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梧桐落 第六十五章.随花照水
    窗台前摆着一盆精心侍弄的花,不过此时刚换季,还未到水仙盛放的时间,他只得期盼着花盛开的时刻早日到来,花开了,他与苏鸢相见的日子也就近了。

    前日夜里刚和苏鸢通过话,约定好去山城看看,四处走走散心,于是这份愉悦的心情便保持到如今,放下干墨的钢笔,他想趁着这天阴舒适,出门去逛逛,上午的写作已经让他很疲乏,是时候仰天大笑而去。

    寝室里的人早已没了踪影,这周末难得的时机,他们自是要去参加各人的约会宴请,全都是不轻松但愉悦的活动,对于身无长物的他,获得别人的青眼亦是极其难得,唯有几位乐活的朋友,一到空闲就会约他出门运动,打乒乓球,或是骑行去风景区,拍照为乐。

    不知怎的,今日却没有任何消息传来,许是也被别人求了去,步入爱河吧,他窃笑些许,取出钥匙锁上门,再骑上单车向堰水镇出发。

    这两月以来他仍未走完南平大学附近的景区,有名的山几乎已经看过,与家乡的风景也没什么不同,寺庙石刻大都庄严,除却外现的风景被拍照留念,内里却是全无涉及,门槛高绝,敬香争去,他实在不想凑那般热闹。

    听程欣讲过,堰水镇是免费的水乡景点,只是其中的物价比外边贵个一两块,有渡船游湖,水车风舵以及极具特色的堰水白鱼,他有些食指大动,想去品味这风闻的美味。

    正好今日无事相扰,播音所需的文件也已传送给雪芽姐,就揣着外放的手机音乐,一路哼着曲调,乘风而去,路标指示得极其明显,也不用担心迷路,他心中轻快,这是独属于他的自由,终于不用被沐云那丫头烦扰,这两月以来他已经为她处理了不少麻烦事,他又想起军训时拉歌后的一场小冲突。

    开学时的军训是必不可少的,所幸连着一周都是阴天,倒没出现什么中暑晕厥的事,一切都按照总教官的计划如常进行着。

    练齐步,正步,转向以及跨立都已经是初高中时期经历过的,不算新鲜的事物,而站军姿和背手蛙跳转操场仍然是难以跨越的雄关,有许多体质较弱的校友也在这样的试炼中倒地难起,被送往校医处救治。

    军训期间,认真训练的人是多数,而借故逃脱的人却受到了鄙视,负责训练排连的教官都是从军区挑选的优秀教员,他们以训人为乐,无论是从言语打击到精神或是惩罚提高身体素质,都有些幸灾乐祸的模样,多分享着初出茅庐时被老班长支配的恐惧。

    难以想象从稚气未脱的少年到铁血军人的转变,究竟是受了何种的苦难与折磨,他在教官的眼里看到的却只是坚毅和未来的期盼。

    站军姿的三十分钟里,他一直与自己的身体做着斗争回想起往事来麻醉,小腿的疼痛,看着巡视左右的教官那精炼的鹰眼,他忽然想起自己的一位小学同学,也是毅然参军驻边,与这同龄的教官一般无二,心里那股崇敬的心更甚,他甚至想起相框里着勋满章的爷爷,嘴角自然露出了些许微笑。

    “这位同学,你干嘛要笑呢,要笑就大声笑出来嘛,干嘛偷着笑!”教官的声音如炸雷一般,突然从耳后传来,身如鬼魅的教官不知几时已经悄然而到。

    “报告教官,我想到我的小学同学了,他也是个兵,我有七八年都没见到他了!”他大声道。

    “嗯,不错,没忘记规矩,还记得要打报告,比某人可强多了,来吧,背一遍站军姿要求,我就不罚你加时!唐一宁,出列!”教官微笑道。

    “报告教官!站军姿要求:两脚跟靠拢并齐,两脚间分开约六十度,两腿挺直……”他流着冷汗,终于背完。

    “小伙子背得不错,没漏,同学们都听明白了吗?用不用我再重复一次?”教官大声吼道。

    “不用!”同学们齐声应道。

    “声音再大点,你们中午没吃饱饭吗?等会儿拉歌的时候要为我们排争光才行,早些结束就能早些回去休息,那我再问你们一次,用不用我再重复一次!”

    “不用!!”同学们的声音在教官的激励下,终于发出了虎啸龙吟之声,震得另一位教官闻声而来。

    “郝冬,你这兵训的不错呀!有些气势!”

    “哎,他们还差得远呢,不到兵营去哪里成得了真兵,你还是赶紧想办法吧,一会儿总教官留你吃饭呢!”

