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卷 279 郎情妾意
    景喜一个人慢慢的走到了隔壁院子。

    她在那棵桃树前停了下来。

    正对着桃花树的是藏书阁和曾经他们亲手布置的新房,只是现在都已经被她锁了起来。

    但她仍是不敢靠近,因为她怕一旦走近了,她就会忍不住打开门,然后走进去。

    如果这个时候她走进去了,那么她也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再次走出来。

    所以她只是站在桃树下远远的看着。

    此时此刻,她在想,如果对面的藏书阁还像往常一样还亮着灯该多好啊,窗户纸上投印出他的影子,然后她一步一步的走过去。

    不!如果那里真的有他的影子,那她会不顾一切的飞奔过去!!

    可是那不可能了,景喜狠狠的闭上了眼睛。

    她告诉自己,不能再想了,绝对不能再想了,否则她根本就不想继续一个人活在这个世界上了。

    景喜深深吸了几口气,平复着自己的心情。

    直到内心深处那种迫切的渴望慢慢淡去,她才再次睁开了眼睛。

    她看着藏书阁的方向,轻轻的笑了:“三郎,我本来是打算去京城看看近水父母的,因为我忽然发现,原来外面还有那么多事情需要我去做。

    你看,我还是可以继续向前走的,只要多给我一点时间,我一定可以过的像从前一样满足,即便身边不再有你。”

    景喜弯腰,刚把方才放在地上的灯笼提起来,就听到不远处传来了祥云的声音。

    “娘,已经很黑了,回去休息吧。”

    景喜再次看向藏书阁的方向:“三郎,祥云来接我了,我该回去睡觉了,晚安。”

    ……

    遥山第二早上便启程出发了。

    景喜领着四喜和祥云出来送他。

    四喜给遥山准备了一些干粮,又红着脸悄悄嘱咐了他好几句话。

    景喜有注意到,当四喜这些话的时候,一向不爱话的遥山竟然每句都给了回应,虽然每一句都是一如既往的简短。

    景喜笑着看了看两人,心想家中或许很快就会有喜事了。

    四喜和遥山的年纪也都不了,看来得找时间分别问问他们两个饶意思了。

    就等这次遥山从京城办完事回来吧,景喜如是的想着。

    又因为顺路,所以景喜干脆让遥山把祥云送去了学堂。

    两人离开之后,四喜便问景喜:“主子,我刚听祥云你受伤了,身体不舒服,要不要我去请个大夫回来?”

    忽然听到四喜提起这件事,景喜忍不住笑了:“我没事,不用请大夫。”

    “您真的没事吗?”四喜有些着急,“刚才我追问了祥云,但他又不清楚。”

    “哈哈,是我叫他不要的,”景喜道,“我来月事了,不心把床单弄脏了一点,孩子起床看见了还以为我受了伤。

    起来祥云也大了,不能再跟我同床了。一会儿你把他的东西收拾收拾让他回去住吧,当初都是你收了拿过来的。”

    竟然是因为来了月事而被祥云误会成受伤,四喜想想都觉得尴尬,道:

    “那几我不是担心您吗,想着如果有祥云陪在您身边的话,您心里应该会好受点。”

    “已经好受多了,”景喜笑道,“我明白你的用心,谢谢我们家四喜。”

    其实现在跟祥云住也有诸多不便,她每晚上还得戴着假发,生怕自己满头白发的样子会吓到他。

    刚巧今来了月事,她就借口身体不舒服,让祥云今晚不用再过来。

    等到时候她一个人睡了,头发想怎么弄就怎么弄。

    四喜见自家主子心情好像忽然变的愉悦了起来,虽然不知道是为了什么,但她也跟着打心眼儿里高兴。

    于是问道:“主子,您一会儿打算做什么去?今气很好呢,要不然咱们去外面逛逛吧?我好久都没有跟主子一起逛了。”

    景喜想了一想,她确实是很久没有和四喜一起出去逛街了。

    “好,刚好我还想去一趟都督府找白露。”

    “那咱们是先逛呢,还是先去找她,然后再和她一起逛?”

    “不用叫她了,我们自己先逛。”这趟出去,景喜有自己的打算,如果顺利的话,不定还会添置许多东西。

    “好,”四喜兴奋道,“那我马上去准备一下。”

    “去吧。”景喜自己也回了房间,取了不少银子出来。

    她想了想,觉得时间还够充足,于是又提笔给芳杜若写了一封信。

    因为自从芳杜若走后,景喜一直没有收到她的消息。

    她这次写信过去主要是告诉好友自己的近况,好叫她不用担心自己。

    也问了她家中的情况,但愿她家那位病情有所好转,身体恢复健康。

    写完信之后,景喜先带着四喜去驿站把信寄了。

    而等他们从驿站返回时,街上的铺子也都开门了,正是热闹的时候。

    四喜真的是出来逛的,无论走到哪都是只看不买。

    景喜笑她:“我是没给你月钱吗?”

    “给了啊,每个月的月钱都花不完,只是没有需要买的东西罢了。”

    “好吧,”景喜点点头,忽然抬手指向铺子里的一匹布,“你看那匹靛青色的布怎么样,你有没有感觉它特别适合遥山?”

    四喜果真朝景喜手指的方向望了过去,点头道:

    “主子的眼光真好,这比他平时穿的黑的灰的颜色要鲜亮许多,这要是做成衣裳穿在他身上一定会很好看。”

    “是啊,得买回去给他做一身衣服。”

    “嗯,那我去问问价钱。”四喜着,抬脚就要进铺子。

    直到铺子里的伙计开始招呼她,她这才反应过来,脸一下子全红了。

    她又红着脸低着头,慢吞吞的退回到景喜身边:“主子,你……你要给遥山买布吗?”

    “哈哈哈……”看着四喜忽然扭捏起来的样子景喜忍不住笑出了声,“他哪里用得着我给他买布,有你不就够了?快点从实招来,你们两个是不是好上了。”

    “哎呀主子,您点声!”四喜脸上红的都要滴血了,这种事情怎么可以就这么直接的问出来嘛。

    “好好好,我声的问。你们是男有情女有意互相中意对方吗?”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