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86章:章三和张三的歌
    男人喜欢一个姑娘,分两种情况。

    有的姑娘,你看到她,就想将来与之在床上出点健康的汗;而有的姑娘,你看到她,就只想给她写诗。

    “我给你念一首诗。”韩觉对窝在他怀里足足二十分钟之久的章依曼说。

    “好呀好呀~”章依曼开心极了,没想到韩觉这个大笨蛋还能给她写诗。

    “那你听好了。”韩觉眼睛里在酝酿着什么。

    “嗯。”章依曼脆生生应了一声,双眼发亮,轻轻地摸着怀里的傻狗。

    傻狗在挣脱不了章依曼的怀抱之后,也就认命了,敞着肚皮继续睡觉。另外它被抚摸地也很舒服。

    韩觉润了润嗓子,然后用一种舒缓而有颗粒感的声音,低沉念道:

    “当你老了,头发白了,睡意昏沉,

    炉火旁打盹,请取下这部诗歌,

    慢慢读,回想你过去眼神的柔和,

    回想它们昔日浓重的阴影……”

    是一首不曾出现过的新诗。

    章依曼停住了顺毛的动作,安安静静,仔细听着韩觉话语里所描绘的画面。

    窗外接近黄昏的斜晖,将屋内渲染成温馨的避风港。

    阳光洒在松软的灰褐色沙发上,沙发上正躺着一男一女一只狗。

    男的在念诗,女的则在听诗,而小狗就在他们中间睡觉。

    光线正好,氛围正好,情绪正好。

    美如画报。

    闷骚的导演和编剧们,一下子陶醉在这个美好似电影的画面里难以自拔了。

    他们觉得,这才是他们想要的情节!这才是《我们恋爱吧》这款明星假想恋爱综艺正确的打开方式!

    【终于等到了!】他们怀着激动的心情想要庆祝。

    直到他们听完后面。

    韩觉蜻蜓点水一般,快速地瞟了章依曼一眼,然后语气不变地继续用低音炮说:“……既然你已经回想了那么多,那么,不妨再回想回想我念这首诗的时候,那酸痛的老腰,那血液不畅的双腿,以及我那故作平静的脸庞。”

    “……”

    一瞬间导演无法表情管理了。他的下巴以每秒五厘米的速度掉了下去,整个人变得十分呆滞。

    “???”

    编剧们则瞬间直起腰版,仰着头被揍了一拳似的,表情也像被人搓麻将那样蹂躏了一圈,满脸的荒唐:“哎哟我了大……”

    “草!”小周把编剧们欲言又止的最后一个字怒吼出来。

    这个字是除了关溢和秦姐之外所有人的心里话。

    同居小屋里。

    韩觉每让章依曼多【回想】一点,章依曼的笑容就少一分,最终她面无表情地看着韩觉。

    韩觉脑袋不动,眼睛哧溜溜在转。见章依曼在盯着他,他的视线就一触即逃。

    “酸?”章依曼低头看了看韩觉的躺姿,然后抬起头问,“是因为我太重了?”

    “!”傻狗似乎感受到了一团不可逼视的煞气,身子一抖,惊悚地醒了过来,并且趁机跳下了沙发,几步跑远。

    连狗都有求生欲,韩觉这个【求生大师】怎么可能没有呢?

    “哪里!怎么可能!没有没有!不会的!你想多了!”韩觉立刻五连超神否定,“是坐姿问题,坐姿问题。”

    韩觉心里有苦难言。章依曼的身子软软的,抱着的确很舒服,人也确实不怎么重,但是他被章依曼扑倒之后,腰就是一直弯着的。为了不跟章依曼在肢体上过于亲密,韩觉的双腿一直安安分分放在下面。这样虽然是成体统了,君子了一点,然而极其的累。

    他最初以为章依曼只是趴一会儿,没想到章依曼趴在他怀里一直说话一直说话,兴致很高,韩觉都找不到机会打断她,说自己腰酸了。所以他只能一直撑着。实在撑不住了,才用一种有趣而又委婉的方式,把事情讲出来。

    韩觉认为,多亏自己有舞蹈功力,不然把腰扭个二十分钟一动不动多半腰要废上好几天。

    然而,即便知道了不是因为自己体重的缘故才导致韩觉腰酸,章依曼依旧不开心。

    章依曼用手指不带什么感情地戳着韩觉的腰,脸上也不带什么感情地问:“这里酸?还是这里?这里酸不酸?”

