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二十五章:紫焰豪猪
    对于公孙怡,封逸并没有什么好感,反倒打心底里有些厌恶。

    因为她曾直言辱骂过清儿‘不人不妖,孽畜。’

    而彼时,封逸大怒与其动手,虽然惨胜,却也深刻体会到了自己与大家天才、玄榜高手的真正差距。

    说起来厌恶,也不是那种对于仇家和恶人的深恶痛绝。

    因为公孙怡曾落落大方地承认自己败了,也没有如不明事理的泼妇那样撒泼胡闹,胡搅蛮缠。

    并且在最后离去之时,她还说过不会跟外人说清儿不是人类的事情。

    这些所作所为,在很大程度上消磨掉了封逸心头对她的怒气与厌恶。

    “公孙怡在这儿,那沈璇是否……”

    封逸心起涟漪,将赤焰豪猪内丹塞入玄囊后,再看北方。

    艳阳下,三只赤焰豪猪已飞逃到近处,似乎发现了同伴残破的尸体以及提剑傲立于前的封逸,三只豪猪纷发一声惊叫,继而各寻东西两方,分散奔逃。

    公孙怡自然也看见了封逸,微微一怔过后,已认出了他来。

    眼见三只豪猪两东一西奔逃,她连忙大叫道:“封……”

    话到嘴边,才忽然想起自己竟然忘记了对方的名字,当下转口道:“那个谁,快帮我拦住他们。”

    沈璇没有跟公孙怡在一起,封逸略觉失落。

    眉头一挑,对公孙怡‘那个谁’的称呼很是不满。

    本不想出手,但转念忽想:“沈璇或在她公孙家,我若去寻沈璇,免不得还得求她指路。”

    当下一扫心头不悦,提剑踏步。

    公孙怡已主动往东追去,封逸只好折道往西。

    辛黎所传追风刀法不仅仅只是单纯的快刀法门,同时也是一种极为玄奇的轻身功法。

    封逸称之为‘追风术’。

    而大悲赋第一层所附带的八卦游龙掌,也不单单只是外功掌法,也可以与追风刀法一样,附加到腿脚之上,提升奔行速度。

    封逸称之为‘游龙术’。

    追风术很快,封逸粗略估算,自己施展追风术,能以淬体六层修为,追赶上淬体八层武者。

    如公孙怡便是淬体八层修为,她此时的速度便与封逸全力催使追风术相当。

    游龙术虽然也很快,却更偏向在方寸之间闪转腾挪。

    与敌对战,可以身化游龙,飘忽东西,转瞬南北。若是直线狂奔,速度便不如追风术。

    也是封逸心思敏捷,之前在隐龙山后山药园之中苦修数日,硬生生将这两种轻身功法相融相合。

    近战之时,以游龙术为主,附加追风之势,速度比单纯的游龙术更快一倍有余。

    长途奔袭之时,以追风术为主,附加八卦游龙之意,前方若有阻拦,并不需要调转方向加以闪避,只需要脚踏八卦方位,便可轻巧避开。

    既如此,速度自然远超曾经。

    迅捷可追风,落脚成八卦,身动如游龙。

    只三两个呼吸间,封逸便追上了那只往西方急逃急奔的赤焰豪猪。

    右手长剑斜撩,豪猪“嗷”的一声猛然停身发难。

    妖兽的趋吉避凶本能比较人类更胜一筹,在封逸踏步追来之时,便一直在盘算着该如何反击自卫。

    眼见长剑斩到,连忙催发妖力鼓动周身赤焰,暴涨勃发,护住周身。

    赤焰笼罩的范围不下丈许方圆,封逸一剑刚出,还未伤敌,便被赤焰加身。

    火热气浪引燃了衣摆,封逸自忖无可抵挡,连忙脚踏八卦方位,横移闪避。

    他方刚闪避出赤焰的范围,豪猪便收拢了妖力,继续身化火球,向西狂奔。

    “小东西还挺聪明。”

