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卷 第二百七十九章 赤子之心
    欧炎华摸着脑袋,委屈的问道:“那要是等我回去以后,我家里人问起我,我该怎么说啊?”

    我看向欧炎华认真的说道:“炎华,你家里人既然已经默许你来我们昆仑派,那回去以后就不会问你太多的。如果真有人想要刨根问底的询问你的话,那么这个人必定居心不良,你要小心那人是否与魔道勾结。”

    欧炎华听完,点头说道:“是,游师祖,我记住了。”

    这时,浮游师叔又拿着我给他资料走了回来,对我说道:“不错,我都看完了,这件事绝对可行。”

    我惊喜的问道:“那浮游师叔,咱们现在就能打造出来吗?”

    “想什么呢?!哪有那么容易啊,你真当我是神仙吗?怎么着也需要再研究一段时间的。”浮游师叔说道。

    ‘你在我们这些眼中可不就是神仙吗!!’虽然我很想这么说,但是我还是恭敬的说道:“哦,好,那麻烦师叔了。”

    “没事,没事,我小时候总是缠住观天师兄玩的,就他对我最有耐心了。唉。。。可惜啊。。。你师父实在是。。。当术士有什么好的啊!真是的。。。算了,不说他了,还是说说你这法宝的事吧。”浮游师叔随意的坐到地上说道。

    我问道:“那浮游师叔你准备怎么解决我们现在遇到的问题呢?”

    浮游师叔说道:“我觉得吧,应该需要将雕刻法宝的阵符与法宝内核同时完成,然后在阵符、内核没有聚集灵气被激活前,将两者瞬间结合在一起进行炼化。现在以我的修为完全有足够的灵气来支撑整个过程,但是这个结合的时机和多方面的配合很难把握。所以,咱们需要先尝试几次。”

    我点头问道:“好,那咱们现在就开始?”

    浮游师叔笑道:“现在?现在差的远呢!首先,你们现在尝试用的材料都不行,你们还是看看我这些吧。”说着,浮游师叔的空间戒指一闪,几十样法宝材料出现在我们眼前。

    这些材料我都不认识,所以也没多大感觉,就是看着都亮闪闪的、灵气很足,可是鲁崇明他们三个人看到这一地的材料眼睛都直了。

    越闵激动跑过去绕着这一地的材料,低头一个个的看得仔细,想去碰又不敢碰,嘴里喃喃的问道:“老祖宗,你这都是从哪找到的这么多的宝贝啊?”

    浮游师叔毫不在意的说道:“有的是我年轻的时候自己找到的,有的是我在我们门派的宝库中换的,还有的是我从师兄、师父他们那偷的。”

    我现在是对这位老顽童师叔彻底无语了,我无奈的说道:“浮游师叔,您是咱们昆仑派的太上长老,您老能不能在我们这些小辈面前。。。”

    浮游师叔无所谓的说道:“偷的怎么了?那也是我凭本事偷的啊!你以为从那些人手里偷点儿东西容易吗?再说,我这是坦荡,懂吗?”

    “是,是,是,您老坦荡,当弟子钦佩之至。现在材料有了,还需要什么吗?”我问道。

    “还需要什么?你问问他们,凭他们现在的水平,他们能弄得了我这些东西吗?”浮游师叔朝我反问道。

    鲁崇明他们三人一齐摇头,说道:“我们不能。”

    浮游师叔看着我说道:“你看,不能吧。现在最要紧的是,怎么能让他们尽快有能力锻造这些材料。你们在这等会儿,我去让青云把我徒弟叫来。”说着,丢下这一地的材料,一股烟就消失了。

    鲁崇明起身对我说道:“游师叔,我现在终于知道为什么天下人都默认,昆仑派高人的实力是中洲个人实力的最上限了。我虽没见过我们千机门的太上长老,但是我敢肯定我们的太上长老的实力不如昆仑派的这几位。我想,就连剑宗与帝圣殿也不会比贵派的高人强的。”

    越闵在一旁应和道:“是啊,我之前还以为我们老祖宗很厉害呢,可是看到这位浮游老祖宗,我估计他老人家让我们越家老祖宗一只手,我们家老祖宗都打不过。”

    我笑道:“我觉得你们关注的点可能错了,我认为重点不在于他们表现出来的实力,而是在于我们这些太上长老的心境,我认为当修为到达一定境界之后,心境的精进对于修为精进至关重要。”

    鲁崇明点头说道:“游师叔你说的对。别人暂且不论单说这位浮游师祖,一定是因为他有这般纯净如孩童般的赤子之心,才能够达到这般修为的。”

    “说我什么呢?是不是在背后说我坏话来着?”浮游师叔在我们身后忽然说道。

    越闵哀求的说道:“浮游老祖宗,我求求您啦,您能不能别老这么吓唬人啊!我都快让您吓出毛病出来了。”

    “哈哈哈,是吗,你这个小丫头很招人喜欢啊,要不你就当我徒弟吧?”浮游师叔随口问道。

    “啊??!”越闵被这一句话给彻底问蒙了,一时不知该如何回答。

    我说道:“浮游师叔,您老就别开玩笑了,这都不挨着啊。您要是看越闵这丫头顺眼,您就多费费心指点她一下就行了。”

    “我怎么不指点她了?不然你以为我出去干什么去了。”浮游师叔说道。

    就在这时,一位六七十岁、一身端正的老人急急忙忙的从山洞外走了进来,口中喊道:“师父!您老千万别给人家捣乱啊,我来了!”

    然后,这位老人紧忙走到我面前,直接了当的说道:“游师弟,我估计你也认不出来我是谁,我是咱们戒执堂的堂主乐天,我师父没给你们添什么麻烦吧?”

    我紧忙施礼说道:“乐天师兄好,浮游师叔是特意来帮我们的,怎么会给我们添麻烦呢。”。

    浮游师叔不乐意的朝乐天道人吵道:“你这个混账徒弟,什么叫我给人家添麻烦啊?我可是太上长老,知道吗?门内的规矩你都忘了吗?!”

    乐天师兄无奈的对浮游师叔哄道:“师父,别玩了,咱回去吧!人家游师弟和这几位客人在这里是有正事的,掌门那边也对这事情很重视的。”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