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卷 第一百零六章 强用窥天术
    我继续向大祭司问道:“那咱们草原民族的兽魂图腾有多少?兽魂图腾的制造方便吗?”

    大祭司说道:“制造图腾的古老方法很久之前就已经失传了,再经过几百年无数次的战争和其他原因的损毁,目前草原上还剩下的兽魂图腾应该只有五六十个了。而就在这短短的几个月的时间里,兽魂图腾就已经被这群人抢走了至少九个了。”

    我叹了口气道:“唉。。。看来不论这帮魔道是出于什么原因,咱们都要尽快消灭这帮人,把兽魂图腾抢回来。”

    玉书寒看向我,说道:“可是在之前的尸体上没有找到任何可用的线索,现在线索都断了,只能等明日塔木部族的族长到这之后,看看他们那边有没有得到一些重要线索了。”

    “恩,看来目前也只能这样了,想要在这广袤的草原上,找到那帮人留下的细微线索实在是太难了。”我点头说道。

    坐在我身边的玉聆竹低声向我问道:“游师叔,你可以用你的窥天术来占算一下吗?”

    我笑着对玉聆竹说道:“其实不瞒你说,自从我师父传我窥天术以后,我一直是很抗拒使用窥天术的。怎么说呢,我觉得咱们作为凡人应该时刻心怀对天地的敬畏之心,不能总想这妄图窥看天机,所以我所学的本事里我的窥天术是最烂的。”

    玉聆竹柔声问道:“维护正道,拯救一方黎民也不行吗?”

    我有些为难的说道:“倒也不是不行,只是如果毫无线索的强行推演的话,对我来说难度太大,我从来没试过。先等等看吧,若是实在没有其他的办法也就只能试试窥天术了。”。。。

    第二天下午,十大部族中排名第四的塔木部族的族长彻辰巴图率领众人来到加纳部族,双方介绍后都表现的非常热情。尽管大家遇到一起的气氛很好,可遗憾的是彻辰巴图他们也没带来什么有价值的消息。

    玉聆竹这一整天都在默默的关注着我,我能看得出来她很希望能够帮助草原度过这次危机。但是她可能又怕对我说的太多而惹怒我,所以玉聆竹这一天总是有意无意的出现在我四周,不是帮我倒杯茶,就是问我需不需些吃食。

    最后,我看着玉聆竹无奈的笑道:“好啦,你这为草原百姓的心思我知道啦。我试试吧。但是我不敢保证一定能成功啊。”

    玉聆竹开心的笑道:“恩!游师叔为草原百姓操劳,聆竹先替草原各部族谢谢游师叔啦。”

    我无奈的笑着转身去找玉书寒说明我的想法,玉书寒自然是非常愿意配合我的。他赶紧去跟加纳部族的族长沟通,让吉日格拉族长为我马上准备,我施展窥天术时的所需之物。

    其实,我施展窥天术唯一所需要就一个不能被外人打扰的房间而已。在我施展窥天术前,我特意向所有人交代,不论我施展窥天术的过程中出现任何事情都不能在中途打断我。然后,我又要宝珑儿为我护法,所有在我施术是意图打断我的人格杀勿论。

    最后,我又交代玉聆竹,我在施展完窥天术以后很有可能会非常虚弱,甚至有可能会昏迷。所以,她必须第一时间对我进行救治,给我输送灵气。不然,我强行推演天机后很有可能会有性命之危。

    一切准备得当后,我独自盘坐在房间中取出师父给我的占天六爻,深吸一口气平复了一下情绪。缓缓的将灵气注入到占天六爻中,六枚占天六爻慢慢飘起,随即在占天六爻的辅助下我运用全身的灵气开启窥天术沟通天地。。。

    占天六爻的作用实际上就是辅助我在感知大道波动时,帮我排除大量的与想要占筮的事件无关,或者对我想要占筮的事件影响微小的那些波动。有了占天六爻的辅助,我才有可能穿过那层层迷雾,窥见到一些重要的信息碎片。

    在离我的施术不远处的小山坡上,所有人都感受着我所散发出来的冲天灵气,时刻关注着我这面的情况。宝珑儿则若无其事的坐在我房间的门口,吃着特意为她准备的蜜汁肉干。

    玉书寒好似自言自语的说道:“真不愧是观天道人的亲传弟子啊,单凭这如此充足、纯净的灵气,就根本不是常人所能比的。”

    聂啟在一旁平静的说道:“说实话,我之前一直都不服气这位被大家捧得那么高的游师叔。明明他的战力没有强到凌驾众人之上的程度,可大家却都异常的尊重他。直到我知道他几乎凭借一己之力一路追踪魔道的血公子,甚至只差一点就能拿下这个圣心教的关键人物。”

    聂啟继续说道:“而我们这一队伍却一直被魔教牵着鼻子走,最后还差一点死在魔道所设陷阱之中。我才明白,个人的战力并不能代表一切。我私下不时还会想,若是由游师叔带领我们这一队的话,我们会不会也可以做到一些成绩。。。”

    时均则平静的说道:“我出关以后也听说了关于游师叔的很多传闻,只是究竟窥天术是否如传闻神奇,还是等有了结果在做定论吧。”。。。

    大概过了一个多时辰,大家明显感觉到我所散发出来的灵气在迅速消失。玉聆竹等到灵气彻底消失后,第一时间冲进屋内。这时的我已经喷了一地鲜血昏迷过去了,玉聆竹再顾不得其他,赶紧上前为我输送灵力,并为我喂下疗伤灵药。一刻钟之后,我的气息逐渐恢复了平稳。。。

    我再次醒来时,我的头痛得好像有人拿棍子在我脑子里搅过一样。好不容易回过神来,我才发现玉聆竹就趴在我的床边熟睡。看来在我昏迷的这段时间里,是玉聆竹一直在照顾我。

    我轻轻的推了推玉聆竹,轻声说道:“聆竹,醒醒。”

    玉聆竹像一只没睡醒的小猫一样,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看向我。然后她突然非常兴奋凑到我面前,看着我有些欣喜的说道:“游师叔您终于醒啦!”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