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三十二章:浩渺无疆
    异常有二,其一是有了命火之后,修炼大悲赋的速度明显比以前要快上很多。

    之前将第一条元气恶龙尽数炼化,封逸足足耗费了一个月的功夫。

    而今计算下来,在没有补气丹药辅助的情况下,至多只需要半个月,便可以将一整条元气恶龙尽数焚炼成元力精华。

    实则修炼时间只有近两天,多出来的十多天,是恢复心火之气所耗费的。

    恢复心火之气的时间是不变的,心火之气的强弱程度也是不变的,一减一比,而今的修炼速度足足比之前快了四五倍不止。

    这是命火之能,封逸略一思索,便明白了。

    第二处异常是,绛宫内的元气恶龙,虽然才焚炼去十中之三的杂质,其精纯程度却已快要比得上之前的那一点元力精华。

    封逸估算,等到元气恶龙的杂质被焚炼去一半,精纯程度差不多就能跟之前的元力精华相媲美。

    这是什么原因?

    “难道是之前修炼,元气恶龙之中所蕴含的杂质并没有被完全焚炼干净?”

    封逸暗自推测,细细想来这种可能性很大。

    之前他没有心火,所修炼的并不是真正的大悲赋,只能说是少了一大必要条件的初级版。

    而今有了命火来替代心火,所修炼的才是终极版的真正大悲赋。

    元力之中所蕴含的杂质越少,元力的精纯程度就越高,其所蕴含的威力也就越大。同时也反向证明了修炼功法更加玄奇精奥,品阶更高。

    通俗点来说,元气之中所蕴含的杂质数量为十,最次的人阶下品功法能炼化其中一成杂质,最好天阶上品功法能炼化其中九成杂质。

    孰强孰弱,不言而喻。

    这是好事,该为之而高兴。

    高兴着,欢喜着,封逸闭上了双眼,昏沉睡去。

    一觉睡到傍晚时分,封逸才睁眼醒转。

    心火之气枯竭,心力依旧交瘁,头脑昏沉,一点儿精神也没有。

    公孙怡见状,蹙眉问道:“修炼出问题了?”

    封逸现在的情况,跟被病痛折磨之人很相似。身拥狂暴血肉之力,却没有精气神足以催使。又好似一个壮汉,夤夜不眠,接连七八十来天,终将心气耗尽,面青如铁,萎靡不堪,有力用不出。

    有句话叫心有余而力不足,封逸此时的情况是力有余而气不足。

    不管是淬体武者还是玄修大能,不说是百病不沾,寻常病痛那是绝不可能侵入体内的。

    虽然封逸修为散尽,体魄却被元力淬炼了多年,寻常疾病自然不可能侵害到他。所以公孙怡推断,是他修炼出了问题。

    封逸修炼得很欢畅,很开心,怎能出了问题?

    闻言摇了摇头,说道:“没出问题,只是心气耗损严重,所以精神有些不振。”

    “心气?”公孙怡很是不解。

    心气生发于膻中穴,膻中穴之危险,非通玄大能不敢轻易触及。封逸怎会无缘无故耗尽心气?他又没有熬夜太久,也没有使用什么耗损精气神的秘术。

    有心询问,却见封逸并没有要多做解释的欲望,公孙怡只好揣着疑惑作罢。

    封逸问道:“你可有能滋补心气的药物?”

    说完之后,紧接着再说道:“我用聚元丹跟你换。”

    公孙怡白了他一眼,对他的见外十分不满,“我身上没有,不过我公孙家的药阁里有。”

    封逸点头,公孙怡又说道:“不过药阁只对自家人开放,所以……”

    “所以我若不加入你公孙家,便没资格易换补气药物?”封逸挑眉轻笑。

    公孙怡亦挑眉轻笑。

    这是赤-裸-裸的勾引,不过不是动以美色,而是用对方之所需。

    “三妹……”

    公孙良自远处跑了过来,手里拿着一支淡黄色的野菊,垂着头玩弄,支支吾吾,欲言又止。

    公孙怡面色转柔,轻声问道:“二哥,怎么了?”

