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一百六十三章 好事多磨
    第一百六十三章   好事多磨

    虚实斗转,意识回归。

    王宝山刚一睁开双眼,发现自己的感知能力,因他所参修的功法,逐步地递进,而成倍地增强了不少。

    可不等他喜出望外,秃顶洞底的狂乱热浪,已到了他无法承受的地步。

    在不得已之下,他只能先退出了地下洞窟,并施展开风灵之力,出了秃顶洞。

    此时,洞外的天色暗淡,已是黄昏时分。

    抬头望去,夕阳西下,余辉洒满山,空气中,山风悠悠,又有那么一阵阵地闷热。

    在看四下里,山岚环绕,活物绝迹,漫山遍野,不见一草一木,也不见任何活动地生灵。

    来这秃顶洞时,可没有这般的景象啊!怎么短短地时间内,就变得如此荒凉了?

    “看来这洞下,那座沉寂几百年的火山,又到了喷发的时期……”

    见此突变的情景,王宝山心中暗想。

    在林城主送给他的地图册里,就记录着此地的相关信息,其内简短洁说地指出:

    三百年前,城北三十里,群山之中,忽一野山喷火。周围十里,火海凌天,生灵涂炭,过月余才歇……

    虽是短短的几句话,却已然将当年之事,说清道明了。

    以现在的情况来看,估计这座火山,又到了膨胀的阶段,或许过不了多久,它就会到达爆发期。

    对此,王宝山真是郁闷不已,他也没料到,会有这样的结果啊!

    选择在此地的修行,他本就依仗于地下洞窟里,泛滥的气浪,所产生的狂暴风象,才能有利于他,更好地领悟风源灵力。

    可现在,仅仅过去了一两个月的时间,他就赶上了这种事,怎么不让他郁闷加烦心呢?

    好在,他事先将那匹快马,放归了山野之中。要不然,这么长的时间里,那匹马早就饿死了不知多少回。

    在稍微地查看了洞口周围的情况,没发现任何的异样后,王宝山并从清灵戒中,取出了那颗紫金珠。

    他通过阴风老人,曾经教给他的使用之法,开始了呼唤。

    “前辈,您在吗?”

    他轻声细语地询问着,语气里,充满了忐忑,由于是他第一使用,所以不知道能否管用。

    就这样,在过了约一顿饭的功夫后,那颗紫金珠上,闪烁出了一抹耀眼的光芒。

    那阴风老人的虚影,也随之影现了出来。

    “臭小子,你倒是想起了来找我啊!”

    可她出现后的一句话,却是带着些许的责备之情。

    王宝山一听,急忙躬身行礼,陪着不是道:“前辈勿怪,我还不是怕打扰了您的清修……”

    他这话,说得是脸不红、心不跳,虽不是他的本意,有些不情不愿;但脸面上的礼数,他还是得顾忌一二。

    不然,阴风老人若是不高兴了,又算计于他的话,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果然,阴风老人见他有礼有节,当即就笑道:“好好…孺子可教也……说说吧!这次找我又有何事?”

    王宝山却没有她那般的高兴,反而有了一些不适应的感觉。

    这可他是第一次见到阴风老人,说出这样的话来,在以往的几次接触中,对方可不会这样子的笑谈啊!

    一想到这些,他就问:“难道说,那诅咒的破解之法,有了眉目?”

    “小子,那可不是简单之事,要不然,我们也不会让你去寻找了……还是言归正传,你过了这么久,才想起找我,是不是修行上,出了问题啊?”

    王宝山一听这话,不竟是大失所望,也就不再纠结其他不相干的事情,把目前的修行困难,一一向阴风老人作了说明。

    哪知阴风老人听完后,并没有立刻给出具体的解决方法,反而说出了一些不痛不痒的话来。

    她告诉王宝山,关于这个《掌风符》的第三层功法,其实也不难,但也不简单。

    只是需要一件东西,作为辅助,方能一气呵成。

    至于是什么东西,就需要王宝山自己去寻找了。

    当然,阴风老人也没有把话说死,还是指出了她的真实用意,说是但凡的修行之人,为了更好的修行,往往是需要一些磨难的考验。

    如若不然,放眼整个的修行之路,能逆天改命的修行者,也不会只是凤毛麟角了。

    末了,她还对于王宝山在短短的两个月里,就把第一层和第二层的功法,成功地修行领悟至了圆满,并凝结出了符文;甚至连第三枚风源符文,都结印出了雏形,表示出了极大的赞扬。

    说王宝山的修行速度,比之当年的她,不知快了多少倍,当真可以用进步神速来形容,都不为过啊!

