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二十三章:休养
    熊罴在发足狂奔,似乎并没有注意到自己的后背上正趴着个人。也可能注意到了,只是根本没功夫去摇头甩腚,将这个不速之客甩落下去。

    封逸不知自己是幸运,还是倒霉。也有可能是既幸运,且倒霉。

    幸运是他没有跌落地面,不至于被摔死摔伤。同时也不用再担心被其他妖兽冲撞踩踏。

    倒霉是他注意到身下这头熊罴的奔行速度,竟然比脚力极佳的马儿还要快上数倍不止。

    由此可见,这头熊罴绝对不是寻常熊类,而是一头入阶妖兽。

    至于是几阶妖兽,封逸没机会一览熊罴全貌,所以暂时还不得而知。但想来应该阶数不低,如不然速度不会快到这种程度。

    野兽觉醒了血脉神通之后,便会妖化入阶,也就不再是野兽,而被称为妖兽。

    按照能力的高下共分做九阶,此九阶,正对应了人类修炼的九大境界。

    淬体九境、内息、通玄、化元、辟海、元胎、劫生、塑道、极境。

    一至三阶为妖兽,四至六阶为玄兽,七至九阶为异兽。

    一阶妖兽封逸见过不少,也杀过好几只。如距离龙隐宗八十里地的岳阳岭,里面便聚集着一种怪异的一阶妖兽,赤焰豪猪。

    三年前,他初次带队离宗,与沈璇所率领的黑虎卫第一次遭遇,便是在岳阳岭周边。

    彼时,两方正在进行关于一株百年血茯苓归属权的友好协商,三只赤焰豪猪忽然乘风来袭。

    一经照面,沈璇便负伤不轻,黑虎卫也死伤大半。封逸虽然悍勇,连杀三只赤焰豪猪,却也负伤不轻。

    三只一阶妖兽,便足以摧毁由十数个淬体三四层修为的武者所组成的团队,由此可见妖兽之强悍。

    封逸估算,那赤焰豪猪的修为,大致相当于人类淬体六层上下,无限接近淬体七层。

    然而,这也仅仅只是一阶妖兽。比较他此时所乘坐的这头棕毛熊罴,要弱上太多太多。

    这头熊罴被灵雾山脉深处的高阶异兽的怒吼之声所惊,疲于奔逃,或许不会在意封逸这个不速之客。

    可是等它逃到安全的地方之后呢?

    封逸自忖,自己是肯定打不过它的。莫说去打,便是连逃命的机会都几乎没有。

    “不管怎么样,至少目前是安全的。”

