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卷 第四百八十章 第二次攻城计划
    蒋灵素停顿了一下,有些顾虑的看向落尘问道:“咱们剩下的六个人能对付千眼虫魔、地刹魔君和蔽天魔君三个老魔吗?”

    落尘眼神坚定的说道:“以命相搏也未尝不可。”

    ‘逆生门对魔道的仇恨果真是够深啊。为报当年的灭门之仇,连这位逆生门掌门落尘都可以毫无顾忌的跟圣心教拼命啊。’

    正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徐子岚看向我,试着问道:“那个。。游兄,要不由咱们去对付蔽天魔君?”

    “由咱们去对付都不知道凝丹境第几层了的老魔?!!子岚,你这是哪来的自信啊?就算那老魔身受重伤,那也不是咱们几个固实境的小孩儿能对付的了啊!”我惊讶的说道。

    蒋灵素对徐子岚说道:“游道长说的没错,徒儿你的这个想法断不可行。”

    徐子岚温和的说道:“师父,游兄,我的意思是咱们好像还忘了一个人。毒屠木陵城的花小姐她不是也随着鬼族的大军一同回来了吗?我的想法是,若是我和游兄从旁牵制,花小姐是不是可以对付蔽天魔君呢?”

    听到徐子岚的话,我点头说道:“是啊,我刚才还在真把若秋给忘了。要是照这么说的话,应该能行,就算弄不死蔽天魔君,把他牵制住应该没问题吧。”

    九渊笑道:“恩,这个主意好,实在不行就让那丫头再在罗蓝城里放一次巫毒!”

    我赶忙说道:“九渊前辈,那可不行啊。要是到时候让若秋放巫毒,那没等毒死蔽天魔君,我和徐子岚就先死啦。”

    徐子岚微笑的说道:“好,这四个老魔的问题确定下来了。那大家觉得什么时候开始攻城?”

    落尘说道:“自然是越快越好,虽然你们伏击了两支圣心教援军,但是时间拖得久了很有可能还会有圣心教的援军过来。”

    徐子岚点头说道:“确实如此,这段时间武陵城那边帝木魔君带着城中的圣心教守军也与沧齐国的大军打得十分激烈。昨天最新传来的战报上说,这半个月里单是死在帝木魔君手上的沧齐国士兵就已经超过两万了。”

    “那就等幽罗门的死尸大军到了就立即攻城如何?”我问道。

    徐子岚问道:“游兄有什么计策?”

    我笑道:“我也没什么计策,我就是觉得尽管死尸的战力不够强,不过数量足够多,正好可以用来当做先锋吸引罗蓝城内的圣心教守军。等幽罗门的死尸大军抵达以后,可以让他们直接向罗蓝城发起进攻。可以让四万幽罗门弟子和花若秋,与咱们汇合从另一侧攻城。”

    “可是,幽罗门弟子身上残留的巫毒怎么办?游兄,那巫毒可是会传播的。”徐子岚说道。

    我说道:“这个好办,一会儿给他们发个消息,让花若秋提前将那四万弟子身上感染的巫毒再仔细的吸一遍就行了。”

    徐子岚担忧的问道:“这么做稳妥吗?”

    我点头说道:“当然稳妥了,只要有花若秋在,她的巫毒就一定能全都吸回她的体内。就算有士兵被感染巫毒,也没有问题。”

    徐子岚明显还是有些迟疑,毕竟当年巫毒之祸差点席卷整个中洲,这件事不小心处理的话,很有可能会让沧齐国灭国的。

    蒋灵素说道:“我同意游道长的建议。连鬼皇前辈都说花若秋很有可能是上古巫族的神使,那么她一定能控制好她的巫毒的。不然,这巫族神使最先灭掉的就会是巫族,那还谈什么守护巫族百姓了。”

    落尘点头说道:“蒋掌门所言在理,我也同意游道长的计划。”

    徐子岚看向九渊,九渊无所谓的说道:“你不用询问我的意见,少量的巫毒对我们鬼族完全没有影响,这一点已经在这半个月里证实了。而且给那些死尸军队下一个简单的攻城指令后,也完全可以不用在留人管他们了。”

    徐子岚沉思一下,说道:“好,那此事就这么办吧。”这时,大帐外急匆匆进来一名士兵,呈给徐子岚一个红色的小信筒。徐子岚接过信筒,打开看着里面的纸条眉头微皱。

    我问道:“子岚,不会是聂啟的事吧?”

    徐子岚微微点头,然后抬头对众人说道:“各位,泰岳派少门主聂啟公开投魔,现已逃到楚国境内,被圣心教命为第四位公子——煞公子。泰岳派在大禹国、燕云国、乾元宗、镜月梦宫四方监督下,自上而下彻查出四百二十余名与圣心教有关的内奸。泰岳派掌门聂正雄现已回到泰岳派自省,一切事物交由副掌门处理。”

    “该来的终归是来了,我觉得这个消息还是先不要通报全军,等到拿下罗蓝城再说吧?”我朝徐子岚问道。

    徐子岚点头说道:“在这个时候收到这样的消息,确实会对全军的士气有极大的影响。咱们先暂时把这个消息压下来,军中各将军在这段时间加大力度整军,鼓舞军队士气。只要拿下罗蓝城,聂啟投魔带来的所有负面影响都会被对冲掉。”。。。

    罗蓝城内中央广场上,地刹魔君随意的躺在已经空了的血池中,对正在祭坛上维持法阵的蔽天魔君问道:“蔽天,之前你损伤的不轻吧?现在一直维持这个防御法阵能行吗?你怎么不布置一个弄好了就不用管了的那种法阵啊?”

    蔽天魔君双目微抬,说道:“你以为我想这样吗?上次挡下那小道士的神元天劫阵和施展红罗璧,已经把城里布置法阵的材料都消耗的差不多了,普通的法阵现在又根本没有意义,所以我只能在法阵中一直维持了。你放心,这点儿消耗还不至于让我坚持不住。”

    地刹魔君笑道:“你还能坚持得住就行,咱们也认识好几百年了,我可不想你就这么死了。上次你与城外那小道士斗法我没看到,不过你最后放出那道屏障还是和当年一样厉害啊。红罗璧,你这招听着怎么那么像女人的名字。”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