    “别别别。”韩觉伸出双手紧紧捆着章依曼,不让其造成二次伤害,同时也使劲扭着腰躲避,大声告饶。

    章依曼被韩觉以另一种姿态紧紧抱着,心情才好上一点。攻防来往,她气喘吁吁一阵之后,尽管留恋韩觉怀里的温度,但还是乖巧地坐了起来。

    韩觉一坐起来,就把腰扭得跟个麦子似的浪。

    章依曼哼了一声,等到韩觉长舒一口气,坐稳了,她才抱着靠枕,肩靠肩挨着韩觉坐下。

    两个人坐起来之后聊天,话题就正经多了。

    “大叔啊,你新的一年有什么计划?”章依曼用脚尖点着地面,吸引着躲在远处严肃观察的傻狗。

    “会出一张英文专辑,演唱会就只是有可能吧。”韩觉说。

    其实还有一部电影马上就要拍,但是韩觉没有当着镜头的面讲出来。还有,可能帮章依曼做一张专辑,他也没有直接讲出来。

    “为什么不先出华夏专辑呀?”章依曼很惊讶。

    韩觉笑着说:“因为我现在只在美利坚那边有点知名度呀。”

    “我很期待你新歌来的,大叔你都好久没有发新歌了。”章依曼噘着嘴感到可惜。

    章依曼没有去过韩觉的家,当然也就不知道韩觉其实一直以恐怖的速度,源源不断地出新歌,只不过他不再发布到网上而已。

    “现在国内的人气慢慢有在上涨,以后有机会发专辑的。”

    “对的,现在好多人都夸你写歌写得好呢,”章依曼一下子雀跃起来,然后不知想到了什么,语气又低了一些,“越来越多的人发现大叔的好了。”

    在韩觉和章依曼都没有成名的时候,那时候他们一个是没有下家经纪公司的落魄艺人,一个是新出道还在混脸熟阶段的新人歌手,他们谁都没有想到几个月后会发生什么。

    那时候韩觉名声还是很糟糕的,但是章依曼选择相信自己的判断,而不轻信媒体的报道,帮着韩觉找演出,教韩觉唱歌弹琴。其实她是得意的。因为她相信自己独具慧眼,只有她才能一眼看出韩觉的好来,这让她颇有种【闷声发大财】的窃喜。

    后来发生的事情也证明了她的眼光的确独到。

    先是她大红特红,紧接着韩觉也跟着人气上涨。

    这是好事,她是真心实意为韩觉感到开心。但是,她渐渐在不止一个节目里听到不止一个女艺人在镜头前或者镜头后,直言不讳说近期最喜欢的男歌手就是韩觉,最期待和韩觉合作,理想型男友是韩觉。

    这让年纪轻轻、恋爱实战和理论都不丰富的章依曼忧心忡忡。担心韩觉终于闪闪发光惹人觊觎,而韩觉会不会就喜欢别人去,不再对她好了呢?

    在美利坚的时候,韩觉的前女友杀上门来,她被逼急了才好不容易鼓起勇气,然而,若要她同时面对那么多个种类繁多、姿态各异的对手……

    “那他们都得谢谢你啊。”韩觉用肩膀撞了撞章依曼。

    “什么?”章依曼疑惑了。

    “因为是你在我身上付出的时间,才让我变得这样珍贵啊。”韩觉扭头,用真挚的眼神看着章依曼。

    “什么呀~”章依曼被韩觉看得难为情,闭着眼把小脸靠在韩觉的肩膀上。

    “我是说真的,”韩觉认真道,“各种老话说得好,什么喝水不忘挖井人,前人栽树后人乘凉,就连滴水之恩都要涌泉相报,我的粉丝如果要喜欢我,应该先给你打钱。”

    “哈哈哈哈,你乱讲~”章依曼笑着轻轻锤了韩觉一下,其实早就心花怒放,十分满意。

    【对呀!我是最先来的,我不该害怕才对!我才应该是大魔王!】不知是醒悟了韩觉眼里只对她一个人展示的温柔,还是想起了近水楼台先得月定律,章依曼突然变得很有信心。

    【哼哼,谁来我都不让!】

    下定了这样的决心,章依曼伸出手紧紧抱住韩觉的胳膊,甜甜一笑。

    【我得先让大叔习惯我的抱抱。】

    章依曼给自己定了一个小目标。

    然而,好不容易正经的话题,被章依曼一主动,又要偏向粉红去了。

    导演自然是开心的,韩觉就很不开心。

    姿势如果又变得这样紧密,韩觉就觉得这天又没法聊了。因为他总结出规律了,一旦他被章依曼肢体接触,他就会被打了负面状态,水准大失。而如果被章依曼主导了话题,事情就会失控,往很可怕的方向发展。

    “我要用我的左手去拿桌子上的水,你先松开好不好?”

    “不好,我左手空着,我帮你拿!”

    “我要用两只手拧瓶盖。”

    “我帮你拧!”

    “可是你也只有一只手。”

    “我还有牙齿!”