    封逸自我安慰,当下死死地拽住熊罴背脊上的长毛,趴伏其上,任凭狂风呼啸、浓雾翻滚、道路颠簸,就是不撒手。

    右肋生疼,应该是被那头不知名妖兽给撞断了肋骨。

    勉力腾出一只手,先将血色长剑塞进王宏良的玄囊,而后悬挂腰间。继而再自自己的玄囊内取出一粒疗伤丹,塞入口中。

    感受着药气在体内挥发,封逸稍觉心安,拽着熊罴背上的长毛,又往它的脖颈处爬了爬。

    大约半个时辰后,夜幕终于消散,熊罴率先冲出了笼罩着浓稠迷雾的泥泞沼泽。

    封逸精神一震,本以为已经到了安全的地方,熊罴也该停止奔逃。

    可是没想到刚一抬头,又是一道震天价的异兽咆哮自身后远山之中传来。

    熊罴昂首惊呼,原本缓下来的速度再度提升,化作一道棕黄色的流光,风驰电掣一般,朝着东南方向的群山奔去。

    身后,万兽奔腾,所到之处烟尘漫天,犹如狂风卷起了沙尘,遮天蔽日,欲将整个无疆世界掩埋。

    朝阳普照大地,洒下一片只属于初秋时节的温热。

    封逸趴伏在柔软的熊背上,感受着温热的风与阳光,竟然泛起了些许困意。

    他知道自己不能睡,因为一旦睡着了,很容易松开双手跌落熊背,继而所面临的就是被身后的万兽踩踏,沦为一滩污秽血浆。

    抬头看了看天,继而再扭头看向龙隐宗所在的方向,却发现只有遮天蔽日的烟尘与万兽奔腾的身影,遮挡了视线,根本就看不到一丁点儿熟悉的所在。

    前尘往事,就好像身后的烟尘一样,终将随风而散。

    但是仇恨的种子却永永远远地深埋在了封逸的心底。

    如果不是郑大虎,师父不会被逼入灵雾山脉深处。自己也就不会反出龙隐宗,以至于被王宏良追杀,沦落至此。

    他恨郑家人,好在郑家人已大多惨死在自己的玄刀之下。

    只可惜那郑淮,依旧逍遥在外。

    渐渐的,辰时已过,熊罴终于停止了奔逃。

    它摔跌在一个生满了红花绿草的山谷之中,如同一滩烂泥,趴在地面上。

    身后,万兽早已消散无踪,也不知是熊罴速度太快拉开了距离,还是万兽心中的恐惧与慌乱随着体力的耗尽而消散,不再结队狂奔,分散于山林,寻处休息了。

    封逸来不及细想这些,在熊罴瘫软到底之后,便连忙一个翻身跳了下来,继而运起身法,急速退出山谷。

    血色长剑已被拿握在手,他小心戒备,提防熊罴会突然暴起,杀伤自己。

    但凝神许久,也没见熊罴有所动作。

    似乎,它的喘息声正在渐渐变弱。

    封逸皱了皱眉,斟酌片刻后,踏步近前。

    遥隔三丈距离,凝视熊罴,这才发现它已口吐白沫,双眼上翻,停止了呼吸。

    “它被……累死了?”

    熊罴被累死了,一头身拥玄奇神通的大妖,就这样被累死了。

    封逸提剑靠近,才发现这是一头三阶妖兽,风罴。

    风罴以速度见长,全力奔行,快比飞禽。唯一的缺点是耐力欠佳,一次冲锋至多能跑出百里便会力竭。

    如同此时,这只成年三阶风罴连续狂奔两个时辰,近六百里,已然超越了自身极限,累死也并不超乎寻常。

    封逸站在风罴的尸体前,想了想,叹道:“终究是你救了我一命,我却未能救下你。唉!”

    一声长叹,化作了满天愁云。

    叆叇彤云随风凝聚,一声惊雷过后,天降暴雨。

    封逸披着暴雨,搬来无数大小不一的石块,将熊罴掩埋。

    随即凝眸四下,才发现有小溪一条,由北向南流过山谷。小溪上游的矮峰旁,一个幽深的山洞安静在雨幕之中。

    封逸就着溪水洗净了身上的血污泥污,来到山洞口,细听一二,确定内中无有妖兽蛰伏,这才壮着胆子走了进去。

    山洞很是干燥,内里枯草枯枝不少。

    玄囊内有打火石,封逸引燃了篝火,换上一身干衣后,才发觉自己早已饥肠辘辘。

    清儿是个好姑娘,尽管离开龙隐宗的决定做得很匆忙,她依旧备了不少精心烙制的米饼。

    就着篝火烤热了米饼,吃了个大饱后,封逸眼望洞外雨幕,眸中泛起了一丝迷茫。

    清儿不在身边了,也不需要自己保护了。

    现在该去哪儿?该做什么?

