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卷 第二百三十五章 越闵同行
    一旁的魏旭说道:“越妹子,谁说你讨厌了!?我们真的是有事情要去做,实在不适合带着你啊。”

    我点头说道:“是啊,我们真的有急事,现在天也晚了,你先回去休息吧。女孩子在晚上不要一个人乱跑了。”

    越闵盯着我问道:“你们是要去做非常重要的事情去吧?我是吴国越家的大小姐,我不是傻子!你们不就是有重要的事情,要去拼命去吗?带上我!不然你们谁也走不了!”

    我们四个听了越闵的话,都没弄明白这丫头现在到底是喝多了还是清醒的。越闵看着我继续说道:“游师祖,游大哥,我心情是不好。我也知道你这两天一直在忙聂啟的事情,所以我也不敢去打扰你。可是我现在没喝多,我不想你们一个一个的都离开我!就算有一天要生死相别,也一定要是我先跟你们告别!”

    “闭嘴!你在这胡说什么呢!赶紧回去睡觉去!”我严声喝道。

    越闵哭着拽着我的手臂,说道:“别丢下我,好吗?求你了,别丢下我。我知道你没去找赵大哥和沐问心,是因为他们也有重要事情去做。我求你了,带上我吧,我不会拖累你们的。”

    我心里有些无奈,这丫头这到底受什么刺激了?可是,现在真要硬把她丢在这里,看她现在的精神状态指不定还会干出什么傻事去。我叹了口气,说道:“行,那你快跟我们走吧。”

    半个多时辰后,带着已经喝的走路有些发晃的越闵,我们一行五人来到了大禹国都城的东门外。此时所有人马已经在此全部集结,现在距之前预定的出发时间还有小半个时辰的时间,看来这位雷厉风行的大将军王果然名不虚传啊。

    墨非渊走到我身旁小声问道:“游师叔,越家大小姐怎么也来了?而且她这个样子。。?”

    我无奈的说道:“在往这里来的半路上碰到的,总之一言难尽。”

    这时,三皇子姒熜靖也在手下的陪同下赶来,姒熜靖将一个很厚的信封交在我的手上,说道:“游兄,消息我已经传出去了,最迟七八天就能到徐子岚手上。这里面是我刚才整理关于沧齐国那边交战的所有消息,在路上你看一下,应该会对你有用。还有,聂啟那面你也放心,我定会妥善解决。”

    我点头说道:“好,既然大家都到齐了,那就尽早出发吧。”。。。。

    越闵现在已经喝得有些发晃了,为了防止她自己从马上掉下去,我让玉沁蕊带着她。没想到越闵的实力也有很大的提升,一个时辰以后,越闵竟然将自己体内的酒全逼出来了。

    越闵清醒后自己骑了匹马,在行进的队伍中策马跑到我的旁边,朝我大声说道:“游师祖,我醒酒啦,咱们这是要去哪啊?”

    我没好气的说道:“你这死丫头,醒酒啦?醒酒了就快回去吧,我们这一趟真的很危险的,你实力不行。”

    越闵说道:“我知道我的实力肯定是比不上你们,可是我当一个征魔军团士兵的实力总还是够的吧。我刚才说的都是真心话,我是真的想跟着你们去做些什么的,哪怕。。。”

    “闭嘴!哪有那么多哪怕,我告诉你啊,你要是再敢跟我在这胡说八道,我真把你赶回去了!”我有些生气的说道。我记得曾经的电影里就是这么演的,在一遇到什么大事之前,总会有个人说什么做完这件事哪怕死了也怎么怎么样的,然后他就死了。

    越闵听话的点头说道:“哦,我记住啦。”

    我叹了口气,说道:“你这到底是怎么了?是谁把你给你刺激了?”

    越闵低头说道:“没谁,就是我自己心情不好。”

    “其实像沐问心那种人吧,就是喜欢故作矜持,假装高冷。你不用太在意的,实际上他心里比你还躁动呢。没事,不管他什么样,你都不用往心里去。”我随口说道。

    “他还躁动呢,那个家伙就是个。。。”越闵这才刚反应过来,紧忙说道:“谁说我是因为那家伙啦!我就是自己心情不好的!”

    我笑道:“哈哈哈,是是是,是我们越大小姐突然就自己心情不好的,跟别人一点儿关系都没有。”

    越闵有些害羞的说道:“烦人!你怎么什么都能猜出来啊?我也没见别的术士像你这个样子啊。”

    我随意的说道:“就这点小事还用猜,一看就看出来啦。好啦,别想了,以沐问心的实力是不会那么容易出事的,只要你好好的照顾好自己,你们一定还会有再见之日的。”

    越闵就是再有英气,到底还只是一个情窦初开的女孩子,她有些微窘的打断我,娇嗔道:“好啦,好啦,不说那家伙了,咱们这到底是要去干嘛啊?”

    我看着前方说道:“咱们这次要做的事可挺麻烦。。。。。”

    我们这支队伍在十二天后赶到了沧齐国与大禹国的边境,三皇子那面传来消息,徐子岚已经收到消息了。同时,徐子岚让三皇子转告我,目前他准备用他的沧海令率领三十万精锐,再准备说服神霄派掌门给他派出至少一万名神霄派弟子,一同向镇武侯的方向赶去了。

    并且徐子岚托三皇子给了我一个可以直接联系到他的方式,这样就不用再通过三皇子转达而浪费时间了。

    “游兄,咱们马上就进入沧齐国了,进入沧齐国之后,咱们方向依然不变吗?”墨非渊从疾驰的队伍中策马到我身边问道。

    我说道:“这段时间我把姒熜靖交给我的那些消息都看了一遍,我感觉问题可能不是出在目前正在交战的前线上。再说,就咱们这点儿人跑到前线那去连送死都不够,所以能不能先找各隐蔽点的地方,让我好好推演一下。”。

    墨非渊点头说道:“好,我这就去安排。”

    一个时辰后,墨非渊将我们这支征魔军带进了一处密林,我藏在密林的最深处通过姒熜靖交给我的所有信息开始推演。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