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6章——勾兰阁里的秘密
    老鸨见自己的软剑幻化出来的银蛇被毁,又开始念诀,地上的银元宝,如同长了脚一样汇聚到一起,叮叮咚咚……

    叮叮咚咚……那些银元宝滚到一起,瞬间变成一把银色的长矛,带着萧杀之气直击风墨雨,面对比自己差的对手,风墨雨也没有掉以轻心,他的天鸣剑绕在长矛上,发出刺耳的金属摩擦声,快速旋转的天鸣剑穿过长矛,落在了老鸨的脖子上,而老鸨刺向风墨雨的的银色长矛,则被风墨雨的两个指头给钳制住了。

    剑在脖子上,老鸨不敢乱动,风墨雨身边的牙兵,赶紧上前将老鸨捆押了起来。

    这边,风墨雨抓住了老鸨,那边,海超一路顺这金阳留下的标记,没费吹灰之力就找到了小屋里的大坑,他们把坑里的那个怪物和那两个看门的修侍,都抬到了“勾兰阁”的内院里。

    风墨雨跟去了内院,牙兵押着老鸨也去了内院。

    两个修侍还在睡,没有银玄的解药,一时半会他们也醒不来,现在能开口说话的也只有老鸨了,风墨雨高坐正位,指着地上这个全身黑不溜秋的怪物问“老鸨说说吧,这怪物是什么东西?”。

    大家看着地上呼呼大睡,黑不溜秋的怪物都不知道它是个什么东西,风墨雨从小在修仙门派剑门学艺,拜得剑门掌门为师,一看便知这个怪物是“阴狮”。

    它是魔界的产物,在魔界它们就像魔者家族里养的狗,主要起到看家护院的作用,凶猛异常,对主人的命令誓死执行到底。

    “阴狮”食量大,在魔界都极少有魔者饲养,一般都是魔界的大家族才养这东西,风墨雨没想到这样偏僻的一个地方,竟然有人暗地里饲养“阴狮”?

    “阴狮”像人又像狮,脑袋长得像人的脑袋,只是没有头发和眉毛,眼睛大得像鸡蛋,鼻梁短而宽,两个鼻孔特别的大,嘴吧长得和人嘴差不多,只是比人的嘴又大了许多,宽了许多。

    海超刚刚发现“阴狮”的时候,他见翠然还有一小段身体在外面,就扳开了“阴狮”的嘴,想将翠然给拖出来,当他扳开“阴狮”嘴的一刹那,被“阴狮”嘴里密密麻麻,长满了带着锯齿的牙齿吓了一跳,这东西,天生就是一个吃人的机器。

    “阴狮”身体像一头母狮,特别的强壮,只是全身没有一点毛发,长满了蛇鳞般黑亮的鳞片,而“阴狮”的前掌长得特别像人的手,十分的灵活。

    “阴狮”喜好吃人,尤其是女人;但是它从不吃人头,因为它不喜欢头发,故而,银玄会在大坑里看到很多带着头发的人头骨,春楼还真是喂养“阴狮”最好的地方,怪不得合欢说“勾兰阁”每年都有花花姐妹离去,不难猜出,那些离去的女子,大部分都变成了这里的白骨。

    老鸨不屑地看向风墨雨,“王子既然有天鸣剑,师从剑门,不会不认识魔界的‘阴狮’吧?”

    哼,风墨雨冷哼一声,“本王一直就纳闷,张家勾结魔族,为何连二强子这样的人都不知道,难道他真没帮凶?

    原来,老鸨你是张家的上家,真正勾结上魔界的人是你才对,你说是不?”

    老鸨没有回答风墨雨的话,只是把头转到了一边,不去看风墨雨。

    风墨雨继续道:“说吧,你们和魔界到底在交易什么,你被后的主子是谁?”

    哼…老鸨嘲讽地冷哼一声,“什么交易,你不是看到了吗,我们替魔界喂养“阴狮”魔界给我们提供特殊兵器的原料,至于我背后的主子,你一个失宠的王子,我劝你还是不要打听,放了我们,我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我背后的主子你得罪不起。”

    不得不说,老鸨口出的狂言,确实让风墨雨感到诧异,他原本以为他们幕后的主子是詹家,却没想到,老鸨会说她背后的主子自己得罪不起。

    风墨雨心里反复思考着,老鸨说的她背后的人,究竟是谁?

    风墨雨首先想到了他的父王,只是这个念想刚一闪出就被风墨雨否定了,自己的父王虽然不是什么多么贤明的君王;但是,父王并不昏庸,而且父王也没有扩张版图的野心,他不可能暗地里和魔族合作。

    现在三界太平,神、人、魔三界和平共处,父王想养这东西,大可名正言顺地养,(“阴狮”只是喜好吃女人肉;但是还是可以喂牛肉等家畜的肉,这东西无肉不欢,有肉就行。)父王没必要这样偷偷摸摸地喂养“阴狮”,否定了是自己的父王,风墨雨又想到了一个人,他的三王弟。

