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九十九章 主动找上门
    虽然,在这个危机降临之时我也曾亢奋起来过。

    不过,那可能只是我强行压制内心为了掩饰我心中惧怕的手段,当灾难降临在我亲人的头上时,那一刻,我便不再顺从自己的快感,他们需要我,我一定要为了他们而战,杀出一条血路。

    很难得有这样的觉悟,但,这也是在保全自己的前提下,可是,当抉择之时真正来临之时,我又会作何选择呢。

    我不想他们受到伤害,不想......

    还是只有那一条路可以让选择,那就是,只要我足够强,我就可以守护我想要守护的一切。

    “月月,你害怕么。”我把头探到江月的耳畔,轻轻的说道。

    “怕。”江月的回答出乎了我的意料。

    “月月,没什么好怕的,那些让你恐惧的东西都终会消失。”

    “比起那些,我更害怕失去你。”月月此言一出,泪水便占据了眼眶,而我的眼眶也随着我的鼻头一酸红润了起来。

    经历了刚才的一系列事情,和通过我的反应,虽然对现在的环境全然不知,聪明的妹妹也一定已经意识到了现在的我们已经身处在水深火热之中,一不小心便会跌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此时的我还不知道,今后的妹妹会伴随着我一路披荆斩棘,成为十分强大的存在。

    “好了,别那么伤感,没什么的,还是老规矩,拉着我的手。”我强行挤出一抹微笑,理着妹妹鬓角的头发,对妹妹一如既往温柔的说道。

    我的手与正常女孩子的手差不多大,这是我姥姥那里遗传下来的,我大姨家的表姐都二十多了,手还像小姑娘那般大小。

    而江月就更是小的夸张了,小时候连拿个ipad都会掉到地上,所有到后来妈妈规定妹妹玩ipad只能固定住再玩,现在都已经是全面屏时代了,手机的屏幕大小比以前要大得多,手机屏幕的增大,对于我和妹妹这种抓财的小手就十分难受了,别人选手机看处理器,我们选手机看屏幕尺寸......

    不过,妹妹的手如果不是仔细观察,只是乍一看的话,却显得十分细长,因为十分纤细,这种又白又小又细的手,应该就是很多女生理想的状态吧,我也一样,只是妹妹更甚一些。

    仔细一想,妹妹从小到大似乎都没做过美甲,也从没化过妆,连粉底都没有抹过,可是虽说如此,但面膜芦荟水之类的保养品,妹妹可不少用,可能不化妆也精致无瑕的脸蛋和保养也有一些关系吧,但她确实天生就长得白白净净,见过的人无一不夸好看。

    “哥,你看啥呢.....”妹妹娇滴滴的喘着细声说道。

    这时我才从回忆当中走了出来,回到现实,发现自己的脸正对着江月,而对面的江月,则是一脸通红。

    “啊,刚才一不小心走神了,没吓到你吧。”我一脸歉意的道,说罢,已经不再俯身。

    “没有没有,就是特别奇怪的一直在我面前盯着我,搞得我紧张的大气都不敢喘。”江月一脸乖巧的说着。

    忽然,我的背后一凉,感到了一丝诡异。

    说起来,不知从何开始,我的洞察力不知为何敏锐了不少,危机来临之时我总是能率先差距。

    有可能是异世界走了一遭,对我心理,身体上的历练,还是异世界水土的问题,又或者是,那所谓的我与灵魂的关联?

    是什么牵引着我?

    罢了,不去想这些了,该面对该面对的了。

    放下思绪,我对江月说道:“月月,等一下一定要乖乖的,等会无论我让你做什么,我说的话你一定要听,除非我说出什么对你不利的话,或者看起来十分奇怪,知道了吗?”

    “嗯,好,哥,我都听你的。”江月应答着。

    这时,我方才放心的回过头。

    空落落的一片,还是刚才的场景,一切都没有发生变化。

    “奇怪,明明充分感知到了,为什么什么都没有,难道敏锐了这么多的洞察力也会有失灵的时候。”我轻声喃喃着。

    也是,如果我背后出现了什么,对面的江月一定会提醒我的,除非......她所察觉不到的。

    早知道叫萧谕来暗中窥探了,再不济也可以当个后卫。

    罢了,少一个人涉险是最好不过的了。

    还是一气呵成吧,不能再这样唯唯诺诺的了,万一程瑾嫌我动作慢了,给他惹生气了我可是得不到好果子吃,谁让我摊了这么个主呢。

    “月月,走了。”我压低音量道。

    江月也聪颖的点头示意明白。

    虽然我的身后确确实实什么都没有出现,可是那股危机感却伴随了我许久,一直没有消散。

    不过,即便这样,我也一定要遵循程瑾给我的命令啊,我深知,如果我违背了他的命令,后果可能会很严重。

    哎,君让臣死,臣不得不死啊,谁让我当时那么容易的答应了他呢,我自以为的小聪明,没想到只是单纯的自以为是。

    得到的好处虽然也不少,但是,光是无时无刻被监视,就全都补回来了。

    我的心没有一刻不是悬着的,搞得我就连说话都要十分注意,真怕一不小心说错了什么话就被人家给咔嚓了。

    这也是我为什么没有将办公室一事和别人提起的原因。

    可能,比起被监视,就连即将要面对程瑾,我都不以为然。

    一个人应该拥有两大自由,心灵自由,人身自由,才是一个真正的人,失去了其中一个,都会不再完整,失去了心灵自由就会成为一具行尸走肉,失去了人身自由,受人控制,就如同一个提线木偶一般。

    江辰含情脉脉的看了身旁的江月一眼,欲言又止。

    他有很多话想对她说,可是,他更害怕她被牵连进来,因为,他此次一去,最大的目的就是想尽最大可能,为江月争取一下出校,为此,他可以不惜一切。

    因而,为了增大江月离校的可能性,并没有对江月透露什么,电视剧中,因为“你知道的太多了。”这句话而死的,可不占少数,犹如家常便饭一般,我可不会轻易的踩了这个雷,我们可没有主角光环。

    可是,谁又会知道,我们接下来要面对的是狂怒的程瑾,别说是解释了,能保住我们自己的小命已经是万幸了。

    不过这都是后话了,事实上,我现在连程瑾的影子都没摸到呢,指不定这个老碧池又给我设下了什么难题呢。

    呼,我现在对上程瑾也没有什么对策,等会见到了程瑾,尽可能的给程瑾哄开心吧,他那么刻板的人,讲道理是没有用的,他可听不进去。

    怎么回事?又是刚才那种感知,从波动上来,如果这个波动是人的话,基本上准了是同一个人了。

    那,这一次,又会是谁呢?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