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8章——通行腰牌
    小家伙被千落染一掌拍扁,吸了几口气,好不容易才将自己又给鼓圆了,正炸着毛,呲牙咧嘴地看向千落染。

    千落染则一脸茫然地看向银玄,“银玄你在说什么呢?”

    银玄现在相信,千落染真的是看不见这小家伙,又不知该如何向她解释,只好说谎道:“千落染大人,开始我手上有只小蚂蚁,我无聊就对小蚂蚁说话,你进来就拍我的手,那只小蚂蚁被你拍不见了,我认为它被你给拍死了,心里一阵难受,刚刚我又看见那只小蚂蚁在桌子上晃了晃,便脱口而出,千落染大人,你可千万别往心里去呀!”

    “银玄,军营就是这么无聊的,那只小蚂蚁呢,我帮你找找。”千落染是个神经大条的女子,她对银玄的话没有细究,便低下了头,弓起身子,雷达般的眼睛,开始在桌子上搜寻起蚂蚁来。

    “银玄那蚂蚁在哪里呀?”千落染在桌上仔仔细细地找了几遍,什么活物都没看到。

    “哦,可能它现在不在桌子上,去地下了吧,千落染大人你找我有什么事吗?”银玄赶紧转移话题。

    银玄说话间,那小家伙就顺着银玄的胳膊爬到了银玄的肩膀上,大摇大摆地在银玄的肩膀上坐了下来。

    “银玄,你不要总是那么客气,千落染大人,千落染大人的叫,叫得多见外呀,以后就叫我落染吧。”千落染拉着银玄的手,俏皮地对银玄撅着嘴。

    “好,落染,你找我有什么事吗?”银玄看着这样有些小孩子家气的千落染,脸上带着淡淡而温柔的笑。

    “也没什么旁的事,就是怕你太无聊,问你要不要出去转转。”看到银玄对自己笑,千落染原本拉着银玄的手,直接挽上了银玄的胳膊。

    银玄心里是不想出去的,这里天寒地冻,出去也是白茫茫的一片,她还想将这个大帐收拾一下,好同大王子殿下换个帐篷,结果她肩膀上的小家伙对银玄说:“跟她出去,让她带你去剑门的营地里。”

    银玄一个愣神,顿了顿,问道:“落染,我听王四说这里有剑门的营地,听说剑门有好多神仙,你可以带我去看看神仙不?”

    千落染噗呲...一笑,“银玄,谁告诉你的,剑门有好多神仙,你看我像神仙吗?”

    “你…?”难道千落染也是剑门的人,银玄愣在那里,看向千落染。

    “银玄,发什么愣呀,我和大王子殿下都是剑门的弟子,他是我师兄,你看我们像不像神仙?”千落染得意道。

    “原来你和大王子殿下都是修仙的人,不过你们确实不像我想象中的修仙的人。”

    “银玄,你心里修仙的人应该是个什么模样?”千落染追问道。

    “衣袂飘飘,道骨仙风的样子。”

    噗呲……

    千落染掩嘴一笑,“银玄你说的道骨仙风的样子,我倒是觉得你们医竹楼的春青还有点像。”千落染打趣继续说着“我和师兄只是剑门修行的俗门弟子,修行时间也不长,当然没有你说的那种感觉了。

    我师父身上有你说的那种道骨仙风的感觉,走,银玄,我带你去见见我师父。”

    千落染带着银玄大摇大摆地去了剑门营地,也不怪这丫头可以在剑门营地里横着走,她可是剑门掌门亲授的唯一内门女弟子,也是掌门的亲侄女。

    “落染小师妹好!”

    “落染小师妹好!”

    “落染小师妹好!”

    ……

    银玄觉得,千落染在剑门好像很吃得开,沿途碰到的剑门仙使,无一例外的都会主动问好千落染。

    “洛然,你在这里很受欢迎。”

    “那是,全托我家师父的福。”千落染答得很溜,显然,像银玄这样对千落染说同样话的人,不只银玄一个。

    “落染,你师父在剑门一定是个德高望重的人吧,你看我这样去行吗?”银玄还有些小紧张,她紧张的是,怕落然的师傅在她身上察觉到一丝丝金阳留下的魔气。

    “没事,我师父人很好的,你不要紧张。”千落然牵着银玄的手,给银玄打气,她能理解一个普通人要见大人物时的那种紧张,只是她不知道,银玄的紧张和她心里想的不一样。

    “见神仙能不紧张吗?人的紧张情绪,还真不是说不要紧张,就能不紧张的,落染,你师父是神仙吧?我还是不去打扰神仙了。”银玄总是担心自己身上会有魔气,不敢去见千落染的师父。

    “银玄,没事的,我师父人很和善,他只是掌门,还不是神仙,最多算个半仙吧,不过是见个剑门掌门而已,看把你紧张的手都在抖。”千落染拉着银玄的手打趣地说道。

    “我的手在抖吗,没有吧?”银玄不确定自己是不是真的有那么失态,她看了看自己被千落染拉着的手,又故做镇定地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心态。

    “嘿,女人,你真的好紧张。”银玄肩膀上的小家伙突然开口,把银玄吓了一跳,银玄因为紧张,早就将这个小家伙给忘了个干净,小家伙冷不防地说上一句话,把银玄吓得赶紧抽回被千落染握着的手,向着自己的肩膀就猛扫一番。

    “银玄你怎么了?”千落染看到银玄反常的举动,关心地问道。

    那小家伙边躲避着银玄拍在肩膀上的手,边说道:“是我,是我,我在你肩膀上呀……!”

