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7章——怼翠然
    风墨雨心里明白,像二强子这样的人都不知道的事,这个几个侍卫知道的可能性就更小了,只是风墨雨还不想轻易放过王四他们。

    在他看来,银玄也只是命大罢了,才躲过王四他们的抓捕,他真不敢想象,银玄如果真被他们卖进了“勾兰阁”,或者被他们杀了,那会是个什么光景?想到这里,风墨雨就忍住心痛。

    虽然王四他们都是听命于人,但是,他们的行为还是不可愿原谅,必须受到惩罚。

    银玄看到风墨雨黑着一张脸,像煞神一样看着王四他们,便继续帮王四他们辩解道:“王子,他们早已经弃恶向善,也未铸成大错,知错能改,善莫大焉,他们离开张家,约莫半月之后,张家才出事,故而他们躲过一劫,王子何不给他们一次改过自新的机会?”

    银玄说的激动,深怕风墨雨一时意气用事,把王四他们给办了。

    “医女,那些人当初要杀你,要毁你清白,他们就是你的敌人,你现在还要救他们?”千落染不可思议地看向银玄,她是在杀场长大的女孩,对敌人必当是有仇必报,在千落染看来,王四他们就是银玄的敌人,银玄不仅原谅了她的敌人,还要救他们…这是个什么女子? 千落染不解。

    “落染大人,他们不是敌人,他们和我一样都是这里的村民,只是他们受制于人,对敌人银玄绝不客气,对村民,银玄还是恳请王子明察秋毫,如果他们有罪银玄绝不姑息,如果没有,还请王子高抬贵手,给他们一次改过自新的机会。”银玄说得真切,再次触动了王四的心。

    “银玄医女,王四谢谢您帮王四和兄弟们求情,医女大人已经救过王四和兄弟们几次性命,再造之恩无以为报,来世做牛做马回报医女大人。”

    风墨雨那张煞神脸已经让王四绝望了,王四想到了死,在临死之前,他唯一想做的事,就是叩谢谢银玄,王四向银玄磕了几个响亮的头,咚……的一声,听得银玄心里一紧。

    风墨雨明白银玄的心,他也知道王四他们罪不至死,“好,死罪可免,活罪难逃,先将这些人带下去,待本王查明,如果他们真没有勾结魔族,本王就给他们一次从新做人的机会。”

    王四没有想到风墨雨会这样说,绝望的脸上瞬间燃起生的希望,他如获大赦般地连连叩谢了风墨雨,他身后的兄弟们也连连叩谢了风墨雨“谢谢大王子殿下、谢谢大王子殿下……”

    王四他们被带了下去,免了死罪,可气坏了翠然,她一双怨毒的眼睛落在银玄的身上,恨不能剜了银玄的肉,喝了银玄的血。

    好一个多管闲事的医女银玄,你千万不要犯到我手上,犯到我手上,我定会把你折磨到生不如死,翠然现在气得因为双手握的太紧都失去了血色。

    翠然不惜辛苦,从上都陪着大王子回到这里,其中一个目的就是想借大王子之手,除掉以前对不起她的人,可惜被银玄半路杀出来,破坏了自己复仇的计划。

    银玄的所作所为,让翠然痛恨,却让站在风墨雨另一边的千落染刮目相看,她觉得银玄就是个奇女子,忍不住真心赞赏与钦佩之情。

    “玄儿,原来你在这里,让为夫好找。” 金阳将告示放在了梨村的村广场,不放心银玄也赶到了张家大院。

    “银玄师傅,金阳可担心你了。”广生也跟了过来。

    金阳和广生在张家大院的大门口找了阵子,没找到银玄,听说她跟着大王子去了张家大院的后门,于是才赶来。

    远远的,金阳就看清了大王子的长相,那不就是在上都时,一路追着他们的面具男子吗,原来他是混沌大陆王族的大王子。

    大王子对银玄的心思,做为同是男人的金阳,心里是明白的,不要认为只有女人会吃醋,男人吃起醋来可比女人还酸。

    金阳现在超级后悔,后悔拖着广生这个后腿,一路上他都走不快,给了大王子那么多时间和银玄在一起,更后悔自己没有一直陪着银玄。

    “玄儿…”金阳来到银玄身旁,直接就将银玄揽入怀中,搂得紧紧的,好像在宣誓她是我的。

    “金阳、你来啦!”银玄依偎在金阳怀里,脸上自然而然挂起了幸福的笑靥。

    银玄的笑靥,看在风墨雨的眼里如同阳光般明媚,照进了人们的心里,却让他的心忍不住一阵酸涩,她的笑真美,又看到了她的笑,可惜她的笑不是给我的,是给她的夫君的,风墨雨眼里流露出一丝的失落,只在一瞬间,风墨雨就将这丝失落掩饰了过去。