    “二宝想……想家了。”

    公孙怡抬头看向封逸,没有说话。

    不言之意是在询问封逸还需要休养多久。

    封逸伤病全无,虽然心气匮乏,却也无伤大雅,说道:“随时都可以走。”

    “那好,现在走。”

    公孙怡也是个雷厉风行的性子,说走便走。

    大悲赋重新入门,封逸已再度迈入玄修之路,元力气息发散于血肉之间,让他再一次拥有了夜视之能。

    所以不管是黑夜还是白天,对他来说都是一样的。

    三人并肩,寻道东方。

    “三妹,离家还有多远?”

    刚走半个时辰,公孙良便急不可耐地问道。

    “还远着呢,照咱们这个速度,没个十天八天,怕是很难走回去。”

    公孙怡拉着二哥的手,似是一个对弟弟充满了爱护意味的姐姐。

    这副场景落入封逸的眼中,让他一时恍惚,觉得这一对男女并不是兄妹,而是姐弟。

    “啊……还有那么远啊。”

    公孙良大发牢骚,噘着嘴,气鼓鼓。

    但他再气鼓鼓,路终需要一步一步地走,距离并不会因为一个人的焦急而拉近。

    好在公孙良心智不全,气怒也只存在了一时半会,便被夜风吹散。

    他似乎又想起了之前三妹未能解答的问题,撒开公孙怡的手,小跑到封逸身旁,问道:“小弟弟,你来自龙隐宗?”

    他记性倒好,还记得龙隐宗。

    封逸闻言点头。

    “龙隐宗离三玄城那么远,怎么还有人居住啊?”

    在他残缺不全的意识里,三玄城乃天地之中点,乃人文之源头,乃世界之中心。

    所有远离三玄城的地方,都是穷山恶水,都是荒野沼泽,都蛰伏有无穷无尽的危险。

    曾几何时,封逸也曾这么以为过。

    不过那时他很年幼,随着年岁的增长,他才渐渐发现,世界之大,无疆浩渺,岂能轻易幻想。

    “你知道无疆世界吗?”封逸不答反问。

    若想彻底解决一个人的疑惑,需得从源头起。若他连源头都一知半解,后续的问题不管再如何解释,也终是徒劳。

    “恩,知道。咱们所生活的世界,就是无疆世界。”公孙良大点其头,似乎对自己知道无疆世界很感自豪。

    “无疆世界共分四大区域,分别是浩土神洲、鬼方夷洲、迷失之地和沧海桑田。这些你都知道吧?”

    公孙良再度点头。

    封逸继续解释,“其他三大区域在哪里,有多远,有多大,我也不太清楚。不过我知道,咱们所生活的夷洲,很大很大。”

    “有多大?”

    “目光所及,不足其亿万中之一。”封逸昂首望天,满天星辰闪灭,如一只只眼睛,在盯着凡间生灵观瞧。

    “哇,这么大啊。”公孙良由衷惊叹。

    “恩,夷洲共分五族,乃金木水火土。咱们便是金族人,居夷洲西部,擅玄法武技;东边的木族擅炼丹;南边的火族擅炼器;北方的水族擅控兽;土族位居夷洲中心,物产丰饶,最是富足。”

    不待公孙良多做惊叹,封逸继续讲说:“金族又分西境与凉州,咱们这里便是西境。而凉州乃金族皇城之所在,位处西境东方,距此八千里。”

    似乎这些博远的见闻,公孙良一时难以接受,也难以在自己那不全的心神之中幻想出西境、凉州、金族、夷洲等地究竟多大,究竟是个什么模样。

    他有些痴迷,眼神之中蕴含着浓稠的茫然。

    封逸停住了讲说,静等他揣摩消化。

    “你倒是挺有耐心的。”公孙怡笑看封逸。

    封逸抬了抬手,“反正也闲来无事。”

