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卷 第510章 退婚小农女128
    双簧跟班回去后,先把事情向县令报告了一下。因为他确实有些没胆子单枪匹马去给县令公子送衣服。

    万一县令公子真被水鬼给挟持了,那他不是羊入虎口吗

    所以必须让县令给他调派一些人手才行。

    县令一听这些衙役怕什么所谓的水鬼,连他的宝贝儿子都弃之不顾,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当即命令把这些当逃兵的衙役打了30军棍。

    双簧跟班看到那些逃兵衙役被一个个拉了下去,连忙小心翼翼提醒:“县令大人,公子还在湖水里泡着呢。”

    县令本想亲自监督打完这些逃兵30军棍,以解心中恶气,待听到双簧跟班提醒,这才意识到他似乎忘掉了更重要的事情。于是连忙点了30个上等衙役,一个个手持锋利宝剑,一个顶10个的那种。

    走之前,县令还放下狠话:“如有后退者,60军棍伺候。”

    狠话说完,这才浩浩荡荡的跟在双簧跟班屁股后面出发,毕竟双簧跟班是负责引路的。

    双簧跟班很快来到湖边,然后壮着胆子喊道:“公子公子”

    县令公子泡在湖水里都快睡着了,听到双簧跟班喊他,连忙抹了抹嘴边的哈喇子,这才没好气的说道:“双簧,你怎么走那么久你是属乌龟的吗”

    不等双簧跟班答话,县令首先说道:“儿子,你没事吧爹带了30上等衙役过来,不管是水鬼还是水神,爹都让他有来无回。”

    县令公子一听爹爹也来了,顿时觉得这误会是解释不清楚了。于是他郑重其事的说道:“爹,你放心,刚才确实有一个小水妖,不过已经被我帅晕过去了。”

    帅晕过去了还有这操作

    县令一听,眼神立马凝重起来:“儿子,你是不是被水妖挟持了你放心,老爹连狗血都准备好了,正宗的黑狗血。来人,泼狗血”

    说完就有两名衙役端着两盆狗血来到了岸边。

    县令公子还没来得及解释,只听哗哗两下,两盆狗血从头顶浇了一脸。

    县令公子抹了把脸,看到这一手的殷红,便可以想象他现在的样子是多么吓人,这要是出去,肯定能把老爹给吓死。

    所以,县令公子连忙一个猛子扎进湖水里,把头发上脸上的狗血洗个干净,这才一头扎了上来。

    可是刚浮出水面,就看到一名美貌女子悬空漂浮在水面上,她的脸庞上蒙着面纱,手里抱着一叠衣服。

    县令公子一瞅那衣服,不由的一惊,那不就是自己丢的衣服吗

    可是这女子是谁干嘛拿自己的衣服

    而且以这女子凭空漂浮在水面之上的样子来看,肯定不是凡人。

    县令公子正惊愕迷茫,那美貌少女便笑眯眯说道:“你说的很对,我被你帅晕了,所以舍不得伤害你。给,你的衣服。”

    少女说着,便把衣服丢向了县令公子。

    县令公子连忙伸手接住衣服,搭眼再瞧时,那美貌少女已经不见了踪影。

    县令公子想了想,不由得毛骨悚然。刚才那女子不会就是水鬼吧敢情他刚才真的在鬼门关走了一遭

    想到这个可能,县令公子顿时身抖如筛糠。他连忙举着衣服游上岸,打算拿衣服遮挡着重要部件,也不穿了,直接逃离这是非之地再说。

    就在这时,他的耳边突然传来少女银铃般的悦耳声音:“你不要怕,我不是水鬼,我只是一名修仙者。我还会再来找你的。”

    不知怎么的,听到这少女的声音,县令公子心里的恐惧和不安便降低了许多。

    如此好听的声音,而且还有一丢丢像柳花花,想来绝对不会是水鬼吧

    他游上岸,慢条斯理的把衣服穿上,这才有些恋恋不舍的走了出去。

    走了几步,他还回头望了望,却什么也没看到。看样子那自称修仙者的少女已经走了。

    县令公子不由得有些失望,心里头空落落的。

    县令一看儿子安然无恙,很是高兴,他连忙迎上来问道:“儿子,没事吧刚才究竟怎么回事是不是真的有水妖挟持你”