    “事情还有很多,师父还要寻找,父母的仇还要报。郑淮还要杀,郑流云的麻烦还要解决,还有……沈璇……”

    迷茫一扫而空,封逸呢喃自语:“做这一切事情的先决条件只有一个,努力修炼,尽快变强。”

    但修炼之前,还有事情要做,那便是自身的伤势。

    左胸、左肩上的外伤,早已在疗伤丹的药效作用下结痂,只是药效有限,伤势太重,一时还不得完全愈合。

    体内的伤势,却好得不是很乐观。

    封逸闭目内察,静下心来后,才彻底发现自己此时的情况是有多么的糟糕。

    因为多次催使燃血秘术,心头精血已耗损严重,伤了心脏。如不吞服补血药物,怕是一年半载难以复原如初。

    心脏受损,精血不足,所带来的病症便是体虚力弱,耐力下降。

    “我还有不少疗伤丹,倒不用担心这个。”

    疗伤丹不仅仅有治疗内外伤势之能,还可以少量补充精血本元,虽然效果微末,却也聊胜于无。

    封逸估算,自己被耗损的精血本元若想完全复原如初,至少需要吞服百余粒一品疗伤丹。

    一品疗伤丹他本是没有的,但三玄城主陈安平的独子,那个倒霉的陈大公子有不少。加上王宏良的存货,勉强够用。

    除了精血本元,还有便是最后一次催使燃血秘术时,所燃烧的寿命。

    寿命这东西,虚无缥缈,不可捉摸。谁也不能说谁寿命长,谁也不能说谁寿命短。

    理论上来说,人类的最长寿命是两甲子一百二十年。但随着在玄修之路上越走越远,寿命也会相对应的增加。

    如淬体境武者,与常人无异。至多比寻常凡夫俗子少些病痛,不会被疾病缠身,折磨致死。

    若无意外,淬体境武者都可以活到一百二十岁寿元极限。

    但是在寿元极限内,若是突破至内息境,便会再增加一甲子寿元。

    也就是说,内息境玄修,不出意外的话可以活到一百八十岁。

    如若晋身通玄境,便再加一甲子。

    这是前三境界,对于寿数的提升很是有限。直到突破通玄境,晋身化元境。届时借用自身庞大的元力,唤醒沉睡多年的先天之气,两相交融,转化先天之气为元力,便可突破命数大关,寿达五百年。

    再往后,封逸便不太清楚了。

    但这些只是修炼寻常功法的寻常玄修,封逸却是不同。

    只因他所修炼的功法并不是寻常功法,也不是无疆世界的本土玄功,而是来自异世界的《大悲赋》。

    既如此,他的寿命是否也会随着修为境界的提升而增长?

    封逸不知道。

    不过好在昨夜催使燃血秘术鏖战王宏良时,并没有耗费太多时间,燃烧耗损的寿数也很是有限。

    刚才在溪中洗漱之时,封逸已仔细看过自己的容貌,与之前并没有太大的差异。只是鬓角多了一绺白发,想来应该便是寿元耗损的外在表现了。

    “一绺白发而已,无伤大雅。”

    封逸洒然一笑,将被篝火烤干的长发拢起,随意束在脑后。

    再内察己身,才发现绛宫之中,之前那因为接连不断地疯狂修炼,所耗损严重的心火之气也没能尽数复原。

    心火之气,便是心气。心气虚则人萎靡,心力交瘁,便是如此。

    常言道有失亦有得,大悲赋固然玄奇,不需要聚元丹此类补益类丹药来辅助修行,但是却要耗损心气。

    心气该用什么来补充?除却调养自身外,另有不少药物,可以弥补匮乏的心气。

    如百年血茯苓、百年血参等。

    这些天材地宝珍贵至极,封逸是没有的。检查了陈大公子的玄囊,王二的腰囊,以及王宏良的玄囊,都没有。

    无奈,无奈。

    转念便又释然,“总不能啥好事都被我碰到,运气这东西,谁又能说得清楚呢。”

    思思想想,暗下决定,“此间无甚大事,待得伤势复原之后,便着力寻找一些补气药物,辅助修行。”

    半日无话,一夜亦无话。

    两日之后,雨停了,风止了。

    风雨掩埋了兽潮的痕迹,只留下一片平静山野。

    封逸的内外伤势已经尽数痊愈,只是精血本元还没有复原,体虚无力,难以淬炼筋骨,演练刀法掌法。

    无奈,只得盘膝山洞之中,修炼大悲赋。

    好在心火之气已经复原充盈,若修炼张弛有度,近期应不会再出现心气匮乏的症状……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