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二十章:血战
    “嘶……”

    胖子倒吸一口凉气。

    老头儿的修为毕竟高出胖子不少,惊骇过后,神色变换,已出离了恐惧与震惊。

    “少爷,最近一段时间,西境怕是要动荡了。咱们是继续寻找贤才?还是回返宗门,等日后西境宁定,再出来招贤纳士?”

    胖子收回了目光,斟酌片刻后,说道:“那封逸我已与他洒下恩情,日后不愁不为我所用。西境还有哪几个少年天才值得招揽?”

    老头儿不假思索地道:“榆林宗的沈璇。”

    胖子没有说话,因为他知道老头儿的话并没有说完。

    “天叶宗的白泠,散修叶无法……”

    老头儿顿了顿,随即接着说道:“那王宏良的弟子郑淮也勉强够资格,只不过他同那郑流云一样,与封逸也有深仇大恨,少爷若是招揽,只怕……”

    胖子摆手打断了老头儿的话,“郑淮就算了,心性卑劣,难成大事。天叶宗的白泠也算了,娼-妇教导出来的徒弟,能好到哪里去?榆林宗的沈璇嘛……”

    胖子扭头看向东南方向,黑暗中,他目光变换,若有所思。

    “听说她跟封逸的关系不错,只不过沈落叶死得蹊跷,沈璇的踪迹也成了谜,暂时不做考量。”

    老头儿面露苦笑,“那可就只剩下散修无法了。”

    胖子点头道:“恩,咱们便去会会他。”

    “封逸那边?”老头儿手指东南。

    胖子摇头轻笑,“散养的狼,咬起人来才更疼。此时收服,只会消磨他的野性。且由他去吧,咱们还有三年时间,不着急的。”

    不说这老少二人,且说封逸与王宏良,依旧朝面而立。

    两人都紧盯着对方,任凭远天雷声惊乾坤,兽吼震霄汉,谁都不敢有丝毫分神。

    王宏良此时只有内息中期修为,加上要压制内伤,元力耗损得极是严重。但便如此,他依旧不给封逸放在眼里。之所以如此慎重对待,不敢稍有一丝分心,实在是因为封逸身上的剑图,让他颇为忌惮。

    若是在往日全盛时期,封逸即便有剑图傍身,他王宏良也是不惧的。但没办法,世事难料,都怪那个脑子有毛病的老瘪三。

    “呜呜……”

    “嗷嗷……”

    “啾啾……”

    一道道兽吼禽鸣之声不断响起,四面八方,有远有近。

    王宏良面色大变,心下惊呼:“灵雾山脉外围的妖兽暴乱了,这是要发生兽潮的征兆啊。难道……难道他们也找到了枭吴祭坛的入口?才故意激怒异兽,引发兽潮,混淆视听?”

    直至此刻,他再也顾不得封逸是否随时准备突袭,猛地扭头回望西北方向。

    他在担心什么?只有他自己知道。

    封逸不知道,也不想知道,他很欢喜。

    “机会来了。”

    剑图倏地展开,剑气破空激射,青芒耀眼,此发彼至。

    王宏良究竟在看什么?

    他那浑浊的瞳孔里,倒映着漆黑夜空下的连绵群山,以及无边秋木。

    群山秋木的最深处,正是那兽吼之声跌宕,狂雷霹雳频频炸响的灵雾山脉。

    而灵雾山脉最外围,有孤峰一座,名唤镇关山。

    镇关山半腰,有山洞一方,内中盘膝着一个面如金纸,气息萎靡的白衣少年。

    郑淮。

    听得此起彼伏的兽吼禽鸣,郑淮蓦然睁开双眼,起身来到山洞外,只探头向山下一张,便不由得神情大变。

    “兽潮……”

    万千妖兽奔腾咆哮,吼声共鸣,震苍穹,惊寰宇。山林颤抖,兽潮所到之处,无不化作一片狼藉。

    什么高山孤峰,什么百年老槐,在呈摧枯拉朽之势的兽潮冲击下,都只如浪中孤舟,难以坚持瞬息之功。

    这一切,封逸未曾见,但王宏良凭借着远天气息的异变,清楚地察觉到了。

    忽有明光自镇关山半腰处一闪而逝,王宏良悬着得心终于放了下来。

    “看来那小东西也不傻,还知道在兽潮爆发之时开启护阵,保护自己。”

    再看灵雾山脉深处,那异兽怒吼之声与惊雷霹雳砸落之处,似乎距离枭吴祭坛并不遥远。

    “妈的,他们果然寻到入口了。”

