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卷 君临藤甲 第七十六章 与君相逢
    “好久不见!”

    叶天锋收拳站的笔直,整个人与之前青涩低调的奴仆藏锋气质截然不同,微微一笑说道。

    水流云显然没想到是这个让他印象深刻的少年,经历短暂的错愕吃惊,仔仔细细的打量着眼前这个黑衣少年藏锋。

    黑衣少年面容不变,比起以前似乎变得更加坚毅,整个人站在原地居然给他一股无形的压迫感。

    “藏锋,好久不见!”

    水流云话音刚落,身后远处的三人脸色微变,这人居然真的认识少爷!

    叶天锋嘿嘿一笑道:“相别一两月,原来流云少爷还记得在下!”

    水流云内心并不觉得奇怪,反而点点头道:“多谢藏锋兄弟当初的决定!”

    叶天锋摸不着头脑的问道:“哦?这是为何?”

    水流云还没有开口说,旁边的水福略显狼狈道:“原来是少爷的朋友,怪不得有这样的身手!”

    看着有点狼狈的福叔,水流云此刻内心既愧疚又是震撼,愧疚是因为他而挨藏锋揍,震撼是这藏锋居然能与突破阴虚境五重的福叔公平对战。

    他可是知道这位水家护卫队长水福的强大实力,不仅肉身力量足有千斤,就是丹田内阴珠听说接近恐怖的六十颗。

    【难道这藏锋居然突破阴虚境六重修为?】

    水流云如此想着,越想越觉得有点后怕。

    “藏锋,居然来到水家,我自然要招待你滴!”

    一反往日里高高在上的形象,水流云极为客气的将叶天锋引进院门。

    留下三名狼狈的护卫和一脸懵逼的水福发呆。

    而叶天锋猜到原因,并没有准备多说什么。

    水家大院,

    叶天锋在后,水流云在前引路,两人一边说一边往水家更深的地方走。

    隐隐间,

    叶天锋听到某个方向隐隐传来呼喊喝彩声,似乎正有人激烈的交战。

    “藏锋,请!”

    水流云将藏锋引到自己的大院门口,两人一边喝茶一边慢吞吞的聊天。

    “近来可好?”

    叶天锋淡然的喝茶,眸光一扫旁边的水流云。

    水流云内心觉得有点憋屈,眼神闪躲一下便又恢复意气风发的模样道:“水家自然一切都好!”

    叶天锋知道水流云是死鸭子———嘴硬,强忍着不想把如今水家困难的局面说出口,阴阳怪气的声音传来道:“哦?都好?”

    水流云喝着茶水道:“如今水家有残缺的灵级功法,经过家族长老们的参悟,已经还原一点点黄级中阶的基础剑法……”

    还想往下说,却不想叶天锋一语点破道:“那我可是听说水家争夺一处坊市,估计是凶多吉少!”

    水流云听到叶天锋的话语,顿时变得激动,难以置信站起来道:“你怎么会知道这件事的?”

    叶天锋悠然自得的说道:“我的流云少爷,你以为这件事是什么大秘密?如今整个清风镇恐怕都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啰!”

    水流云终于认识到藏锋此刻来临恐怕是为此事而来,当即问道:“藏锋,你这次来水家所谓何事?”

    叶天锋翘着二郎腿忽悠道:“自然是来清风镇玩玩,见一见救命恩人的!”

    水流云立刻叹气一声,低头闷头喝着茶水,内心暗自猜想着藏锋恐怕是想要得到什么好处。

    而藏锋口中的救命恩人不正是自己的妹妹?

    而偏偏自己的妹妹似乎对这藏锋有点着迷。

    如今再见,还不知道要擦出怎样的火花呢?

    这家伙不知道心里打的什么鬼主意呢?

    水流云越想越觉得自己的妹妹恐怕逃不脱这藏锋独特的少年魅力啰!

    哒哒哒

    突然出现的脚步声将水流云看着茶杯里的茶水思考的目光向前看去。

    “大少爷,家主找您!”

    仆人站在门外只一抬头向门内一看,见大少爷与一位陌生少年沉默喝茶,恭敬的不敢进来。

    水流云放下茶杯,转头看向藏锋时,发现藏锋正深有意味的看着他。

    咯吱

    黑衣少年叶天锋起身走向门外,头也不回的说道:“走吧!流云少爷!”

    “带我去演武场!”

    门内的水流云看着藏锋的背影,又听到门外藏锋的话语,顿时心惊。

    门口仆人不敢怠慢,立刻点头朝前为他带路。

    水流云连忙起身走出大院门口,却发现藏锋已经走出几十丈的距离。

    哒哒哒

    水流云脚步飞快的冲向前方的藏锋,与他并肩同行的时候,禀退仆人。

    叶天锋知道水流云恐怕是想要告诉他什么事,也丝毫没有在意,开口问道:“流云少爷,有事?”

    水流云终于长叹一声道:“你知道的不错,水家与张家如今为争夺一处坊市,之前已经大打出手!”

    “现在已经准备用年轻一辈三局两胜…………”

    还未说完,叶天锋伸出手掌示意他不用多说。

    “我只问一句,如果我帮你水家夺得坊市,水家会给我什么的奖励呢?”

