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二十七章:狭路相逢
    “来了。”

    封逸大叫一声,急速向山谷退去。

    谷内,溪中,公孙怡整衣入水,方刚洗净发丝间的血污。

    忽听此一言,脸色不由得大变。

    她也顾不得再洗去白袍上的污秽了,一个纵跃跳出小溪,继而运起身法掠上矮峰,放眼东北望。

    封逸听到身后破风声,知道公孙怡洗漱时并未脱衣,当下回转过身,循了白袍踪迹而去。

    两相并立,齐目东北,一紫十红,由远及近。

    “有把握吗?”

    长发、鬓角、眉眼、白袍、白裤、白色锦靴无一处不在滴水的公孙怡沉声问道。

    封逸不答反问:“它的反应速度比较赤焰豪猪要快多少?”

    火光照亮了东北方向,敌“人”的距离已不超过三十里。

    公孙怡不假思索地道:“大约两倍有余。”

    封逸沉心推算,片刻后点头道:“如无差错,应当可以一击必杀。”

    “恩?”公孙怡歪头斜眼,带着疑惑紧盯着封逸。

    “你这是哪里来的自信?”

    封逸回以冷眸,“身上湿哒哒的,不难受?”

    公孙怡调运元力,鼓动劲风,吹干了白袍与长发。斜提长剑,再看封逸。

    “一别半月,你似乎……”

    封逸问道:“似乎什么?”

    “似乎变化很大。”公孙怡秀眉双蹙,确定了自己的感觉。

    “怎么说?”封逸并不觉得自己跟以前有什么不同,若非说不同,也只有修炼功法换了,丹田坏了,清儿没了,宗门散了。

    除此之外,若说自己体貌上、性格上有变化,还真不太可能。

    “不知道,就是感觉你比上次有了些微变化。至于变化在哪里,我一时也说不太上来。”

    公孙怡目露回忆,似乎正在回想初见封逸时的场景。

    忽听封逸“咦?”了一声,下意识问道:“怎么?”

    封逸面朝东北方向,努了努嘴。

    公孙怡扭头看去,但见夜色下,一条黑影如乘风烟雾,飘飘然,悠悠然,自东方的密林之中游荡了出来。

    似乎被紫、红二色火焰吸引,那黑影浪荡着朝东北方向迎去。

    “是邪灵!”公孙怡惊呼。

    封逸点了点头,“胸前有两道魔纹,是只二纹邪灵。”

    妖兽与邪灵,乃无疆世界的野外最危险的两种异类。

    妖兽狂暴嗜血,残忍好杀。邪灵阴诡狡诈,来去无踪。

    这两种危险的异类,不管碰到哪个,都够武士或玄修喝一壶的。

    可如果它们俩互相遭遇呢?

    封逸还真没见过此般场景,不由得面露轻笑。

    “你说它们会打起来,还是会结盟?”

    公孙怡理了理散乱的长发,脸面之上不无担忧。

    封逸则显得随意很多,“若是打起来,咱们可就省心了。若是结盟……咱们还是赶紧跑吧。”

    若是两个内息境玄修,封逸还可以凭借燃血秘术与剑图搏上一搏。

    可一个二阶妖兽,一个二纹邪灵,这俩货单来其一,封逸都没有太大的把握能够应付。

    若是结盟,也只能先跑为上了。

    东北方是一片旷野,没有丘陵高山,也没有茂密丛林,虽然是夜晚,但对于两个能夜间视物的武者来说,视线很是开阔。

    两人紧盯着那黑影与火团,一个面挂轻笑,谨慎在心;一个面上谨慎,心也谨慎。

    终于,黑影火团碰头了。

    拼杀没有如约而至,封逸的心里“咯噔”一声。

    公孙怡则深吸一口凉气,呢喃道:“完了,跑吧。”

    一语方刚落地,忽见紫焰冲天而起。

    二阶紫焰豪猪,发怒了。

    公孙怡转忧为喜,封逸亦长出一口浊气。

    “啊……血……有血……”

    矮峰下,山谷中,传来一道青年男子的惊呼声。

    语调之中夹杂着浓郁的慌乱与惊恐,正是公孙良。

    封逸转身下望,正见他慌里慌张,跌跌撞撞地自山洞中跑了出来。

    “二哥……”

