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十章 小心翼翼
    “汪助理,打扰了,新年好。是这样的,我们村里这边的观光小镇,已经划好线了,听说春节过后就要开工了,我想问您一下,我本来是因为这个项目才到贵公司学习的,现在项目已经启动了,我应该会被调回来吧?”

    长信息一发出去,文柳坐立难安。

    因为她知道,汪助理一定会告诉韩缜这个事情的,到时候韩缜会是个什么反应呢,文柳心里实在是忐忑。

    其实文柳大可不必这样,因为此时汪助理正在回家的路上,平时在韩缜身边,饱受风霜摧残,已经十分不容易了,不过韩缜也是一个极好的老板,放假就放假,一般不会克扣员工的假期。

    等到汪助理到家的时候,才看到文柳的信息,时间也太晚了,这个也不是特别急,不能现在去打扰老板,但是又不能不回复文柳。所以,汪助理只能暂时敷衍一下文柳。

    “文小姐,这个我也不清楚,我们现在已经放假了,如果您急于要知道,要不您亲自问一下韩总,您有他的电话吧?”

    汪助理可真是忠心,时时刻刻都在都在为自家老板创造机会。

    “这不太好吧,毕竟是老板,您是助理,由您转达比较好一点。”

    文柳都说到这个地步了,汪助理再强行扭过来,还是不太好,对于人精汪助理来说,是应该让老板知道的。

    “好吧,那您静候佳音。”

    “好的,麻烦您了,谢谢您。”

    接到汪助理电话的时候,韩缜正在看今年的年度报表。

    “韩总,是这样的……

    我建议您亲自打电话给文小姐比较好,毕竟您跟文小姐关系更好。”

    “好,我知道了。”韩缜在心里暗暗地给汪助理竖了个大拇指。

    汪助理成功的给韩缜找了一个联系文柳的借口,以至于文柳接到晗真的电话,吓了一大跳,心差点都从胸口跳出来了。

    “喂?”看见来电显示“韩缜”二字时,文柳立刻心跳加速,响了不过两秒就接了起来。

    “文柳,我是韩缜。”

    怕文柳删除自己的联系方式,韩缜还自报了家门,本来以为已经被拉黑,但是居然顺利的接通了,心里还有点小欣喜。

    “嗯,我知道。”

    听这话,韩缜又高兴+1了,知道是的话,要么就对自己的声音熟悉,要么就是没删电话号码,加上接电话的速度比较快,那么来说的话,那就绝对是没有删号码,因为陌生电话,一般的人都要仔细看看电话号码是否认识,要思索一下再接,而两秒钟接,那就是拿起来看了一眼,愣了一下的时间,至于为什么愣,那应该是没有想到自己会亲自给她打吧。

    如果文柳还是当初的文柳,现在一定会调侃韩缜一句“韩·福尔摩斯·缜”。

    “有什么事吗?”

    文柳话一出口,就感觉有点心虚了,因为离自己给汪助理发信息到韩缜来电话中间只间隔了两个多小时,明显韩缜这个电话就是要安排自己的去处的。

    “是这样的,汪助理打电话给我了,汇报了你的事情,然后呢我想亲自打电话给你,这样少一个传话筒,我也能快速的答复你。”

    韩缜小心的斟酌着词句,生怕引起文柳的反感。

    “好的,您这边是怎么决定的,直接告诉我吧。”

    听着文柳这样的敬语,韩缜感觉自己的心又被割了一下,要不是自己想听听她的声音,何故要亲自打电话给她,自己找虐。

    “其实文柳,严格意义上来说,你的实习并没有完,我们也没有对你进行考核。”

    闻此,文柳心里咯噔一下,这是不同意的意思?

    “但是,因为观光小镇的项目马上就要动工了,也不能一直放你在外边实习,毕竟那边也是需要人的,要不我找人带带你,你做项目总的助理,到时候,一边工作一边学习。但是,可能比较累一点,你能接受吗?”

    不就是累吗?在家里,身体累一点没有关系,在外面心累会让人更难受吧。因此,文柳痛快的答应了。

    “嗯,我接受,应该没有很大的问题,谢谢您,韩总。”

    “没关系,你还有什么疑问吗?”

    韩缜没有意识到,站在自己的立场上,问出这句话,显得多么的卑微,一点也没有领导的威严,反而像是在问客户“您有没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可是这已经在无形中形成了韩缜的一种习惯了。

    “没有了,谢谢韩总。”

    “那你有问题的话,直接给我打电话就可以了,咱们公事公办,好吗?”

    公事公办?这是已经确定了要划清界限的意思吗?是了,自己在云城的时候本来就已经把一切都斩断了,现在还在纠结个什么劲儿呢,难道还在期盼着什么吗?想想父母说的那些话,应该是没有任何机会的。

    “好的,谢谢您,再见!”

    “再见!”

    韩缜拿着电话,一直没有挂,等待着对方挂,可是文柳也在做着同样的事情,毕竟是领导嘛,该有的尊重还是要有的。

    僵持30秒过后,文柳见对方还没挂,想着韩缜应该是接完电话就把手机放一边工作去了吧,于是就直接了当的给挂断了。

    听着手机传来“嘟嘟嘟”通话终止的声音,韩缜的心像是又被割了一刀子,为什么文柳的一举一动总是那么容易的伤害到自己,难道这就是爱情苦涩的味道。

    其实,韩缜不知道的是自己非常准确地会错了文柳的意,而文柳完全理解错了韩缜的意思。

    韩缜想要亲自把关于文柳的事情都处理得妥妥当当的,全部都想要亲自出马,而不假于他人之手,结果小心翼翼说出口的话,顺利把文柳心中刚刚窜起的小火苗给按得死死的。

    而文柳的误解了韩缜的“公事公办”,以为韩缜不想要在跟自己扯上任何瓜葛,殊不知自己当初当初答应了,只有在公事上,韩缜才能找文柳,私事免谈。

    两人都这么小心翼翼,结果呢,越是小心翼翼,感情越是停止不前。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