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5章——银玄醒来
    风墨雨匆匆将银玄抱回了自己的大帐,将银玄放在了软榻上,他准备运功给银玄驱寒,却发现银玄只是个普通人,一点修为都没有,根本无法承受他的功力,无奈,风墨雨只能焦急地等待赵军医到来。

    千落染也跟进了大帐,看到昏迷不醒的银玄,她心里也很担心,她是喜欢银玄的,她也不想看到银玄有个三长两短,便主动请缨道:“大王子殿下,让我来照顾银玄医女吧。”

    王四终于将赵军医给带了过来。

    赵军医知道大王子殿下现在正在气头上,他没想到自己拒绝救治的女人,会是大王子殿下的朋友,他进了大王子的大帐,如同老鼠进了猫窝,浑身都抖得厉害。

    “还愣着干什么?快救人。”风墨雨黑着一张脸,感觉像要吃人。

    赵军医吓的脚都在抖,“是,微臣马上就替姑娘看诊。”

    赵军医向躺在床上的银玄匆匆走去,一个踉跄险些摔倒,帐外虽然白雪皑皑,赵军医现在却是全身冒汗,战战兢兢地给银玄把脉。

    “怎么样?”风墨雨急切地问。

    “禀大王子殿下,此女子长途跋涉又长期食不果腹,导致气血两虚,这又遇到了严寒入侵,现已陷入昏迷。”赵军医老老实实回答,不敢有半句隐瞒。

    “把她救醒,否则你就不用活了。”风墨雨霸道的没有给赵军医说“不”的机会。

    “微臣…微臣尽力。”赵军医吓得唇都在抖,毛毛汗前仆后继地涌出,他都不敢用手去擦他那额前的汗,颤颤巍巍地翻开药箱,药箱配合地发出有节奏的抖动声。

    “你手都抖成这样,如何施针?”风墨雨没好气地看着赵军医,没等赵军医说话,风墨雨接着吩咐道:“千落染,你留在这里陪着赵军医,照顾银玄,其他人都同本王出去。”

    “是,大王子殿下。”千落染领命。

    风墨雨已经出了大帐,其他人也跟了出去。

    帐外犀利的寒风吹过脸颊,风墨雨在寒风中也冷静了下来,他担心银玄,但是担心也无用,自己要是呆在大帐里,估计那赵军医针都扎不下去。

    “走,王四,本王同你们一起去巡逻。”现在风墨雨也只能靠做点其它事,来分散一下自己慌乱的心。

    王四答道:“是大王子殿下,微臣的荣幸,微臣正要去北口巡逻,大王子殿下请。”

    王四是个聪明人,要不然,他就不会从一个被发配来的罪人劳工,刑满之后,就留在了军营,还升成了大队长,王四故意将风墨雨往北口带,那是因为剑门的人扎营在北口,大王子殿下去了北口,定会去同自己的师兄弟们聊聊天,这样他们就不用再陪着王子巡逻了,没有王子的巡逻,他们也会自在很多。

    风墨雨出了大帐,赵军医如释重负,瘫坐在银玄的床榻边,长长地舒了口浊气,好一会才缓过劲来,开始给银玄施针。

    银玄现在昏迷,生死不明;神界那个因历劫,被天雷劈成黑炭的战神之子傲天,却终于痊愈了。

    这天,傲天等来了他的好基友,天父的儿子玉晨。

    “玉晨兄,今年你可收到那银玄上神的怪味松露糕?”傲天看到玉晨,问的第一句话竟然是这个?

    这也不能怪他,这都成了他的执念,如果不是历劫那天,看到天鹤飞过,他也不会失神,也就不会被天雷劈到,更不会平白少了五百年修行。

    “没有。”玉晨显然有些不高兴。

    “我也没有收到,你说银玄是不是出什么事了?”傲天问。

    “哎,傲天你就别提那银玄了,几天前,我父神去了一趟涂山,回来就把我和小茉莉的婚事给压了下来。”玉晨一脸的不高兴。

    “这是为何呀?”傲天继续问道。

    “为何,我如何得知?父神只说,他已晋升到神尊级,过些天要宴请众神,我的婚事,要等宴请完了再说,而且还特别提到,会请银玄上神前来参加,等我见过银玄后,再议婚事。

    傲天,你说,我的婚事和见银玄有什么关系?”玉晨满腹牢骚。

    傲天低头沉思片刻,天父这是什么意思,为什么要玉晨见过银玄后再议婚事,银玄今年为何没寄怪味松露糕……?

