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三百零五章 壁式崩落法
    傅冲山点点头道:“你这个思路没错,壁式崩落法也是目前我国各类地下矿山开采最主流的技术,目前和源市方面也一直在如何改进壁式崩落法开采上下功夫,但是好像收效甚微。”

    所谓壁式崩落法,其实是世界上普遍对中小型地下矿山开采所使用的一种方法,该方法主要是依靠自然冒落或爆破的方式崩落矿石。

    听名词解释有点绕口,但操作起来却很直观易懂,说白了就是在富含矿石的地面下打通一定的坑道之后,将坑道道壁的矿石通过物理手段(如人工挖掘、机械挖掘)使其自然脱离山体,或者是使用炸药爆破,成规模的将矿石崩落并收集运回地面的开采方式。

    而在矿石崩落后,装矿方法主要是根据矿体倾斜度采用电耙、扒渣机、铲运机等装矿,其支护则采用常规木、钢、水压或液压支柱支护,也可采用“井”字型混凝土预制块护巷。

    “目前,因为和源市地下铝土矿山开采年限已久,开采难度加大,深入地下岩层深度低、地形复杂,落矿环节难度大大增加。”傅冲山用手指轻轻敲击桌面,总结道。

    我们都知道,地下金属矿山开采不管采用什么技术,只要是连续开采而不是一次性开采的,总体来说都有落矿、出矿、运矿三大环节。

    “落矿难度增加,后面无论采取什么优化措施估计都没多大作用。”钟白点头道。

    在钟白看来,既然落矿环节都已经碰到了问题,更不要说后面的出矿、运矿环节了,产量减少是必然的。

    “嗯,所以这才是和源市地下铝土矿山所必须要根本解决的问题。落矿量不足,势必就要增加更多的坑木和支护顶板来确保增加爆破后的矿道安全性,物资消耗量激增,又会进一步增加采集成本……”傅冲山说到这里才意识到钟白好像刚才提到过这一点,不由得有点惊讶:“咦,小钟,看来你对和源市的情况还挺了解?是看过他们的其他资料吗?”

    钟白摇摇头道:“没有。我以前也了解过一些国外的文献资料,只是根据他们采用壁式崩落法的事实得出的结论,毕竟刚才说的这些问题在使用壁式崩落法的地下矿山中普遍存在,和源市那边也不可能例外而已。”

    这个结论在钟白的大脑里自然已经是个常识,但这时候他才从傅冲山惊讶的眼神中察觉到了什么。

    难道1982年还没有相关的论文吗?

    于是钟白马上在记忆中搜索了一下,果然,好像关于地下矿山几种采集方式优缺点的系统性论文,似乎是90年代初期才爆发出炉的,怪不得这个常识性的观点一出来,傅冲山还显得那么意外!

    “嗯,那说明你的推论能力很强,几乎同和源市方面前期报送的报告内容相吻合。”这个解释傅冲山表示认可:“你来之前我还挺担心在矿山这块你是不是还需要一段时间磨合熟悉,现在看来这个担心是多余的了……”

    听这个口气,感觉不妙啊。

    一股不祥的预感立刻冒了出来。

    果然,傅冲山紧接着说道:“既然看样子你已经有所准备,那我也就不瞒你了,目前由我们省厅建议提出的赴和源市督导组名单虽然还没有大致敲定,但基本轮廓已经出来了,你要尽快做好相关准备,因为随时厅里都可能通过会议确定,然后赶赴和源市开展工作,力争扭转他们上半年产量不足的局面。”

    擦,刚刚还在跟我说“到昨天下午下班的时候还没有彻底敲定名单”,听我说了两句看法之后,立马就变成了“基本轮廓已经出来了”?

    您这抛鱼饵的功夫也忒强了一点吧?

    钟白只好有些“委屈”的问道:“现在名单里有哪些人,傅处长能先给我透露一下不?”

    傅冲山沉吟道:“目前因为主要是设备方面的问题,所以厅里派出了设备处的副处长贺翔磊同志,还有办公室副主任林若飞同志领衔,一手抓设备、一手抓后勤,另外就是我们处拟定派你过去负责技术细节方面,大致就是这样的。”

    副主任林若飞钟白是见过面的,上一次傅冲山带队腊月二十九到山平县化肥厂调研KCO特种含氮肥技术工作的时候,林若飞也在一起,当时还劝熊庆来着。

    这位副主任给钟白的印象是属于那种万金油的角色,为人处世、综合协调能力很强,当然这个形容不是贬义,毕竟办公室就是一个搞综合工作的地方,尤其是润滑和沟通作用,那是不可缺少的,总体来说林若飞算是一个靠谱的人。

    而设备处的傅处长贺翔磊,这个名字钟白就比较陌生了。

    虽然上一次出国去瑞士那次也有设备处的同志参加,不过那位苗立荣处长是正职,除此之外钟白对省厅设备处没有半点了解,也不知道这位贺处长好不好打交道,专业水平怎么样。

    “林主任你见过我就不多说,贺处长是一位常年钻研专业的处长,也负责矿山设备这一块,你不用担心配合工作的问题。”傅冲山看出了钟白的担忧,强调道:“贺处长和我年岁差不多,是华国科技大学毕业的正牌大学生。”

    嗯,只要是专业人士就好,矿山设备这块的具体信息钟白还真不敢说全都懂,至少这位贺处长也在督导组里,那就有个互相交换意见的对象,钟白想到。

    不过钟白还是提出了自己的疑问:“但是傅处长,您刚才提到的这两位都是副职,那么带队的领导是……?”

    在华国的制度里,这种重点专项工作督导组负责带队的同志,一般都是正职,很少有副职直接带队的,再说本来林若飞和贺翔磊两人也是平级,组织不可能同时派出两位平级的同志,然后让其中一人担任组长,那样会产生矛盾导致工作中谁也不服谁的问题出现。

    傅冲山微微叹了一口气,道:“带队的领导当然不是这两位,所以目前尚未确定嘛……现在就等着省厅什么时候把带队的领导定下来,基本上就可以出发了。”

    就在这时,门口突然传来一个声音:“冲山,你马上到我办公室来一趟!”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