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卷 第五零七章 石砂之毒
    “孙先生,您就说是何毒吧?”程处瑞觉得自己还是要管一下。

    “石砂之毒!古书又称毒砂。具体只是有一些扫写,说是一种特殊的石制品,研磨成细细的粉沫,之后呢被人服下,长久服之,必死无疑!”老道无奈的叹道。看样子他也想了很多办法,确无一点办法。

    啥叫石砂之毒?程处瑞是真心一点都不知道,没听过,有些茫然的看着孙思邈:“那个老孙啊,咱们呢,说点我能听懂的,你说这个我是真心听不懂,啥叫石砂啊?”

    这个我也只是听说过,在古书之中有记载石砂是一种很特别的东西,晶莹如冰,坚硬如钢,透形万物,闪耀七彩。

    这东西怎么听着这么耳熟呢?等一下,这古砂是透明的,还是晶莹剔透的,还是坚硬如钢的,有七彩之光,这玩意貌似好像他发的钻石。

    这个时候程处瑞才想起来,现在是大唐,这个时代大唐还没有钻石,妈的!那个石砂之毒不会是金钢石之毒吧。越想越有这种可能。

    貌似这个石砂之毒不会就是后世看那个电视剧中什么妃传的,那个碳沫之毒吧,好像一个皇帝喝下了,然后……这个得问清了再说。

    “老孙啊,你说的不会是这东西磨成沫之后,让人喝下,然后这东西粘在胃中,之后呢伤害胃部,使人吐血,最后无药可救?不会是这样吧?”

    “咦?驸马也听过此物?你说的正是如此,莫不是你有办法救治吗?”孙思邈听到这里眼睛都放光了,这小子可是个神奇之人,貌似别人没办法的时候他会有一些办法。

    “呵呵呵……没有!我现在还没有,走吧,你跟我先去看看老杜去。至于办法,现在没有,等看完了或许就有了。”

    孙思邈一听这话,啥也不说,拿起药箱,拉着程处瑞就去杜如晦的府中,等到了地方,整个杜府一片阴郁之中,到是李世民好像很看中杜如晦,可以说一日恨不能来回有二三十队人看望,御医也是一趟趟的进进出出。

    “我说杜荷!你小子也不讲究,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你居然不告诉我,还要让我亲自来是吧!你不知你老大的能耐吗?”

    杜荷对于程处瑞能带着孙思邈来那是真心的感动,可眼下家中的情况,也不容乐观,强颜欢笑说道:“老大,这件事情……这件事情也不怨我啊。我哪知道我老爹一直都生龙活虎的,突然就病倒了,而且那么多御医都看不好……”

    “行!御医也是天下神医,但我找来了最神的大夫,先看看再说,你总不会希望你老爹死吧,就算你老爹没了,这国公之位也不是你继承的。”

    “老大,我是那种畜牲之人吗。我是真心希望我爹可以活着!”杜荷已经有些带着哭音。

    “行行行!别像个娘们一样。走咱们先进去。”程处瑞跟着进去之后,正好一位御医出来,当面就撞到了程处瑞和孙思邈,这一下子好像见了救星。

    “唉呀!孙神医来了,杜相的病有救了~”程处瑞笑了笑,对于孙思邈在众人中的地位那是心知肚明。

    要说孙思邈,在整个大唐,他说第二,还真没有人敢说自己是第一的,就像一个神话传说般的存在。这是很神奇的一件事情。

    “走吧!”对此孙思邈见怪不怪,而且也看淡了,他确实是一个不为名不为利之人,他这一辈子都努力在治病救人之中,他所救之人,达官贵人有,平民百姓有,当怕是街头乞丐他也会救。在他眼里只有病人,没有权贵。

    “我去了!”程处瑞再见到杜如晦之时也吓了和跳,这才几天,这杜如晦已经比上次见到还吓人,整个人就像一只鬼!而且已经卧床不起。当然人还是清醒的,靠在那里眼睛之中还有神采!

    “处瑞来了,让你见面了,我就不给你行礼了!”杜如晦就算病重到如此也不失气度。

    “杜伯伯哪里话,我来看你本就已经晚了,只是没想到这才几天,杜伯伯的病怎么就那么快呢。对了!您最近可有什么病变感?”

    “处瑞啊!”杜如晦的老婆说话了。

    “杜伯母您说!”杜如晦的老婆愁眉苦脸的说道:“他已经开始吐血了!而且食饭吃不下,只能喝一些流食,这样下去,恐怕也撑不了几天。”

    程处瑞点点头说道:“杜伯母不要担心,我带来了孙神医,或许还有希望呢,杜伯父吉人天相,我大唐也离不开他啊!”

    不管是安慰也还,还是孙思邈的名头,又或者很多,总之杜如晦的老婆好像见到了希望,认真的点点头。

    就在说话之时,孙思邈已经打开了小药箱,还没来得及看,杜如晦一阵剧烈的干呕,然后突然吐出一口鲜血,程处瑞手及眼快,直接从怀里拿出一只手捐接住。

    他也不嫌弃杜如晦脏,在这一口黑血的手捐之中仔细看着,突然好像看到了什么,接着他让人拿来清水。

    “老大,你这是干什么?”杜荷问道。

    “看呢,别问!”程处瑞喝了一声。

    换了几次的清水,然后程处瑞笑着说道:“病的不清,好像血中无毒!只要不是毒药,咱们就有救的可能,我这是在检查是否中毒!”

    程处瑞这就叫睁着眼睛说瞎话,不过人家说了你还得信,这才是能耐呢。

    “孙神医,现在看你的了!”说着先给孙神医一个眼神,孙思邈他是性子直,不是傻,马上就明白了程处瑞的意思,心中暗动,这小子有门啊!如果这小子真把这千古奇毒给解决了,那么在历史上也有一笑了,不过想想这小子做的事情,貌似都留下好几笑了吧。

    “我说老孙,你和我说实话,老杜现在要是再折腾折腾,能坚持住不?”

    “不好说!不过杜大人现在也算正是壮年,应该没问题。这要看他的自己!”

    “那行!一会吧你以你的名义把人都轰出去……”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