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二十九章:异变
    有燃血秘术的加持,封逸的反应速度虽然还及不上二纹邪灵,却已可以比肩寻常内息初期修士。

    阴风来时,他连忙收剑侧身,横移闪避。

    虽然险之又险地躲过了邪灵的飞扑,却没能躲过那笼罩了方圆十丈范围的无数紫焰尖刺。

    “嗖嗖嗖……”

    尖刺射落,封逸舞动饮血剑,化作一片血色光幕,将自身笼罩。

    紫焰尖刺如雨点砸落在血色光幕上,荡开了阵阵涟漪。

    涟漪并非真正的涟漪,而是封逸被尖刺上所携带的狂暴妖力所震,剑舞不由得慢了几分。

    一慢再慢,接二连三地慢,终于出现了缝隙疏漏。

    一只紫焰尖刺沿着缝隙射进了血色光幕内,正中封逸左胸。

    尖刺透体而过,紫焰残留于血肉之间。只一瞬间,便引燃了封逸身上的黑衣。火苗内敛,似乎欲钻进伤口,灼烧血肉筋骨。

    封逸又痛又惊,右手不停,再度舞剑成幕。

    同时暗调元力精华,发散出精纯元力游于经络,急朝左胸伤口处汇聚。

    耳边响起邪灵的“咯咯”惨叫,同时也响起了紫焰豪猪的兴奋吼声。

    邪灵之所以惨叫,是因为它也存身在紫焰尖刺砸落的范围内。

    紫焰豪猪兴奋大吼,是因为它自忖两个敌人都逃无可逃,只有死路一条。

    外在的这些种种,封逸无暇去管。终于捱到紫焰尖刺尽数落地,刚刚争得一瞬间的喘息,忽听身后响起公孙怡的示警声。

    “小心!”

    凝眸前看,紫焰豪猪竟然再一次踏足弓背,射出了第二轮遮天箭雨。

    “他妈的。”

    箭雨砸落,封逸右臂酸麻,自知无可抵挡,连忙运起身法后退。

    邪灵也在做同样的事情,奈何箭雨速度太快,一人一邪灵都来不及退到安全之处。

    惨叫声,出自邪灵之口。

    “叮叮”乱响,是紫焰尖刺被饮血剑荡开的声音。

    封逸抵挡的愈发艰难,剑光血幕的破绽越来越多。

    “噗、噗、噗。”

    接连三响,三只尖刺自封逸的左臂、左肩、左肋洞穿而过。

    紫焰燃烧,他狼狈万状。

    正此时,体内的元力大军终于来到左胸上的第一处伤口旁。

    元力与紫焰一接触,一股似能灼烧灵魂的极致炽热感自封逸的心底倏地升起。

    元力震颤片刻,蓦然回返。紫焰如被感召,竟随着元力一起,钻进了封逸的经络,急朝绛宫而去。

    封逸心惊难定,再度调运元力去灭杀紫焰。

    元力依调而回,却并不灭杀紫焰,反而如指引者一般,催促着紫焰快些儿走。

    不仅仅是这一缕紫焰,连同左肩、左肋、左臂上的紫焰,也都在同一时刻,做着同样的事情。

    四道紫焰终于聚首于绛宫外,汇聚成一条纤细的紫焰恶龙。

    元力精华沉浮间,散出召唤之意。

    紫焰恶龙昂首咆哮,倏地冲入绛宫之中。

    封逸愣住了,“这……他妈,你们是叛徒吗?”

    他暗骂一声,这才发现箭雨已经停止。

    邪灵气息萎靡,黑雾已化作一小团无质黑烟,随时都有可能散去。

    紫焰豪猪也好不到哪里去,接连释放强力杀招,它已力亏虚脱,甚至透支了自身妖力本元。

    如此杀敌良机,封逸怎能错失?

    也来不及去管绛宫内的紫焰恶龙究竟有没有危险,更来不及去计较身上的四处伤痛。

    提着长剑,闪身近前。

    一剑斩在了紫焰豪猪的脖颈上。

    鼠头落地,二阶妖兽紫焰豪猪身陨。

    封逸并不停手,回身再斩黑雾。

    夜风吹过,黑雾飘散,二纹邪灵也未能幸免于难。

    封逸本可以借用左手心中的鬼门关来封禁邪灵,但是他没有那么做。

    第一次接连封禁了十多只未成气候的一纹邪灵,他差点儿被侵入体内的怨煞之气折磨致死。

    自那以后,他便暗暗决定,日后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绝不轻易使用鬼门关。

    而今的情况并非是万不得已,并且对方是一只二纹邪灵,所携带的怨煞之气何其浓郁。若是再被侵入体内,封逸真不敢确定自己还能不能再一次化险为夷。

    如果被怨煞之气左右了心智神魂,沦为只知道嗜血的妖魔,那岂非是哭都没地方哭去。

    不提这些,却说场中。

    烟消云散之后,封逸凝眸西方。

    十丈外,公孙怡正提着长剑,飞步奔来。

    见封逸无碍,这才松了一口气。

    完胜,该当高兴。

    但封逸却高兴不起来。

    因为绛宫内,紫焰恶龙正盘旋在心火之气中,与那一点元力精华对峙着。

    也不能说是对峙,至少双方都没有表现出剑拔弩张之势。

    但也不很平和,似乎元力精华很兴奋,紫焰恶龙很紧张。

    前几天刚刚驱赶入绛宫的第二条元气恶龙如同受气包一样,畏缩在绛宫一角,野性全无。

    绛宫内出现了微妙的平衡,封逸不敢随意调运心火之气去打破这种平衡。

    更不敢调运元力去引发刚刚吞入口中的疗伤丹药气,治愈四处贯穿性伤口。

    只能任之由之,一点儿办法都没有。

    “这他妈……究竟是啥情况啊?”

