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二十一章:鲛人神通
    “我王宏良纵横西境数十载,化元强者都杀我不死,却没想到竟被你这乳臭未干的小娃儿折断一臂。”

    金光消散在浓稠黑暗中,钟声湮没在远天兽吼禽鸣下。王宏良面青如铁,阴沉着神情蹦跳上前。

    右臂处,鲜血淋漓,骨茬碎肉触目惊心。

    “你别过来,你不要伤害公子。”清儿抱着封逸,怒视身前的黑暗。

    然而眼前只有一片漆黑,以及王宏良蹦跳落地后的“咚咚”声,她哪里能看到强敌的身影?

    小丫头急得大哭起来,泪水自面颊滑落,滴在封逸的脸面上,唤起了他浑噩之中仅剩下的最后一丝清明。

    “你……你怎么又回来了?”

    话语还未落地,一大口闷血已自他的口鼻之中狂喷而出。

    清儿看不见他的脸面,却能闻嗅到血腥味,也能听出自家公子话语中的虚弱。

    她身躯颤抖,哭道:“清儿不能丢下公子,一人逃生。”

    封逸摇头长叹,此时再想要责备清儿不懂事,也没机会了。

    王宏良如死神一般,在缓慢逼近,死亡的阴影似乎随时都会罩上封逸的身躯。

    正此时,西北方向的灵雾山脉深处,又响起一道愤怒至极的异兽怒吼之声。

    尾音经久不散,震碎了满天乌云,惊得躲在乌云后的月儿瑟瑟发抖。

    清冷的月光伴着闪灭晃动不止的星光洒落人间,铺散在清儿的身上。

    肉眼可见的,点点银芒如被感召,似溪流一般,朝着她单薄的身躯汇聚。

    夜风吹过,浓重血腥味中,妖气弥漫。

    王宏良一怔,疑道:“咦?妖兽?不对,你是鲛人?”

    他左手高举,戟指清儿,指尖似在抑制不住地颤抖,脸面上的阴郁神情也倏忽被夜风吹散,化作一抹发自肺腑的激动与兴奋。

    “鲛人,你这个小丫头竟然是鲛人。”

    封逸听得真切,心下起疑,“清儿是鲛人,他这么兴奋做什么?”

    念头飞转,忽然想到了什么。

    妖兽有内丹,蕴含有妖兽毕身精元,可以入药,炼制成能擢升修为的各品阶聚元丹。

    也可以用来炼制成异宝,借用其内的妖兽精元,发挥出足以毁天灭地的强横神威。

    天下妖兽万万千千,各不相同,内丹的作用也不尽相同。

    其中以鲛人内丹最为特异,因为鲛人族的内丹不仅仅只是妖兽内丹,同时还是一种天生的灵药,不需要淬炼熬制,便能直接吞服。

    幼年鲛人内丹,可延寿一纪。成年鲛人内丹,最长可延寿一甲子。

    而且没有丝毫副作用。

    鲛人内丹又称鲛珠,在人类玄修之间另有一个名字,叫做‘争天命’。

    与天争命,足见鲛珠之玄奇。

    也正是因为鲛珠的延寿作用,所以鲛人族便成了那些寿元将尽的玄修们的首要猎杀对象。

    万万年来,鲛人族的数量越来越稀少,能在这偏僻的西境偶遇到清儿这么一个鲛人,王宏良自然该兴奋,也自然该激动。

    想明白这些,封逸忽然凭生一股子气力,挣扎着直身而起,昂首挡在了清儿的身前。

    胸前长剑依旧在,鲜血依旧不要钱似的狂流个没完,他浑然不觉,只把自己那算不上很雄健的身躯硬挺着,保护着身后的小丫头。

    “有我在,你休想动清儿一根毫毛。”

    封逸牙关紧咬,暗忖:“便是拼着折损了寿元,也要强行催使燃血秘术,万不能让这老匹夫杀了清儿后,还要开膛剖腹,取她的鲛珠。”

    王宏良冷笑,“小杂碎,莫要逞能装强。你伤势如何,本尊清楚。哼!不是本尊夸大,现在便是站在这里不动,任凭你来施为,你还有那个力气动手吗?”

    他所说不假,封逸确实没有力气了。能直身站起,已然用尽了他体内的最后一丝力道。

    此时如果不是清儿在后搀扶,他只怕早就双腿发软,再一次跌倒在地了。

    “怎么办?用剑图?”

    封逸凝眸沉思,瞥眼间看见王宏良的左手中握着一个不大的金黄色小钟。

    思忖刚才那倏忽显现的金光以及钟声,想来此物应该是个极为强力的防御秘宝。

    有此秘宝在手,剑图所发剑气未必能伤得了他。

    可若不用剑图,还有什么办法能伤敌?

    思思想想,王宏良已再度往前蹦跳一步,来到了身前一丈外。

    远天兽吼跌宕,兽潮所引发的轰隆之声已由远及近地卷来。

    封逸推测,兽潮距离自身所处,已不足三百里。

    “借着兽潮,寻找机会突围?”

    先不说兽潮来到还需多久,单是在那狂暴兽潮内,自己焉能有余力求得一条活路?更莫说还要保护清儿。

    头疼,体虚,思维愈发迷乱,似乎再多思考一时半会,就要坚持不住脑海之中的清明,昏晕过去。

    此时万不能昏晕,封逸只能继续咬牙坚持。

    身后响起清儿的声音,“公子……清儿拦住他,您先走。”

    她刻意压低了声音,但王宏良是什么修为?岂能听不到?

