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0章——张家少东家没死
    千落染挽起衣袖,扬扬手,准备大干一场,银玄看她的模样大有出征的架势,忍不住好笑。

    “傻姑娘,那些个体力活是男人的事,我让你一个姑娘去做那些个体力活干什么,走跟我去厨房。”银玄像个姐姐,牵着千落染去了厨房。

    银玄指着案板上的豆腐说“你上阵杀敌人都没问题,切豆腐应该也没问题吧?”

    “那是当然。”千落然拍拍胸脯,像个儿郎。

    “好,按我的要求来,切出二指见方的小豆腐块给我。”

    二指见方的小豆腐块,这是个什么概念?银玄不知道,自己给千落染出了一个大难题,对千落染来说,砍柴就像上阵杀敌一样,几刀下去,咔嚓就可以。

    这切小豆腐块,还要二指见方,算是精细活,千落染自己开始拍了胸脯,现在又不好意思说不会,只得硬着头皮,比着自己的二指宽,切起了豆腐,活生生的把切豆腐弄成了绣花。

    银玄看着千落染绣花般的速度切着豆腐,也不着急,她将在臭水里发酵了一夜的小豆腐块,从窖房里取了出来,锅里已经倒上了油。

    银玄不紧不慢地炸着臭豆腐,千落染绣花般地切着豆腐块。

    炸臭豆腐的味道真不好闻,千落然问“银玄你炸的是臭豆腐么,味道真难闻。”

    “尝尝。”一锅臭豆腐出炉,千落染吃下银玄递给她的一块臭豆腐,唇齿间顿时香飘四溢,千落染对那唇齿间的余香欲罢不能,忍不住又来了第二块。

    “银玄,你会做臭豆腐,还真好吃,你可知道,我们家大王子最喜欢吃臭豆腐了。”千落染嘴里包着臭豆腐,两个腮帮子鼓得像小仓鼠,用手掩着嘴说话,生怕自己说话间,一不小心嘴里的臭豆腐就掉了出来。

    呃……

    银玄顿了顿,“不知道,要是知道我今天一定不炸这东西。”

    “为什么?”千落染吃美食的时候,通常不会动脑筋,嘴比心快,直接就问了出来。

    “怕误会。”银玄也答得干脆。

    “哎……!可惜了我家主子,我还是切豆腐吧。”千落染一声叹息,叹息自家主子和银玄有缘无份,嚼在嘴里的美食瞬间也索然无味起来。

    有时侯,实话实说真的可以把天给聊死,银玄继续炸着臭豆腐,千落染继续比划着自己的二指开始切豆腐,两人都默契的没有说话。

    “哇,好香,你们这里,也有人会做臭豆腐吗?”风墨雨沿着香味找去。

    金阳跟在后面,他一拍脑门,突然想到银玄说过,今天要做臭豆腐给师傅。

    怎么把这家伙给忘了,这家伙那天乔装打扮,排队去买臭豆腐,定是喜欢吃臭豆腐的人,早该想到,应该提醒银玄,今天不要炸臭豆腐,万一银玄那臭豆腐的油,浇在他刚刚燃起的爱的小火苗上,瞬间变成熊熊烈火咋办?

    如果他真燃烧起熊熊烈火,那我也只能让他烈火焚身了!

    说真的,这人是个心怀天下百姓的好王子,灭了他,金阳真有些于心不忍;不过他要真和金阳抢银玄的话,那又另当别论。

    千落染切完小豆腐快,她来到银玄旁边,“银玄,你教我做臭豆腐吧?”

    “好,只要你想学我就教你。”银玄依旧回答的干脆。

    “你答得这么快,不再想想吗,这可是谋生的手艺呀?”千落染原本以为银玄会拒绝,正如她所说,这是谋生的一门手艺。

    “我谋生的手艺是看病救人,做臭豆腐,对我来说就是做一道家常菜而已,你要学我做的家常菜,我自然高兴,哪有不教的道理。”

    “银玄,你真的是太好了,我都好佩服你,如果我们家王子也能娶到你这样好的女子就好了,那就是我们这些做属下的福气……”千落染太激动,实在是忍不住,将自己肚子里的话一股脑儿地蹦了出来。

    “落染姑娘你过誉了,你家王子定能找到一个比我更适合他的女子,我和你们王爷是朋友,我真心祝福他找到一个好女子。”

