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5章——老鸨亮剑
    多亏有了金阳给银玄做的吹筒,银玄的晕睡针才射进了怪物的体内,可惜,还是迟了,那怪物体大,又是魔物,对银玄的晕睡针毒反应慢,怪物一口就咬下翠然的一条腿。

    啊……只听到翠然痛楚的惨叫声,这叫声让银玄听了都觉得头皮发麻,一阵肉疼。

    怪物像吐葡萄皮一样,吐出翠然腿上的衣物,又继续了第二口。

    啊……翠然继续惨叫。

    听得人毛骨悚然。

    “那是个什么东西?”银玄问张家姐弟。

    张家姐弟见银玄一个人,两人对视一眼,同时想到了报仇,又同时犹豫了。

    张家大小姐心想,翠然说得没错,虽然不是银玄逼翠然出卖张家的;但是,始作俑者是银玄,如果不是银玄救了金阳,自己就见不到金阳,也就不会喜欢上金阳,更不会卖掉翠然,翠然就不会逃跑,去上都告张家。

    可是,始作俑者真的是银玄吗?张家大小姐又反问自己,她瘫痪期间尝尽人间冷暖,看到了许多、遇到了许多也想明白了许多;所以她犹豫了。

    张家少东家的犹豫,可没张家大小姐想得多,他简单的猜测有银玄的地方就有金阳,他肚子里的蛊虫是金阳放进去的,虽然魔界的恩人已经帮他把蛊虫取出;但是,金阳是魔界恩人要的人,他得罪不起,所以他也犹豫了。

    “银玄医女,你取出了埋在我脑子里的针,就算你救过我一命,你走吧,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张家大小姐说道。

    银玄本来想说些明,正要开口,这时一道白光闪过,是金阳从镯子里出来了,张家姐弟看到金阳突然间就冒了出来,这让他们措不及防,张家少东家快速拿出一个黑色的东西,念了一个诀,虚空就打开了一个通道。

    张家姐弟跳进通道就走了,金阳没有追,而是用灵力快速夺走了张家少东家手里的黑色东西,东西被金阳夺了下来,张家姐弟却消失在了虚空之中。

    金阳看着手里那黑色的东西,这东西他认识,像镜子一样,却不是镜子,是魔界公主的东西。

    金阳看着这东西,连连摇头,没想到与张家人勾结的竟然是魔族的公主,金阳把镜子放进了银玄的镯子里。

    银玄的晕睡针,对坑里的那个怪物终于起了作用,怪物已经吃完翠然的下半身,翠然痛晕死过去,怪物在翠然剩下的半截身体上刚咬下一口,就晕睡在地。

    怪物现在是嘴里含着翠然剩下的半截身体,一半在它嘴里,一半在外面,躺在了地上,这个场景十分恐怖,翠然小半截留在外面的身体,是胸部以上的手和头,她脸上瞪着一双死不瞑目的眼睛,嘴里吐着鲜血,他们的四周都是带着头发的人头骨。

    银玄看到坑里触目惊心的一幕,她的胃开始痉挛,一阵翻滚不停地呕吐,就差没把前天吃下的东西全吐出来了。

    “玄儿,别看了,你受不了。”金阳很是心疼。

    银玄吐得都要虚脱了,好一会,胃才没那么难受,等银玄不再反胃了,金阳才把吐得面色苍白的银玄抱进了镯子里。

    “玄儿,你好生休息,为夫去找大王子,接下来的事,就交给大王子殿下自己处理。”

    “金阳,你可知道那怪物是什么东西?”银玄拉住了金阳的手。

    “阴狮,魔界的一种和你们人界狗差不多的物种,乖,不要去想那东西了,好好休息一下,我会尽快回来陪你。”金阳给了阴玄一个温柔的摸头杀。

    银玄点点头,“嗯,我没事,你快去吧。”银玄不敢再去想那怪物。

    出了镯子的金阳就开始往回走,他在地上留下信息,弯弯绕绕终于又走到小屋的门口,两个护卫分别睡在屋门两边,睡得正憨,金阳玩味笑道:“好好睡,这觉醒来,下一觉可能就醒不来了。”

    出了小院,金阳一个闪身就来到他和风墨雨约好的地方,风墨雨还没到,不过他的侍卫海超已经到了。

    “金大人,我家主子让我在这等你。”海超对金阳拱手行了礼,他很敬佩金阳,他的敬佩来源于那次在上都,金阳可以做到悄无声息地把剑驾到风墨雨的脖子上,他断定金阳是个隐于山中的高人,像海超这样的武者佩服的就是这样的高人。

    “你带了兵来?”金阳察觉到“勾兰阁”周围有埋伏。

    “是的。”海超回答很干脆。

    “你家主子吩咐你带的?”金阳觉得风墨雨还真有帝王之才,做事果断,考虑周到。

    “是的,我现在就要去给我家主子送披风,不知道金大人有什么话,让我带给我家主子?”

