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一百三十章 师傅
    过了许久,江月终于哭干了眼泪。

    “哥,为什么我对你,对你有时候总是会有中不一样的情感。”江月直接借机问出了埋在心里很久的话。

    “月月,我也......”

    “哥......”

    兄妹二人既然是坦白出了同样的问题,但又不知该说些什么。

    “江辰,你真当我是隐形人了,符文已经马上到时间了,我们该走了......”

    “好,我相信,我们以后终会明白的。”我拿出纸巾擦干了江月剩下的泪水,拉着她起身道。

    “话说我隐身去看尸体,对程瑾来说,是不是和不隐身是不是没区别。”我问道。

    “不,有区别,区别在于你会心安一些,程瑾会更容易发现一些。”林佳道。

    “......”

    就这?搞的我们牵出来了一大堆本来不应该出现的话题,弄了半天是个对程瑾有好处的技能。

    “我去,姐姐你这不是坑我吗。”我看着将灵能收回的林佳道。

    “没有吖,屏蔽符石还在的时候,隐身可以让你更加心安,因为有符石所以也不会有什么影响的。”林佳看着我,不好意思的道,却又在解释着。

    “好吧好吧,当学了个技能,总之我还是先去看看吧,月月不哭不哭了啊,乖,乖。”走向窗户时我还不忘安抚着江月。

    既然隐形的技能对程瑾没有作用,那我就没有必要隐形了,等到之后再试,反正基本操作手法我也看明白了,不就是用灵能包裹自身嘛,我现在有着用之不竭的灵能,就只差亲身实践了。

    这一次,我再次从窗户向下望去,看到的却只有一片被染红的地面。

    “尸体呢?”我关上窗户,转头问道。

    “不知道啊,可能改造去了吧,有死灵魔人,他们和灵魂脱离,尸体为人所用,制造死灵魔人,没有意识,但她们的魂体可以得到自由,自然也不会管肉身怎样了。”林佳道。

    “舍弃肉身了么,真可怕啊。”我看着地上目光微淡的道。

    “不过,也不是所有人死后都可以完整保存灵魂的,只有灵魂保存完整才能作为超脱肉身的魂体游荡在人间,并且,他们也可以修炼,变强,但大多数都魂体都没有踏入修炼这个领域。”林佳说道,摘下了符石,打开了我们的教室门。

    “走吧,月月。”林佳走出去后,我也拉着江月的手向外走去。

    不知是何种原因导致,现在的我对江月的感觉,却不再是从前那样了。

    殊不知一旁的江月亦是如此。

    真的只是因为刚刚我们发生的事情吗,从小到大我没直接遇到的尴尬事情可多了去了,我想,这一件事情不可能彻底改变我们给彼此的认知,那,我们的关系究竟是怎样的呢。

    不要胡思乱想了,他可我是的妹妹啊。

    这时的我,还在强行压制着自己的思绪。

    江月又何尝不是,在她的记忆中,自己和眼前的江辰从小到大形影不离,只是这样单纯的关系,又怎么会有勇气说出一些奇怪的话?

    自那时起,江月就已经失去了长久以来心中的欢乐,变得拘束了起来。

    不过,现在的我却没有观察到一旁江月的变化。

    我偷偷的喵向江月一眼,江月也朝着我回执一笑。

    这一笑,我也没有从中看出江月复杂的思绪,因为,她一向是那样的单纯可爱。

    林佳站在前面,准确的看出了二人现在的思绪。

    “怎么会,二人灵魂皆是产于一处,这种情感不应该啊。”林佳转向身后思索着。

    不过这二人的灵魂倒是奇怪,相似度达到了百分之90,正常血缘关系只见也不到百分之50啊,怎么会......

    “这么快就来了么......”不知多远处,青榆看着水晶球中江辰的画面,起身站到了窗边,窗户之下,可以清楚的看出这是一座学校。

    “魔王没有复苏的迹象,灵皇却蠢蠢欲动了起来......”

    “也好,是时候该让这个世界回归平静了,究竟该不该呢,现在只有我可以左右这一切,究竟要不要压制呢......”

    “罢了,灵皇之魂终会复苏,魔王与他终有一战,说不定什么时候魔王的封印就被解开了了,却没有什么方法使得灵皇之魂复苏,这样看来,反倒需要帮助他快速成长起来呢。”

    “希望他仍然可以像以前一样撑起人类的一片天......”

    邵城一职业,杂物间。

    “也就是说,这孩子从灵体一阶直接突破成了灵能一阶,而且灵魂强度比你还强大几倍?”

    “是的,而且他刚刚踏入灵体一阶一天......”

    “我观察到了你的体内掺杂着几种不同的力量,让老头子我数数...”

    “一种,这是你的灵魂,强度大概在...灵能二阶,这缕残魂,什么?这么强大魂殿三阶后期的灵魂,居然可以平稳的寄宿在你的体内。”

    “魂殿是什么阶级?”

    “那又是一个阶级,以后你就会明白了,你只需要知道,一个灵殿一阶前期的修灵者,可以横扫一片终极灵能者。”林骥羽说道。

    “我继续看看你这孩子,你这孩子有点奇怪。”

    “这是?神兽级别的圣兽王,完全寄存在了你的体内,但在你的灵魂中,我并未发现它寄宿在其中。”

    “这是第三个,太不可思议了,灵能一阶的孩子,居然能得到一个世界中圣兽王的认可。”

    “这最后一个,为什么这么朦胧,让人看不穿,琢磨不透?”

    “这究竟是什么怪物?这...甚至看不出是什么东西,这磅礴的气场,连我都没有见过,这气息,与我所知道的最强异能者爆发时的力量相比,都跨越了几个层次,这,这究竟是什么......”

    “太强大了,这太不可思议了......”林骥羽双手不断颤抖的感叹着。

    忽的,他抬头看向了我,眼神之中略有几分渴望。

    “孩子,如果你不介意,我愿将我毕生所学全部传授给你!”林骥羽起身道,激动的样子完全盖住了隐士高人的气质。

    听到这话,我自然是求之不得,于是上前两步搀扶起了林骥羽。

    “好,好,我全都愿意,林老你先别激动,坐下说,坐下说。”

    “你当真愿意?”

    “我愿意。”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