    “嗯…嗯…嗯….”几声假咳嗽的声传来,打断了银玄和千落然的对话。

    来者正是风墨雨和金阳,不用猜,她们两刚才的对话,这两个家伙都是听到了的,气氛一时有些尴尬。

    银玄向风墨雨欠身了欠身。

    “不错,本王子和银玄医女就是朋友,千落染,本王命令你好好向银玄学习做臭豆腐,这样本王就再也不用乔装排队去吃臭豆腐了。”风墨雨一句话,打破了这里的尴尬。

    “是,大王子殿下。”千落染一阵惊喜,所有的喜悦都写在了脸上。

    其实,银玄教千落染做臭豆腐,也不过是将泡豆腐的臭水配方给了她罢了,千落染跟在银玄屁股后面,进进出出,也只是看着银玄取豆腐、炸豆腐而已。

    两个大男人,坐在八仙桌边,吃着炸好的臭豆腐,闲聊起来,看着两个女子进进出出如同在看风景。

    临走前金阳还真编了一个新的小竹篓子送给千落染,千落染拿着这个小竹篓子爱不释手,高兴得像个孩子。

    送走风墨雨和千落染,银玄长舒一口,“哎……这下算是轻松了。”

    回到就诊室,金阳故弄玄虚地问道:“玄儿,你可知这次大王子殿下来找我是为何事?”

    “还用猜吗,除了张家的事,也没旁的事能让他单独跑一趟医竹楼,张家活着的人里,也只有翠然和王四他们,他不会为王四他们来医竹楼,我想他是为翠然而来的,难道…难道翠然出事了?”银玄被自己的推测下了一跳,用寻求真相的目光看向金阳。

    金阳捏捏银玄的鼻子,“还是我家玄儿聪明,一猜就猜到了事情的关键,不错翠然出事了,她失踪了,带她下去的士兵被人给迷晕了,我们估计她是被人绑走的,大王子明天就要回上都,委推我帮她追查,抓住绑走翠然的人。”

    “你答应了?”银玄有些诧异,看着金阳。

    “嗯,我答应了。”

    银玄知道金阳为什么会答应,人界的事他可以做到不管不问,一旦牵扯到魔界,金阳很难做到袖手旁观。

    “绑她走的定是她的仇人,翠然虽然得罪了不少村民,但是村民胆小,还不至于会想着把她绑走,‘勾兰阁’里翠然杀了王二狗子逃跑,难道是‘勾兰阁’里老鸨妈妈为了给王二狗子报仇才掳走翠然?”银玄猜测。

    金阳噗呲一笑,“玄儿,为夫知你心里还有另一个答案,不妨说出来让为夫听听。”

    银玄心里确实还有另一个猜测,只是那个猜测太过残忍,银玄一直都不愿意相信罢了,既然金阳提出来,那十有八九,金阳心里想的和自己最不愿想的猜测是一直的,“金阳,难道……?”

    躺在张家大院里横七竖八的尸体,又浮现在银玄眼前,其实那些人里,有好多都像王四他们一样,只是普通的村民,被张家征用了去,死的人里大多都是壮年男子和年轻的女子,他们都是家庭里的主要劳动力,可是一场人祸,让他们与家人阴阳两隔,有多少家庭,因为失去了这些主要劳动力而陷入困境,银玄不敢想。

    更让她不敢想的是,残忍杀死这些人的张家家主,不惜毁掉那么多个家庭的幸福,其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保住他自己唯一的儿子。

    想到这里,银玄不由地打了个冷颤,“金阳难道…难道张家少东家真的没死?”

    “嗯。”金阳点点头,没有多说,只是简单地肯定了银玄的答案。

    自己最不愿相信的事实,被金阳肯定了,银玄还是惊得一脸煞白。

    “玄儿,大王子殿下之所以将我叫到一边说起此事,就是担心你听了会受不了。”金阳抚摸着银玄被惊得煞白的脸,万分的心痛;但是他必须要让银玄知道,因为有个十分危险的力量在暗处,他们不得不妨。

    “我没事的,我调整一下就好。” 银玄在为那些人的死,感到惋惜的同时,一种莫名的危险感也悠然心生。

    “玄儿,不难猜测,张家大小姐也和张家少东家在一起,他们两都能在这个地方消失的无影无踪,我想背后定有人帮他们,这些人万一真是魔界的力量,现在他们在暗,我们在明,我担心他们会对你不利,所以我觉得有必要将此事告诉你。” 金阳倒了杯温热的水给银玄,帮她压压惊。

    “金阳,没事,我不怕,我早就怀疑张家少东家没死,只是我没证据。”

    银玄喝口茶继续说道:“那张家家主杀了少东家,为何还要毁他容貌,除了欲盖弥彰,我想不到其他原因,更让我不解的是他将自己的妻儿都杀了,还去上都负荆请罪干嘛,他的那些个罪状,就算把脏水全泼在自己妻儿身上,王族人不傻,岂会不调查就错把他给放了?”

    “不错,玄儿你说得一点也不错,还记得我给张家少东家吃过一个药丸吗?......”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