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一章:生死约战
    夷洲,金族,龙隐宗。

    “封逸无才无德,该当废除少主之位,岂容你这贱婢插嘴?滚回后山去!”

    宗门大殿外的高台上,三位白袍老者昂首并立。正中一人须长半尺,手中捧着泛黄的宗谱,语出如雷,落地有声。

    高台下,一个身穿淡青色薄衫的少女,咬着牙,迈步走出人群。

    她看起来只有十四五岁,脸上挂着一抹病态的苍白,身材瘦弱,风吹欲倒。

    走至台阶旁,少女停步,抬头,“二长老,我家公子此时正在无风崖为宗门争夺天砂矿,并没有犯什么错,您……您为什么要无故废了他,另立郑淮做宗门少主?”

    二长老目露阴鸷,狠狠地瞪了少女一眼。刚想要开口说话,她那不算响亮的声音已再次响起:“诸位长老,这么多年来我家公子为宗门出生入死,流了多少血,负了多少伤,你们应该比我更清楚。他若是有错,这少主之位废便废了。可是今日二长老连借口都不找一个,便要无缘无故地废了他,这未免也太不公平了吧。”

    “贱婢清儿,你放肆!”

    二长老暴怒大喝,周身气浪滚滚,仿似涟漪一般,径直拍打在清儿那单薄且瘦弱的身躯之上。

    她一个毫无修为的小丫头,哪里能承受得了?

    气浪加身,顿时仰面摔倒,口角流血。

    “我郑大虎如何行事,何时轮到你这贱婢来指指点点?来人,将她拖下去。”

    郑大虎的身后,站着一位白衣少年,浓眉星眸,丰神俊逸,说不出的浪荡潇洒。

    他嘴角含笑,面挂傲然之色,正是龙隐宗二长老郑大虎的独子,郑淮。

    乃父一语还未落地,郑淮已踏前一步,朗声道:“贱婢多嘴,以下犯上,该当杖责二百,以儆效尤。”

    台下近三百弟子门人纷纷倒吸一口凉气。

    莫说清儿不过是一个娇滴滴的小丫头,便是他们这些拥有百炼筋骨的淬体武者,也绝对承受不了执法堂弟子的二百杖责。

    一时间,有人担忧,有人惋惜。

    但是没一个人胆敢站出来,替清儿说上那么一句话。

    “少主发话,那便杖责二百。”二长老郑大虎冷声说道。

    两名执法堂弟子跑上前来,一左一右架起了清儿,拉扯着向执法堂的方向退去。

    台下人群中,一位身材矮小,黑瘦如猴的少年看了一眼新任少主郑淮,谄媚一笑,躬身说道:“郑淮师兄天资绝艳,少年英豪,继任我龙隐宗少主之位,实乃众望所归。”

    继而将目光移向清儿,嘴角浮起狞笑,“你个贱婢,瞎嚷嚷什么?没大没小的,当真该打。”

    说罢,猛地抬起右手,一巴掌甩在了清儿的脸上。

    “啪!”

    耳光响亮,清儿白嫩的右颊顿时红肿起来。但她却没有哭,只是睁大了双眼,死死地盯着打她的那个黑瘦少年。

    郑淮不无赞赏地打量了黑瘦少年一眼,笑问:“你叫什么名字?”

    那人连忙躬身跪拜,“萧振拜见少主。”

    “恩,你做得很好。”郑淮背负双手,颇有宗门少主风范。

    能得少主夸赞,萧振焉能不喜?磕头如捣蒜,趁机大表忠心,“萧振愿为少主赴汤蹈火,万死不辞。”

    就在这时,一个身穿黑色劲装,面容冷峻的少年,穿过了人群,朝着高台走来。

    他剑眉入鬓,凤眼生威,每一脚踏下,都发出沉重的脚步声。如同暮鼓敲击在场中众人的心头,震慑心神。

    正是自无风崖赶回来的龙隐宗前任少主,封逸。

    高台之上,郑淮面挂冷笑,凝视着缓步而行的封逸,眸中闪过一道阴冷光芒。

    而他身旁以郑大虎为首的三位白袍长老,则纷纷皱起了眉头,各自神情变换,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封逸一直走到两位执法堂弟子身前,方才停住脚步。

    他没有去看傲立高台之上的郑淮以及三位长老,只是将一双冷光吞吐的眼眸,无情地直视着两个执法堂弟子。

    “放手。”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不掺杂任何情感,也没有丝毫命令的语气。

    但当话音落地,两位执法堂弟子便如同着了魔一般,齐齐放开了双手。

    清儿重得自由,这才抬手握住自己高高肿起的右脸。

    “公子,您……回来啦。”

    那一直都不曾流出的眼泪,终于再也忍不住,滑落了下来。

    “谁打的?”封逸沉声询问。

    清儿下意识扭头看向站在一旁的萧振,目光还未凝实,便见一道黑影自眼前闪过。

    “封逸,你敢……”

    二长老郑大虎的一句怒喝还未喊完,封逸已如猛虎一般,飞扑到萧振的身前。

    右臂高抬,攥指成拳,不留丝毫余地,径直轰在了萧振的脸面之上。

    “嘭!”

