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亥猪 第九十一章 汽油爆炸灭娜姆
    当叼着电线冲过来的提莫靠近娜姆的时候,那粉红色的烟雾就像化身成为鞭子一样,奔着提莫的头就抽了过去。当烟雾接触到电线的一瞬间,电线的端头亮起零星的火花,然后发生剧烈的爆炸,就在这一瞬间,强力的爆炸直接冲击到女鬼的身上,提莫和娜姆相继被炸飞出去。

    按理来说哪怕是整个停车场的汽车里的汽油都撒在地面上,也不一定会爆炸,可是那粉红色的烟雾却大大加深了爆炸的可能性,当挥发出来的汽油和粉红色烟雾混合之后,一点点火星就引燃,而全身粉红色烟雾缭绕的娜姆,成为了受到爆炸影响最为严重的一方。

    鬼系妖兽本身最为恐惧的就是火光和爆炸,鬾族的最大弱点就是本体不能承受冲击,无伦是多么细微的爆炸,娜姆都会受到一定的伤害。同时提莫也被爆炸的威能震伤,还有娜姆的邪香多多少少也随着爆炸扩散开,提莫也吸食不少。

    娜姆被爆炸伤害到的第一时间就幻化出了本体,一个古曼童的佛牌,就在这个时候车库的自动感应消防喷头被激活了,本身就应用于救援火灾的花洒不停,车库里面本身不算太大的火势也渐渐被控制。

    可是这对于娜姆的本体并不算好,最为关键的就是古曼童佛牌上的关键物品,娜姆生前的头发和娜姆坟头的泥土被泡开了。如果说爆炸只是伤到娜姆的精气,这些水流对于佛牌的浸泡可谓是无巧不成书的毁灭打击,当稳固灵魂的器具被破坏的时候,娜姆同时也就魂飞魄散,佛牌里封印的婴儿尸体,遇水则长,体积也从手指大小恢复到原本的大小,同时还保持着死亡时的焦黑尸体,也就是苏千一醒来就看到的样子。

    吸食邪香之后的提莫自然而然的感到眩晕,可是还没赶到苏千身边就晕过去,苏千被爆炸声惊醒的时候,荒忙逃离也没有再去探查的功夫,而提莫由于还没真正认主,苏千也没有开启妖兽空间,暂时体内灵力还不稳定的提莫,也就只能恢复成最早的仓鼠模样。

    可这娇小的身材也算是拯救提莫,没有被后续赶到的保安人员发现,当然随着灵力的入侵,原本的监视系统多多少少都出现问题,自打娜姆出现地下停车场的摄像头早就没有任何反应,这样这诡异的地下车库爆炸案件也只是通知警方而已。

    当时忙的焦头烂额的羊城警察还没来得及赶赴现场的时候,当晚的灵力地震就出现了,当地震出现之时,陈聆正在卧室里躺着看网剧。

    摇晃感出现的时候,最初陈聆还觉得可能是风球来袭羊城,对于从小就土生土长的羊城人来说,风球和台风可谓是司空见惯了,满不在乎的陈聆正准备关好所有窗户,再继续缩回被窝看剧的时候,家里却传出了巨响。

    这栋房子晃的越来越剧烈,就犹如坐在游乐场的颠簸机器里,整个人都觉得天旋地转,陈聆还从没有遇到过如此大震动的时候,而且随着震动的增大,屋子里也伴随着每下震动,传出“吱吱”的嘶吼声,那一声声惨叫初时还算轻微,随着晃动越来越大,到后来已经变得尖锐,就连陈聆想催眠自己这是幻觉都做不到。

    晃动其实持续没有几分钟,虽然公寓外边的墙壁彩砖都被晃动的摔下去不少,幸运的是整栋大楼还算完好,可是外边的声音却没有停止,陈聆没有办法,那响声已经大到不能视而不见,她抓起床上的枕头,依靠手里的物品给自己壮壮胆子,渐渐沿着声音发起的方向踱步过去。

