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二十八章:情报有误
    “三妹,二宝以前也是武者吗?”

    又是一段沉默后,公孙良问道。

    公孙怡“恩”了一声,说道:“二哥你以前是个很了不起的武者。”

    “怎么样的了不起?”公孙良来了兴致。

    封逸也来了兴致,扭头看向公孙怡。

    姑娘凝视自家二哥,暖心一笑,“玄榜第十一,非常非常了不起。”

    玄榜之名,封逸已不是第一次听到,当下问道:“你是玄榜第几?”

    公孙怡挺胸昂首,“十八。”

    封逸挑眉,公孙良却问道:“那……那二宝以前是什么修为呢?”

    “淬体境九层,只差临门一脚,便能突破至内息境。”

    公孙怡面露黯然,似乎对于自家二哥的遭遇很感痛心。

    “九层?淬体境一共有九层?”公孙良似是一个充满了好奇心的孩子,问起来就没完没了。

    公孙怡对他很有耐心,逢问必答。

    “恩,一共九层。”

    见他面露疑惑,接着解释道:“淬体境是炼体之境,旨在汲取天地元气,淬炼筋骨血肉,增强自身血肉之力。”

    “我知道,我只是不明白,一到九层是怎么划分的呢?”

    公孙良咬着自己的右手拇指甲,满面疑惑。

    公孙怡轻柔一笑,说道:“人降生后,体内的先天之气便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缓慢沉寂。三岁后,先天之气彻底沉寂蛰伏,人体便有十处穴窍会自动闭合,不贯通,元力便无法自内运行。”

    公孙良虽然心智有缺,却也多少知道一些修行之事。

    闻言点了点头,安静地等候着自家三妹继续讲说。

    “这十处穴窍分散在任督二脉之上,分别是督脉的百会、风府、神道、悬枢、长强。任脉的璇玑、紫宫、巨阙、神阙、关元。”

    公孙良“唔”了一声,公孙怡继续说道:“淬体境武者修炼,一方面是要汲取天地元气淬炼肉身,一方面便是要凭借血肉之间的元力,强行打通这十处被封闭的穴道。”

    “元力自百会穴起,经风府、过神道、行悬枢、走长强,继而逆行入任脉,游璇玑、开紫宫、通巨阙、定神阙。至此九穴贯通,便算是修至淬体九层。再然后便要合全身之力,强行撑开下腹丹田关元穴。丹田开,元力盘踞其中,届时便跨入玄修大门,超凡脱俗。”

    公孙良听得似懂非懂,似乎又不想表现出自己不太懂的样子,面露恍然地点了点头。

    只是这微小的神情变化,没能逃开公孙怡与封逸的眼睛。

    他不再问,公孙怡也就不再多做解释。

    一时间,两人凝视远天,两人目露沉思。

    凝视远天的两人是封逸与公孙怡,目露沉思的两人是封逸与公孙良。

    封逸虽在看着远天的赤焰与阴风黑雾交战,心里却在想着另外一件事情。

    “我的百会、风府、神道、悬枢四穴已经贯通,只是现在重修了大悲赋,这四穴又有了缓慢闭合的征兆。”

    他曾是淬体四层修为,却被沈璇失手打碎了丹田,无法继续修炼。

    而今丹田破损,五穴封闭,曾经贯通过的四个穴道也出现了闭合的趋势。

    这是好是坏?封逸不清楚。

    修炼大悲赋实在是前无古人之举,没有前辈能够借鉴,也没有师父能够指导,只能自己摸索,自己探寻。

    甚至,他现在对自己的修为境界该如何划分,都很模糊懵懂。

    只能凭借自身血肉之力的强弱,来推断自己此时相当于淬体几层武者。

    转念又想:“也不知道以后集齐了九九八十一点元力精华,熔炼成元力龙胎,我的修为能达到何种程度。”

    他很有自信,因为自己此时体内只有一点元力精华,便拥有了比肩淬体六层武者的血肉之力。

    九九八十一点,他有自信能超越寻常内息初期,甚至中期玄修。

    淬体九层血肉之力,并非是一、二、四、八那样的翻倍增长。

    前三层增长还不明显,与寻常凡俗之人差别不是太大。中三层便有了质的飞跃,翻增十倍或还不止。

    至于后三层,百倍已不足以形容其翻增之剧。更莫说突破淬体境界,晋身内息之境了。

    当然,现在思考这些还都太过遥远,目前所要面对的,依旧是东北方向,十里外的那一场妖兽与邪灵之战。

    赤焰豪猪毕竟只是一阶妖兽,那二纹邪灵虽然负伤不轻,终究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

    这大约半柱香时间的争斗,赤焰豪猪已死伤惨重。场中只余下三团赤焰在拼死纠缠,撕咬黑雾的同时,极力昂首嘶吼,妄图唤醒萎靡不堪的首领紫焰豪猪。

    邪灵连杀六只赤焰豪猪,自身也不好受。邪气溃散,黑雾淡薄,似乎稍有一阵轻风,便能将它吹得飞灰湮灭。

    “昂夯……”

