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1章——寻找线索
    金阳拉过银玄的手,温暖的大手握着银玄柔若无骨的小手,瞬间一种安全感觉传递到银玄全身,银玄煞白的脸上也恢复了些许血色。

    “我记得,那药丸甚是奇怪,那天张家少东家被打成了猪头,吃下那药丸后,瞬间脸上的瘀肿就消了,面貌还恢复如初,金阳你那天给张家少东家吃的药丸究竟是什么东西?”

    其实,银玄一直好奇,金阳给张家少东家喂下的那个药丸是个什么东西,只是金阳一直没说,她也就没问,她认为金阳想告诉她的时候,自然会告诉她,没告诉她,也只能说明时机未到。

    “玄儿,那是我们魔界紫光家族饲养的一种蛊虫,此虫有一个很好听的名字叫‘美颜亮肤虫’,此虫喜欢吃人体身上的瘀血和脸上的黑色沉淀物质,所以可以起到祛瘀、消肿、亮肤的作用,魔界许多人,无论男女,都喜欢养这个虫子在身体里;只是养此虫也有一个弊端,就是它吃完人体身上的瘀血和脸上黑色沉淀物质后,如果没有及时把它封印起来,它就会吃人的内脏。

    在魔界,也只有修为到了一定境界的人才可以食用此虫。

    他们在美肤后,用灵力将此虫封印沉睡在体内,等下次身上有了瘀血或者是脸上有了黑色沉淀的小斑点,再唤醒体内的虫子,虫子在体内可以生存十年。”

    银玄听到这里,浑身都起鸡皮疙瘩,魔界的人为了美,真不知有多变态,竟然在自己身体里养活虫,想想都恐怖。

    金阳继续,“我虽然让张家少东家身体里的蛊虫沉睡;但是,你也看到了,张家少东家死相惨烈,不仅是脸被毁,身体上还有多处瘀青,这么多的瘀血足已唤醒他身体里的蛊虫,如果张家少东家真的死了,那蛊虫足已将张家少东家整个人吃得干干净净;可是,我们看到的少东家,他的尸体完完整整,没有被蛊虫修复过的痕迹,也没有被蛊虫啃噬干净,那就只能说明,我们看到的那具尸体不是少东家的尸体。”

    银玄听得心里发怵、头皮都发麻,疑惑地问:“金阳,你们魔界一个小小的虫子如何吃掉整个人?”

    “蛊虫之所以叫蛊虫,它就与普通的虫子不一样,‘美颜亮肤虫’是魔界紫光家族用魔力培养出来的虫子,与生俱来的魔力,不要说吃掉一个人,就是一次吃掉十个人也没问题。”金阳将银玄搂到怀里,不想她害怕。

    “那你为何不早给我说?”银玄追问。

    “玄儿,我没给你说,就是不想让你担心,而且事后,我也去找过张家少东家,他好像真的从这里消失了,我在这四个村都尝试过感应蛊虫,却从未感应到,我以为张家少东家可能真的是远离了这里。

    今天翠然的失踪太突然,我不得不将这些事说给你听,就是想让你心里有个数,但是玄儿,不要怕,有为夫在,定能护你周全。”

    “金阳,我不怕,敌在暗我在明,如果找不到张家少东家,我们始终睡不踏实,我们还是尽快找到他的好。”

    “嗯,为夫答应你尽快找到他们,也好给大王子一个交代。”

    ……

    两人又聊了一会,银玄说道:“金阳,我要去准备晚上的臭豆腐了。”

    “我陪你。”

    金阳陪着银玄去了灶房。

    今天春青他们回来得相当的晚,原来是在采药回来的路上,广生看到山上有几只野兔在跑,一时技痒就大显身手打起了猎。

    收获还不错,四只野兔,春青打了三只,广生打了一只,确切地说,如果春青不让着广生,广生一只都打不到。

    “春青老师,原来你打猎的技术这么好,怪不得银玄师傅有那么多猎物拿来卖。”广生一直认为银玄让他卖的猎物是病人看病交的诊费,这些日子他在医竹楼学习,也了解到送猎物来的村民是少之又少。

    金阳打猎厉害,他是能理解的,毕竟看他那身板就是一个猎人该有的身板,他万万没想到春青,这个文弱书生打猎也这么厉害,广生挠挠头,扪心自问——自己和人家的差距不是一星半点。

    几个人走近医竹楼就闻到一股子臭味,春青和夏彤他们去过上都,也吃过臭豆腐,当然知道这是油炸臭豆腐的味道,广生就不同了,他认为银玄是炸了一锅臭鸡蛋。

    “银玄你会做油炸臭豆腐?”夏彤看到桌子上炸好的臭豆腐一脸的不可思议。

    咯噔……

    完了,只想着给金阳的师父炸臭豆腐,去讨好师父,却没想到这个东西会出卖自己,“哦…是大王子殿下的女侍卫教我做的,我正在摸索,夏彤你们尝尝味道如何。”

    银玄撒起谎来,慌慌张张,顾头不顾尾,她前两天发酵臭水夏彤就问过她,那豆腐也是她昨天就买好的,夏彤知道她去过上都,只是不想揭穿她罢了,她惊讶的是银玄竟然自己会做这东西,这吃货师姐,太让她佩服了!