    封逸咧嘴一笑,探手拍灭了衣摆上的火焰。

    回望东方,公孙怡也已追上那两只赤焰豪猪,正舞动长剑,或斩或刺,急攻不停。

    她乃淬体八层修为,又是名列玄榜的少年武道高手,对付两只一阶妖兽自然不在话下。

    封逸也不担心,运起了身法,往西再追。

    三两步追上赤焰豪猪,封逸飞起一脚,急踹其头。

    跟大老鼠长得有些相似的赤焰豪猪眼见强敌再度来攻,再次哼唧施法,催动妖力发散火焰。

    封逸有了一次经验,在火焰未出之前便已停住脚步,不再追击。

    当赤焰豪猪窜出丈余,火焰消散之际,连忙一个箭步冲上。

    同时长剑直刺,正中其后脊。

    赤焰豪猪的背部、尾部都披着像钢针一样的赤红色尖刺,坚硬非常,也锋利非常。

    不仅仅可以收拢成盔甲防护自身,也可以戟张开来,刺伤敌人。

    同时还能喷发赤焰,灼烧近身者。

    然而,它毕竟只是一阶妖兽。尖刺再坚硬,也承受不了三品玄兵饮血剑的斩刺。

    而且尖刺只有一尺长短,饮血剑剑身长过三尺。

    杀敌之后,也不虞被尖刺反伤。

    就这样,一剑将赤焰豪猪刺了个通透。

    豪猪仰天惨叫,四肢乱踏,摔跌倒地。

    封逸抽出饮血剑,兜头再补一剑。

    身首分离,血洒桃林。

    剖腹取丹,挖心饮血,一气呵成。

    等到封逸转身回到酣睡的乞丐身旁,公孙怡也已提着染满了鲜血的长剑,迈步回返。

    两人对视一眼,封逸挑了挑眉。

    公孙怡则不无失落地摇头一叹,“唉,跑了一个。”

    封逸不以为意,“跑就跑了,这有什么。”

    公孙怡蹙眉抬头,白了他一眼后,说道:“你不知道赤焰豪猪是群居的?”

    封逸昂首挺胸,“群居又如何?不过是一阶妖兽而已。”

    “对,不过是一阶妖兽而已。等到它回去找来头领报复,希望你还能说出这句话。”

    公孙怡又白了封逸一眼,继而蹲下身,检查乞丐身上的伤势。

    封逸有些不解,疑问:“难道它们的头领不是一阶妖兽?”

    龙隐宗毕竟属于一品末流势力,宗门内关于妖兽的资料很是匮乏,所以封逸对于妖兽的见识也十分有限。

    三年在外征战拼杀,也多是与人打交道,与妖兽遭遇的次数少之又少。

    乞丐的伤势并无大碍,公孙怡眉目间的担忧之色稍微散去一些。

    封逸又问:“你认识他?”

    公孙怡取出手帕,帮乞丐脸上的污秽擦去。

    手法小心翼翼,似乎生怕一个不注意,弄疼了他。

    “他是我二哥。”

    抬头看了封逸一眼,见他面露疑惑,公孙怡便解释道:“我二哥年幼时修炼出了偏差,一身修为散尽。又被淤血滞塞住了心经,所以心智有些不全,疯疯癫癫的,不太正常。”

    封逸恍然,“你公孙家可是二品势力,就没想办法治疗?”

    公孙怡点头,随即又摇头。

    她没有在这个问题上多做解释,封逸却已知道她所要表达的意思。

    公孙家寻高人治疗了,可是没有效果。

    “你怎么在这儿?”公孙怡问道。

    随即似想到了什么,再问:“你身边那个鲛人小丫头呢?”

    封逸自顾走到东面那具赤焰豪猪的尸体旁,取丹饮血的同时,说道:“你还没有回答完我的问题。”

    公孙怡略有不满,娇哼一声,“哼!什么问题?”

    “赤焰豪猪的头领不是一阶妖兽?”

    封逸砸吧着嘴,抬手抹去嘴角的血污,迈步回返。

    公孙怡依旧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反问道:“你在喝血?”

    封逸挑眉看他,不言不语。

    公孙怡嗔怒不已,“你这人真是无礼,难道我不先回答你的问题,你就不会再回答我的问题?”