    “……”

    韩觉和章依曼,两个人就对着韩觉左手臂的归属进行了一番拉锯。

    敲门声响起。

    “去。”韩觉指使章依曼。

    章依曼小跑过去,从门外小透明那里接过任务卡,又一溜小跑回来,贴到韩觉边上。

    韩觉感觉这傻妞简直跟家里的【情人节】一样粘人。

    章依曼拆开任务卡,一字一句地念出来:

    【职场情侣,今天是新年之后第一次见面,也是新年后第一次回到同居小屋,请在小屋里享受新年第一顿晚饭,并且在吃饭的时候,进行一场直播把~~】

    “哇,要直播了耶~”章依曼很开心。

    “你以前有直播过?”韩觉问章依曼。

    “没有,”章依曼摇摇头,“我一直很想跟粉丝直播互动,不过以前是没有粉丝,现在是没有时间。”

    章依曼的休闲时间都在上【恋爱进修课】,所以没有时间。

    韩觉说:“我也没弄过直播,那就一起试试好了。”

    “好!”章依曼十分欣喜。

    年轻人刚陷入爱情的时候,通常会很在意和意中人一起尝试的每一件新鲜事情,会认为颇有意义。

    而章依曼的【一百件和男朋友做的事情】里,就有一起直播。

    晚饭因为没有食材,韩觉就没有施展厨艺。两个人吃得是节目组买来的料理,摆满了满满的一茶几。

    傻狗闻到了味道,又开始扒拉茶几,嗷嗷想吃。

    韩觉跟着工作人员在调试电脑,准备直播,章依曼就抱着傻狗,用小周送上来的狗粮一颗一颗地喂傻狗吃饭。

    最后直播的平台选在微特上,用得是章依曼的账号。

    刚接通直播的界面,就有几百个粉丝涌了进来。

    【我是不是看错了!章老师开直播了!】

    【第一第一!】

    【终于让我等到这一天了!今天是什么日子!!!!!】

    【我擦!还有韩觉!!】

    【神仙眷侣在线发狗粮?】

    【……】

    然后应该是有人去通风报信,奔走相告,之后接连不断就有粉丝涌进来,几分钟就就达到了五十万。

    评论区一秒几百地速度在刷屏。

    “好多人啊。”章依曼惊叹。

    “才这么点人,不急,咱们先吃饭,等人多一点我们再开始。”韩觉招呼章依曼先吃饭。

    此时窗外天色已暗,韩觉早就肚皮饿了。此时两人就坐在沙发和茶几之间的地板上,给收看直播的观众们进行饭后吃播。

    两个人吃得都很真实,很不做作,大口大口的毫不掩饰,还真把一些刚吃完饭的观众给看饿了。

    “直播要做什么?”章依曼对直播感到十分新奇,吃两口饭就要抬头看看有多少人进来了。

    韩觉就很操心,跟自家孩子得了网瘾似的,只能把菜夹到章依曼的碗里,叮嘱章依曼吃饭。章依曼听话,乖乖吃上两口之后,就又把注意力投去电脑了。

    “聊天,或者表演才艺吧,”韩觉思索,“你会什么才艺?”

    “我会……”章依曼嚼着大口的米饭,沉思片刻,然后眼睛一亮,得意道,“我涂睫毛膏的时候不会张嘴!”

    “这算哪门子才艺!”韩觉差点把饭喷出来。

    然而,屏幕里却清一色都是【好厉害!】、【真的假的?!】、【章老师太厉害了吧!】……

    “你们不要宠坏她啊。”韩觉郁闷地对着镜头说。

    屏幕中,评论区就有人在刷:

    【有本事你来啊!!!】

    【韩老师,你来表演个才艺吧。】

    【韩老师!来一个!韩老师!来一个!】

    “我最擅长地就是虚度光阴,这个现在已经在表演了。其他的才艺就只有唱歌了,但是正所谓肉不方不食,席不正不坐,歌没有伴奏不唱,所以很可惜,唱不了。”韩觉不慌不忙地给自己找理由开脱。

    “大叔啊!我帮你……”

    韩觉立马转头对着章依曼,在她把话说完之前就截住:“来,吃这个,多吃点。”

