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0——启程
    金阳觉得有必要澄清一下当年的事,他对黛倩说道:“当年,爬上你床那个人不是我,是蓝光之之,我还不屑,用那下作的手段,来和女人上床。”

    这么多年过去了,黛倩又何尝不知当年那个人是蓝光之之,只是她喜欢蓝光宇,她执着地就要把那个人认做是蓝光宇罢了。

    当年蓝光之之在她喝的酒里下了药,在药物迷幻的作用下她和蓝光之之发生了一夜之欢,事后蓝光之之因为害怕魔王怪罪,将蓝光宇推了出来顶包,没想到这傻瓜为了什么狗屁兄弟情,还真认了这件事。

    事后,因为自己喜欢蓝光宇,蓝光宇又认下了这件事,黛倩便向自己的父亲魔王陛下恳求赐婚,魔王拗不过黛倩也就答应了她的要求,没想到赐婚之后,蓝光之之便来负荆请罪,他求见了魔王,并在魔王面前胡说八道了一通,将一切的错都推给了蓝光宇,还请求魔王将黛倩赐与他。

    开始魔王是反对的,后来蓝光之之的父亲,蓝光家族的新任族长,几次三番登门拜访,终于说服了魔王,魔王同意改赐婚,将黛倩许配给蓝光之之;只是这纸赐婚还没来得急宣出去,蓝光家就出事了。

    蓝光家族造谣蓝光宇的父亲有谋反之心,再加上蓝光宇的父亲对魔王出尔反尔的赐婚心怀不满,顶撞了魔王,魔王一怒之下就杀了蓝光宇的父亲。

    没了父亲保护的蓝光宇,像个丧家之犬,被蓝光家族的人追的东躲西藏,最后从蓝光家族传来了蓝光宇的死讯,蓝光宇从此在魔界消失的干干净净,黛倩也一度认为蓝光宇死了。

    直到两年多前,她在张家少东家的身体里发现了那只蛊虫,她取出了张家少东家肚子里的蛊虫,那虫子正是她当年送给蓝光宇的蛊虫。

    蓝光宇没有死,这个消息对她来说不知道有多高兴,她将穿梭镜给了张家少东家,让张家少东家想办法将蓝光宇带回魔界,可是没想到,那张家少东家和穿梭镜同时消失了,还消失的无影无踪。

    要不是昨天她感应到穿梭镜的信息,她还找不到蓝光宇,没想到穿梭镜竟在蓝光宇的手里,黛倩心想,估计那张家少东家是被蓝光宇给杀了吧?

    想到这里,黛倩心里一沉,对金阳说道:“蓝光宇,我保你在魔界的安全,你把镜子还给我。”

    “镜子,什么镜子,我何时拿过你的镜子?”金阳不想搭理黛倩。

    “装,你还装,我的穿梭镜,借给了张家少东家,没想到张家少东家突然失踪了,连带着这个镜子也失踪了,昨天失踪了很久的镜子终于被我感应到,我顺着镜子的信息找到了你,那镜子不在你手上又会在谁手上?你快给我!”黛倩又伸出了手找金阳要镜子。

    金阳心想,能让黛倩如此上心的东西,定然是个宝贝,宝贝拿在手上不会用那也不行,他必需打探出来那东西到底如何使用。

    “哦,你说的是那个黑亮黑亮的东西吧,是在我这。”

    “那你快给我。”

    “你绑着我,我怎么给你呀?”金阳看了一眼身上的绳子。

    黛倩很犹豫,金阳看出了黛倩的犹豫,“你放心,我不会跑的,既然回来了,有些事也该有个了结了,你给我松绑,我在魔界现在哪也去不了,也只能暂时住你这,你好好安顿我,我高兴了,说不定就把镜子还你了。”

    黛倩觉得蓝光宇难得一本正经地说话,别看蓝光宇以前总是吊儿郎当的模样,黛倩知道,蓝光宇只要一认真起来,就会说到做到,这也是她喜欢他的原因,他不仅长得非常好看,还是一个言而有信的人,“好,我相信你一次。”

    黛倩给金阳松了绑,金阳重获自由,活动活动四肢问道:“你如此着急那东西,它有什么用?”