    紫焰豪猪终于恢复了一些气力,昂首向天,疯狂咆哮。

    紫焰燃起,虽然没有之前那么庞大明亮,却依旧映照得旷野周遭纤毫毕现。

    邪灵黑雾蓦地一颤,鼓荡阴风震退了三只赤焰豪猪后,幻化成虚幻的人形轮廓,扭头看了一眼身后的紫色火焰。

    “咯咯……”

    怪叫声中,邪灵萌生退意。

    “邪灵要逃。”封逸说道。

    公孙怡“恩”了一声,蹙眉道:“那紫焰豪猪的伤势并不太重,只是脱力了而已。邪灵若是逃了,它依旧会来寻我们,而且依旧是个很大的麻烦。”

    她所言不假。

    其实也并非邪灵不强,它的修为与紫焰豪猪相当,并且紫焰豪猪先前便负了伤,实力大打折扣,若是单打独斗,势必不是它的对手。

    之所以造成现在的狼狈局面,只是因为紫焰豪猪有帮手,而它是孤身一“人”。

    “只有邪灵牵制住紫焰豪猪,我们才有机会下手。不能再等了,必须要拦住它,不能让它逃了。”

    封逸郑重说道。

    他毕竟不太想浪费那最后一道剑气,那东西可是能够威胁到通玄大能的强力杀手锏,而且不需要自身元力去催发。

    与敌对战,首重便是当机立断,万不能瞻前顾后,犹犹豫豫。

    封逸深谙此道,一语落地之后,便提着饮血剑,飞身跃下矮峰,疾冲东北。

    公孙怡也非那种扭扭捏捏之人,见封逸率先冲出,便扭头冲公孙良说道:“二哥,你就坐在这儿等着,哪儿也别去,三妹一会就回来找你。”

    公孙良环视了一眼身周黑暗,恐惧之心又起,“二宝怕。”

    “不怕,这附近没有危险,只要你别乱走,就不会有事。三妹去去就来。”

    公孙怡耐心解释,轻声安抚。

    许久,公孙良才终于超脱出恐惧之心,勉为其难地点了点头。

    一前一后,一男一女,一黑衣,一白袍,一青峰,一血剑。

    两人身法迅捷,不一时便来到十里外,旷野之中。

    邪灵所化黑雾左右冲突,紫焰不再如之前那般狂暴,阻拦邪灵极是费力。若不是仅剩下的那三只赤焰豪猪化身赤焰火团横加阻挠,邪灵早就逃出升天,化作阴风消失于荒野之中了。

    眼见封逸二人来到,紫焰豪猪再度“昂夯”怒吼。

    其中一只赤焰豪猪认出了公孙怡是敌非友,不待首领授命,便舍了邪灵,如流星一般飞撞而来。

    公孙怡提剑停步,凝神御敌。

    封逸则脚步不停,势如流星,已闪至寻了缝隙,正准备窜出包围圈的邪灵身旁。

    以剑代刀,兜头斩落。

    邪灵哪里想到来人竟会突然对自己动手,一时闪避不及,被三品玄兵饮血剑斩了个正着。

    霎时间黑雾溃散,雾气之中传出一道刺耳的尖叫声。

    它毕竟是二纹邪灵,只此一剑并不能将它彻底斩杀。

    当然,封逸也没打算将它斩杀当场,阻挠它的唯一目的,便是要它牵制住紫焰豪猪。

    邪灵吃痛,黑雾狂卷而回,再入包围圈中。

    紫焰豪猪见机得快,猛地飞扑上来,催发紫焰灼烧黑雾阴风。

    “滋啦啦……”

    如清水跌落油锅,黑烟蒸腾而起,邪灵惨呼哀嚎不止,似鬼啼之声,凄惨至极,刺耳至极。

    两只赤焰豪猪见头领一击建功,顿时信心大涨,飞扑到邪灵身上,又抓又挠。

    紫焰豪猪则低吼一声,似乎下达了什么命令。

    二豪猪听真,纷纷舍弃了邪灵,化身赤焰,来战封逸。

    邪灵被紫焰灼烧得痛苦非常,惨叫的同时,卷起了狂暴阴风,妄图吹熄紫焰。

    紫焰自然没有那么简单就被吹灭,但受阴风所扰,再也无法靠近邪灵所化黑雾。

    邪灵得了一丝喘息之机,再度幻化出头颅,扭头看了一眼封逸。

    空洞的眼眸之中似有杀机泛滥,但再如何泛滥,也抵消不掉它对紫焰豪猪的恨意与怒火。

    “咯咯……”

