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一叶障目释浊邪 世人知鬼不识仙 第九十二章 平幽
    随着神霄雷公暴喝,眨眼间,雷公在身前布下一层屏障。

    这层屏障完全由龙卷风排列而成。

    雷公隐在屏障后,仔细观察着穆太师的一举一动,仿佛不甘于被动,雷公突然挥动手中雷锤,用力敲在肚子上,一道道天雷隐入龙卷风中。

    霎时间,这层屏障电闪雷鸣,有的互相吸引,有的互相排斥,交 媾融合,错开分裂,弹指间竟在其下生出一排小龙卷风。

    接着,雷公张开翅膀,眼中充满蔑视苍生的不屑。他高傲地昂起头,蓄足力量,挥翅向前用力一推。

    刹那间,龙卷风发出“呼”的一声。

    天雷闷响,地颤连连!

    竟是龙卷风卷着地面的青石震成粉屑,呼啸着向着穆太师扑了过去。

    穆太师在空中布下的雷霆被龙卷风搅的支离破碎。

    神霄雷公勾起尖尖的嘴巴,谐戏道:“人间高手也不过如此,就这点儿小事儿六神还没办完,看来当真是睡得时间太久了。”

    雷云四分五裂,穆太师不仅没有惊慌反而笑了起来。

    这抹淡淡的笑容透过龙卷风传到神霄雷公眼中,他刚刚警觉,忽然笑容背后现出一串儿残影。

    却见穆太师收起雷煞,迅速抽出玄云剑,横在胸前轻轻向前一刺。刹那间,无数剑影躲在云雾中,扑朔迷离,透过龙卷风间的缝隙刺向神霄雷公胸口。

    而在雷公眼中却又是另外一番景象,之前的那抹笑容还未退却,便见穆太师双手执剑身体翻转,犹如一根极速而来的钻头,猛地穿透龙卷风屏障,冲着胸口刺了过来。

    原来!

    他一直在扮猪吃老虎!

    雷庭只不过是无聊时练练手的,真正的拿手绝技是武道!

    武道与武技仅仅一字之差,却咫尺天涯相差甚远。

    古人族武道兼修,意为武道,而九黎人族则以武入道,为武技。

    看似穆太师化身陀螺,实则他真身未动,依旧站在原地掌控一切。

    这一式“白云藏剑入九霄”直接将神霄雷公的斗志击垮,那堪比天神的威压,犹如泰山压顶,让他战战巍巍,忍不住闻风丧胆。

    神霄雷公撅起雷公嘴破口大骂,顿时慌不择路,手中雷锤与电环同时甩出去,不管结果如何,迅速化作人形,越变越小,冲着躺在地上的王子默飞了过去。

    雷公本就是残魄,雷锤跟电环自然是神器映像。

    即便如此也能发挥出神器的两成威力。

    却见穆太师手腕一抖,白云藏剑入九霄眨眼间消散无形,他急忙拿出雷煞,探手拘住雷锤电环,轻轻一捏便抹去上面的烙印,随手拍进雷煞中去。

    接着,穆太师冲着王子默狂点。

    一道道鹅黄色的元气从指间飞出,宛如丝带,互相纠缠,须臾便织成一张网,像是蚕茧一样把王子默包了个结结实实,密不透风。

    待到元气网完全合拢,穆太师面对王子默盘膝而坐,双手置于丹田,掐出一记又一记法诀,加持在元气罩上。

    随着元气罩原来越粗壮,穆太师的脸色也渐渐变得蜡黄。终于,他睁开眼睛打出最后一记法诀,随后抬起右手,轻轻一握。

    只见眼前硕大的元气罩竟然迅速缩小,转眼间没入了王子默体内。

    “六位,有劳了!”

    拱手送走仙族六修士,穆太师急忙闭关,留下一众人围着王子默翻过来,翻过去,像是在翻一只死在路边的野兔子。

    “老木头他没事吧!”

    雪娇娘目光流转,望着蹒跚走向密室的穆太师,心中惴惴不安。

    隐隐地,她觉得这一次老木头又要闭关很久,很久,时间比以往都要长。

    “没事!就是老年人不知道节制自己,用力过猛,虚脱而已!”

    米人田仔细研究着王子默的道盘,奇怪道:“别人的道盘都有防护,这小子却不设防,要是被人给盯上,岂不死的难堪!”

    米人田说完看向木匠孙小圣,“你给他做个壳子,省的整天提心吊胆,别今个封印了雷神,明天又来了个财神的!”