    封逸耸肩。

    公孙怡面红耳赤,咬着牙想要说些什么,眼珠子一转,却生生忍住了。

    “看在你救了我二哥一命的份上,我不跟你计较。”

    说罢,收起了已被污泥染成黑色的手卷,直身而起,直视封逸,“一般来说,赤焰豪猪只是很寻常的一阶妖兽,因为血脉资质所限,即便是活得再久,也至多能够比肩淬体九层武者,绝不可能晋升为二阶妖兽。”

    封逸点了点头,公孙怡继续说道:“但是这群赤焰豪猪不同,它们的头领不知道怎么回事竟然晋升到了二阶。我曾跟它接触过,实力差不多相当于内息境中期。”

    “而且,它身上所散发的火焰是紫色的,很难扑灭。豪猪火气大,很是记仇,现在逃走了一只,它们一定会举巢来报复。”

    公孙怡说完,扭头看向东北方向,眉目间泛起了一抹沉重的担忧。

    封逸继续点头,暗查己身,接连吞服了三只赤焰豪猪的心头精血后,亏损的精血已经复原了不少。

    如若真遭遇了那只紫焰豪猪,勉强也能催使燃血秘术,持续半柱香时间。

    见他神色不慌不乱,公孙怡颇为诧异地问道:“你不担心?”

    封逸撇嘴,“担心什么?我又没招惹它。”

    公孙怡看了一眼远近的三只豪猪尸体,其意不表自明。

    “你又是怎么招惹到它们的?”封逸问道。

    公孙怡神情一黯,低头看了一眼依旧昏睡的二哥,继而长叹一声,说出了事情的原委。

    她二哥名叫‘公孙良’,因为疯症的原因,被家中长辈禁足在府中,不允许出门。

    公孙怡那日去榆林宗拜会沈落叶后回返,说起外界的事情,引得公孙良心焦难耐。最终趁着家仆们不注意,偷偷跑了出来。

    公孙怡与其大哥公孙弘发现后,便立刻带了一位内息境长老出府来寻,却不想刚入山野,便遭遇兽潮。

    兄妹二人失散,公孙怡与内息境长老避开兽潮后,又寻了良久,却不小心误入赤焰豪猪巢穴。

    一番乱战,舍了秘宝不少,终于逃遁出来。

    又寻一天,终于找到二哥公孙良。

    兄妹聚首,本该高兴,却没想到记仇的赤焰豪猪竟然举巢来袭。

    公孙怡护着二哥先走,内息境长老留下殿后。

    最终,内息境长老拼着身死,将头领紫焰豪猪震伤逼退,才给公孙怡兄妹争取来一线逃生机会。

    首领败退,赤焰豪猪们并不就此收手。一队六只豪猪追着公孙怡兄妹二人,一路往南,不死不休。

    公孙怡被追得没办法,只好回返拼杀。

    没了头领,六只不成气候的一阶妖兽又岂能是她的对手?但公孙良本就心智不全,见血之后更是大骇,发了疯便往南跑。

    他在前,豪猪在中,公孙怡在后。

    如此一逃两追,便遇到了封逸。

    听完这些,封逸“恩”了一声,问道:“紫焰豪猪受伤重吗?它们的巢穴离这里多远?”

    公孙怡想了想,说道:“应该不轻,要不然它不会逃回巢穴。不过它心智极高,知道陈长老已死,必会再来追我。只是没有寻到我的踪迹,所以一直没有追来罢了。现如今逃回去一只,踪迹已然泄露,只怕……”

    封逸摆了摆手,打断了她的杞人忧天,再问:“它们的巢穴离此多远?”

    公孙怡连连被他无礼对待,心头虽然嗔怒,但想如果紫焰豪猪追来,说不得还要借他之力来对抗,当下只能咬牙忍了。

    虽然忍下了嗔怒,却依旧免不了气鼓鼓,凶霸霸。

    “东北方向,百里左右。”

    封逸点头,“时间还很充足,现在走也来得及。”

    公孙怡摇头,看向自己破碎的衣摆。

    “那只豪猪叼走了我的衣摆,带回去后紫焰豪猪可以凭借气味追寻到我的踪迹。”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