    又是一声怪叫,邪灵做出了令封逸十分欣慰的举动。

    它再化黑雾,卷起了阴风,飞扑紫焰中心的紫焰豪猪。

    另一边,也不知是那只赤焰豪猪的修为远超同伴,还是公孙怡担心被赤焰烧到长发白袍,不敢近身尽出全力。一人一豪猪竟然斗得旗鼓相当,一时间难分胜负。

    这一切说来缓慢,实则只在瞬息之间。

    封逸飞扑上前,一剑逼退邪灵后,长剑还未收回,另外两只一阶赤焰豪猪便化作火团冲了过来。

    封逸嘴角含着冷笑,冷笑中带着肃然杀意。

    “来得正好。”

    一剑当空刺出,赤焰猛地膨胀。

    有赤焰阻挡,封逸只能收剑后退。正此时另外一团赤焰已冲至近前,火焰之中探出一只斗大的鼠头,张开了尖嘴,两只獠牙外翻,便欲来噬。

    两只赤焰豪猪一母同胞,心意相通,联手攻敌配合得十分默契。

    而且它们的修为俱相当于淬体六层近七层武者,实力着实不弱。

    封逸无可奈何,只得继续后退。

    獠牙却不依不饶,继续飞来噬咬。

    封逸长剑再出,獠牙却猛地收回,火焰再次膨胀。

    这一只赤焰豪猪火焰膨胀,另外一只赤焰豪猪已收起了膨胀的火焰,接替下兄弟,飞扑来咬。

    两只豪猪一退一进,逼得封逸接连退了四五步。

    前方视线被赤焰所阻,也看不清楚紫焰豪猪与邪灵的战况到底如何。

    又退两步,忽听得邪灵惨叫一声,同时紫焰豪猪也哀嚎连连。

    想来那一妖一邪灵应该拼了个两败俱伤。

    如此良机,怎能错失?

    封逸双眸一凛,暗运燃血秘术。

    精血燃烧,反应力、血肉之力、耐力、速度、爆发力等都翻增一倍。

    獠牙探来,封逸右手陡出,势如电闪。

    赤焰终于来不及膨胀了,长剑饮血,自赤焰豪猪的额头贯穿而过。

    火光熄灭,封逸不做丝毫停留,一个箭步闪至右侧三尺外。

    眼见另外一只赤焰豪猪方刚收拢火焰,准备接替下兄弟飞扑上前噬咬,长剑再度递出。

    两只一阶妖兽赤焰豪猪,临死连惨叫都没留下一声,何其悲哀。

    封逸可不怜悯它们,眸中血光吞吐,看清楚前方的战场后,身化游龙,飞掠而去。

    邪灵杀出了火气,紫焰豪猪也杀出了盛怒。

    一妖一邪灵,全都舍弃了各自的妖法邪术,一个现出豪猪本体,一个化做斗大的黑雾头颅,颤抖在一起,又是咬又是抓挠。

    如同两个街头无赖在缠斗厮打,不依不饶。

    血色长剑临身,二异类各自心生警兆,纷纷松开手足獠牙,侧移闪避。

    封逸一剑落空,不由得心起惊骇。

    邪灵能闪避躲开,不出封逸所料。

    因为邪灵反应迅捷,速度极快,寻常玄修武者根本无法与其相提并论。

    但紫焰豪猪能闪开,着实让封逸吃惊不小。

    公孙怡曾说,紫焰豪猪的反应能力与速度只比寻常赤焰豪猪快上两倍。封逸这一剑蕴含追风之势,又掺杂有游龙之意,速度不可谓不快。

    他本想,紫焰豪猪是如何也不可能闪开的。

    但他失算了。

    是公孙怡的情报有误。

    事已至此,封逸也来不及暗骂公孙怡理事不明,因为邪灵已经立足稳定,并转移了目标,飞扑而来。

    紫焰豪猪亦转移了目标,只是它没有飞扑上前,而是踏足弓背,龇牙发力。

    “呼呼……”

    阴风吹来,怨煞之气扑面。

    “嗖嗖……”

    尖刺如箭矢,上有紫焰附着,快比流星,遮天射落……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