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九章:沈落叶之死
    “啊……公子!”清儿失声惊叫。

    沈璇也是大惊失色,“表姐,他身上有伤……”

    一句话还未喊完,却见封逸双手拍击地面,借力跃起。双脚变换方位,再度化作黑影冲至公孙怡近前。

    公孙怡一直在防备打蛇不死,自遗其害。眼见封逸掠来,再出右脚前踢。

    封逸侧身闪避,探手去抓。

    裹着锦靴的右脚猛地下沉,继而一个旋转,如灵蛇一般,攀上了封逸的右臂。

    公孙怡右腿下压,封逸若不就势倒地,右臂必然要被生生折断。

    他素来悍不畏死,又岂能在乎这区区一条臂膀?

    牙关一咬,左手并指成刀,猛劈公孙怡右腿。

    这是要用自己一条臂膀,换对方一条腿足。

    “疯子!”

    公孙怡大骂一声,收腿回招。封逸以手代刀,运出追风刀法,配合八卦游龙掌的身法,抢攻不饶。

    “封逸,好了,我表姐已经让步了,别太无理取闹。”沈璇大叫。

    周侧虽然少有行人路过,但也不是没有。眼见两个少年男女动手打了起来,都纷纷围聚过来观瞧。

    见封逸如此不懂得怜香惜玉,便有那多嘴之人,指指点点,议论纷纷。

    莽夫、无耻之徒、野蛮之人……

    大骂特骂。

    封逸哪里理会这些?左手运使刀法不顺,便改做右手。

    手刀过处,劲气翻腾。公孙怡因一招之失,丢了先机,此时只能后退闪避,

    一退再退,接连退出三丈。

    有围观路人阻挡,公孙怡已无退路,无奈之下只能提气停步,以左侧肩膀硬受了封逸一记手刀。

    左肩火辣辣的疼,公孙怡暗自心惊,“此人不过淬体三四层修为,为何攻击力这么强?”

    心下起疑,便想再试其虚实。当下运起轻功,飘然如飞絮,避开了封逸的手刀后,拉出了距离。

    “锵……”

    长剑出鞘,剑气森然。

    封逸抬手抹去了嘴角血迹,咧出一个狰狞笑容。

    “要动真格得了吗?”

    右手一卷,玄兵长刀也已在握。

    “两个疯子,两个疯子。”

    沈璇跺脚大叫,又见围观之人越来越多,不禁大怒,“凑什么热闹?都给我滚!”

    这一声暴喝掺杂有元力气息,声震霄汉,众凡夫如被雷惊,纷纷落荒而逃。

    喧哗虽去,刀剑撞击之声又起。

    那一边,封逸的长刀已与公孙怡的长剑碰撞了起来。

    “沈姑娘,公子他……能打得过这个公孙小姐吗?”

    清儿也被公孙怡的一声暴喝震得头脑发晕,连连深吸两口气,方才恢复清明,跑过来询问。

    沈璇无奈摇头,“表姐他早在半年以前便突破至淬体八层境界,位列西境玄榜第十八位。疯……你家公子丹田被毁,怎么可能打得过她啊。”

    清儿嘴唇颤抖,担忧之色溢于言表。

    再看场中,刀光来,剑影去,两人转瞬之间已交手十余招。

    剑法迅捷轻灵,千变万化。刀法快可追风,连影成幕。

    不说元力修为,且说外功武技,两人确真在伯仲之间。

    只是毕竟修为境界的差距摆在那里,封逸即便再悍不畏死,不惧负伤,也不可能无视这数层境界之差。

    刀剑相撞,被公孙怡的劲力反震,攻势顿时慢了半拍。

    一慢再慢,倏忽三招过处,封逸终于闪避不及,被剑锋撩过了左臂。

    顿时皮开肉绽,鲜血长流,染红了衣袖。

    公孙怡嘴角含笑,“还要再打吗?”

    封逸冷面提刀,“不死便接着打。”

    说罢,挥刀又上。

    公孙怡再度暗骂‘疯子’,剑光若流星,“唰唰唰”接连三剑。

    封逸不守反攻,“铛铛铛”瞬息三刀。

    奈何修为太低,元气恶龙所散发的那点微末元力气息早已挥霍殆尽,此时全凭血肉之力坚持。

    却哪里能承受得住?

    “嘭!”

    再度摔倒在地。

    “还打?”公孙怡笑得愈发灿烂,脸上再度浮现出鄙夷与轻视。

    “再来。”封逸歪头吐出一口含血的唾沫,翻身而起,再度挥刀。

    又是三招,“铮”的一声长刀被长剑挑飞。

    封逸虽失兵器,悍勇却是不减。双掌齐出,一中公孙怡右腕,一中其前胸。

    长剑脱手,公孙怡连步后退,踉跄跌倒。虽然未曾负伤呕血,却毕竟是败了。

    她没有轻敌托大,也没有故意留手,反而是倾尽了毕生所学,却依旧是败了。

    究其缘由,无非是对方的骁勇与顽强,丢刀后的迅疾反应,她不及。

    “唉!”