    封逸自问。

    公孙怡茫然发问:“你说什么?”

    封逸摇了摇头,没有回答她。

    因为牵挂公孙良,公孙怡便不在此处多做耽延,支会了封逸一声后,便朝天南跑去。

    至于那紫焰豪猪的二阶内丹,她无心占为己有。

    因为立功最大的是封逸,自己忙活了半天只杀了一只一阶赤焰豪猪,这战绩说出去都丢人。

    封逸逆运燃血秘术,托着疲累的身子沉思许久,也没能想出个什么所以然。

    最终无奈一叹,提剑走到紫焰豪猪身旁。

    剖腹取丹饮心头血。

    一口色层深紫的心头精血下肚,绛宫内的紫焰恶龙忽然动了。

    它昂首摆尾,发出一声无声嘶吼。继而轰然爆散开来,化作一团深紫火焰。

    紫焰狂暴,在绛宫内横冲直撞,痛得封逸龇牙咧嘴,浑身痉挛。

    绛宫又名膻中穴,乃人身重穴,亦是死穴中的死穴,稍有不慎便有性命之虞。

    如此剧痛,可想而知。

    只一瞬间,汗水便打湿了封逸的衣衫与头脸,他就地翻滚,抑制不住地发出了撕心裂肺的痛苦惨叫。

    “啊……”

    矮峰下,公孙怡方刚立定,便听惨叫之声传来。

    她回眸东北,却见封逸正躺在地上,翻滚个不停。

    姑娘心起疑惑,更带歉仄。

    说到底,封逸才是今次的最大功臣,如不是他,后果将不堪设想。

    歉仄衍生出担忧,公孙怡抬头看了一眼依旧耷拉着双腿坐在矮峰顶上的公孙良,继而再度折返,飞奔东北。

    旷野之中,封逸惨叫过后,头脑渐渐昏晕,神志渐渐混沌。

    虽然如此,他却没有昏死。

    脑海之中依旧残留着仅剩下的一丝清明,让他能够内察己身的同时,思虑为何会出现这种情况。

    思思想想,忽有所悟。

    “火……对,是火,是心火。”

    问题的关键在于,他以人身,无法真正地修炼大悲赋。

    原因很简单,异世界的南方鬼帝杜子仁,前世乃南海龙子,虽然转世为人,魂魄却依旧是条龙魂。

    南海之龙属火,生来体内便有火元存在。

    在那一场幻象中,封逸看得真切,也听得真切,杜子仁称火南海之龙体内的火元为‘二昧真火’。

    这是一种什么火焰?封逸不清楚,但他知道此火很是了得,能焚尽天下万物,亦可焚毁苍穹。

    焚尽天下万物?心火岂非也是如此?

    难道二昧真火便是心火?

    想来应该是的,即便不是,差别也不大。

    杜子仁以真龙之魂所创功法,又结合了南海龙族玄功的奥义精髓,自然需要以二昧真火为基础。

    故此,没有心火之人,万不能修炼此法。初时还不觉得,只要遇到天地异火,便会引得功法异变,引火烧身。

    封逸没有心火,浩渺无疆,亿万年之久,曾诞生出心火之人,又有几个?

    细细算来,不过一掌之数。

    没有心火,焉能修炼大悲赋?

    封逸修炼了,且还入了门。

    而今夜,他遇到了血脉发生异变的紫焰豪猪,更被紫焰侵入体内,且还与自身元力相遭遇。

    功法异变,引火烧身。

    “怎么办?”

    封逸生平第一次感觉到了手足无措,感觉到了深沉的迷茫与无助。

    三年前师父离去时,他虽也迷茫过,无助过,却远不如现在那么深沉。

    因为彼时他还有龙隐宗的同门师兄弟们为伴。

    一个月前,沈璇偷袭失手,将他的丹田摧毁。那时的迷茫与无助之中,更多的是对沈璇的理解。

    前几天,清儿被带离自己的身边,封逸也迷茫过,无助过。

    但也没有现在那么深沉,因为他知道,清儿回到鲛人族,比跟着自己要安全很多。

    现在,封逸忽然意识到,自己要死了。

    一切成空,仇恨、希望、光明……

    父母、师父、清儿、沈璇……

    一切,都完了!

    绛宫内,紫焰在燃烧,在冲撞,在放肆地暴乱。

    心火之气不需要封逸调运,便立刻做出应急措施。

    然而只是徒劳。

    毕竟封逸没有心火。

    玄修诞生出心火,只有两种途径。

    一是天生便有,这是体质的特异,也是血脉的异变。

    二是奇遇,究竟是什么样的奇遇,没人知道。

    反正很难就是了,万亿玄修之中,能出其一便算多。

    封逸天生没有心火,也没啥特殊的奇遇,所以要诞生出心火的几率基本上为零。

    可他并不甘心就此死去。

    痛苦依旧在,封逸咬牙坚忍,竭力调运心火之气,配合以自己顽强的意志力,妄图压制紫焰恶龙。

    绛宫内,元力精华无动于衷。

    是功法异变的原因,现在它已不听从封逸的调遣。

    畏缩在绛宫一角的第二条元气恶龙受不得紫焰的摧残,轰然爆裂开来,化作元力气息,散于绛宫之中。

    复被紫焰烧灼,归于虚无。

    心火之气是绛宫的卫士,是封逸最忠诚的部下。但是它终究不是真正的心火,只是一股缥缈心气,力量十分微末,即便主子正处于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它也无力拨乱反正。

    绛宫的动乱,引发了封逸身体各处全都陷入慌乱之中。

    最先做出反应的便是破损的丹田中的那一团怨煞之气。

    它无时无刻不再等候时机,反噬宿主。

    而今,机会来了……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