    “就给他说后院都搞定了。”

    “是,谢金大人,在下告辞。”海超拱手告退。

    海超再次回到“勾兰阁”,老鸨看着他手里什么都没拿,心生疑惑,“你不是帮你家主子那披风了吗,怎么空手回来了?”

    海超没有搭理老鸨,直接在风墨雨的耳边嘀咕“披风已到,后院就绪。”风墨雨听着海超的嘀咕,老鸨在他脸上看不出来半点的情绪波动,这时老鸨却莫名的感到一阵心慌。

    风墨雨看到老鸨的样子,嘴角勾出一抹邪笑,“老鸨,你可懂我混沌大路的规矩?”

    老鸨见风墨雨这样问,猜到他定是要给自己下套,只好尴尬的装着笑,呵呵…呵呵…就是什么都不说。

    你装傻,装傻也没用,风墨雨不怀好意地看着老鸨,“老鸨,我来告诉你,按我们混沌大路的规矩,翠然杀了人,那么杀人偿命,翠然已经是死囚,死囚的卖身契就再没有任何价值,所以翠然的卖身契本王不要了。”

    啊……?闹了半天他不买翠然了,老鸨气得不行,怪自己为了多要点钱,把翠然杀了二狗子的事给说了出来,真是偷鸡不成失巴米。

    “要不大王子我只收个成本钱,二十两银子你看如何?”老鸨很是贪财,还没感觉到危险的道来,还在同风墨雨讨价还价。

    哼…风墨雨冷哼一声,“老鸨,随意带着死囚也是犯法的。”

    老鸨心里咯噔一沉,难道他们发现了什么?不可能,小院有修侍看护,一般的人跟本无法近修侍的身,再说如果有人闯小院,修侍也会预警,她并未听到修侍的预警,估计这个大王子是在套路我。

    有了这个想法,老鸨打着哈哈,说道:“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大王子殿下在说什么。”

    风墨雨现在才懒得同老鸨废话,“来呀,给我收,海超带人去后院。”

    老鸨一听,风墨雨让人直接去后院收,心里一慌,向前阻止,“后院是女子闺房,你们这些男人去女子闺房里收什么呀,不要坏了我家姑娘们的名声。”

    风墨雨玩味地看着老鸨“老鸨,‘勾兰阁’里的姑娘我们能坏她们什么名声?不过你放心,我的兵绝对不会乱看,他们知道什么该看,什么不该看。”

    “不行,谁都不能去后院。”老鸨也不再掩饰,拿出了自己的武器,一把藏在腰间的软剑,露出狰狞的面孔。

    这时“勾兰阁”已经大乱,士兵把阁里所有的人都赶了出去,包括阁里的姑娘们,风墨雨不像伤及无辜,才吩咐士兵赶出去了所有人。

    风墨雨看到老鸨亮出了自己的武器,眼里透着不屑,这老鸨修为和自己真不在一个档次上,非得好好教训一下她,让她明白,他虽然是王族不受宠的王子;但是他也是个王子,他的尊严依旧不能容忍别人践踏和轻视。

    “老鸨,原来你是个修侍,怪不得对我如此怠慢,现在我们就比试比试如何?”风墨雨也亮出了自己的武器——天鸣剑。

    “天鸣剑在你手里,你是剑门的人?”老鸨没想到风墨雨也是修仙派的弟子,而且剑门是混沌大陆最大最有实力的修仙派。

    “不错,有眼光。”风墨雨拿出一块布,慢条斯理地擦起了剑,“这剑很久没用了,我今天就给它开开光。”

    老鸨心里一沉,她从来不知道王族里还有修仙派的弟子,她的主子也从来没给她提过,她现在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老鸨的软剑像一条蛇一样吐着猩红的信子,带着毒妇般怨毒的毒气,携着呼啸的风直逼风墨雨,风墨雨的天鸣剑像一个绅士,轻轻一晃,一道闪光晃瞎老鸨的眼,将那怨毒之气和呼啸的寒风一并返回给了老鸨。

    “没想到你的修为如此厉害?”老鸨嘴角带着残血说道。

    “你也不弱。”风墨雨不屑地看这她。

    老鸨手中的软剑瞬间变成无数条银光闪闪的蛇,像弹簧一样射向风墨雨,密如雨的银色,个个张着血口,贪念地奔向风墨雨,只需一条蛇咬上风墨雨一口,所有的银蛇都会得到满足。

    可惜,它们注定是咬不到这一口的,风墨雨天鸣剑一挥,只见一道道璀璨闪过,无数的银色落了一地,哐哐铛铛……地下的银蛇变成了一个个银元宝。

    怪不得老鸨如此爱财,她手中的软剑,是要吸收银子的能量,才能变化出银蛇来的“银蛇剑”。

    银蛇剑攻击诡异、霸道,属极品阴毒武器,怪只怪老鸨修为太低,无法开启银蛇剑的真正攻击实力,要是换一个修为高一点的人,或者是同风墨雨修为差不多的人,开始老鸨使出的那招“万蛇穿心”,风墨雨根本没有机会躲过。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