    傲天想到,一定是银玄又有了什么变化,于是对玉晨说道:“玉晨,我估计问题出在银玄身上,要不我们去涂山找银玄。”

    “去涂山找银玄?”玉晨有些惊讶地看向傲天。

    “嗯,涂山我们也没去过,那里离九重天太远,估计是个好地方,我们找银玄问问情况,顺便也去涂山玩玩。”傲天提议。

    “好提议呀,走,我们现在就去涂山看看。”

    两个好基友一拍即合,塌着祥云去了涂山。

    巫山神女灵秀知道傲天痊愈,带着亲手做的花羹,匆匆从巫山神域赶了过来,可惜她来晚了,扑了个空,傲天和玉晨去了涂山神域。

    因为傲天和玉晨去涂山神域是临时起意,九天神域里,也没人知道他们去了什么地方,什么时候回来,灵秀一脸落寞地又回到了巫山。

    傲天和玉晨一到涂山神域就要拜会银玄,结果被神域守门的小厮给拦了下来,被告知,银玄被神尊关了禁闭。

    “什么,银玄上神被神尊关禁闭了,她犯了什么事?”傲天不可思议地问小厮。

    “不知道,你们请回吧,现在谁也见不到银玄姑姑。”小厮摇头,他都好久没见到过银玄姑姑了。

    傲天和玉晨这两个好基友,想到这么多年来一直吃银玄的怪味松露糕,吃人口短,好歹大家朋友一场,两人一致决定去找涂山神尊问个清楚,好歹替银玄说说好话也行呀。

    两人又改口,对神域守门的小厮说:“我们还有事,要去拜见涂山神尊。”

    小厮认得傲天和玉晨,他们是神界的轿子,没见过真人,幻影(如同海报)也见不少,小厮也没多想,就带着他们去见神尊。

    天尊回到神界,整天都和涂山神尊混在一起,现在涂山神尊正在同天尊下棋。

    这两人,这盘棋已经下了很久,一直没分出个胜负来,两老头不眠不休,坐在棋桌边屁股都挪过地方,已经到了忘我状态。

    “啊…天尊在那里!”玉晨眼尖,一眼就看到了下棋的天尊,立马停住了脚步,傲天也停下了脚步,这两个好基友,看到天尊如同中学生看到了自己的班主任,瞬间就拘谨起来。

    “傲天,天尊在,那我们还去吗?”玉晨显然已经打起了退堂鼓。

    “玉晨,我们看到了天尊,天尊难道就没看见我们吗?现在离去,以后我们怎么给天尊解释,走吧,来都来了。”

    两个好基友,硬着头皮拜见了天尊和涂山神尊。

    “九天神域玉晨,前来拜见天尊、涂山神尊。”

    “九天神域傲天,前来拜见天尊、涂山神尊”

    两老头自顾自地下着棋,完全没理会这两个小娃娃。

    这两个小娃娃现在是骑虎难下,人都到天尊和神尊面前了,现在是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一走了之,又怕被长辈怪罪;不走,这两个长辈就好像没看到他们一样。

    他们只有发挥锲而不舍的精神,你们不理我们,好吧,我们就继续:

    “九天神域玉晨,前来拜见天尊、涂山神尊。”

    “九天神域傲天,前来拜见天尊、涂山神尊”

    ……

    噪音,这简直就是天下最大的噪音,天尊没好气地瞪向这两个徒孙,“没看到我和神尊正在下棋吗,你俩在这发什么噪音?”

    玉晨和傲天两人被天尊这么一瞪,心里同时一阵发怵,如同被家长训斥的小朋友。

    傲天硬着头皮说:“天尊在上,徒孙傲天和玉晨前来涂山,也只是想问问银玄……”

    “问银玄,银玄有什么好问的,别问了,她被关了禁闭,时间没到,不能放出来,你们从哪来回哪去。”天尊没好气地下了逐客令。

    见天尊生气,玉晨和傲天哪里还敢多问,灰溜溜逃也似的返回了九天神域。

    银玄这次投胎凡界,是天界最大的秘密,因为天地玄冰拥有毁灭魔丹和妖丹的洪荒之力,魔界和妖界定不会让天地玄冰找到自己的主人,他们会想尽一切办法杀掉玄冰的主人。

    为了银玄的安全,除天尊、涂山神尊、天父、春青和夏彤外,其他人都不知道银玄投生去了人界,银玄触怒涂山神尊,被神尊关了禁闭,这是他们当初统一好了的口径。

    “哎,去了一趟涂山,什么事情都没解决,空手而归,还碰了一鼻子灰!”玉晨无力的抱怨到。

    “谁说空手而归了,至少我们知道,银玄今年不是故意没给我们寄怪味松露糕的,她是被涂山神尊关了禁闭,是身不由己。”傲天补充道。

    “哎,那银玄都是上神了,还被自己的师傅关禁闭,也不知道,她是怎么就把涂山那个老头给得罪了。”玉晨依旧有气无力地说着话。

    “是好可怜,我们今天想帮她,都没帮成。”傲天有些小苦恼。

    傲天本来还有些生银玄失信的气,今天得知她是被自己的师父关了禁闭,也是身不由己,就原谅了银玄。

    昏迷中的银玄哪里知道,此刻天界还有两个年轻人,正在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她。

    啊…嚏…、啊…嚏…、

    几声喷嚏一打,银玄终于醒了。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