    风墨雨的失落还是被眼尖的千落染捕捉到,千落然看到自家主子的失落也为主子惋惜,像银玄这样的女子还真不多见,如果主子能和银玄在一起,银玄必定是一个好的当家主母。

    千落染喃喃自语“可惜好白菜被猪拱了。”

    当千落染将目光投向金阳时,她就后悔了自己开始说过的话,那金阳虽是布衣,却一眼便看出他气宇不凡,那健硕的身材,虽然裹在布衣里,依旧掩饰不住他一身是胆,力能抗鼎的男子气魄,再看他那张线条分明的脸,面对银玄时是一脸的柔情,帅到你想为他尖叫,离开银玄时,柔情尽失,板着的一张脸,因为过分鲜明的线条,又让人不寒而栗。

    千落染竟悄悄拿金阳和自家主子风墨雨做起了比较,她惊讶的发现自己的主子,唯一能胜过金阳的,也就只有他高贵的出生了。

    千落染为自己的这一想法感到万分惊恐,惊的是,世上还有比自己家主子还优秀的男子;恐的是,自己怎么能觉得别的男子比自己的主子优秀呢?

    太大逆不道了!

    千落染为自己大逆不道的想法而感到自责,底下头不敢去看风墨雨。

    一个不和谐的声音瞬间将千落染从自责中拉了回来。

    “就是他,这个奸夫是就是张家大小姐的姘头,他,一定是他,是他把张家大小姐给藏起来了。”翠然指着金阳,像疯狗一样的乱咬。

    金阳刚听说王四的事,认为自己错过了一场好戏,没想到自己竟然成了另一处好戏的开始。

    翠然的话让风墨眉头皱成了川字,金阳已经有了银玄,如果他要是对不起银玄,他风墨雨不介意将银玄抢过来。

    金阳的眉头也皱成了川字,这个女人乱说话,经过有一次教训,怎么还没吸取教训?

    金阳只是冷冷地看了翠然一眼,只这样一眼,所含的寒气,已经让周围的人都感觉到冰冷刺骨,翠然当即就闭了嘴,瑟瑟发抖地看向风墨雨。

    一时间这里的气压莫名的底了下来,压得周围的人呼吸都困难。

    银玄看向金阳,“金阳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银玄的话,打破了这里的低气压。

    “翠然,叫出你的名字我都觉得污染了我的嘴。”金阳噗…的一声,吐了一口唾沫,非常嫌弃地看着那个疯狗一样的女人。

    “你……”

    被金阳唾弃,翠然气得满脸通红,说不出话来。

    “你这个女人,张嘴就胡说,被卖到‘勾兰阁’,还不知道反省、不知收敛、仗势欺人,像疯狗一样乱叫,看到你我都嫌眼脏。”金阳没有做过多的解释,只是毫不留情地将翠然狠狠鄙视了一番。

    “你……”翠然除了说“你”之外,也放不出个什么屁来。

    翠然本就是看到金阳后,零时起意诬陷金阳,她猜想着金阳定会跪在地上,对大王子殿下说“我没有、我没有……请王子殿下明察……”的话,到时候她就一口咬定,她做为大小姐以前的大丫头,亲眼看见他们私会就行了,让她没想到的是,金阳完全不按套路出牌,他没有去求大王子殿下,而是毫不留情的怼了自己,他这个态度,就是自己现在咬定看见过大小姐个金阳在一起,也没人信呀,一时间翠然找不到说词。

    “你,你什么你?你这个女人好生恶毒,当初你就是仗势欺人,我不过是帮张家大小姐捡起了掉在地上的发簪,你就嫌我地位低下,不配捡张家大小姐的发簪,还打了我耳光,如今又在这里张口乱咬人,那天我们在村市上卖猎物,金阳连看都没多看一眼张家大小姐,就被你扣上了奸夫的帽子,你这种女人太恶毒了,我们梨村全村的人都唾弃你,都可以给金阳做证,你诬陷金阳。”广生义愤填膺地说着,还捂着脸,好像他刚被人扇了耳光似的。

    “就是,就是,那天就是你陪着张家大小姐,故意刁难广生和金阳他们的……”人群里有些梨村的村民,一边倒的指责起翠然来。

    现在的翠然如同被千夫所指,更是慌了神,捂着脸说道:“我没有、我没有、我没有……”

    地上就差一个地缝了,如果此刻有个地缝,翠然一定会躲进去,现在她已经被那些人的唾沫星子喷得体无完肤。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