    不待封逸说话,他便讥笑道:“小丫头护主之心可嘉,但是你当真以为自己有那个能力,来阻住本尊?”

    清儿咬牙上前,“不试试怎么能知道?”

    封逸探手将她拉回身后,左手一动,牵动了插在左胸之上的长剑,顿时痛得龇牙咧嘴。

    清儿大急,泪水再度滑落,“公子,您快走吧,清儿能拖住他。”

    封逸摇头苦笑,她一个没有丝毫修为的小丫头片子,拿什么来阻住通玄大能?

    即便对方负伤颇重。

    正此时,王宏良突然发难,摇身化作一道残影,急掠至封逸身前。

    左拳紧握,猛地捣在了封逸的胸口。

    封逸一直在防备着对方会暴起突袭,眼见黑影袭来,有心闪避,却已无力控御身躯做出反应。

    危急之时,只能一把推开清儿。

    闻听得身后响起清儿落水的“噗通”声,封逸还未来得及拿出剑图,前胸已然中拳。

    踉跄着后退到河边,将要落水,却见黑影又闪,王宏良已再度欺上前来,探手抓住了插在左胸上的长剑。

    “噗呲……”

    长剑被抽出体外,艳红的鲜血喷涌而出,在身前滑出一道优美的弧线。

    封逸顾不得伤痛,连忙暗运燃血秘术法门,霎时间眸中升起一片如疯魔附身般的妖艳血光。

    精血燃烧,寿元亦在燃烧,体内的元力躁动狂乱,催生出源源不断的气力,加持到封逸的血肉之间。

    伤痛消失了,封逸怒吼一声,飞扑上前,接连三掌,俱拍在王宏良的前胸。

    王宏良本以为封逸已是必死,哪里能想到他竟又突然爆发出如此强横的战力?

    胸前中了三掌,引发了体内老头儿所赋予的严重内伤,顿时口角流血,后仰倒地。

    封逸一个箭步抢上前去,正准备探手夺剑,忽听得钟声又起。

    他心起警兆,连忙向左侧横移闪避。

    金光膨胀,宛若一个径长两丈的大钟,护住了王宏良全身。

    他持剑横卧正中,连喘数口气,方才平定住伤势,直身而起。

    有此护身秘宝,他已位处于不败之地。封逸再想杀他,已无半点可能。

    “怎么办?”

    封逸急思对策,正此时,忽听得水声狂暴,如惊涛拍岸,轰然回响。

    扭头看向河中,正见清儿已化身鲛人,鱼尾拍击水面,卷起了巨浪狂涌,翻腾而起。

    她披头散发,昂首向月,发出一道刺耳尖叫。声波四散,巨浪倏忽变换,化作一条三丈水龙,脱离河流,腾空冲至岸边。

    龙首高昂,狠狠地撞在了金钟光幕之上。

    “当……”

    钟声嘹亮且高亢,尾音盖过了万兽嘶鸣与奔腾之声,回荡在山野之中。

    金光闪灭间,水龙消散,化作暴雨洒落河岸。金钟摇晃,“咔擦”一声裂开一道清晰可见的裂缝。

    王宏良面色大变,连忙丢下长剑,左手掐诀,催发所剩不多的元力维持异宝护身。

    此时的清儿,已完全觉醒了鲛人血脉。她本就是妖,体内有鲛珠,天生便拥有鲛人族的不世神通与狂暴妖力。

    只是没有经过后天修炼,鲛珠内的妖力还很桀骜难驯,不为自己所控。

    此时强行催发,已被反噬重伤。口角有鲜血流淌,染红了胸前水面。

    她扭头看了一眼站在河岸旁的封逸,轻轻一笑,凄美绝艳,“公子,清儿终于不再是您的拖累了。”

    一语言罢,鱼尾高抬,再一次狠狠地拍在了水面上。

    水浪滔天,水龙昂首疾冲,共计四条。

    王宏良面如死灰,情急之下只得再度咬破舌尖,喷出一口精血,加持在左手金钟之上。

    金光夺目,他置身于内,仿似得道真神。奈何形容不甚美观,神情也很是狰狞,坏了气氛。

    “当……当……当……当……”

    钟响四声,随即轰然破碎。

    劲气暴乱,卷得封逸踉跄后退七八丈。置身于暴乱正中的王宏良如同被箭矢射落的鸟儿一般,向后飞摔出十余丈,直至撞在一株两人合抱来粗的巨树上,方才落地,喷血不止。

    封逸见状,连忙飞扑上前,准备补刀。

    但此时,忽有一道强横至极的妖气,自河流下游铺天盖地般狂卷而来。

    封逸担心清儿安危,连忙停步转身,凝眸河流下游。

    月色下,但见一个白发老朽,身披玄青色长袍,踏波披月,乘风而来。

    只一个眨眼间,老者便来到清儿身旁,看了一眼昏迷漂浮在水面上的清儿后,神色变换,弯腰便要去将她抱起。

    封逸大急,忙喝道:“你做什么?”

    清儿身拥鲛珠,不管是对玄修还是对其他妖兽,都是一个行走着的续命玄丹。

    来人不知敌友,自然不能让他轻易碰触到清儿。

    封逸大喝一句,猛地运起身法,急掠至岸边。

    眼见老者并不搭理自己,心下大怒,眸中血光泛滥,一个纵跃跳下了水。

    河水并没有他想象的那么深,封逸脚踏实地,水面也只没到了自己的脖颈。

    他三两个箭步冲至清儿身旁,在老者的双手碰触到清儿身上的衣衫之前,探出手化作掌刀,斜劈而去。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