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三十一章:约定
    “唉……”

    公孙怡的叹息声,回荡在不大的山洞内。

    封逸深深呼吸,重重吐气,良久过后才平复了心中的寒意。

    世人受难,实是强者之过。若想世人永生安泰,须定律法,须定规则。

    当然,这一切的前提是,自身足够强,强到一语落地便是法,一言出口便是道。

    谁也不能违背,也无力违背。

    世人安泰,不知不觉中已成了封逸此生最大的目标。

    目标很遥远,很宏大,路还需一步一步地走。目前封逸最关心的,还是沈璇的所在,以及自身修为的提升。

    他问道:“沈璇在你公孙家吗?”

    三玄城虽然距离隐龙山很远,但也不是消息闭塞之地。榆林宗之变发生在半个多月前,公孙怡自然听说过。

    沈璇自然不在公孙家,她突然失踪,公孙怡也曾担忧过,烦恼过。

    但她不能因为要招揽封逸,便对他撒谎。

    公孙怡摇了摇头,“不在,我也不知道表妹去了哪里。”

    封逸眉头大皱,沉重的担忧起自心底。

    “不过你不用担心,我前几日碰到过自兽潮下逃出一命的沈落枫父子,他说表妹无恙,很安全。”

    公孙怡怎能不知封逸与沈璇之间的关系,若无情愫,封逸又岂会在昏迷之际呼唤沈璇之名?

    即便公孙怡真的不知,但见封逸此时的神情,她也能猜得出来。

    “沈落枫应该知道表妹的下落,只是不管我怎么问,他就是不说。如果可以,你自己去寻他问问,或许……或许他会告诉你。”

    公孙怡坐在火堆旁,拿起一根枯枝,随手拨弄着燃烧得不很旺盛的篝火。

    “沈落枫现在在哪?”

    封逸之前一直以为沈璇去了公孙家,所以并没有太过担忧。

    而今忽闻她不在公孙家,不在三玄城,怎能不担忧?所以他要寻到沈落枫,询问他沈璇究竟去了哪里,是否真正安平。

    “榆林宗没了,他们父子没别的去路,所以我便指引他们去三玄城,投靠我公孙家了。”公孙怡回道。

    封逸点了点头。

    “如果可以,我还是很希望你能加入公孙家。我会跟父亲明说,倾尽一切资源,让你尽快突破至内息境。”

    通过封逸的神情变化,公孙怡已经推测出来,如果他的修为突破至内息境,他必然可以炼制出入阶玄丹,而且品阶不低。

    炼丹师的珍贵,公孙怡时刻记在心中。

    “朱长老年纪大了,修为一直无法突破,怕是再难坚持个三两年。如果朱长老故去,王家势必会超越我公孙家,成为三玄城内仅次于城主府的第二大势力,届时……我公孙家的处境只怕是难了。”

    姑娘心事重重,所思所想都是为了家族做考虑。

    当然,她招揽封逸还有第二个原因,那便是封逸的强悍战力。

    隐龙山下小城中,二人初见,便大打出手。

    彼时公孙怡推断,封逸最多不过淬体三四层修为,却能凭着强悍的战力以及不屈服、不言败的坚韧心性打败身拥淬体八层修为的自己。

    如此样人,若是将来突破至内息境,战力该强到何种地步?

    炼丹师固然珍贵,一个身拥强横战力的玄修强者,更需要极力招揽。

    而且,公孙怡有自信,一旦招揽了封逸后,他必会死心塌地地守卫公孙家,只因她是沈璇的表姐,而封逸心慕沈璇。

    若想在不远的将来掌控整个家族,御人之术与识人之能必须要掌握。

    公孙怡自忖自己不弱于男儿,打小便在此道浸淫。

    封逸心下斟酌,并没有立时给予明确的答复。

    “我先去你公孙家寻找沈落枫,等问过沈璇的下落后再做决定。”

    公孙怡“恩”了一声,两人便算是定下了约定。

    约定不需要明说,相互都很清楚。

    封逸将来若不加入其它势力便了,若真生了加入某方势力之心,公孙家当在首选。

    男儿一言,重比苍穹厚土,言既出,必无悔。

    “哎呀,睡得真舒服啊。”公孙良伸了个懒腰,醒了过来。

    见封逸正坐在自己身旁,顿时面露欢喜,“哎呀,小弟弟你醒啦。”

    “小弟弟?”封逸面皮颤抖,斜睨公孙良。

    对方还以一个天真无邪的笑容,咧着嘴,露出两排大白牙。

    “我昏迷了多久?”封逸冲公孙良尴尬一笑,收回目光后,询问公孙怡。

    姑娘还未回答,公孙良已掰扯着手指头,说道:“三、四、五,五天了。”

    封逸点了点头,而后直视公孙怡,真挚道谢。

    这五天,亏得公孙怡在旁守候照料。要不然这穷山恶水,不说妖兽邪灵,便是来一只寻常野兽或毒物,也足以要了封逸的命。

    “小事情。”公孙怡摆了摆手,行为落落大方,态度自然平和。

    只是这自然平和的神态之中,隐隐又升起了一些大家小姐的天生傲气。

    封逸不是很喜欢这种傲气,便不再跟公孙怡多说什么。

    一夜无话,次日清晨,补血丹药力尽数发散,耗损的精血复原了十之七八。

    心火之气虽然还很淡薄,却也在缓慢恢复着。

    封逸估算,差不多还需三天,便可尽数复原,届时就能重修大悲赋了。

    公孙怡也知道封逸伤势未愈,修为未复,便没有着急催促着赶路回返。

    不过她也难得清闲,公孙良拉着她游走在山谷四周,问东问西的同时,顺便捕猎采果果腹。

    “三妹,小弟弟叫什么名字啊?”