    叶天锋心直口快,直接开口对着水流云问道。

    水流云一时间也回答不出来,只能苦笑着开口道:“这,这我也不知道!”

    不过,

    为了让藏锋能够帮助水家夺得那处坊市,水流云下定决心道:“只要你能帮助水家,水家愿意付出任何能承受的代价!”

    叶天锋微微一笑道:“包括你的性命?”

    轰

    水流云难以置信的停下脚步,不可思议的看着藏锋,而叶天锋那认真的表情似乎绝不退让,他只能摇头叹息道:“藏锋,虽说之前针对过你,可我相信你没必要来寻仇吧?”

    “如果你能帮助我水家夺得坊市,我水流云的人头就算送给你也无妨!”

    叶天锋仔仔细细的看着水流云,严肃的表情忽然一笑道:“有魄力!”

    “可惜的是,我并不想要你的人头,我只想要一些能修炼的东西就行!”

    水流云紧张的表情一松道:“这样也可以!”

    “哈哈哈………”

    两人相视而笑,大步朝着水家演武场而来。

    演武场,

    虽然已经是下午,但前几日报名来参加水家客卿选拔的少年青年却是足有二三十人,此刻依旧热情不减,呼喊喝彩不断。

    演武场旁,

    水家家主水崇武与一众长老管事坐在木椅,悠闲的喝着茶水看着旁边演武场的人激烈的竞争。

    从中午开始的选拔,此刻依旧在谁也不服谁中继续开始比拼切磋中。

    二三十个名额,却只有三个客卿的名额,而最终能代表水家出战的客卿,自然是最强的那人。

    嘭

    一蛮形青年猛烈的将一名瘦弱的少年轰飞摔落外地,得意洋洋的对着演武场所有的人炫耀起来。

    而与此同时,

    又有人冲上去欲要挑战蛮形青年,两人之间一时居然打得难分难解!

    哒哒哒

    水流云与藏锋脚步缓缓的从后面传来,围在演武场旁边最后一圈的几位水家弟子听到脚步声,以为是水家弟子前来观战,顿时疑惑的转过头。

    “大少爷!”

    “大少爷!”

    一声声恭敬的称呼从后面传来,立刻让前方一小片的人群转过身来。

    “咦?这人是谁?”

    “是啊,看着好面生!”

    “…………………”

    “是那个藏锋!”

    这一小片的喧嚣吵闹,立刻让演武场闲坐的水家家主长老注视过来。

    “嗯?是那个小子!”

    水崇贤看着黑衣少年居然是藏锋,顿时开口。

    水崇武疑惑不解的看着水崇贤问道:“崇贤,我怎么不知道,跟在流云身后的那个黑衣少年是谁?”

    水崇贤立刻小声的对着水崇武说道:“大哥,事情是这样的………”

    经过水崇贤的解释,水崇武终于知道黑衣少年叫做藏锋,之前被水流香救下,后来的事也清楚。

    而其中水崇贤想起一些丢脸的地方老脸一红,自然是避而不谈。

    而正在痴痴的看着演武场发呆的水流香,此刻居然没有发现黑衣少年。

    而关于藏锋出现在这里的消息,演武场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转头看来。

    就连此刻场上胜出的黄衫少年也略感诧异,顿时怒喝一声:“藏锋何在?”

    【他来到这里了?】

    唰 唰

    一声大喝,将水流香从精神恍惚中苏醒过来,立刻美眸闪烁的四处扫视寻找所谓藏锋的身影。

    “嗯?”

    水流香的目光,立刻让演武场的男性少年们紧张起来,甚至观察二小姐到底是在寻找何人。

    快速扫视四周的人,一道黑衣少年的身影立刻让水流香留意,不仔细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水流香美眸凝视着黑衣少年,眸光向上一看,看清楚那张脸庞,瞳孔猛然的一缩,甚至芳心都开始狂跳不止,所有的时间仿佛都停留在这一刻。

    而叶天锋身前的白衣少年,见二小姐神情的凝望着自己,顿时双目放光,甚至浑身激动颤抖。

    “耶耶耶……”

    白衣少年居然激动的跳起来,仿佛大事发生。

    黑衣少年对着水流香微微的一笑,点点头。

    水流云看着前方的这个神经病,尴尬的手扶额头,实在看不下去,上前拍拍少年的肩膀。

    白衣少年此刻正激动,不曾想被人打扰,顿时怒吼一声转身道:“别推我,二小姐看我呢!”

    白衣少年转身发现是大少爷水流云拍自己的肩膀,而且似乎脸还黑了。

    “大…大少爷!”

    水流云嗤笑道:“我妹妹看的不是你,让路!”

    哗

    整个演武场顿时哗然一声一阵阵响起来。

    “二小姐看黑衣少年!”

    “我看十有八九是啊!”

    “……………”

    一时之间,各种关于黑衣少年与二小姐水流香的暖昧关系的版本传出。

    有的说二小姐倾心黑衣少年,有的说黑衣今日少年上门提亲,更有甚者说二小姐与少年私/通。

    水流枫等人也注意到藏锋居然来到水家。

    “藏锋回来干什么?”

    “就是,这个叛徒!”

    “…………………”

    水流香脸色羞红的低下头,小手捏着衣角站在原地,不知所措的模样。

    “少年,你意欲何为?”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