    “恩,还有呢?”公孙良已消化完了,饥渴万状地追问。

    “西境方圆万里,由三大五品势力坐镇,其中以天剑宗为最,乃万里西境名副其实的霸主。”

    “嗯嗯,我知道天剑宗,天剑宗设立了玄榜,三妹便在玄榜上有名。我也有名,嘿嘿……”

    公孙良拍手而笑,有些自豪,也有些腼腆。

    封逸回以轻笑,再说道:“天剑宗之下,四品势力极少,三品势力却有很多。如三玄城、固阳城、白安门、***等,都是附属于天剑宗的三品势力。三玄城因地理位置优越,所管辖的范围比其他几个三品势力要大上很多。龙隐宗所在的隐龙山,便属于三玄城管辖。”

    终于说到了正题,公孙良不再打岔,凝神静听。

    “千年之前,有人在隐龙山下发现了一条龙晶矿脉。当时的三玄城主便遣了一些奴隶,去隐龙山挖矿,隐龙山之名便由此而来。后来龙晶矿挖完了,那些奴隶有功,就都被免去了奴隶身份,留在了隐龙山,定居了下来,开枝散叶。久而久之,便形成了三座城池,大小十多个村镇。”

    “当年留下来的不仅仅只有奴隶,还有少数几个看守奴隶的护卫,他们都是淬体境武者,自不愿如寻常人那样碌碌一生。各自寻了山头,开宗立派,传道受业。这便是龙隐宗、榆林宗、天叶宗等九大宗门的由来。”

    封逸说完,东天也已放亮。

    公孙良恍然大悟,拉着封逸的手,继续追问三玄城外的奇闻轶事。

    封逸虽然偏居于龙隐宗,见识不甚广博,但对于心智有缺的公孙良来说,已然是远超与他。

    一些逸闻奇事,引得公孙良惊呼连连。

    不知不觉,他与封逸的关系越发亲近了。

    公孙怡将这一切都看在了眼里,目光闪变,嘴角浮现出一抹笑意。

    三玄城距离龙隐宗千里,位处西方。山路难行,却只是针对于寻常凡俗之人来说。

    公孙怡虽是女儿身,却是淬体武者,更是玄榜上有名的少年高手,区区山路,自难她不住。

    封逸恢复了心气后,精力充沛,便背起了不堪疲累的公孙良,加速赶路。

    也不知是运气好,还是灵雾山脉深处的异兽吼声吓坏了山野之中的妖兽,一路上并未遇到什么太大的麻烦。

    偶有几只外出觅食的食肉小兽,不消封逸动手,公孙怡一剑便将其斩杀。原定的十天刚过六天,三人便走出了荒野,来到了三玄城外。

    三玄城辖管方圆千里之地,又是天剑宗麾下最大的一个三品势力,其主城之繁荣,可想而知。

    城池很大,占地不下方圆五十里。外有巍峨高耸的城墙,内有鳞次栉比的高楼。城墙上,身穿城主府制式黑金战甲的城卫军威风凛凛,冷面肃穆,如一柄柄出鞘玄刀,戾煞之气升腾。

    封逸一看,便不由得心神一颤。那些城卫军,修为最次者,也绝对不低于淬体八层。

    一眼望去百余人,联而成阵,能爆发出何等强大的战力?

    “咦?”公孙怡的惊咦声,自身旁传来。

    封逸放下公孙良,扭头看她,但见俏眉微蹙,似有所惑。

    “怎么?”封逸问道。

    “城卫军一般不会这么大张旗鼓地把守城门,而且他们一个个神情紧张,难道是城里出了什么变故?”公孙怡自言自语。

    封逸念头飞转,忽想:“难道是因为陈大公子之死?”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