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99章 景沥渊的世界
    脚步骤停。

    葛成飞的一句话让殷笑笑忽然就那么紧紧拽着手里还带着景沥渊味道的衣服抬眸期盼的看着他……

    那一瞬间,殷笑笑才发现,自己竟然真的思念泛滥成灾……

    她想他,好想他,想得连呼吸都快要停止下来……

    她想要他陪在自己身边看着孩子一天天的成长,想要他陪在自己身边看她怀孕的模样不论美丑,想要他陪着她一起经历这一段美丽漫长的日子……

    她想念他的怀抱,想念他的手掌,想念他的吻……

    从未有过那么一天,殷笑笑发现自己竟然仿佛离开了他就快要死去一般!

    “他……”嘶哑着嗓音,殷笑笑轻声询问,“他,还好吗?”

    是的,还好吗?

    被景家人压制着,还好吗?每天要经受那么多的检查,还好吗?要吃那么多的药,还好吗?留着一个连羽在身边,还好吗?没有她的陪伴,还好吗?

    简单的四个字,葛成飞却忍不住的微微心疼着,心疼着这一对一路走来那般不易的情侣。

    景沥渊本就对感情、生死看得格外的淡薄,甚至隐隐透出的更是一种没有丝毫人情味儿的冷血,可是自从他遇上了殷笑笑,所有的一切就开始渐渐的变化了……

    微微沉默了一下,葛成飞伸手从怀里拿出那份被他折起来随身放着的文件,薄薄的一页纸上只有四个龙飞凤舞的大字——南山别墅。

    望着那熟悉的字体,殷笑笑眼里噙满了泪水却始终没有落下来。

    “我不知道三少的意思,只能是将他给我的消息给你。”葛成飞诚实的说着,看着殷笑笑的目光里都带着点点的期盼,是不是她可以知道些什么?

    只可惜,殷笑笑拿着那四个字却也不知道景沥渊的意思。

    忍不住的轻叹一口气,葛成飞皱着眉头只能是轻声的转移了话题说,“三少夫人,既然来了,我带你去三少买的别墅看看吧,那栋别墅叫做雅苑,是三少取的名字。”

    殷笑笑沉默的跟着葛成飞走着,轻声听着他说的有关景沥渊的事。

    当两人来到雅苑的时候,殷笑笑站在门口就已经体会到了景沥渊的用心,雅苑与周围别的四套别墅相互对应着,不会显得那般的独立和孤寂,倒仿佛生活在世外桃源里的小区一般,环境非常好,对孩子的成长而言格外的优秀……

    忽的,殷笑笑的目光就落到了坐落在雅苑背后的那栋别墅上。

    那是一栋通体走欧洲风格的别墅,奢华别致,采用的色彩也显得比较暗沉,并且因为不是跟雅苑这边一个系列的房屋,所以两边虽然能够看见相互的建筑,可是开门的方向和进来的方向却是被隔开的,两家人若是想要遇上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那套房子住了什么人?”莫名的,殷笑笑就那么问了一句。

    葛成飞抬眸看了一眼,眉头微微蹙了一下,回答说,“不清楚,要我查一下吗?”

    “不用了,我只是随意问问。”说着,殷笑笑又看了一眼便转身走进了自己的家。

    与此同时,与雅苑紧紧相连的那套别墅门口却是忙成了一团……

    “你们小心点儿,先把书搬进去,别弄坏了。”于佳慧站在门口轻声嘱咐着,努力的让景家的下人小心再小心。

    景沥渊向来都很宝贝他的书,谁都碰不得的。

    而另一边,更有下人推着一个个的简易衣架将景沥渊的衣服全都往别墅里般,那模样、那阵仗根本就是将整个景家景沥渊的东西都般了过来了一般。

    揽胜无声的靠在一边,景沥博坐在驾驶座上看着外面忙得不亦乐乎的人们眉头却皱得紧紧的,景沥瑶坐在副驾驶上也沉默着不说话,忽然,车上的音乐电台就插播了一则消息。

    ——据报道,景家三少已于昨日离开t市……

    听到这样的新闻,景沥博和景沥瑶都忍不住的抬头透过后视镜看向了身后坐着的景沥渊身上,眼神里都透着复杂。

    他根本就没有离开t市,也不可能在这个时候离开t市!

    闭着双眸假寐的景沥渊听见新闻也不过是睁开了双眸看向了窗外,整个人没有丝毫的反应,这副模样落在景家人的眼里已经变得那么的习以为常了,可还是会觉得心疼。

    等到外面的世界差不多恢复安宁的时候,景沥渊才勉强的支撑着自己虚软的身子坐上轮椅,由连羽推着往室内的方向去,景沥博和景沥瑶也跟在身后,神色有些沉重。

    于佳慧站在门口看见景沥渊过来的时候忍不住的微微松了一口气。

    景沥渊毫不停留的继续向前,只是在路过于佳慧身边的时候到底还是忍不住的开口说了一句,“既然软禁了我,那么从今天开始,除了医生和必要的医护人员,你们就再也不要来了吧……”

    话落下,景家人脸色都忍不住的苍白,特别是于佳慧更是忍不住的落泪,伸手紧紧捂着自己的嘴唇不让自己哭出声来。

    即便如此,景沥渊也没有丝毫的停留,就那么冷漠的进去了,伸手必要的医护人员也跟着鱼贯而入,而景家的下人更是全都被景沥渊拒之门外。

    从他被送到这里的那一刻起,有些事情就注定会改变!