    公孙怡发出一声不甘的叹息。

    封逸微眯双眼,却也不再进攻。

    他没力气了,想打也打不动了。

    只是可惜,没能扇公孙怡一巴掌,为清儿出一口挨骂的怨气。

    “公子。”

    清儿跑上前来,拿出手帕帮封逸擦抹脸上的血迹与污泥。

    沈璇也迈步走来,先看自家表姐,又看脸色阴沉的封逸,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你这死疯子,有毛病是不是?”

    嘴上如是说,心里却在暗惊,“他的丹田不是被毁了吗?表姐可是淬体八层修为啊。”

    封逸冷哼一声,没理会沈璇,而是扭头看向清儿,眸中不无歉仄之意。

    清儿知他性情,眼角含泪,却欢心轻笑,“公子为清儿做得已经够多了,清儿很知足,很开心。”

    封逸摸了摸她的头发,忽然又想到她已长大成人,连忙收回了手。

    公孙怡一直在注视着封逸,见他如此,心下适才恍然。

    “原来他如此动怒,并不是因为我瞧不起他,且说话刻薄,而是为了这个半人半妖的小丫头。”

    目光闪变,幽幽一叹,“放心,她的身份我不会多说。”

    一语言罢,便转身朝榆林宗的方向去了。

    “龙隐宗有少主若此,不出十年,必齐肩我公孙家,晋升为二品势力。”

    沈璇狠狠地瞪了一眼封逸,并没有去追表姐,而是问道:“喂,你……没事吧?”

    封逸摆手,“还死不了。”

    “谁说这个了,我是问你的丹田……”她终究是不明白,为何他丹田被毁,却依旧能有这么强的战力。

    “也暂时无碍。”封逸肺腑震荡,说话有气无力。

    清儿连忙自他的腰囊里取出一枚疗伤丹,喂他服下。

    “什么叫暂时无碍?到底有没有事?我的血煞掌有几斤几两,我比你清楚。”沈璇仍旧不能确定。

    封逸白了他一眼,“你很希望我丹田被毁,沦为凡夫?”

    沈璇面色微沉,“狼心狗肺,死疯牛,懒得搭理你。”

    说罢,转身便行。

    封逸连忙将她喊住,“做个交易行不行?”

    “什么交易?”沈璇停步转身。

    “借我点药材。”见沈璇不言不语,便接着说道:“我帮你炼制一炉小聚元丹,算是代价。”

    对于封逸会炼丹,沈璇一点儿也不惊讶,毕竟他师父是谁,邻近九宗无人不知。

    “什么药材?”

    封逸接连说了五种药材名,沈璇听罢,既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反而叹道:“你现在情况这么糟糕?”

    她的言下之意,封逸自然明白。

    封逸索要的正是炼制人神共愤的药材,都是些不很珍贵的凡药。

    他贵为龙隐宗少主,即便此时已经被废,却身拥累累功绩,非寻常弟子可比。若是能在宗门内得到这些药材,又岂能来找自己易换?

    “也不是,就是懒得去跟郑家人纠缠,烦他们。”封逸说的是实话。

    他若真想去龙隐宗药斋索取,必然手到擒来。

    敢不给?那就打到他给,实在不行便杀他一两人。

    不去药斋索要,只是他实在对郑家人厌恶至极,连交道都懒得打。若不是有那一场生死约战,只怕早就一刀一个,全部杀了。

    “好,今夜我送药材给你。”沈璇点头。

    封逸问道:“什么时候有时间?还在这里碰头,我给你小聚元丹。”

    “这个再说吧。”沈璇摆手转身,迈步回返。

    “一码归一码,说清楚弄明白了才好。”封逸高声说道。

    沈璇脚步不停,“晚上再说。”

    不一时,便走出了街道,消失在来来往往的人群之中。

    “公子,沈姑娘好像对您有……”

    回返途中,清儿低声说道。

    但是话还没有说完,便被封逸摆手打断,“别瞎说,她不过是因为伤了我,感觉内疚而已。”

    “你不懂,我能感觉到她对您的情意。”

    “你个小丫头片子,还懂什么是情意了?”封逸撇嘴轻笑。

    清儿大窘,面皮通红,不再说了。

    回返药园,运功疗伤。直至深夜,沈璇才提着一大包草药,披月而来。

    她虽然只有淬体四层修为,却久经厮杀,战力不俗。避开执法堂弟子的目光偷偷潜来,自然不费什么事。

    “呐,三份。”

    白日里,她一直在关注战场,留意封逸的伤势,却是没有在意清儿身上的气味与以往有所不同。

    而今夜深人静,又共处一室,自然清楚地嗅到了。

    沈璇皱眉歪头,清儿似有所觉,连忙后退两步。

    封逸走上前去,挡在了清儿的身前,目光深沉地瞪着沈璇,似乎在警告。

    “你要这些味道难闻的药材,是为了炼制某种怪味丹药,掩盖她身上的气味吧?”