    县令公子看的出,父亲他们都没有听到刚才那女子的声音,于是摇摇头:“我没事,也没有什么水妖,就是游泳游上瘾了而已。”

    县令明显不信。

    县令公子正欲再把这个谎圆一圆,县令突然笑眯眯说道:“你这是想躲懒吧”

    县令公子一愣,随即将错就错的点点头:“是啊,什么事都逃不过老爹的火眼金睛。”

    县令笑了笑,随即把一纸公文塞到县令公子怀里。

    县令公子一愣,问道:“爹,这是什么”

    他刚才分明看到这纸公文好像就是皇帝下达的那一封,可是老爹为什么把这纸公文放到他的怀里不是要放到供桌上供着吗

    县令凑头过来小声耳语道:“这是皇帝的公文,上面有玉玺的红色印章。那印章可是最避邪的。所以你以后就天天揣到怀里,我也能放心。”

    “可是不需要供着了吗”县令公子问。

    “放你这供着也是一样,随身贴身携带,比放在供桌上更有诚意,不是吗”县令煞有介事的说道。

    县令公子眼神里带着莫名的意味,他幽幽说道:“爹,这理由有些牵强吧你直接说给我不就得了”

    县令笑了笑:“行,就是给你的。以后就带在身上驱魔避邪,知道吗”

    “知道了。”县令公子心里头暖暖的。他明白,父亲为了他的安,连皇帝的马屁都不拍了。

    可是,他又突然想起来一个bug,他连忙小声问道:“爹,你把公文收起来,那些大小官员能同意吗”

    “他们那些官员,不管大的还是小的,官职都没我大,他们不同意又能怎样”县令捋了捋胡须继续说道,“反正拍皇帝马屁也不只这一个,我们在别的地方下足功夫就是。”

    “好,父亲英明。”县令公子放心了。

    他本来还猜测父亲会拿一纸假公文放在供桌上,那可是欺君之罪,万一被发现,那可是会杀头的。

    如今一看,还是父亲老谋深算,直接打开天窗说亮话,这底气、这气势、这气概,这才是一县之主该有的样子啊。

    父子俩边说边走了回去,然后各自钻进帐篷睡觉。

    双簧跟班一直捧着衣服跟在县令公子身后,直到眼睁睁看着县令公子钻进帐篷,他都不知道自己抱着这衣服是干嘛的。

    他见县令走了,这才敲了敲帐篷门。

    县令公子本来已经躺下,听到敲门声,连忙一咕噜爬起来,小心翼翼又有些期待的问道:“谁”

    敢情他还以为是之前在湖边遇到的修仙者少女呢。

    双簧跟班听到县令公子这一声“谁”也是有些牙疼,怎么感觉就像是会情人似的

    他莫名其妙又有些好笑的说道:“公子,是我,你要的衣服,现在还要吗”

    县令公子一听是双簧跟班,顿时满脸的失望,然后四仰八叉不顾形象的躺在榻上,这才懒懒的说道:“要怎么不要给我送进来吧。”

    双簧跟班掀开帐篷门帘的时候,心里还打起了小鼓,这样夜深人静的进去县令公子的帐篷,自己会不会被潜规则啊

    因为刚才县令公子那一声温柔无比的“谁”字实在太妖娆了,搞得他当时小心脏都扑通扑通的。

    不过转念一想,这应该是一个美丽的误会,指不定县令公子在等哪位美少女呢

    总之绝对不是在等他就是了。

    所以双簧跟班便一脸坦然的拿着衣服走进了帐篷,然后放在了县令公子的榻头上。

    他猜的果然没错,县令公子对他完没有任何意思,从实至终都是连眼皮都没抬一下,四仰八叉的身形也没有动一下。

    完把他当空气好吧

    不知怎么的,双簧跟班的心里有些酸,怪委屈的感觉。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