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卷 天下觉者 120.砍柴人和小龙的诡异关系
    话既然说明白了,人也起了,就没必要再纠结之前的事情。

    “眼下的情况便是,魔族族长听到魔太宫占领了姆特兰斯,已经派人去增援了,似乎城外的两个势力也在火拼。”

    对于先知来说,虽然世间大事他不一定能够知晓所有细节,但知道其大概还是简单。

    想必他说的城外两个势力,应该是说的水火两族为一个势力,兽人为一个势力,其他的零散势力早就被双方分而收之。

    “先知有何吩咐?”

    边古知道,先知不会平白无故告诉他这些,也没有多做废话。

    “你去帮那些兽人一把,趁魔族的援军还没赶到,让城外的势力彻底整合。”先知平淡的说道,眼里的瞳孔早已变成彩色。

    见到他这个样子,边古不由多问了一句“为什么不是另外一方势力?”

    只见先知收回魔力,平静的看着他“另外一方势力就是上次拦截你们的那些人,他们和魔族有所勾结,一定要赶在魔族援军到达之前把他们消灭。”

    边古领命离去。

    没人知道先知居所里发生了什么,也没人知道边古走后,先知又是悠悠一叹“他终究还是去了那个地方。”

    画面似乎随着先知的思绪回到竹园。

    外面发生的事情过了一两个小时,但是竹园却只过了几十分钟,加上本来就在这里睡了几个小时了,天空彻底化为黑夜。

    竹叶和其他的树叶不同,它的质量偏硬,风吹过的时候,竹叶互相拍打,声音也会更大一些。

    晚间的风比白天要狂热一点,太阳落山后,竹林便响起竹叶摇曳的声音,使郑鸣不得不多翻了几次身。

    之前那头看似小蛇的龙在林中不断穿梭,借由尾部的力道,在这些竹子间来回跳跃。

    直到它停在郑鸣身旁的竹子。

    龙芯倒挂在竹子的枝丫上,用它人性化的蛇瞳打量着郑鸣,不时还歪了歪脑袋。

    郑鸣本在沉睡,因为龙芯在竹林穿梭的时候没发出一点声音,所以他也没有第一时间发现龙芯。

    可是当龙芯停留在他头顶,他就瞬间睁开了眼睛,刚好与龙芯四目相对。

    龙芯见郑鸣醒了就是一喜,直接放开尾部上的枝丫,笔直的落下去,脸上因为兴奋的情绪,看起来有些怪异。

    “哎哟。”

    还没落到郑鸣怀里,就被他用手拍掉。

    “你这小东西,能不能离我远点,长了一对小鹿角你就是龙了吗?”

    看来郑鸣是把这小家伙看成了竹叶青之类的东西了,谁叫它身上也是绿色的呢,再加上它的身上除了那对角和那份身材,哪里像龙。

    “主人,我是龙芯啊,你不记得我了吗?”

    小龙被拍到地上后,又迅速向郑鸣游走过来,见到郑鸣捡起树枝防备着它,不得不停在身前,瞳孔中除了那对竖眼看起来比较冷血,整体看来却让人怜惜。

    “你认错人了,我不是你的主人,你也不要跟着我。”

    郑鸣看到它这个样子不像是撒谎,但是自己很确定没收养过这种东西,更何况还是在这个诡异的空间里,索性不再与它多作口舌之争,掉头离去。

    不过手里的树枝还是紧紧握着,防备这个小东西再次偷袭。

    一路上走走停停,小东西一直吊在他身后,他停下来,龙芯就停下来,他一动,龙芯就跟上,也没有什么异常举动,一直把头低着。

    直到郑鸣走到竹屋跟前,向后看去,才见龙芯停在竹林边缘。

    它是在不舍吗?可是我真的没有收留过什么小宠物啊。

    “喂,你叫什么名字?”

    郑鸣鬼使神差的问了这么一个问题。

    “龙芯,主人我叫龙芯!”

    小东西兴奋得想要爬出竹林,却又突然犹豫了起来。

    眼神像是看着郑鸣,又像是看着他身后。

    身后?顿时又是一阵心怵。

    郑鸣猛然回头,果然在身后看见一个人影,那位大叔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出现了,一脸憨厚的看着他,却没有其他动作。

    这大叔,奇怪的很。

    然后他便见到,随着龙芯向竹林外挪动了一点,大叔也跟着向前走一步。

    吓得这个小东西赶紧又退进竹林。

    全程大叔都没有看龙芯一下,眼睛之一看着郑鸣。

    郑鸣也试着侧身向竹屋走了一步,见大叔没有动作,这才对着龙芯问道“小家伙,你为什么这么怕他?”

    说话的时候,郑鸣一直用余光观察着龙芯,可是那小家伙却只是深深的看了一眼大叔,再不舍的看了一眼郑鸣,转身离去。

    看来是没办法知道答案了。

    郑鸣小心翼翼的走向偏房,大叔也始终没有其他动作,看着他走进去。

    古一三人还在熟睡,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醒,不过房间里的魔力波动确实比最开始要浓郁多了,这也算是一个好消息吧。

    而且有奇异果的支撑,也不需要担心他们的身体问题。

    夜色渐浓,大叔又变成这种奇怪状态,从刚才到现在,一直站在院子外面,郑鸣走到哪他就看哪。

    暗自庆幸白天补了一下瞌睡,夜里也就不打算出去了,索性把火炉搬到古一他们旁边,自己也找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

    大叔还是没走,表情憨厚,但是在这黑夜的映照下,显得有些阴森。

    与郑鸣四目相对时,又拿出一个不知道哪里来的熟肉,向郑鸣比了一下,示意他吃肉。

    这是大叔前面一周多,每晚必做之事,郑鸣都有些习惯了。

    不过他还是决定等天亮了找大叔好好谈一谈,弄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或许这是大叔的双胞胎兄弟呢。

    有所规划之后,看见外面的大叔也就没有那么诡异了,这才把注意力放在那颗珠子上。

    到现在为止,他始终没有搞清楚这颗珠子是什么东西,被父亲取回,交到自己手上,又赋予自己强大的能力,甚至还有自己的灵智。

    不管是它模糊的来历,还是师傅和外面那位对它的态度,都让这颗珠子越来越神秘起来。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