    公孙怡呼唤一声,纵身跃下矮峰。

    兄妹朝面,公孙良慌乱稍去,“呜啊”一声哭了出来。

    “三妹,有血……那里有血……我怕。”

    哭着、说着、揉着眼,一头钻进了公孙怡的怀中,似乎受到了惊吓的孩童。

    一个体重不低于一百八十斤,身高至少六尺半的孩童。

    矮峰上,封逸挑了挑眉,“这是疯了?这明显是傻了好不。”

    这话他也只是在心里想想,并没有说出口来。

    远天的战斗依旧在持续,邪灵飘忽东西,转瞬南北,如云似雾,时散时聚,不可捉摸。

    紫焰豪猪则唳啸长嘶,紫焰冲天而起,照亮了半边天空。

    即便距离近十里,封逸依旧能清晰地感觉到层层热浪扑面而来。

    “此二物我若遭遇其一,也万难轻易战胜。”

    封逸心下推断,同时深感自己的修为还是太低,需得尽快寻到能滋补心火之气的药物,淬炼成补气丹,继而加紧修炼。

    但山野茫茫,自己孤身一人,该去何处寻找补气药物?

    惆怅,烦躁,好不难受。

    身后,矮峰下,公孙良已止住了啼哭,也不知公孙怡是怎么安慰的,他竟然不怕自己身上的血污了。

    “三妹,二宝肚子饿了。”

    五大三粗的男子,对比自己矮了一个头还多的小姑娘说出这么一句话来,引得封逸头皮发麻,好生不自在。

    “二宝不怕,三妹带你吃饭去。”公孙怡语调轻柔,哪里有跟封逸说话时的大小姐傲气。

    “嗯嗯,三妹最疼二宝了。对了,大哥呢?”

    “我跟大哥走散了,不过你不用担心,大哥已经晋身内息境,能一个人照顾好自己的。”

    “嗯嗯,大哥最厉害了。二宝被姓王的欺负,大哥说要把他的腿打断。不过我不太想大哥去,因为姓王的都没有喊他大哥来帮忙。二宝若是喊了,别人会笑话二宝的。”

    “谁敢笑话,三妹就给他腿打折。”

    兄妹二人交谈着,并肩走进了山洞。

    封逸立身矮峰顶,将这一段对话听在耳中,不禁摇头轻笑。

    回望天南,夜色茫茫,也不知清儿怎么样了。

    “她应该很好,那个鲛人老头实力很高,以后再也没人能欺负她了。”

    小丫头的音容笑貌似乎还在身旁,但环视左右,只有夜风为伴,凉凉的,不很温暖。

    摇头甩脱了脑海之中的杂乱思绪,封逸再看东北方向。

    紫色火焰越来越壮大,似乎引燃了旷野中的秋草。

    受紫焰所迫,邪灵所化黑雾只能在周边游走,不敢过于靠近。

    黑雾游荡间,倏忽凝成一只大手,狠狠地捏住了一只一阶赤焰豪猪。

    五指只一用力,那只可怜的赤焰豪猪连惨叫都没发出一声,便被捏成了一团肉酱。

    邪灵不敢靠近,紫焰豪猪却不会就此停留原地,无动于衷。

    紫焰凝化成体长超过五丈的巨大豪猪形体,仰头嘶吼的同时,弓背弯腰,后背上的紫色尖刺根根直立,如同发怒的刺猬一般。

    忽然间,尖刺离体,如箭矢连发,铺天盖地地朝邪灵所化黑雾射去。

    邪灵“咯咯”一声怪叫,晃动身形往东飘飞。

    三头赤焰豪猪身化赤焰火团,飞扑阻挡。

    邪灵折道往南,又有三只赤焰豪猪奔来阻挡。

    再度变道往西,还有三只赤焰豪猪早已守在西方。

    退路被封,紫焰箭矢遮天射下,邪灵已避无可避。

    封逸心起惊骇,暗道:“那邪灵危险了。”