    王宏良心念电转,与此同时忽觉后脊发凉。

    来不及回眸细看,也来不及多思多想,出于人类趋吉避凶的本能,王宏良连忙调运元力,齐聚于后背,于身外凝成蓝光屏障。

    剑图所发剑气之威,王宏良曾领教过,自忖凭着自己此时的修为是万难抵挡的。

    所以在催发蓝光屏障的同时,他不做丝毫犹豫地自腰间玄囊中掏出一个巴掌般大小,通体漆黑的圆形玉佩。

    玉佩上雕刻着一只血色手掌印,关节遒劲,一股子足以开山裂土的刚猛气势自其上洋溢飘散。

    “噗……”

    在护体光幕被剑气刺破的危急关头,王宏良咬破了舌尖,一口舌尖精血喷在了玉佩上。

    霎时间血光泛滥,照亮了夜幕下的幽暗山林。

    血光里,王宏良挺身傲立,再也没了断腿老者的衰败之风,黑袍鼓荡,宛如乘夜而来,欲吞噬苍穹的九幽阎魔。

    时间似乎出现了静止,王宏良带着狞笑,带着残忍且狠辣的目光,缓慢转身。

    他凝视手提玄刀,疾冲上前的封逸,口角微张,轻声喝道:“破!”

    一字出口,声比惊雷。

    顿时血光凝聚,自他的身前化作一个蒲扇般大小的血色手掌。

    五指并拢,探掌前封,于此间不容发的当口,毫无一丝偏差地拍在了剑气青芒之上。

    “轰……”

    爆响声中,气浪携裹着碎石泥土飞溅。剑气消散,血掌湮灭。

    王宏良手中的黑色玉佩“咔擦”一声,碎成了一团粉末。

    正此时,封逸的长刀已再次临近。

    一刀由上而下直斫,携带游龙之势,快可追风。

    王宏良目光变换,忍不住赞道:“好小子,一部人阶中品武技‘追风刀’,竟然被你使出了地阶下品的威势。若非你丹田被毁,老夫还真舍不得就地将你斩杀。”

    一语落地,王宏良已单腿用力,向左一个横移,避开了刀锋。

    同时右手陡然探出,急抓封逸胸膛。

    封逸左手持拿剑图,无法抵挡。只能右手刀势急转,回削防护。同时右腿弯曲,用膝盖急撞王宏良命根。

    生死拼杀,只求敌死我活,不管用什么方法,即便再下流,只要能杀敌,便够了。

    王宏良毕竟是成名玄修,不管其人性情如何,身份总是要顾虑的。

    封逸这一个膝击威力并不大,即便他不做出反应,也必然无伤。但是若不做出反应,被一个后生晚辈踢中命根子,终究不是什么露脸的事情。

    当下连忙收手下挡,死死地护住了裆部。借用手掌间传回来的巨大力道,猛地一个凌空旋身,独腿飞踢,正中封逸左肋。

    封逸凶悍无比,摔跌至一丈外后,只闷哼一声,便又一跃而起,将剑图塞入玄囊,重新提刀来战。

    他不是没想过再度展开剑图,借着近身相搏的机会杀伤敌人。但剑气只余下一道,若不能起到扭转战局的作用,自己便再也没了反败为胜的依仗。

    所以他强行忍住了展开剑图的冲动,因为时机还不成熟,王宏良或还有压箱底的保命手段没有使用。

    例如刚才那怪异的黑色玉佩,谁知道他还有没有存货?

    “铛铛铛……”

    接连十余刀,尽皆被王宏良以一双肉手防住。

    每一次交手,封逸都会被震开逼退,却始终如同疯魔一般,咬着牙继续抢上前去急速抢攻。

    他不敢留给王宏良太多的喘息时间,因为他害怕对方有了足够的时间,便会使用出那些奇诡莫测的玄术。

    王宏良果真被封逸的一连串抢攻打得措手不及,尽管他胸藏诸般大威力玄术,也都没机会施展出哪怕一个来。

    也不是全没有机会施展,那些能瞬发的玄术大多需要浑厚的元力为基础。

    他此时元力不足平日两成,还有一成半需要压制内伤,御敌之时所能调运的就只有半成不到。

    这些微元力,所能支撑的玄术秘法,又大多需要时间来结印。

    苦哉,悲哉。

    这是否虎落平阳被犬欺?