    “蓝光宇,告诉你也没什么,它是从宏源弱浆,天然孕育出来的一面可以带人穿梭空间的镜子。”

    “可以穿梭空间,这真是个宝贝呀,那不是有了它,想去哪里就去哪里啦?”金阳问。

    “也不全是,那镜子穿梭的地方,必需是你以前去过的地方,脑子里要有想去的地方清晰的画面,它才能带你穿梭而去。”黛倩补充。

    “好,我现在就给你,既然是你的东西,你都能感应得到它,那你自己把它唤出来吧。”金阳敢这样说,就是因为那东西不在自己身边,金阳笃定黛倩是唤不出那镜子的。

    “你…你这个人怎么这么不要脸,你说好给我的,那镜子没认我为主人,你叫我怎么唤呀?”黛倩气急道。

    “黛倩你可听好了,我原话说的是‘我高兴了,说不定就把镜子还你了’,你自己唤不出镜子,还骂人,现在我不高兴了。”蓝光宇不耐烦地说。

    “你不给我,我自己感应,只要镜子在你身上我就能感应到。”黛倩已经开始启动魔力感应镜子,可惜她不知道,那面镜子已经认了银玄做主人,从此,她再也感应不到那面镜子了。

    黛倩要是知道,银玄一滴血,那镜子就认了银玄做主人;而她在镜子上抹满了血,镜子也没认她为主,估计会被气得吐血。

    黛倩怎么也感应不到镜子,一时气急,那可是父王闭关前,交给她好生保管的东西,她不能把那东西给弄丢了,她对蓝光宇怒吼道:“蓝光宇你要怎样才高兴?”

    “不知道,现在我要洗澡,换衣服,睡觉,你去办吧。”金阳开始像使唤下人一样使唤起黛倩来。

    黛倩无奈,只好吩咐人给金阳准备洗澡,衣服,和美食,看着他霸占着自己的床,呼呼大睡了起来。

    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估计也没人会猜到,自己会在黛倩的闺房里,金阳也睡的放心,他在梦里梦到了银玄,脸上不由自主地挂起了一轮好看的月牙笑。

    蓝光宇笑起来真好看,自己是喜欢他的,而且喜欢了上百年,黛倩看着睡得香甜的蓝光宇,心想,蓝光宇我毕竟曾经也是你的未婚妻,我会让你娶我的,虽然我们之间隔着杀父之仇;但是我会想办法化解这段仇恨,我爱你胜过爱一切。

    金阳睡得香甜,黛倩看得痴傻,唯有银玄开启了她的千里救夫计划。

    银玄肯定,金阳是被魔界的人带回了魔界,要不然,他不会留下衣服和这个黑亮像镜子一样的东西,那件衣服和镜子都像是金阳故意留下来的线索。

    金阳曾经说过,如果他遇到了强大的对手,就会丢下衣服,把对手带离这里,如果几天后都没回来,就证明回不来了,如果那样,他让银玄不要去找他,让银玄从新开始自己的新生活,可是银玄做不到呀!

    银玄决定去极北之地,找到一个叫天地玄冰的东西,带着这块冰,通过地心之火的地下岩浆流,进入魔界救回金阳,这也成了银玄的执念。

    要去魔界,就必需先去极北之地找到天地玄冰,银玄决定即刻启程,前往极北之地,银玄出了镯子开始收拾起东西。

    还好有金阳留下的空间镯子,去极北之地要带很多厚衣服,有了这个镯子,带再多的衣服都没问题,银玄还带了许多晕睡针和软骨散。

    银玄收拾完东西就去了灶房,那天早上,银玄吃了很多,她吃完饭,抹了抹嘴对广生说:“广生,我出去一趟,医竹楼就交给你了。”

    银玄的话像是在话别,广生连忙问道:“银玄师父你要去哪里?”

    “村市。”银玄回答的很简短,广生银玄说去村市,怪自己想多了,今天赶集,估计是银玄想去村市走走,散散心,“我让茉兰陪着你吧。”广生补充道。

    “不用了,我想一个人走走。”银玄说完就离开了医竹楼,向着村市走去。

    银玄在村市的烧饼店买了二十个椒盐烧饼,又去铁匠铺子上买了几把小刀,刀小方便藏进自己的袖子里,平时,村里人买这种刀是拿来削皮用的。

    买好了自己需要的东西,银玄便去了新四村总督哪里。

    银玄从来没独自离开过梨村,她如何知晓极北之地怎么走?她当然不知道,她不知道,不代表其他人不知道,新四村总督,就是风墨雨从极北之地调遣回来的将军。

    总督知道风墨雨和银玄他们关系好,对银玄当然也是热情接待。

    “总督大人好,银玄来这里也没旁的事,银玄只是想请教总督大人极北之地如何走?”银玄开门见山,不转弯、不抹、不角浪费一点时间。

    “医女为何突然问到极北之地?”新总督有些诧异。

    “不瞒总督大人,师父曾经说过今年那极北之的千年雪莲就要开花,银玄想去碰碰运气。”银玄当然不会说出心里的实话,不过她确实也曾经听师父说起过,极北之地千年雪莲的事,于是就借用这千年雪莲撒起了谎。

    新总督是从极北之地回来的,当燃也知道千年雪莲的传说,只是那只是个传说而已,“医女,我听说那要有缘人才可得,而且千百年来,还无人见过那株雪莲。”

    “还请大人告知道银玄如何前往即可,至于银玄是否是那雪莲的有缘人,银玄也想去碰碰运气。”银玄向新总督欠了欠身,如果那新总督实在不想说,她就算是走一路问一路,也要问到极北之地去。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