    “你也太小看我们排喽,同学们吼一个给他们看看,让他们看看谁才是真的老大,我给你们起个头,跟着口号吼起来,众志成城!”

    “百炼成钢!!”

    “披荆斩棘!”

    “共创荣光!!”

    呼啸的声音如山如海,倒真心听不出杂音来,气魄比刚才的又大出许多。

    “怎么样,郝冬,不比你们排差吧,你是哪儿来的自信呢!”

    “这不是你给我的自信吗,刘海,你要比军体拳我陪你啊,看同学们是喜欢你这糙汉子,还是我这样的帅大叔,打个赌吧,输的两百个俯卧撑!”

    “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咳咳,咳,那个,唐一宁啊,你可以归队了,同学们要引以为戒啊,下次谁让我逮着了,我就让他单腿站十五分钟,只此一次下不为例,站军姿就是要不苟言笑,我在后边看着你们啊,别又想偷懒,把背给我挺直了!”

    教官的身影终于消失,他也得留出些空闲来谈话,时间流逝着,终于在一声解散里,这场加时延长的站军姿终于结束,终于到了最期盼的拉歌的环节。

    可总教官还是那么风趣,又开始加餐,说过一声解散后,还有额余的项目,非要让教官们在看台搭起单杠,展示起令人称羡的身体素质,惹得席地而坐的女同学们,声浪频传。

    “团结就是力量,团结就是力量……”

    “一二三四一二三四像首歌……”

    “听吧新征程号角吹响……”

    歌声像欢呼的海洋,给了自由放纵的机会,那些能歌善舞的女同学在人堆围成的舞台中央,尽情释放着自己的英姿,或柔美清绝,或热辣狂放,都令得观望的人不吝惜自己的掌声,那掌声来源的多处,自然是心眼俱在的男同学,军训时,存着挑选未来女朋友的心思可不少。

    夜已沉沉,他将操场边缘的衣物换好,取出手机给沐云通电话,“喂,沐云啊,你现在在哪儿呢,我们出去吃饭吧!”

    “哥啊,我现在在篮球场,往寝室走呢,一会儿到小卖部门口等我吧,我换好衣服就出来,等我就成,不要乱走哦!”沐云笑道。

    “好,哥不会乱走的,你换衣服要快点,不然出门去找吃的又排不上,只能吃路边摊喽!”他抱着军训服装,站在看台与操场的接壤处,笑道。

    “哎呀,哥,你可别催我呀,多等会儿不行吗?我就换个衣服擦点霜就出来,要不了十五分钟的,大不了就吃路边摊吧,也挺好的呀!”

    “好吧,不过你可别拖时间啊,我可是特地给你订了位置的,洒家小楼,今天是你的生日蛋糕我怎么会不记得,丫头,生日快乐哟!”他笑道。

    “谢谢哥,我一定打扮得漂漂亮亮的,除了爸爸,没人给我过生日的,你真好!”沐云笑得愈发甜蜜,惹得她同行的好友问道:“云云,这么快就交男朋友啦,今天是你的生日都不跟我说的吗?不行我得跟你一起去,把把关!”

    “那是我大哥,不是男朋友,还没那么快呢!哥,你等着啊,我等会儿就出来!”沐云急挂掉电话,生怕柳璇再说出些什么惊天之语。

    “璇璇,你这个大嘴巴,八卦狂,明明是你春心萌动的,倒打一耙呢,他是我哥,你知道吗?”

    “哟,是谁还跳级来着,是谁一天到晚都跟着人家屁股后面转,还特地跑到人家排去炫舞呢,你要是对你哥没意思,我才不相信呢!今天还单独去跟他吃饭,只怕啊,是情哥哥喽!”

    “胡说,我哪有啊,我只不过是关心他而已嘛!”

    “好啦,我又不是不同意,你爸爸都默许喽,我还能说些什么呀,要不是你早我一步给定了,我也想跟他谈场恋爱的,别灰心啊,就算他以前有什么忘不了,你这四年啊给他灌迷魂汤的机会多了去了,加油,我看好你哟!”

    “哎,还是被你看穿了,璇璇啊,你怎么这么厉害呢,不愧是比我大了一岁的人,以后你就是我的化妆师和狗头军师喽,我可不怎么会谈恋爱,你要教我!”

    “好吧,既然你诚心诚意的发问了,那我就大发慈悲,倾囊相授吧,不过好不好使可是因人而异,只能见招拆招呢,所谓烈女怕缠郎,反过来呀,也一样!”

    “不说了,你赶紧拿出你的百宝箱吧,我哥他这会儿一定等急了!”