    一叹还未终了,忽见墨光大作,一道黑色光幕出现在邪灵黑雾身旁,急速蔓延,瞬息之间便化作了一个圆球。

    黑光圆球内,邪灵黑雾“咯咯”怪笑。

    紫焰箭矢落下,“哆哆”有声。

    满天紫焰若流星,却刚一碰触到黑色光幕,便被反震回去,于半空之中爆裂成满天烟火。

    绚烂至极,仿似大年夜里,家家户户为了庆贺丰年而燃放的爆竹烟花。

    “好美啊。”

    身后响起公孙怡的声音。

    封逸转身,但见她昂首看天,清澈的瞳孔中倒映着满天紫火,一脸的惊艳。

    不说言不由衷的话,单论事实,公孙怡很美。

    紫色烟火照映下的公孙怡,更美。

    沈璇是浑身上下无一处不散发着英豪之气的飒爽之美。

    清儿是小女孩儿家家,楚楚凄凄,柔柔弱弱之美。

    而公孙怡,既有沈璇的英豪,又有清儿的柔态,加上年龄比她们要大上一些,更多几分成熟风韵。

    此情此景,由不得封逸不心生涟漪,少年人悸动的心儿如被春风撩拨,好不难受,只希望时间能够停止。

    茫茫然间,公孙怡的面容似乎发生了变化,缓慢演变成沈璇的模样。

    “她从来没有表现出这种女子柔态,她总是那么要强,那么不愿意弱于男儿。”

    封逸心念微动,一切幻象倏忽散去。

    直至此刻,他才蓦然发现,自己这悸动的少年真心,竟与清儿所说的那样,只属于沈璇一人。

    公孙怡再美,再有女人韵味,也只是此间过客。

    “喂,你看什么呢?”公孙良站在自家三妹身后,怯怯地看着封逸,怯怯地询问。

    封逸收回目光,看向他,“看妖兽跟邪灵打架。”

    “啊……妖兽?啊……邪灵?”公孙良微胖且高大的身躯剧烈颤抖,满面惊恐。

    “没事,有三妹在呢,二哥你别怕。”公孙怡亦收回目光,轻声宽慰。

    公孙良点了点头,壮着胆子爬上矮峰,站在封逸身旁,随着他一起看向远方。

    紫焰箭矢尽数爆裂,黑色光幕晃了三晃,终于坚持不住,破碎成烟。

    紫焰豪猪催发了这么个大招,已经气喘吁吁,瘫软在地,再难维持紫焰燃烧。

    二纹邪灵也不好受,黑雾散而又聚,似乎想凝成人形,却始终不得为之。

    正此时,那九只赤焰豪猪寻到了机会,纷纷化作火团,疾冲上前,飞扑撕咬。

    它们是妖兽,体内有妖力,自然可以撕咬到没有实质形体的邪灵黑雾。

    黑雾翻卷,邪灵惨叫嘶吼。

    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最终邪灵忍无可忍,猛地一声唳啸,再度催发黑色光幕。

    光幕膨胀,九只赤焰豪猪如流星一般,被撞飞出老远。

    “轰轰轰……”

    接连九响,惊起了满地烟尘。

    邪灵怒极戾煞生,摇身化作阴风鬼气,疾冲向不远处神情萎靡,瘫软在地的紫焰豪猪。

    众赤焰豪猪见头领有难,纷发一声怒吼,翻身而起,鼓动赤焰去撕咬攻击邪灵。

    混战又起,赤焰熊熊,阴气汹汹。

    而矮峰顶上,公孙良忽然问道:“三妹,那些大火球在跟谁打架呢?我怎么看不见?”

    他修为散尽,已无法夜间视物。只能看见赤焰豪猪所发散的火光,却无法看见邪灵所化的黑雾阴风。

    公孙怡目光不移,回道:“跟一只二纹邪灵。”

    “哦。”公孙良点了点头,良久后又问:“二纹邪灵厉害吗?”

    “很厉害。”

    “有大哥厉害吗?”

    公孙怡点头。

    “比父亲还厉害?”

    公孙怡迟疑片刻,摇了摇头。

    “那就好。”公孙良自言自语。

    公孙怡收回目光,看向他,“好什么?”

    “只要没有父亲厉害,那二宝就不怕。”

    微胖的高大男子,眨巴着一双天真无邪的大眼。

    封逸摇了摇头,轻笑。

    公孙怡亦摇头,轻笑……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