    “好吃,真的好吃。”夏彤吃了一快,忍不住继续吃下去。

    春青也觉得好吃,心里暗乐,以后师姐回到涂山,拿手小吃就不只是怪味松露膏了,他们可是又有口福了。

    “这东西这么臭,又这么黑,怎么吃呀?”广生觉得,银玄他们吃的这个什么油炸臭豆腐太重口味,别说吃了,闻着他就很不舒服,一脸嫌弃。

    “银玄师傅,你们慢慢吃,我今天打了只兔子想早点回去,给老婆孩子烧个兔子肉,改善一下生活。”这里的味道太难闻了,广生想赶快离开这里,去外面呼吸、呼吸新鲜空气。

    “嗯,广生哥早点回去吧,这段时间你辛苦了,我做了臭豆腐,你带点回家给伯母和茉兰尝尝吧。”银玄准备给广生包点臭豆腐回去。

    “啊...不了…不了…不了……!”在广生眼里,这臭豆腐就如同我们现在的生化武器,其臭味,足可以让他胸闷气短,头晕脑胀,还是远离的好。

    看到广生如此嫌弃,银玄只好作罢,倒是春青给的东西广生觉得又阔气,又实用。

    “这个给你。”春青给了广生一只野兔。

    “春青老师这……我不能收。”广生不好意思拿这只野兔。

    春青的野兔和金阳的野兔不一样,曾经他在村市上,可以做到面不改,色心不跳地拿金阳的野兔,那是因为他把金阳当外乡人、竞争者,竞争者的东西在他看来,不拿白不拿。

    银玄他们为人本就仗义,自己在医竹楼学习这段时间,都是白吃白喝,还没交过一分钱,这只野兔他不能拿。

    “拿着吧,孩子快满月了,这是我们提前给孩子准备的满月礼物,先给孩子娘补身体,孩子娘身体好,孩子能多吃奶,才长得壮实。”春青的话处处为广生着想,大家又都劝着广生收下这只野兔,广生也就没再拒绝,美滋滋的提着两只野兔回了家。

    亥时的道来,金阳带着银玄准时到了后山瀑布后的山洞里。

    “丫头,你一进来我就闻到了你身上美食的味道,拿出来,让我尝尝。”老乞丐看都没多看金阳一眼,滴溜、滴溜的眼睛盯着银玄。

    “师父,你鼻子真灵。”银玄笑嘻嘻地将藏在身后的臭豆腐拿给了老乞丐,挽着老乞丐的胳膊,扶着他坐下享用美味。

    “傻丫头,像臭豆腐这样的东西,藏的再好,他的味道也会出卖它,这就是‘马脚’知道不?”老乞丐的一句话点醒梦中人,银玄立马问道:“师父你可知道张家的事?”

    “知道是不知道,不知道是知道,知道也不知道,不知道也知道,知不知道天机不可泄漏。”

    老乞丐的一句天机不可泄露,银玄算是明白了,老乞丐就是知道也不会说,老乞丐法力高强又四海为家,他对魔界的事不会不了解,既然是天机不可泄漏,那银玄也就不为难老乞丐,毕竟金阳还靠着他指点,万一把这个老家伙惹毛了,他来个突然消失,自己就亏大发了。

    “师父好吃吗?” 银玄转移话题,她拖着腮,咧嘴一笑,十分可爱。

    “好吃,当然好吃啦,小银玄做的东西哪里有不好吃的?”老乞丐嘴里吃着臭豆腐,眼里流露出慈爱,看着银玄可爱的模样就满心欢喜,“这样吧,看在美食的份上,我给你们三天时间,这三天金阳不用来修炼,三天之后的亥时不见不散。”

    话落人消失,老乞丐走得太快,银玄就在他面前,看着他消失的无影无踪的,惊得银玄木在那里半天说不出话来。

    还是金阳反应快,赶紧追问:“师父,三天怎么够呀?”

    “三天你都不能解决问题,那你也不用再来找我了,我不收笨徒弟。”

    金阳被老乞丐虚空传来的话,堵得哑口无言,他一撇嘴,对银玄说道:“走吧,玄儿,我们去找线索。”

    “金阳,你师父……?”银玄被惊的不轻,还没回过神来。

    “师父走了,只给了我们三天的时间,快我们抓紧时间。”金阳抱起银玄一个闪身就来到了张家大院外。

    来到张家大院后,银玄才进入状态,跟着金阳寻找线索,金阳凭着魔者的特殊感知能力,他很快锁定了翠然最后消失在张家大院的位子。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