    对,应该就是三王弟,三王弟曾经不止一次提出过版图扩张的建议,虽然都被父王给否了;但是三王弟从未死心过。

    而且,三王弟不爱饮茶,喜欢把每年上贡的武夷山大红袍,都赏赐给下人,老鸨给风墨雨沏的那杯武夷山大红袍,就是来自王族的贡品茶。

    风墨雨冷笑,对老鸨说:“本王,得罪不起的人太多了,比如父王、如三王弟,还比如很多人,本王都得罪不起,既然本王有太多的人得罪不起,那么本王也就不再怕得罪人。

    本王就是要试一试,得罪一下那个我得罪不起的人,总比窝窝囊囊做个闲散王爷的好,你说是不是老鸨?”风墨雨故意这样说,还说得特别的慢,他在老鸨的眼睛里确定着自己的猜测。

    果然,老鸨在听到他说三王弟的时候,目光闪烁,这转瞬即逝的闪烁确定了风墨雨内心的猜测。

    父王一直没有立储君之位,本来他是嫡长子,储君之位自然由嫡长子继承,可是五年前母后被费,三王弟的母妃康贵妃被立为了新后。

    父王废后却不费嫡,依然让他保持着嫡长子的封号,这样一来,嫡子就变成了两个,为了这个继承人之位,三王子在三年前就开始针对他做出各种小动作,虽然都被他一一化解;不过一直防着那也不是办法,他需要反击,他在等,等一次就足以给三王弟致命打击的机会,现在机会就在眼前,只要老鸨供出幕后的人,能指认三王弟,他就有机会扳倒三王弟。

    风墨雨心想,一定要让这个老鸨做自己的证人,他开始诱导老鸨,“说吧,说出你背后的人是谁,只要你说出来,本王保证,绝对将功折罪对你从轻发落。”

    老鸨知道自己今天没有退路,说与不说她都是死路一条,她仰天大笑,故做疯疯癫癫,猝不及防,从她嘴里射出两枚毒针,射向了她身边躺着的两个修侍。

    风墨雨见状,对着牙兵大叫“快、快用布塞住她的嘴。”

    为时已晚,老鸨咬破了嵌在牙里的毒,自杀了。

    现在留给风墨雨的三个有用的证人都死了,唯有这个凶猛异常的“阴狮”还活着。

    “阴狮”现在睡着,当然没有什么危害,等它醒了,风墨雨自己都没有把握能快速制服这个家伙,这家伙力大无穷,非玄铁打造的笼子是关不住它的,而且这家伙残暴成性,又喜好吃女人肉,它这一醒来,还不知道要为自己惹下多少祸事。

    风墨雨一时,一个头两个大,他想直接杀死“阴狮”,可它又是最直接的证据;如果不杀死“阴狮”,它又后患无穷。

    别看“阴狮”这怪物活着的时候是庞然大物,死了就会化成一滩污水奇臭无比,还好这污水有鸟粪一样的功效,不会污染大地,可肥沃土地。

    风墨雨一时犯了难,这一犯难,他就想到了金阳。

    金阳是个高人,毋庸置疑,风墨雨和海超一样,在那次上都和金阳一会,他就对金阳下了这个结论,自己师从剑门,不说修为如何了得,至少也算个高手,那天晚上,自己尽然在毫无察觉的情况下被金阳把剑架在了脖子上,金阳的修为定比他高出许多。

    “金阳,你们谁看到金阳了?”风墨雨问。

    “他好像去了厨房。”千落染回答。

    去厨房,这家伙去厨房干什么?风墨雨心里不解,吩咐道:“你们在这里守着,我去厨房找找。”

    千落染和海超准备也跟着去,也被风墨雨拒绝了。

    厨房里一片狼藉,金阳正在翻箱倒柜。

    “金阳你这是在干什么?”风墨雨踹开脚底的锅、碗、瓢、盆等障碍物,来到金阳旁边。

    “给你看看,我在找好东西。”金阳向风墨雨眨了眨眼睛,拿了一瓣上等的燕窝对着风墨雨晃了晃。

    “燕窝,这有什么稀罕的?”风墨雨看着金阳高兴的样子,很是无语。

    “你不稀罕,我稀罕,这里不仅有燕窝,还有各种稀有珍馐,我统统拿回去,这下我家玄儿就有口福了。”金阳乐滋滋地收拾着自己搜罗来的宝贝,什么燕窝呀、鱼刺呀、武夷山大红袍呀、瑶柱呀、鹿茸呀、木耳、银耳呀、各种海鱼干呀……一大堆全是吃的食材。

    金阳边收还边说:“这个‘勾兰阁’的老鸨定不是个简单人物,柜子里一大堆稀有珍馐,我的收获不少,大王子殿下,现在抓到她了,应该也收获不少吧?”

    “收获,我倒是想收获,可是现在人都死啦,我能有什么收获?现在不仅没有收获,还有个麻烦,你弄晕的那个怪物一旦醒来,我根本没把握制服它。”风墨雨垂头丧气,无奈地踢了一脚地上的一口锅,锅撞在其它瓢、盆上发出连环的响声。

    “嗨,我当是什么大事,人死了就死了呗,我只问你,那张家家主死没?”金阳觉得风墨雨今天的脑子是被打了铁,堵上了,智商不在线上。

    “张家主还活着,我的人把他看押在了一个秘密的地方。”风墨雨说。

    “这不就结了,其他人死了就死了呗,只要张家家主没死就行。”金阳没好气地看了眼风墨雨,又接着说“其实张家家主死了也没多大个事,那詹家人里,有用的几个没死绝也行。”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