    萧振连惨叫都没发出一声,已如断线纸鸢一般,急速向后摔去。

    封逸并不就此罢手,身化一道黑影劲风,掠至萧振落地之处。抬起右脚,踏在了他那破碎塌陷的头脸之上。

    “啊……”

    直到此时,萧振才反应过来,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哀嚎。

    “封逸,你现在已经不是宗门少主,对门人弟子已无生杀之权,你若敢杀……”

    高台上,郑淮戟指封逸,厉声叫嚣。

    但是他一句话还未喊完,封逸的右脚已狠狠地踩踏了下去。

    “噗!”

    如同踩碎一团黄泥,声音闷且沉。只是血流满处,其中还夹杂着白花花的脑-浆。

    “我便杀了,你待如何?”封逸面挂狞笑,身周杀意浮动。

    “好你个狂妄之徒,你的眼中究竟还有没有我们这些宗门长老?”

    二长老郑大虎怒火攻心,猛地冲下高台,并指成掌,直取封逸下腹丹田。

    掌携罡煞,搅动得劲风狂啸。

    封逸自三年前师父辛黎失踪后,便一直奉命在外为宗门争夺各种矿脉资源,生死拼杀。大小战役打过不下百场,双手早已被敌人的鲜血浸透。

    眼见郑大虎这一掌意存必杀,又岂能惧他?

    当下提气凝势,对准了郑大虎的掌心,猛地一拳捣出。

    拳掌相交,气爆之声轰然四散。

    二人一触即分,各自后退三步。

    一时间,全场哗然。

    龙隐宗近三百门人弟子,无不心神震荡,目瞪口呆。

    二长老郑大虎是何等修为?早在三年前便已突破淬体六层,晋身为淬体七层境。放眼夷洲西境百里方圆,大小十余个一品势力宗门,那也是排得上名号的强者。

    而封逸呢?半个月之前才刚刚突破至淬体四层,竟能跟二长老打成平手,难分秋色?

    郑大虎心下之惊骇,比较那一众门人弟子更甚。

    他知封逸天赋极高,而且深得大长老辛黎的真传。但是天赋再高,真传再妙,也不可能跨越三层修为境界的差距,与自己战成平手。

    “这封逸的身上,肯定有秘密。”

    郑大虎心下暗忖,眸中的杀意不禁又浓郁了几分。

    “封逸,你胆敢轻杀同门,还敢与长老动手,已然触犯了宗门铁律,还不伏地认罪?”

    郑淮双眼微眯,看了看台下的郑大虎,又看了看封逸,平复下略起涟漪的心绪后,朗声说道。

    “伏地认罪?”

    封逸的嘴角依旧挂着狞笑,看也没看郑淮,只是冷眸扫过台上的三长老与四长老,斥道:“我在外与榆林宗黑虎卫拼杀流血,为宗门争取天砂矿脉。你们倒好,不去无风崖助我也就罢了,竟然还趁机废了我,另立新主?”

    两位白袍老朽面红耳赤,相互对视一眼,尽皆低头不言。

    郑大虎则一甩袍袖,斜指台上的郑淮,说道:“你可知他是何人?”

    封逸依旧没看郑淮,冷笑道:“你郑大虎的儿子,举宗上下谁人不知?”

    “哼!乡野匹夫,鼠目寸光。郑淮早在三日之前便已拜宏良上人为师,得其传授人阶上品玄功。将来必定能突破淬体之境,迈入玄修之途,成为与宏良上人一般的通玄大能。”

    场中众人恍然大悟,喧哗顿起,纷赞郑淮有大气运,更有大前途。

    宏良上人是何人?夷洲西境无人不知。

    那是突破了血肉极限,跨过玄修大门内息境,晋身通玄境的大能力者。

    龙隐宗立宗八百年,古来也无一人能突破淬体九层,达到内息境,摆脱武者之名,成为玄修。

    由此可见,玄修之难,难于上青天。

    更莫说更高一境界的通玄境,放眼整个夷洲金族,能有此般修为者,又有几人?