    王宏良心下暗忖:“肯定是的。”

    一刀一刀又一刀,刀刀狠辣无情。

    一掌一掌又一掌,掌掌诡异刁钻。

    封逸刀掌并用,凭着《大悲赋》方刚入门,相当于淬体六层的修为,竟然跟通玄大能战了个旗鼓相当。

    此事若是传扬出去,只怕会惊掉无数人的下巴。

    “他妈的,小杂碎,真鸡儿烦人。”

    王宏良被抢攻得心头火起,暴跳大叫一声后,猛地屈膝踏地,腾空而去。

    封逸纵跃挥刀,却被他兜头一掌拍落地面。

    就地翻了两个筋斗,卸去了下堕之力。抬头上望,但见王宏良一拍腰间,一柄通体血光的三尺长剑,如流星一般,自玄囊内激射而出。

    剑尖朝下,如天雷砸地。封逸不敢硬憾,连忙运起身法加以闪避。

    好在王宏良身上有伤,御剑的速度比寻常慢了一大截。这一剑虽携凌厉之意,却未能发挥出极致速度,未能伤到封逸。

    眼见一剑无功,王宏良右手斜引,长剑回旋,紧握手中。

    同时,他提在胸中的一口气也已消耗殆尽,无法维持悬停姿态,落回地面。

    单腿撑地,一蹦三丈,逼近封逸身前。

    长剑或挑或刺,或斩或削,招招狠辣必杀。

    封逸挥刀阻挡,却只挡了两记,便听“咔”的一声,玄刀自中断裂,手中只余下刀柄与半尺刀身。

    失了兵器,封逸再也无力防范剑招,一个闪避不及,便被血色长剑挑中了左肩。

    顿时皮开肉绽,血流如注。

    封逸咬牙强忍剧痛,甩手丢开断折的直脊玄刀,歪头吐出一口唾沫后,单凭两只肉掌,欺身而上。

    没了玄刀,便无法使用追风刀法。只能凭借八卦游龙掌之迅捷,闪避长剑锋芒的同时,妄图近身伤敌。

    八卦游龙掌虽然玄妙精奥至极,却毕竟只是外功武技,加上两方修为差距太大,封逸便有心伤敌,也无力为之。

    三五招后,左肋再度中剑。

    连伤对手,王宏良重拾通玄大能的信心,“哈哈”一声狂笑后,左腿弯曲,猛地向前一跳,抢到封逸面前。

    “轰!”

    单脚落地,地面都似乎为之一颤。

    他右手长剑一点一撩,逼得封逸左闪右避。左手五指并拢,化为手刀,循了封逸闪避的间隙,狠狠地砍在了他的前胸。

    不管对方是否有伤,修为的差距终究难以凭借外功武技,或悍不畏死的狂勇之意来弥补。

    元力修为,才是根本。

    封逸只觉前胸如被重锤狠狠地砸了一下,精血自心脏处狂涌而出,逆流入咽喉,继而冲破嘴唇,喷了出来。

    他的身躯如稻草人一般,向后飞出老远。一直撞到河岸边的一块半人高下的青石,方才轰然落地。

    眼前发黑,头晕目眩,伤重已极。

    封逸也是凶悍到没话说,哪怕身体疲软酸麻,如在云雾之中,依旧咬牙坚忍,兀自直身站起。

    眼见得王宏良再一次屈膝蹦跳近前,封逸发一声喊,猛地飞扑上前。

    长剑前指,他不闪不避,任凭冷硬的剑锋刺入左胸之中,猛地飞起一脚,再踹王宏良命根。

    “他妈的,还来这招?”

    王宏良左手下挡,却哪里知道封逸这一脚只是虚招。在引去了他的注意力的同时,双手攥拳,狠狠地砸在了他右臂肘关节处。

    即便是通玄大能,即便脱离了肉体凡胎,依旧还是血肉之躯。

    关节处又是周身骨骼最薄弱的地方,被封逸如发疯一般的两拳重砸,王宏良焉能承受?

    “咔擦!”

    是骨裂之声。

    “啊……”

    是惨叫之声。

    王宏良右臂自中断裂,鲜血挥洒间,踉跄着负伤后退。

    封逸也是生猛,左胸还插着长剑,剑柄上还吊着王宏良的断臂。他却不管不顾,右脚落地之后,左脚换位前冲。

    欺上前去,双拳如狂风暴雨,猛砸猛打。

    一拳中头脸,王宏良鼻骨断裂。

    一拳中胸腹,王宏良口喷鲜血。

    一拳中脖颈,王宏良痛苦哀嚎。

    第四拳还未砸落,王宏良再拍玄囊,一道清脆钟声倏然响起,金光顿时大做。

    金光外放,王宏良被护在正中。而封逸却被金光所震,再一次化作稻草人,向后急飞狠摔。

    “嘭!”

    跌至岸边,封逸神情萎靡,再也无力起身。

    正此时,忽听水声哗哗,紧接着便听到清儿的惊叫声。

    “公子……”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