    “封……封逸,恩,是封逸。”

    兄妹二人的问答声,乘着山间秋风飘进了封逸的耳朵里。

    “他是哪里人?我在三玄城怎么没见过他呢?”

    “他来自龙隐宗,在三玄城西方千里外,很远很远的。”

    “啊?这么远,怎么还有人住啊?”

    这个问题似是难住了公孙怡,许久也没听到她的回答。

    公孙良又换了个问题,“三妹,妖兽有内丹,人也有内丹吗?”

    “没有,人跟妖兽不同。”公孙怡回答。

    妖兽乃寻常野兽觉醒了血脉神通后所化,根据传承记忆自主修炼,汲取天地元气,淬炼成妖力,继而于体内凝结成内丹。

    内丹又称妖丹,乃妖兽一身修为所在,若失去内丹,妖兽并不会死去,但会缓慢退化成寻常野兽,并且此生再也无望重聚内丹。

    天下妖兽亿万种,唯有龙、鲛、麟以及少数几类太古遗种是特例。

    它们生来便有妖丹,且蕴含有狂暴浑厚的妖力,只是未经开发降服,难为自身所用。

    所以它们的修炼并不与寻常妖兽或人类那样,是个积累的过程,反而是一个开发的过程。凭借传承秘法,降服内丹之中蕴含的狂暴妖力,继而突破品阶限制,晋升为中阶玄兽或高阶异兽。

    清儿乃鲛人,亦属此类,所以那一夜她才能爆发出足以重伤王宏良的狂暴妖力。

    不知不觉,三天已过。

    这日深夜,公孙怡守在洞口,半睡半醒。公孙良酣眠洞内,鼾声震天。

    封逸斜靠着崖壁坐在篝火旁,忽然睁开眼来,嘴角边露出一抹欢心笑意。

    “心火之气,终于恢复了。”

    修为散尽,血肉之间少了元力的加持,血肉之力锐减不少。

    休养的这三天里,封逸曾试验过,推算出自身血肉之力应该在八百斤上下,略高于寻常淬体二层武者。

    只是反应能力、耐力,以及瞬息之间的爆发力不如淬体武者,若真与淬体二层武者遭遇,胜负还很难预料。

    既然没了修为,为何封逸的血肉之间还能拥有如此巨力?

    打小修炼,自此已十多年,封逸肉体的强悍程度已远超常人。即便没有了修为,至少也能保持三百斤上下的血肉之力。

    如此与八百斤还想去甚远,多出来那五百斤力道,实乃沈璇之前分两次赠送给他的那十三粒淬骨丹的功劳。

    一枚淬骨丹,能提升服用者百余斤血肉之力,以及少量反应力。

    封逸曾在隐龙山后山药园之中吞服过三粒,三百斤血肉之力自然不会随着修为的消散而失去。

    后来反出龙隐宗后,沈璇拜托沈落枫又送来十粒淬骨丹。

    先前吞服一粒,休养这几天又吞服一粒。故此八百斤血肉之力,不多不少。

    而今还余存八粒淬骨丹,封逸却不敢立时吞服。

    因为他此时已没了修为,体内没有蕴含火属性的元力,自然无法尽数消化淬骨丹的药效。

    丹药吃得多了,效用便会越来越小,淬骨丹也不例外。

    封逸不忍浪费,所以打算留待日后修为恢复,才继续吞服,以增强自身实力。

    秋夜风寒,篝火温暖,心中兴奋便无心睡眠。

    封逸盘膝在火堆旁,沉吟片刻后,默运大悲赋心法,重新踏入修行之路。

    休养的这几天里,他曾多次揣摩过大悲赋经文,以及绛宫内的那一点微末命火。

    而今他已可以确定,命火完全可以替代心火,而心火完全可以替代异世界南海龙族的二昧真火。

    以此推断,他修炼大悲赋,将再无阻挠,再也不会忽生异变,危及性命。

    散出心神,驱赶天地之间的漂浮元气。

    一丝元气化作恶龙,心不甘情不愿地被囚禁在绛宫内。

    正待封逸调运心火之气去焚炼元气恶龙时,那一点看不出颜色的微小命火忽地一颤,自开张的元气恶龙大口之中,钻入到它的腹内。

    命火自顾燃烧,元气恶龙吃痛咆哮,挣扎蜷曲,翻腾冲撞。

    绛宫剧痛,封逸冷汗长流,连忙调运心火之气去压制元气恶龙。

    元气恶龙虽狂虽暴,却不如心火之气强大,挣扎了几番后,便被逼压到了绛宫一角,萎靡蜷曲,再也不敢做恶暴乱。

    命火闪烁,丝丝杂质被炼化成烟,飘出绛宫,复被封逸张口喷出。

    心火之气在急速耗损,元气恶龙之中所蕴含的杂质也在被急速炼化消散。

    命火虽然与心火之气不是同宗,却是同源,它们有着同一个主人,封逸。所以心火之气很心甘情愿地接受了命火的调遣,配合它一起,焚炼元气恶龙。

    速度不可谓不快,只半夜之功,元气恶龙之中所蕴含的杂质便被炼化了十中之三。

    同时,心火之气也已消耗殆尽。

    命火停止了焚炼,封逸收功睁眼,顿觉疲惫心生,心力交瘁,好想倒头睡去。

    但昏睡之前,他忽然发现了一些异常之处。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