    如此样人,翻手之间便可覆灭如龙隐宗这样的一品末流势力。

    能得此人传承,郑淮的将来必定一片明光。

    既如此,他郑淮不做宗门少主,谁还更有资格做这宗门少主?

    封逸双拳紧握,第一次将目光投向郑淮。

    他知道,龙隐宗已放弃了自己,不是因为师父辛黎与二长老郑大虎素有仇隙,也不是因为自己脾性执拗,不懂变通,经常冲撞诸位长老。

    而是因为物竞天择,适者生存。

    现实,永远是这么残酷,不会因为那些虚假的情义做出丝毫的改变与退让。你强,别人便奉承;你弱,别人便欺凌。

    正此时,郑淮忽然笑道:“三位长老,封逸他罪行昭彰,按照宗规该当如何?”

    台上台下,所有人都止住了喧哗与交谈,齐齐将目光投向郑淮。

    三位长老亦如是。

    郑淮继续冷笑,“按照宗规,该当杖杀。”

    郑大虎首先点头,表示赞同。三长老与四长老,以及台下众人迟疑片刻,也都纷纷点头附和。

    郑淮乃宏良上人的传人,更是二长老郑大虎的儿子,且还是新任的宗门少主,自然不会有人傻到在这个当口得罪他。

    “来人呐。”郑大虎高声发令。

    还不等执法堂弟子应令而出,封逸突然说道:“我龙隐宗有一个规矩,大家许是不曾忘记。新晋少宗主为了服众,不能拒绝宗内同辈师兄弟的当面挑战。”

    众人面露疑惑,不解封逸此言何意。

    却见他猛地抬起右手,戟指郑淮,“我要向你挑战。”

    郑淮挑了挑眉,笑道:“宗门师兄弟自然可以向我提出挑战,但你封逸犯错在先,难道想借着挑战之事来逃避责罚?”

    “你不敢?”封逸还以冷笑。

    郑淮虽知封逸用得是激将法,却也只能硬着头皮往里面跳。

    毕竟这么多同门师兄弟当面,他这位新任少宗主若是不接受挑战,只怕日后难以服众。

    “有何不敢?”郑淮高声回应,气度与架子一点儿也不落下。

    郑大虎连忙低声提醒,“淮儿,切莫冲动。”

    郑淮摆了摆手,没有理会郑大虎的话,继续说道:“一个月之后,宗主出关,届时你我共上生死台,一决生死。到时候也好教宗主亲眼看看,我郑淮究竟担不担得起龙隐宗少主之尊。”

    此言一出,全场哗然。

    若上生死台,必是生死战,不死不休。

    封逸的实力显而易见,但郑淮的修为只不过是淬体三层,且还少经战事,哪怕得到了宏良上人的传承,又岂能在短短一个月的时间内超越封逸?

    他究竟有什么信心敢跟封逸进行生死战?

    众人心起疑惑,封逸则眉头微皱,沉思不言。

    “怎么,你却不敢了?”郑淮轻笑讥嘲。

    封逸冷哼一声,“一个月后,生死台见。”

    说罢,拉着清儿转身朝后山走去。

    待得远离人群,来到后山药园,封逸终于忍不住喷出一口鲜血。

    清儿大惊,连忙将他搀住,“公子,您这是怎么了?”

    封逸咬着牙,轻轻地掀开了自己身上那破烂染血的黑色长衫。

    下腹丹田处,一个血红色的掌印深深地烙印在皮肉之中。

    为了争夺无风崖的那块天砂矿,他与榆林宗十八黑虎卫血战半日。最终斩杀十人,重伤八人。

    却在胜利的那一瞬间,因为一时失神,被突然赶来的榆林宗少主沈璇一掌印在了丹田之上。

    若不是凭着秘术燃烧精血,逼退沈璇,才侥幸逃得一命,只怕此刻早已一命呜呼。

    虽然及时赶了回来,趁着秘术的持续时间还未结束,硬撼郑大虎。却终究是不能挽回丹田破损,修为散尽的严峻后果。

    秘术的持续时间而今已到了尽头,血肉之间的精纯元力也在缓慢消散。

    等到消散殆尽,他封逸便会沦为一个彻彻底底的凡夫俗子。

    还拿什么来跟郑淮进行生死决斗?

    还凭借什么来增强自身实力,只待有朝一日进入危险重重的灵雾山脉去寻找师父?

    一切梦想终将要化作一纸空谈,封逸只能惨然苦笑。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