    当然出现的就是此时已经恢复完整体型的提莫,可想而知当胆子不能算大的陈聆,第一次看到长约一米的还长着兔子耳朵的肥老鼠时的心情,更有甚者眼前这只肥老鼠还开口人言,直呼起陈聆的名字。

    “聆姐,今天战斗甚是繁重,体外不觉污秽不堪,暂且借我浴室一用,带我沐浴更衣之后再叙。”

    提莫看到陈聆过来只是来的及说一句话,陈聆就“啊!”的一声吓晕过去了。

    等陈聆好不容易苏醒过来的时候,提莫已经洗完澡,整个人披着一张加厚版的白色浴巾,在擦拭着身体,当然对于提莫的第一次解释,陈聆完全还是陷入不可置信的态度,直到一直亥级壹等的金鱼向她发起攻击的时候,她才不得不接受这个事实。

    那金鱼是之前苏千买来养在风水池里的,说是风水池不过是给每一个陶瓷的巨大浴缸,苏千也不知道当时怎么想的听人说他是金命,流年不利,金水相生需要买一个鱼缸在家里改善风水,于是就买了一个这么个东西。

    沉重不好清洗不说,在家里又极其占地方,没有办法的苏千本着既来之则安之的态度,又买了几尾金鱼也算是应应景,可这金鱼也就命运多舛,苏千不一定时时在家,陈聆更是懒得喂食,金鱼又不像仓鼠一样,可以提前把好几天的食物都放到笼子里。

    结果一来二去,苏千家里只有这一只金鱼存活下来,久而久之鱼缸里放点水草,偶尔想起来放点鱼食也就任由它自生自灭了。也许是这种坚毅的性格,或是顽强的生命力,金鱼竟然在灵力大开的初时就完成进化,成为亥级壹等的灵水金鱼妖。

    妖兽觉醒的时候多数情况都会肆意的袭击周边的一起生命体,包括主人在内,更何况这还是一只时常保持饥肠辘辘状态的金鱼,随着灵力改造身体,刚一离开鱼缸的金鱼妖就化身利箭,直奔刚刚苏醒过来的陈聆面门而去。

    可是这时候的亥级壹等妖兽,多半能力都不如伴生兽,无论是血脉还是战斗力,飞扑而上的提莫从空中咬住金鱼妖的鱼鳍,两首扭打着就从半空中打到沙发上,又从沙发上打到地板。

    陈聆在一边看的目瞪口呆,她也不知道该帮谁,而且她也不知道到底谁才是自己一面的,本想趁着两方争斗之时陈乱逃跑。

    然而脱离水源的金鱼妖,哪里是血脉实力强劲的提莫的对手,惊慌失措的陈聆连续拧了几次没有打开房门。再回首,提莫已经将金鱼妖两脚压在地上,伸出巨大的门牙由于两把剔骨钢刀一般深深的切入金鱼妖兽的身体,那刚刚看起还是劲驰有度的肉体,就好像肥美的五花肉一样瞬间被切割开来。

    提莫从金鱼妖的尸体里也不知道挑出一枚圆形的,上面沾满鲜血的类似肉球的物体,顺着血水一口吞了下去,鲜血沾满提莫的牙齿和皮肤,宛若是来自恐怖童话里的梦魇鼠人,两只原来看起呆萌的眼珠,贼溜溜的转着,油绿绿的眼睛里面透漏出的是噬人的光芒。

    “聆姐,无事烦扰!我已解决来犯之敌!”

    说完提莫转过头看着在房门处精神不定的陈聆,那个哆哆嗦嗦的样子,为了安抚陈聆的心情,提莫还展现出一副自以为和蔼可亲的笑容。

    可是此时的它光是嘴就有三十公分左右长,还是布满利齿,刚刚才完成与金鱼妖的战斗,在牙齿的缝隙上还塞有血肉,满嘴的鲜血和口水混到一起,顺着嘴角一滴一滴的向下流着。

    陈聆看到这个样子的猛兽,整个人处于半崩溃的状态,自制逃跑无望,顺着大门就跌坐了下来,眼泪夺眶而出,嚎啕大哭了起来。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