    沈璇朝清儿努了努嘴。

    封逸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

    “瞧你那样,又不是在争夺矿脉,至于对我这么防备吗?”

    沈璇心起微嗔,又见封逸神色不改,愈发气怒,忍不住啐道:“狼心狗肺,毛病。”

    说罢,丢下封逸主仆,转身开门便走。

    “什么时候给你小聚元丹?”封逸询问。

    沈璇摆了摆手,“暂时没时间,十天后我来找你。”

    说着,身影已消失在了黑暗之中。

    “公子,您……这样对沈姑娘,不好吧?”清儿声若蚊蝇。

    封逸没有说话。

    自从回到药园后,他就很少说话。伤势还未复原,便早早盘膝运功修炼。

    似乎,公孙怡高绝的修为给他造成了很大的刺激。

    也确实给封逸造成了不小的刺激,看公孙怡的年龄,应该不超过十九岁,却已是淬体八层修为。

    而自己呢?

    封逸深觉修为低劣,若不是有那一股子狠劲,今天是肯定赢不了公孙怡的。

    虽然赢了,实际上却还是输了。因为他没能帮清儿解气,即便小丫头心里早已没什么气了。

    “沈姑娘其实挺好的,虽然榆林宗跟咱们龙隐宗的关系越来越差,你跟沈姑娘也总是带人拼杀。可是我知道,你们都相互给对方视做朋友,很好很好的朋友。”

    清儿似乎在自言自语。

    “你不懂。”封逸整理着药材,没有回头看她。

    “我有什么不懂啊,不就这点事儿嘛。等到你从郑淮手里夺回少宗主之位,身份不就跟沈姑娘齐平了。”

    封逸扭头看向清儿,忽然明白了自己为什么会突然生出要远离沈璇的念头。

    因为身份。

    曾经他是龙隐宗少主,而她是榆林宗少主,身份相当,修为也相当。

    可如今……

    封逸幽幽一叹,没再说话。

    秋风,似乎更凉了。

    ……

    榆林宗,宗主书房。

    宗主沈落叶半跪于地,曾属于自己的位置上,坐着一位满头苍发的老妪,手拄一根黑木拐杖。

    “沈落叶,你好大的胆子,竟敢让少主屡次身陷险境。”老妪咬牙切齿,愤怒已极。

    沈落叶抖若筛糠,连忙解释道:“三大人息怒,那龙隐宗的封逸对少主素来有情,即便是战场拼杀,也从来没有真对少主痛下过杀手。即便……即便是少主一时拿捏不稳手下的力道,毁了他的丹田,他也没有因此而迁怒少主。”

    “素来有情?”老妪一惊而起。

    正此时,沈璇推门而入。

    “三婆婆,您回来啦。”少女身上的英豪之气倏忽而散,精致的面庞上流露出一抹真挚的欢喜笑容。

    三婆婆拐杖顿地,“少主,您可是忘了我们醉梦城的规矩?那封逸是何人?现在何处?老身这便去杀了他。”

    沈璇大惊,看向沈落叶。

    后者连连磕头,“少主,小人失言,小人该死。”

    沈璇摆了摆手,“沈叔叔,我从来也没给您当做过下人,您不必如此,快起来吧。”

    沈落叶如释重负,三婆婆却怒道:“荒唐,区区蛮夷之地的卑贱土著,岂能当得起少主您一声‘叔叔?’沈落叶,你该杀。”

    一杖点出,沈落叶双眼圆睁,身死魂消。

    “啊……三婆婆,你做什么?”沈璇骇然色变。

    三婆婆却沉声道:“少主,压制了多年的无情道禁锢,也该解开了。自今日起,世间再无沈璇。”

    “你放开我,你为什么要杀沈叔叔?为什么?”沈璇站在原地,挣扎着,哭喊着,却始终无法控制身体移动分毫。

    三婆婆右手抚上她的额头,一蓬紫色光芒陡然自她的掌心绽放。

    “少主,那太平道的贼人也来了夷洲,老身唯恐他们另有阴谋,需得前去一探。无情道禁锢初解,您还不能熟练掌控,仍旧需要留在这蛮夷之地。”

    三婆婆眼望屋外月夜,沉吟片刻,说道:“那天剑宗的宗主于红尘之母曾与老身有旧,您且先去他那儿暂住些日子,待老身料理了太平道贼人后,便来寻您。”

    秋风自屋外吹过,沈璇的双眼缓慢闭合。

    眼角有两行清泪滑落,摔跌地面,晶莹崩散。

    “三婆婆,封逸与我只是朋友,绝无男女之情。您……放过他吧,算我求您了行吗?”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