    银玄终于反应过来,自己的肩膀上还有个小家伙,她真想怼小家伙一句“你不说话会死呀?”因为千落染看不到这小家伙,银玄只有忍了,她尴尬地对千落染说道:“落染,可能是我太紧张了,刚刚发现肩膀有些痒,以为是有虫子在肩膀上,真是失礼了。”

    千落染对银玄笑道:“银玄还真没见你如此紧张过,走吧,已经到了。”

    千落染拉着银玄就进了掌门的大帐,“师父,我回来了。”千落然掀开帐帘子就脆生生地喊着自己的师父。

    一个白衣飘飘的中年男子,正端坐在大帐的正上方的坐位上,千落染神经大条,没有看出男子的异样,银玄却看出了些许的端倪。

    千落然只是自顾自地说道:“师父,我刚看到几位剑门的门主从这里出去,你们是才谈完事吗?”

    噗……

    这时,那端坐在位子上的男子,捂着胸口,吐出一口黑血。

    “师父,你怎么了?”千落染扔开牵着银玄的手,就往男子的方向冲去。

    千落染冲到男子跟前,立马跪在男子身边,看到男子又吐了一口血出来,一下子就急哭了起来,嘴里不停地问着,“师父你怎么了、师父你怎么了……?”手颤抖着胡乱地在男子的嘴角边擦着吐出的残血。

    “染儿,我没事,不要哭、不要叫、不要让帐子外面的人听到,我慢慢说给你听,你回去告诉你的大师兄,剑门里面出了勾结魔族和妖族的叛徒,让他多提防,还有……”男子又是一口黑血喷出。

    “师父我不走,我哪里都不走,我要在这里陪着你……”千落染的头摇成了拨浪鼓,已经哭成了泪人。

    “嘿,女人,这人中了魔界的阴尸毒,其毒可用昆仑之颠的千年雪莲来解,只是此毒发作之快,现在去找那雪莲已经来不及了,以他的修为最多可以撑三日,你赶紧封闭他的任督二脉,让他就这样坐着,千万不要躺着,还可以争取多活三日的寿命。”小家伙在银玄的耳朵边对银玄说着。

    救人要紧,银玄这次没有怀疑小家伙,她拿出自己随身携带的银针,急步上前,快速将银针扎在了千落染师父的任督二脉上。

    “银玄,你这是在做什么?”千落然伤心欲绝中,看到银玄突来的动作,着急地问了起来。

    “落染,你师傅中毒了,我封住了她的任督二脉,这样可延缓毒素侵害他身体的时间。”银玄没有说出小家伙对她说的毒物名称和出处,以她一个村里的妇道人家,如果说出了此毒的名字和出处,定会引得千落染师父怀疑。

    千落染听风墨雨说过,银玄医术了得,银玄既能看出师父中毒了,那是不是说明银玄等解师父的毒呢?千落染一把拉住银玄,如同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银玄你能解毒是不是?求求你救救我师父,求求你救救我师父……”

    千落染哭得悲伤,银玄不忍,她扶起千落染道:“落染,你可信我?”

    “我信、我信,我当然信。”千落染头点得像小鸡啄米。

    “落染,这昆仑之颠有一株千年雪莲花,那雪莲花吸收雪之纯净,为最纯净的花,可解天下毒,昆仑山有你剑门仙使把守,你让他们放我前去,我在六日之内必回。”

    六日,对银玄来说又要找花又要找冰,银玄其实没有把握;但是她心里已经决定先救千落染师父,至于那天地玄冰,如果五日之内没有找到,银玄会毫不犹豫地放弃,等下次机会,一切都没有救人要紧。

    “这……”千落染迟疑了,她知道昆仑山上将要发生什么,她和师父对视了一眼,师父已非常虚弱,他艰难地向千落染摇了摇头。

    千落染沉思片刻,对着自己的师笑了笑说道:“师父,我信她。”

    “落染……”师父沙哑的声音让千落然一阵揪心。

    片刻之后,千落染做了个大胆的举措,她拿出了自己的腰牌,“银玄,这是通行贴,你拿着它,就可以在昆仑山里通行无阻。”千落染将自己的通行腰牌给了银玄。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