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卷 第一百三十二章 质问
    楚姨娘母女本就拿不出证据,再加上脑子蠢笨,一个卫蓁都招架不住,更何况还来了一个宅斗高手的柳姨娘?

    近来柳书涯出事,柳姨娘是在苏府不得志,被孙姨娘联合苏云锦夺了权柄,可若论真本事,还真是比她一个小门小户里出身的姨娘要好得多。

    就算是孙姨娘想要站在楚姨娘那边,也已然大局已定。

    更何况,孙姨娘身为苏府的人,现下苏云锦不在,她又没有接到指令,更是不敢轻举妄动。

    几句话的功夫便是将人打发了,最后丢了句就算是当堂对峙,没做过的事情也是不能认的。

    至于交代,也只能由执掌中馈的孙姨娘来给了。

    “蓁表姐。”

    苏明锦泪盈盈的叫住卫蓁,手指绕着帕子打转。

    卫蓁微微回头看向她,眸色冷静温柔,

    “表妹,还有事吗?”

    “我……你能不能帮一帮我娘。”

    苏明锦攥着手帕,低眸道,

    “我知道你一定有法子的。”

    卫蓁轻声一笑,缓缓道,

    “那让你失望了,我没有办法。”

    语毕,便是转身离去。

    楚姨娘气的要死,屋里的王娇一照镜子,正哭闹着,她最引以为傲的就是自己这张脸,可现下额头到眼角划了一道很长的疤痕,流了好多血,是一定会留疤的。

    看着卫蓁离去的背影,苏明锦的眸子渐渐变得幽深起来。

    今日过后,苏云锦定亲,就算是学着掌家,也再无法插手苏家的事情。

    而今日这一闹,她娘亲手中的权柄也多半保不住了,兜兜转转,最终还是回到了柳姨娘的手里。

    她又要被苏墨锦压一头了,而罪魁祸首,就是卫蓁。

    苏明锦袖下的手狠狠的攥起,卫蓁,是你先招惹的我,就休怪我无情了!

    卫蓁并不在意苏明锦心中所想,当日初见开始,她就知道她并非是一个真正怯弱胆小之人,她身上的疑点不少,谎话说的也不少,咱两人所求不同,她便未曾将人放走心上。

    方才她眼底的冷意,她是看到了的。

    只是觉得她这仇恨来的太莫名其妙而已,分明,她从未招惹过她。

    可无论如何,卫蓁都没有把人放在眼里,她恨她也好,怨她也好,对她造不成任何影响。

    而至于她是否会出手害她,卫蓁也不怎么在意,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罢了,若她动手,她也没必要手下留情。

    前厅徐昭对苏云锦的求亲,已经彻底的将后面王娇受伤一事给遮了过去。

    毕竟,一个受伤后无理取闹污蔑他人的闹剧,和一个令人津津乐道的亲事,前者,明显更有吸引力。

    更何况,还是被人当场撞破的。

    虽说徐昭说了求亲一事,而大齐也是民风开放,但让人撞见两人抱在一起,其中一人又是高门贵女,这实在是不由得招惹风言风语。

    而王娇哪里,虽然保下一条命,也注定吃了一个闷亏。

    说说不过,而且还拿不出证据,本就是一潭浑水,更何况此刻让卫蓁给尽数搅乱?

    就算是她闹到府衙,也注定是不了了之的。

    而且,越是闹,对她的名声就越是不好,更何况背后还牵扯道一个户部尚书?

    舆论不利,而楚姨娘母女又是向来风评不好,若是再让御史台的言官捕风捉影,这位刚得陛下重用的户部尚书,怕是难免要遭弹劾了。

    楚姨娘母女拎不清的,王尚书能够拎得清,这就够了。

    卫蓁拿捏着这一点,所以有恃无恐。

    前厅,徐昭已然是带着苏云锦拜见过苏老夫人,甚至已经商量下来了那一日前来提亲。

    讲事情尽数摆在了明面上,已然定亲,这一次,苏云锦是不得不嫁。

    卫蓁用过午饭,便是回了魏府。

    苏老夫人正开心着,苏氏陪着她说会儿话,魏炀在院子里跟苏煜玩着,也顺带着等着苏氏。

    因着苏府与魏府相离不远,卫蓁直接步行除了苏府的大门,只是没走两步,就在巷子里被人拦下了。

    “谢大人,有事吗?”

    看着面前的年轻公子,卫蓁面上露出一个极为得体的笑容。

    谢潇看向她,口中吐出三个字,

    “为什么?”

    他一双清冽的眸子紧紧的锁在她的身上。

    从头到尾,她一直在混淆视听,而并未解释出她自己为何会在现场,所有的一切,全都被她浑水木鱼糊弄了过去。

    如陆琰所说,她是个演戏的高手。

    卫蓁轻声一笑,显然是不打算认,

    “什么为什么?”

    “你为什么会那么巧合的会出现在花园附近?当时湖旁只有你们两个人,王小姐是只一张嘴说着,而你也是。你没有任何证据,可以证明不是你。”

    谢潇冷静的看着卫蓁,这才是最关键的。

    只是她这张嘴太厉害了,黑的都能被她给说成白的,楚姨娘母女,根本不是他的对手,再加上她刻意挑拨,暴露两人仇怨,让人先入为主的认为是王娇陷害。

    可一个人,怎么会那自己的性命开玩笑去陷害一个人?

    更何况,王娇还毁了一张脸?

    这一场‘陷害’王娇没有获得任何好处。

    可她似乎也没有得到半分好处,所以,她为什么要这样做?

    这才是他所疑惑的,为什么,要去伤人性命?

    卫蓁不疾不徐的又是将皮球踢了回去,脸上带着浅笑,

    “可大人怀疑我,也没有任何证据证明,就是我做的,不是吗?”

    “是没有证据。”

    谢潇笑了笑,看向卫蓁,

    “你向来做事干净,从不会留证据。”

    卫蓁听着一笑,抬眸看向谢潇,

    “谢大人,似乎很了解我。”

    “徐昭和苏云锦的事情是你做的吧。”

    他忽然开口道,

    “苏云锦向来谨慎,而徐昭,虽往日里不羁,但实际上也是要一个心细之人,他们两个若是要找个地方说话,不会这么容易被发现。”

    “所以呢?”

    卫蓁抬眸看向谢潇,面上神色不变。

    “你的丫鬟回来的时间,太巧了些。”

    谢潇看向卫蓁,眸色冷静,

    “而这件事情被人发现,获利最多的,是你。”

    若是王娇这里闹大,难免会一起影响到她的名声,她不想跟王娇连个字连在一起,所以,她需要有一件事情将王娇摔伤这件事情盖过去。

    苏云锦将徐昭偷偷拉走的时候,他看到了,她也看到了。

    。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