    “你就认识财神!”林玉娥说完扭头走了。

    “干什么去!”

    “去看看,有什么拿得出手的东西,送给太师的门生!”

    林玉娥这么一说,米人田顿时缩了缩脖子。他心虚的样子恰好被雪娇娘看在眼中。

    雪娇娘悄悄走到米人田身后,付下身子在他脖子后吹着凉风,幽幽说道:“一炷香,一年的米人儿,默儿吃不了的话可不能放坏了!”

    米人田做的米人就是放十年也坏不了!

    翌日。

    王子默意气风发地走在大街上。

    轻轻松松睡了一觉,他忽然感觉整个身子变得轻灵许多。

    仔细寻找,发现丹田里多出个东西,似木非木,似玉非玉,凉凉的,摸上去感觉很硬,却十分柔软。

    这东西完全嵌在丹田璧里,不仅没有不舒服,反而给人予深深地安全感。

    “这么快就发现了?”

    看到王子默按捺不住内心的喜悦,雪娇娘瞥了眼旁边摆放着几口棺材的木匠铺。

    “孙小圣还给我吹嘘,说你不到五行星耀发现不了呢!啧,啧,啧,这巴掌打的,真是大快人心!”

    “婆婆,那是什么?”王子默抬起头望向雪娇娘。

    “是孙小圣送给你的见面礼,把小叶紫檀碾成粉,混合那巨龟的心尖精血,辅以风阵维持,做成的丹田护甲。”

    雪娇娘冲里面的孙小圣点点头,接着说道:“穆太师发现你的丹田璧没有屏障,为了防止你再跟上次一样,被天神残魄钻了空子,就让孙小圣给你做的。走,跟婆婆回府试一试,是不是真的跟他说的一样,能提高吸纳天地灵气的速度?”

    “丹田护甲!”

    王子默不知道那是什么,但听名字觉得很酷,原来丹田也可以穿护甲的。

    “吆!穆太师的小门生,来,姐姐给你个见面礼!”

    路过杂货铺,便见穿着一身翠色绿罗衣的林玉娥扭着水蛇腰走出来。

    “玉娥姐姐。”王子默礼貌的叫一声。

    “哎!”林玉娥说完从身后拿出个长长的盒子,当着王子默的面慢慢打开,露出一柄直背长刀。

    青铜色的刀柄上一圈圈匝线微妙细致,一抹水青色的流苏藏匿在刀柄后,仿佛经过流水长年累月的打磨,又好像埋在流沙下的石子。猛一看去,除了耀眼的刀身,就属它最吸引目光。

    三尺刀身刚直挺拔,刀背十三寸锯齿从刀柄一直延伸到刀身中段。一条血槽从锯齿出发,顺着刀背来到尖端,微微向上翘起,与锋利的刀刃连成一片。

    “平幽!”

    王子默激动万分。

    从三合庄一路走来,平幽始终陪伴,不离不弃。没想到那日与巨龟一战,竟然被拍成两半。

    “这不是平幽!”

    盯着刀身上两个不认识的字,王子默摇摇头,略微有点失望。

    “这是平幽!”林玉娥莞尔一笑,“这才是真正的平幽!”

    雪娇娘接过平幽递给王子默,解释道:“当年仙王还未斩去九黎,在皇古东南有片云幽之地,那里常年云雾遮挡,故名云幽。云幽腹地有一龙潭,龙潭边上是经龙息常年炼化的龙息岩。”

    雪娇娘顿了顿,美眸流转望向林玉娥。

    林玉娥接过话题继续说道:“相传龙息岩中有神铁,不惧龙息炽热,铁寒如冰。后来神铁被皇古国收于国库。皇古国覆灭后,又被神天国收藏,朝代更迭,龙息岩始终被视为珍宝。不料却在金圣国初年,突传国库失窃,神铁被偷,竟做成一柄三尺直背长刀,出现在江湖上。”

    “那柄长刀便是你手中的平幽,默儿之前拿的只不过是仿制品而已。”

    “仿制品?”

    王子默忽然想起诗鸾说过,鲁家最善于模仿,难道那柄仿制的平幽是韩都督杀了鲁家的人得到的?

    平幽入手,王子默顿感胳膊猛地下坠。

    神铁果然不是一般沉重,这柄平幽的重量足足是仿制品的五倍!

    雪娇娘笑盈盈的看向林玉娥,这女子到底什么来头,竟然收藏有天下第一名刀。

    不!

    应该是魔刀才对!

    不过如今假货满天下,倒也不怕默儿拿着真品满街跑了!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