    章依曼撅了噘油油的小嘴,不过还是把韩觉夹得菜给吃掉。

    评论区:【你有本事让章老师把话说完!】

    “你们不要挣扎了。”韩觉对着镜头一脸无能为力的表情,样子很嘚瑟。

    过了一会儿,韩觉和章依曼正边吃饭边和网友们调侃,就被一阵门铃打断。

    “叮咚~叮咚~”门口有人按了门铃。

    章依曼去开了门,回来的时候,就笑嘻嘻地捧着一把吉他回来了。

    “这是什么!给你三秒钟拿走!”韩觉仿佛看到了刺眼不可直视的东西,遮遮掩掩,回避视线。

    “来~”章依曼在网友们【干得好】的起哄下,还是把吉他塞到了韩觉的怀里。

    韩觉接过吉他,看了看屏幕,已经有四百万的观众了。

    “好吧,不过我唱什么呢?”韩觉抱着吉他,随意地拨着弦,在思索要唱什么。

    【唱老歌?还是唱傻妞的歌?还是新歌?】韩觉心想。

    韩觉正想着,就感受到傻狗傻不愣登地要踩到他大腿上来。

    韩觉把傻狗推下去,心里顿时有了想法,就对章依曼说:“我知道唱什么了。你看,章二来的那天,我给章二唱了一首歌,现在章三来了,按照传统,我也给章三唱一首歌吧。”

    【新歌吗?哇!期待了!】

    【@宋寅,进来讨歌!】

    【一大堆歌手即将哭晕,人不如狗系列。】

    【我!实名想当章四!】

    【……】

    “好呀好呀,”章依曼听到韩觉要唱新歌了,相当开心。不过想到一件事,她又马上变成气鼓鼓的,“可是遇到我的那天,大叔你就什么都没唱!”

    “别闹,你跟布偶和狗比什么啊……”韩觉稳住表情,真想敲敲傻妞的脑袋。

    韩觉干脆利落地拨动了几下琴弦,然后开口唱道:

    【

    我要带你到处去飞翔

    走遍世界各地去观赏

    没有烦恼没有那悲伤

    自由自在身心多开朗

    ……

    】

    韩觉低头浅浅唱着,歌声简简单单,几乎没有用上什么技巧,但就是这种诚挚而悠然的感情,让直播间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大家其实并不指望韩觉真能拿出好听的新歌,因为直播确实不是最符合新歌发布的一种方式。

    但韩觉就是这么老实真的唱了!

    观众们欣喜之余,也收拾心情,仔细聆听着韩觉的新歌。这一听,就听进去了。

    章依曼作为现场最近距离的观众,她后仰靠着沙发,胳膊横在沙发上,托着下巴歪着脑袋盯着韩觉,眼睛亮晶晶地就像看见了世间最最耀眼的宝贝。

    【

    忘掉痛苦忘掉那悲伤

    我们一起启程去流浪

    虽然没有华厦美衣裳

    但是心里充满着希望

    ……

    】

    其实吉他的伴奏有点低沉有点暗,给人以沉重飞不起来的感觉。但韩觉的声音却淡淡的,有种看遍了世界的沧桑却又怀抱希望的美好,唱出了一种悠然。仿佛要摆脱掉重重的枷锁,像根羽毛一样飞翔,像孩子一样自由自在。

    这首歌就有着处在明暗交界处一般的质感,有黑有白还有灰。

    听众们就随着节拍,慢慢摇动着身体,打着拍子。

    【

    我们要飞到那遥远地方

    看一看这世界并非那么凄凉

    我们要飞到那遥远地方

    望一望这世界还是一片的光亮

    】

    这首歌的歌词简单到孩子都能理解,然而却有着让大人们听着心生感慨的力量。

    “好听好听!”章依曼笑靥如花,跟一只海狗似的拼命鼓掌。

    韩觉停下吉他之后,回想起前世经常在网上看到文艺中年大叔们茶余饭后,一言不合就玩音乐消食。现在他试了一下,觉得果然挺爽。

    “大叔啊,这歌叫什么名字?”章依曼问。

    “《张三的歌》,”韩觉把吉他放到一边,解释道,“是张三李四的张三,不仅送给咱们的家庭新成员章三,也送给全世界千百个平平凡凡的张三。”

    韩觉瞥了眼直播的评论界面,发现竟然有人在带节奏黑他!

    【韩觉这首歌其实只表达了一个意思:岳父!以后您女儿跟我旅游就好了!不劳您费力了,您歇歇吧!】

    【震惊!韩觉当着百万粉丝的面,对岳父公然发起挑衅!】

    【韩觉不满章父在春节期间带着章老师到处旅游!有歌为证!】

    【……】

    一条条评论刷地飞快,但韩觉一扫而过还是看到了一些。看得他目瞪口呆,觉得这帮人是要给他搞个大新闻出来才肯罢休。

    章依曼杵在韩觉的边上也看到了这些评论,相比韩觉的龇牙咧嘴,她则哈哈哈哈笑得没心没肺。

    ——

    注:《张三的歌》——李寿全

    翻唱过的这首歌的歌手有蔡琴、齐秦、张宇、萧敬腾、彭佳慧、张悬……

    这里纯吉他版本采用张悬的版本。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