    站在别墅门口,于佳慧哭得不能自已,狠狠的摇着自己的脑袋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更是无力对景沥渊留下的那句话进行反驳,即使那根本不是她的意思……

    景沥瑶伸手扶住自己的母亲,紧抿着唇瓣也久久说不出话来。

    他们都知道,于佳慧很难做,可是偏偏还是人不住的会将不满聚集到她的身上……

    “我没有……”轻声诉说着,于佳慧紧紧抱着自己的女儿,却只会说这三个字,“我没有,我没有……”

    她真的从来都没有软禁他的意思,更没有将他生病的事隐藏起来就怕给景家丢脸的意思,至今为止她所做的一切,都只是因为他是她的儿子,是她想要他健康的孩子而已……

    景沥博没有说话,只是抬眸看看依靠着这栋别墅的另一栋格外清新自然的别墅一眼,转身扶着自己的母亲开着景沥渊的揽胜离开了,从此以后,南山别墅这里,没有景沥渊的允许,谁也没有资格踏入……

    而他,却也将自己隔绝到了董家人的‘怀抱’里。

    ……

    异常宽敞的卧室里,景沥渊坐在轮椅上看着窗外的景色,眉头紧蹙。

    房门被人敲响的时候,头也没有回一下,很快就有人走了进来,脚步声都让他忍不住的心生厌烦,而从这一刻开始,他再也没有丝毫隐藏自己情绪的意思!

    面前的花瓶第一个遭了秧!

    “滚出去!谁让你们进来的!”随着景沥渊的怒吼,盛放着娇艳鲜花的花瓶就那么在尚医生的脚边碎裂成渣,“全都给我滚出去!”

    将轮椅转动过来,景沥渊即使坐在轮椅上明显的低人一筹,可却依旧盛气凌人!

    凤眸怒视着面前的几个医生,毫不掩饰的表达出了自己的恼意!

    “景三少,你还是克制一下你的……”尚医生身后的魏医生不满的轻声开口,话语里都带着点点的轻视,就连看着景沥渊的目光都带着些许的鄙视。

    在他们看来,现在的景沥渊有什么好怕的?

    不过就是景家的一颗弃子,不过就是一个得了精神病的精神病人,不过就是一个不依靠他们这些医生,说不定下一秒就会自杀的病人!他还有什么骄傲的资本?

    可偏偏,他景沥渊从来都不允许别人拿捏自己!

    薄凉的唇微微上扬,景沥渊直直的看着面前站着的几个医生,轻声开口,“魏医生,既然你那么迫不及待,那么我就从你开刀,也让你们都知道,能够留在这里是你们的荣幸。”

    话语落下,对面站着的几个医生忽的都忍不住的微微紧张了一下。

    景沥渊伸手拿出自己的电话,拨给了承普利,转而只是按下了扩音键,随即承普利的嗓音就传遍了整个屋子,“三少,那个姓魏的医生,三十二岁被招到董家,改了名字改了籍贯,能改的都改了,只因为,他进董家之前因为医疗事故在手术台上害死了人……”

    承普利的话语一出,魏医生的脸色都白了,慌乱得不行!

    承普利可不管那么多的,继续说,“并且那还不是单纯的医疗事故,是因为他在外面赌钱输光了家产,恰好有人出钱让他弄死他的病人,他就那么应下了……”

    “景沥渊!你这个疯子!”魏医生忽然就疯狂了,虽然每一个进董家的医生多少都有些往事,但是像他这样背着人命进去的还真是没有的,并且这样的事一旦传出去就更是不得了了,立马上前,魏医生看着孤身在他们对面的景沥渊忽然就笑着开口,说,“景沥渊,我看不只是个疯子,还是个傻子,你自己将景家的人全都挡在了门外,现在这里面全是我们的人,反正殷小姐也跟你离婚了,你的生死不过就是一句话的事……”

    忽然,魏医生的话还没有说完,景沥渊就轻嗤一声,笑声里都是轻蔑和不屑。

    就在魏医生下一秒就要发火的同时,整个别墅里顿时就传来了一阵阵的脚步声,匆忙却整齐有序,再下一秒,卧室里忽然就出现了许多穿着黑西装的保镖,第一时间隔绝开了董家的医生跟景沥渊之间的距离。

    “三少,抱歉,我来晚了。”

    一身黑衣的承普利站在景沥渊面前,谦恭而傲气。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