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卷 第三十四章 要发了
    他干了什么?主子怎么好像很生气?

    袁管家发现自己越来越猜不透主子的心思了!

    风念尘可没留意到其他,他二话不说的伸手去解袁管家的衣服。

    袁管家吓了一跳,他也顾不上想怎么惹主子不高兴了,死死的揪紧自己的衣领保住自己的清白,一脸警惕的看着风念尘:“风公子,你想干嘛?!”

    他对男人没兴趣!

    就算他是风小神医他也抵死不从!

    再说这里还有一个半大不小的姑娘呢!

    “没事,给你针灸一下。”风念尘见袁管家这样,直接将袁管家的衣袖整个撕扯了下来。

    “嗤拉!”一声,袁管家感觉手臂一凉。

    他看着自己皮肤松弛,满是老人斑和皱巴巴的手臂,一阵气血翻滚。

    完了,晚节不保了!

    袁管家两眼一翻,气得直接晕了!

    风念尘:“.......”

    纳兰瑾年:“……”

    温暖倒是很淡定:“没事,这样更方便!”

    “也对。”风念尘煞有其事的点了点头。

    纳兰瑾年:“……”

    他怎么有种袁管家从此以后都不好的错觉?

    “其实晕了,也可以施针救醒,只要对他的……”温暖趁机又开始解说。

    风念尘听得认真,学得认真。

    一会儿他决定直接将袁管家抬回自己的药室,将他全身穴位都扎一遍,好好练练手感。

    纳兰瑾年看着风念尘眼底的光芒,不是很同情的看了袁管家一眼。

    袁管家很快就醒来了,只是看见手臂上扎的针,又晕过去了!

    纳兰瑾年本来还想着让袁管家将准备好的东西给温暖,他看着被吓得不轻的袁管家,算了,明日再给她吧!

    温暖帮纳兰瑾年施针后,大灰狼便带着温暖离开了。

    风念尘将袁管家扛回去,他想了想又对着天空吹了一声口哨!

    一只老鹰很快飞了下来。

    于是风念尘扛着一人,抓着一鹰,闭关了。

    自此这一人一鹰过上了惨不忍睹的日子!

    ~~

    温暖坐在狼背上,呼啸的山风在她耳边掠过,风驰电掣。

    她想到那天在小溪里捡到的翡翠原石,她想再去碰碰运气,而且那天她扯树藤的时候,还看见溪边的岩壁山长了一些铁皮石斛和金线莲,正好顺便采摘回家,种在后院里。

    “大灰,我想去溪边。”

    大灰狼一听奔跑的方向马上变了,很快它就将温暖带到了溪边。

    温暖来到溪边,她先将那天看见的铁皮石斛和金线莲挖了,然后才沿着溪流往上游的方向走。

    她怀疑那翡翠原石是被溪水从上游冲下来的。

    她一路留意着溪边的石头和两边大山上的石头的石质。

    不知不觉走得有点远,大灰狼亦步亦趋的跟在她的身后,没有打扰她。

    来到某处,温暖停下了脚步,身手灵活的沿着岩壁爬了上去。

    她发现这处山脉石头比较多,温暖仔细研究了很久,她压下心中的激动:她敢肯定,这处山脉绝对有玉矿!

    多少不敢保证,但有几大块她也满足了!

    而且直觉和经验告诉她,不少!

    前世自己的舅公是古董收藏爱好者,而且家族主要的生意就是开采玉石和钻石原石,家里有矿的人说的就是他。

    因为舅公一生未娶,膝下没有一儿一女,他将自己和大哥当他的亲孙女,以后是要继承他的家业的。

    他没事就将自己和大哥带在身边世界各地跑的参观玉石矿山和钻石产地,认识各种古董,并将他毕生所学传授给他们两兄妹。

    温暖可以说是摸着玉石原石和钻石原石长大的,她对这些比较有天赋,她看原石的本领比自己的舅公更厉害。

    温暖激动得直接跳了下去。

    饶是冷静自持的她也忍不住激动!

    要发了!

    大灰狼一直在下面紧紧的瞪着温暖。

    见她跳下来,赶紧跑过来,用身体接住了温暖。

    温暖被大灰狼的举动吓了一跳,赶紧调整姿势,才没有踩伤它,只是身体扑倒在它身上。

    温暖从大灰狼身上爬了起来,撸了撸它的头:“以后别做肉垫子,会伤到你的。我自己跳下来不会有事的,这点本事我还是有的。”

    大灰狼用头拱了拱温暖撒娇。

    温暖又捊了捊它的毛,才坐到大灰狼的背上:“好了,我们回去吧!”

    唉,好想拐走这头懂事的狼怎么办?温暖心里感叹。

    大灰狼一溜烟的便带着温暖跑远了。

    狼的速度很快,一刻钟左右便来到了山脚的竹房子门外。

    温暖从狼背上下来,拿出钥匙开了门,一人一狼这时走了进去。

    这时天色已经接近黄昏,西方的红霞漫天,金色的阳光洒落绿色的小院。

    院子里养着几大盆螺蛳,屋檐下吊挂着正在风干的野味,岁月显得宁静而美好。

    “今晚留在这里吃饭吗?”温暖见家里的人还没有回来,应该是还在摸螺蛳和摘莲叶。

    大灰狼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

    温暖笑了笑,她将挖回来的铁皮石斛和金线莲和人参灵芝等药材种在一起,然后用紫气滋养它们,完了她才撸起袖子,开始做饭。

    夕阳西斜,很快人间四处也开始炊烟袅袅。

    温暖在做饭,大灰狼看了一眼屋檐下竹竿吊着的肉,少了一大半了,它用狼爪打开了竹门,跑了出去,迅速进山了。

    朱氏刚从镇上的人回来,正想去找那一家贱种拿回五两银子和金钗!

    远远的,便看见一头狼从里面走了出来,还转头看向她,她吓得掉头拔腿便跑。

    一口气便跑回了家,迅速将院门关上。

    温老爷子正在院子里摆弄农具,明日一早就开始抢收,他翻出一套比较好的,准备给老四家送去。

    看见朱氏一副惊恐的样子,皱眉道:“怎么了?后面有鬼追?”

    比鬼还恐怕!朱氏拍了拍胸口:“不是,是有.....”

    朱氏刚想说有狼进了王氏那贱人家,但她想到什么,马上改口:“不是,是二癞子媳妇又想问我借银子,幸好我跑得快!”

    绝对不能让老头子知道那贱种家进狼了。

    那头狼恐怕将那贱种一家吃了,吃了自然是最好的。

    最怕就是只是咬伤了,没死,老爷子去了,绝对会送他们去医馆又得花一笔银子!

    所以绝对不能让老爷子过去!

    温老爷子:借银子需要怕成这样吗?虽然二癞子好赌成性,整个村子的人都借过银子,而且是有借无还那种!但也不需要怕吧!仿佛后面有狼追一样。

    温老爷子摇了摇头,没管她,他拿起农具,往外走。

    朱氏见此,又拉住了他:“你要去哪里?”

    “我要去找老四有事。”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