之繁荣,封逸平生仅见。

    街道宽大,足以容得下三辆四辕大车并行。两侧商铺林立,周边小贩千百。即便已是日暮时分,叫卖之声也不绝于耳,息壤繁盛,好不兴旺昌隆。

    行街道,路人擦肩;穿小巷,孩童成群。

    七拐八绕,走了近两刻钟,终于来到一座豪华威仪的府邸前。

    有家仆老远便看见公孙怡与公孙良,飞奔下府前台阶来迎。

    入得府内,亭台楼阁,假山修竹,小溪回廊,红墙绿瓦,勾心斗角。

    奢华之中另含雅致,雅致之中又露奢华。

    公孙怡问陪行老奴道:“榆林宗的沈落枫父子可来到吗?”

    老奴年近六旬,弓背弯腰,白发苍苍,“五日前便来到了,说是小姐您介绍的,下人们不敢怠慢,便急报了家主知道。现已加入外堂,暂做个外堂统领,率十八银甲卫。”

    公孙怡点了点头,对此般安排非常满意。

    银甲卫与红甲卫,乃公孙家两大护族战队。银甲卫七十二人,由公孙怡统领。红甲卫一百零八人,由其大哥公孙弘统领。

    随着兄妹二人年岁的增长,族内权势之争也愈发激烈起来。

    明面上或还是一波宁静湖水,暗地里却已是暗流激涌。沈落枫乃淬体九层修为,其子沈斌亦是淬体四层武者,二人由公孙怡招揽而来,自然该加入银甲卫,成为公孙怡一方的助力。

    回到自家府邸,公孙怡身上的大小姐傲气愈发浓郁起来。扭头看了封逸一眼后,斟酌片刻,说道:“先去见过沈落枫吧。”

    公孙良吵闹着肚子饿,非要拉着封逸一起先去吃饭。公孙怡好说歹说,才终于安抚了他放过封逸,随着老奴去了。

    男女二人,并肩回廊内。

    公孙怡忽然说道:“刚才在城门外的事情,是我大意了,在这里先给你道歉。”

    封逸摆了摆手,“没什么。”

    刚才在冯统领面前,公孙怡听闻杀害陈大公子的凶手是刀客后,曾下意识看了封逸一眼。

    这无疑是在表明,封逸也用刀。

    虽然这一眼或不会引起冯统领的注意,但小心驶得万年船,如果冯统领真看见了,且还在意了,细细调查过后,或会对封逸不利。

    “此事……是否跟你有关?”公孙怡沉默许久,最终还是没能忍住心里的好奇。

    封逸扭头看她,目光平静,毫无波澜,“我不过淬体武者,那王二乃内息高手,还有陈大公子在旁,我岂能是他二人的对手?”

    公孙怡嘴角露笑,“果真是你。”

    封逸停步,挑眉,看她。

    “如若不是你,你又怎知那王二是内息高手?”公孙怡丝毫不掩饰自己对封逸的赞赏,见他神情变化,由初始的平静化作现在的轻蹙剑眉,更加确定了自己的猜测。

    “你放心,此事我绝对不会多嘴。如果你自己不说出去,陈安平此生也休想知道杀子凶手是谁。”公孙怡郑重起誓。

    封逸却冷笑反问,“如果我见过沈落枫后,不接受你的招揽,此事会否还是秘密?”

    公孙怡面色陡变,如罩寒霜,“你当我公孙怡是什么人?我看中你,招揽你,是出于爱才之人。人各有志,你不加入我公孙家,我自然也不会勉强,又岂能用那种下作的手段来威胁与你?”

    封逸见她的嗔怒发自真心,暗道自己确实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深感歉仄,抱拳致歉。

    公孙怡并不接受他的道歉,怒哼一声后,转身便走。

    封逸也不再多说什么,跟着公孙怡,继续行走于红木回廊之中。

    他却没有看见,公孙怡的嘴角,正在微微曲起,笑得很自负。

    自负什么?

    自负自己已经吃定了封逸,必会加入公孙家,成为自己这一方最大的助力。

    有些人吃软,有些人吃硬。

    根据这几天的相处来推断,公孙怡很确定,封逸不吃软,也不吃硬。

    自己折了小姐的身份颜面来求,他未必会加入公孙家。自己威逼胁迫,他更不会加入公孙家。

    他是一个只按照本心行事的人,本该无拘无束,难以被人所掌控。

    可公孙怡有把握能掌控住封逸,因为她发现封逸并非真真正正的只按照本心行事。

    他虽然不吃软也不吃硬,却吃情义。

    那一日,他可以因为一句冷言为了清儿与自己大打出手。

    山野中,他因为公孙良是自己的二哥而没有给他当做傻子来看待。

    如此样人,情义为先,便是最大的破绽。

    很巧,公孙怡与胖子想到了一起,并且都采用了同样的方法来招揽封逸。

    胖子洒下的是恩情,公孙怡洒下的岂非也是恩情?

    只是这一切,封逸都还不知道。

    他只知道,再一次见到沈落枫时,对方竟落拓了许多,沧桑了许多。

    颌下碎须拉碴,精神萎靡,气质颓败。

    见到封逸后,也没有表现出太多的惊喜,只是幽幽一叹,叹尽了胸中悲愁。

    宗门没了,兄弟朋友都死了,他如何能不哀愁?

    “节哀。”

    封逸不会劝慰人,沉默许久,也只说了这么一句话来。

    沈落枫颓然一笑,摇了摇头。继而冲公孙怡躬身见礼,“见过怡小姐。”

    公孙怡将其扶起,毫无一丝小姐架子。

    沈落枫的身后站着一个年约十八九岁的冷面少年,眸中明光烂烂,直视封逸。

    待公孙怡上前将其父扶起后,这才将目光移向公孙怡,眼波变换,忽转爱慕。

    公孙怡含笑点头,继而看了封逸一眼,说道:“你们聊,我先回去了。稍后给你安排住处,不管你的决定是什么,公孙家你都可以放心居住。”

    封逸点头致谢,待公孙怡离去后,这才正视沈落枫,问道:“沈宗主……”

    刚一开口,沈落枫便摆手打断了他,“宗门都没了,还是什么宗主啊。”

    封逸改口道:“沈叔叔,我此来是想问你……沈璇……到底去了哪儿?”

    沈落枫焉能猜不到封逸来寻自己的目的?深深地看了封逸一眼后,摆手示意独子退下。

    等到房门闭合,这才落座于木桌旁,看着桌上的微弱烛火,幽幽地道:“璇儿……咳咳,她到底去了哪里,我也不太清楚。”

    见封逸面色急转,似要追问。沈落枫抬手示意他稍安勿躁,继而指了指桌子另一边的木椅。

    封逸落座,沈落枫斟茶。

    一杯热茶下肚,沈落枫才再度开口,“你喜欢她?”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