    可王宝山听了半天,也没听出个所以然来,心中不竟是大为地不快。

    别看阴风老人夸夸其谈,说了一大堆的好话,把他和一些天资纵才们,相提并论,还说他在修行一事上,有着得天独厚的领悟能力。

    可她该解决的问题,并有解决,还拿什么辅助之物,来敷衍搪塞。

    这怎么能让王宝山,高兴得起来啊!

    虽然如此,心有不快,但他却不能表现出来,毕竟有求于人,不敢造次。

    按照目前的情况,王宝山越发地觉得,他和阴风老人之间的纠葛,变得越来越难以理解了。

    以前,那阴风老人利用诅咒之术,威逼利诱之下,让他去寻找破解之法。

    可如今,似乎一切都倒转了过来,反倒是他为了修行,不得已开始有求于对方了。

    他不知道自己,如果这样处处地被动下去,会有什么样地后果。

    看不透,想不透,种种的事态,都像是个迷一样,让他感觉迷惑之余,还有那么一丝丝的惆怅。

    “不知前辈,能否告知,那个辅助之物的具体下落?”

    “实不相瞒,对于它的下落,我也不是很清楚,当年我在修行的过程中,所依仗的就是此物……它是……”

    接下来,阴风老人并把那辅助之物的相关信息,一一地说了出来。

    她说天地之间,有一种妖兽,名为风生兽。其头如雀,有一角,身如麋鹿,背有风形花纹。

    相传这风生兽的体内,有着一丝风灵鹿的遗存血脉,可以操纵些许的风力大气,游荡于苍山之上。

    而且,此兽极为的皮糙肉厚,火烧不死,刀砍不入,打之如打皮草。

    就算用铁锤,击打它的头部,数千下,方能将它捶死;但是,只要风吹口入它的口中,它并会立即复活。

    这等天地奇兽,虽然难以捕杀,但它的内丹,却是难得的天材地宝,有助于领悟风灵之道。

    而阴风老人曾经在修行时,和她的师傅一起,捕捉过一只风生兽,他们所用的方法,却是很简单。

    他们利用这风生兽,喜欢吃一种名叫菖莆草的习性,成功地诱捕一只成年期的母兽,并用特殊的方法,取走了它的内丹。

    阴风老人也是靠着那颗内丹,成功掌握了风灵之力,突破到了真正的藏风于己身的境界。

    说到这里,她的意思已经明了,大概是想让王宝山,效仿一下她,也去捕捉一只风生兽,取丹修行。

    可这着实有些为难人,姑且先不说那风生兽的下落;就王宝山现在的修为能力,估计也是天方夜谭般,不可能为之地事情。

    人贵有自知之明,他又何尝不是如此呢!

    对于自己的能力水平,他是最清楚不过了,若是让他跑跑腿,干点杂活,估计问题不大。

    但是,要让他去做些能力不及的事情,估计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啊!

    阴风老人显然不想多说,在好言相劝过后,就婉言说自己有事,并切断了与王宝山的投影联系。

    这让本想再多了解一下的王宝山,又是好一阵地郁闷。

    不是说他,除了郁闷,就不没有其他的情绪,只能说是他的性格使然。

    他也想发怒,甚至想骂人,可结果并不会有丝毫的改变;或者说,还会往更坏的方面发展。

    经过这次与阴风老人的交谈,也让他彻底是认清楚了自己的处境,是何其地糟糕透顶了。

    想当初,那阴风老人把《掌风符》这门功法,说得何其的好,并没有提及什么捕杀妖兽,取内丹辅助修行的事啊!

    乃至于现在的他,在修为有所成长后,对方突然提了出来。

    虽不明其意,但这着实是让王宝山,有了一种骑虎难下的难堪之感。

    想到这些,一种被人戏耍后的悲哀感觉,随即并浮上了他的心头,让他情以何堪之余,更多地是在心底的深处,做了一个艰难的决定。

    至于是什么样的决定,王宝山并没有表现出来,他默默地收了紫金珠,整理了一下周身的衣物,起身向着清水寨的方向,走了过去。

    如今秃顶洞底下的火山,随时都有爆发地可能,他想在离开之前,前去找田韦,告知一下,灾难即将来临的险情。

    在路上,赶着山路的王宝山,在闲暇的空挡,从清灵戒里,取出了一颗血红色的珠子。

    此珠,约有鸡蛋大小,浑圆润泽,色如鲜血,隐约还有血光之韵,流转其中,显得是艳煞绝伦。

    这就是此前,那平水城内,有着鎏光诗魂雅号的陈文龙,曾转交给他的那颗血灵珠。

    由于,王宝山至那以后,忙于修行,并没有把此珠放在心上。

    可就在方才,他突然想起了陈文龙,当时对他说的话,想到了另外一种可行性的修行之法。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