    “好吧,把头伸过来,我给你好好雕刻下!”

    “死丫头,下手不会轻点啊!”

    他多少是不会知道沐云的心思,只当是偶来的玩笑,给他涨面子罢了,小卖部前走过无数的女同学,来往着笑语这风中呆立的他,多是些羡慕所等之人的话语。

    苦等良久,又来了位手捧玫瑰的男子,他侧眼看去,也震惊了些许,暗色灯光下,大略看得出他西装领带,新做的发型,油光锃亮的皮鞋,总体是一副翩翩公子模样,这么短的时间里,能打扮到这程度也是不易,他突然觉得有些自惭形秽,但很快就打消了念头。

    自己是来接妹妹去庆生的,又非是攀比的时刻,用不着如此在意,这运动服穿着轻巧,吃饭时也方便,于是往着四楼的窗台,心里默数着,盼望着沐云能够早点出山,不然一会儿预定的时间一过,便只能去路边摊过寒碜的生日。

    闭目再起,只觉一阵香风袭来,沐云像小鹿般撞进了他的胸怀,架着他的脖子亲道:“哥,云儿好喜欢你哟!”

    “丫头,这大庭广众呢,还这么没羞没臊的,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我女朋友呢!”

    “哥,你就把我当你女朋友好吧,我也想体验一把爱情的滋味!”

    “那你还是不要轻易尝试的好,酸甜苦辣咸,百味俱在的,怕你受不了!还是先下来吧!”

    低声耳语并不能让外人听到,但这一举动却令得旁边的男子瞳孔微缩,眉头皱紧,那装花的素纸也被捏得发出痛苦的声响,很显然,那人要等待的女子正是在他怀中撒娇的沐云。

    “咳,咳,这位同学打扰一下,我是来请云儿小姐吃饭的,不知道您和云儿有什么关系?”那人还算礼貌,没有将手中的花束丢开,变作暴虐愤恨。

    还未开口,沐云便抢先道:“周舟同学,穿的这么正式干啥呢,接女朋友啊!这是我哥,带我出去吃饭的,今晚我什么空都没有,你先回去吧,我长得又不漂亮,又没啥才艺的,不符合你的选女友标准,你还是把花送给别人吧,她们肯定很乐意接受你周大公子的!”

    “哎,云儿,我周舟可不是那样的人,那些花边都是别人传的,我是很专情的,我这次过来的目的,就是想请你去吃饭的,正好带着你哥一起,我们去芙蓉楼我已经订好了位置,叫上你寝室的朋友一起吧,我也听说今天是你的生日的!”周舟解释道。

    “哎呀,可是我今天偏偏就不想去那芙蓉楼,我要和我哥去吃路边摊的,周大公子的情我领了,你呀还是省点力气吧,我大学里是不会谈恋爱的,要是非要找什么人谈的话,也只能是我哥,你还是别白费心思了,赶紧去找你的有缘人吧,她们可都排着队呢!”沐云嘲讽道。

    “云儿,我真不是那种人,从我见你第一面起,我就觉得你是我的真爱,这就是一见钟情啊,是我以前遇到的人我对她们都没有什么感觉的,这次来本来是想借着机会给你表白的,既然你不愿意,那我也就撤了,等你心情好些的时候我再来!”周舟苦笑道,他没想到自己人生中第一次的主动追求竟然会被如此残酷拒绝。

    “谁允许你叫我云儿的,又是个自来熟,你快滚吧,我今天的好心情都被你影响了!”沐云骂道。

    他见到周舟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样,安慰道:“那个,周同学啊,我妹她就是这样,一直话都说得难听,你别往心里去,她有没有打算谈恋爱我是不知道的,反正我是没这个打算的,你就把我当个挡箭牌就行了。至于你愿不愿意追求,她愿不愿意接受你就跟我没大的关系,我只是负责照顾她的生活,不让她受别人的欺负而已,今天确实不是表白的好日子,如果我是个女生的话,也会觉得太过突然了,走吧,各自吃饭去吧,明早还要军训呢!”

    “哥,你跟他多说什么呢,走啦,再不去菜可就凉啦!”

    沐云拉着他的手便往外跑,周舟也有些许失望,将手中的花扔到了垃圾桶。

    这满腔的爱意却如飞花落水,终是无情,而他也便真成了抵挡追求者的挡箭牌,沐云生得那样漂亮,是非也多得不可胜数,他也就配合着沐云的游戏,哭笑不得地进行着大学生涯。

    随花照水浅浅流,云儿啊,总是多情

    可这多情总被误,无情空悲鸣!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