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6章——帮王四辩解
    看着那王四磕头,磕得像鸡啄米一样,而且,还是那种被捆了翅膀的鸡啄米,银玄心里不忍,“王四,你快别磕了,先说说这是怎么回事吧。”

    翠然看着银玄,觉得她就是半路杀出来的程咬金,极度的讨厌。

    王四跪在地上,看向风墨雨,“大王子殿下,不错,我们曾经是张家大小姐的侍卫,平时主要保护大小姐的安全,特殊的时候也是张家大小姐的打手和做坏事的帮凶,翠然丫头,就是我们听大小姐的吩咐把她卖到“勾兰阁”的;但是我们真的没有勾结魔族,更没有协助大小姐逃跑,还请大王子殿下明察。”

    王四也聪明,一来就丢了一个,是他们把翠然卖到“勾兰阁”的信息出去,这就是想要说明翠然和他们有私仇,那么翠然就有诬陷他们的动机。

    他又说到,他们是听大小姐吩咐的,这也表明了他们只是听从主子安排,也是身不由己 。

    翠然最讨厌别人提起她曾经被卖到“勾兰阁”的事,一时没忍住就对王四吼道:“你说没有就没有吗,空口无评,为什么偏偏大小姐不见了,为什么偏偏你们躲过了张家家主的毒药,如果说,你们不是协助张家大小姐逃跑之人,谁会相信,定是你们勾结魔族,送走了张家大小姐。”

    翠然也是铁了心要借王子的手,将这几个把她卖进“勾兰阁”的人全部除掉。

    “翠然丫头,你不要欺人太甚,你是大小姐的大丫头,曾经大小姐无论到哪里,都会带着你,你爹二强子又是张家的红人,帮着张家做了多少为非作歹的事,四个村里的人,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如果说勾结魔族,我看你的嫌疑最大。”王四毫不示弱,直接给翠然怼了过去。

    原来那个丫头是二强子的女儿——翠然?

    百闻不如一见,银玄今天算是见到真人了,真是有其父必有其女!

    银玄还没来得及好好打量一翻翠然,就听到翠然愤然道:“我现在已经弃暗投明了,张家那些见不得人的事,就是我去大都告发的,我自然没有嫌疑,倒是你们,谁能证明你们的清白?”

    “我能证明。”

    银玄突然开口,让翠然一愣,就连千落染都为止一震,只有风墨雨面不改色心不跳,等着看戏。

    银玄看向风墨雨,欠身行礼说道:“禀大王子殿下,我与王四他们是不打不相识。”

    “哦,医女说来听听。”风墨雨故做惊讶地看向银玄。

    “谢大王子殿下。”银玄又向风墨雨欠了欠身,继续说道:“那张家大小姐来我医竹楼闹事,被我怼了回去,于是就怀恨在心,派出王四他们来医竹楼抓我。

    王四他们一次失败后,张家大小姐就对王四他们下了死命令,说要嘛将我卖到‘勾兰阁’去,要嘛杀死我,如果他们完不成任务,他们就走不出张家大门。”

    银玄说到这里,风墨雨的俊眼微眯,如刀目光射向王四,既然敢向银玄动手,还好没成功,万一成功了,那…那简直不敢多想。

    王四正好低着头,他没有看到风墨射来的目光,却依旧感觉到后背生凉,如芒在背。

    银玄接着说:“只可惜,王四他们来医竹楼抓我两次都失败了,因无法回去向大小姐交代,他们怕被大小姐折磨,在我的劝说下,选择了与我合作。

    是我让王四他们将张家大小姐骗了出来,将一颗淬了软骨散的毒针,埋在了张家大小姐的哑门穴、里,这样大小姐就会失语瘫痪在床,这样,张家大小姐就没有机会再到处害人,更不会来骚扰我医竹楼,王四他们也会免于折罚。”

    说到这里,银玄将一颗淬了软骨散的银针给了风墨雨,“王子,民妇当时用的就是这样的一根针,针里的毒可以让人很快瘫软动弹不得,王子可以找人试试。”

    风墨雨拿着针,向大家问道:“谁愿意来试针。”

    “我。”王四自告奋勇。

    风墨雨看了一眼王四,看得出来这是条汉子,“你不行,你是嫌疑人,你试针没有说服力。”

    王四黯然神伤,又垂下了头。

    “我来。”一个士兵走了出来。

    “好样的,报上名来,本王回去重赏。”风墨雨见自己的队伍里,有个自告奋勇的大头兵,不惧生死,心里也高兴,便许下了回去重赏的承诺。

    “禀大王子殿下,我是左护卫手下的一个小卒,名刀锋。”士兵昂首挺胸,站得笔直,人如其名,给人一种杀气腾腾的样子,一看便知此人是金子迟早会发光。

    “好,如果你今天没死,本王回去就赏你。”待士兵报完名,风墨雨就将手中的针扎向了士兵的胳膊上。

    片刻,风墨雨便问士兵“可有感觉?”

    “没有。”士兵回答的干脆而洪亮。

    风墨鱼看向银玄正要问银玄这药好久起效,便感觉到一个东西倒在了自己身上,这大头兵也是聪明,趁自己还有点意识的时候,往风墨雨那边斜了一下,要不然,他定会摔到地上,万一有个差错,自己可不就真的丢在了这里,什么奖赏都无福享受。

    风墨雨扶着这个大头兵,其他人也跟了上来,帮着风墨雨扶着这个大头兵,风墨雨得空,一个劲地喊,“刀锋、刀锋……”

    任由风墨雨如何拍打、喊叫,刀锋依旧睡得跟死猪一样。

    这个时候,当然是银玄上场的时候了,她拿出随身携带的解药,胸有成竹地喂给士兵,片刻之后士兵醒来,“我…我真倒下啦?”士兵看着围在身边的一群人,一脸的茫然。

    “倒下了,又醒了,你快起来吧,从今天起,就跟着海超学习,做我的近身侍卫。”风墨雨深知奖赏要及时这个道理,他虽然说的是回去再赏,但是,现在提前立马赏了刀锋一个高位,一来,是在告诉世人,他风墨雨是个说到做到有诚信的人;二来,这也是像他这样的王公贵族,得民心的一种权宜之举。

    果不其然,那大头兵听到大王子殿下让他做他的近身侍卫,立马跪下给风墨雨磕头,表忠心,“刀锋誓死追随大王子殿下,一生一世只效忠大王子殿下一人。”

    “起来吧。”风墨雨扶起跪地磕头的刀锋。

    这时,这里热闹开来,众人见刀锋这样的七尺男儿,身强体壮,都不敌银玄的一根毒针,大家开始交头接耳议论起银玄的毒针来,都叹服银玄的毒针,“医女的毒针了得呀……”

    风墨雨走向银玄,“医女的毒针了得,这根针本王就收下了,只是这针……?”

    “这针是师傅留下的,只有三枚,是师傅临走时留给银玄防身用,一枚用在了张家大小姐身上,一枚现在在王子手上,银玄手里还有一枚,这唯一的一枚,银玄想自己留着,因为师傅并没有传授银玄如何淬炼毒针,银玄还需一枚防身,望大王子殿下允许。”

    银玄可不想有人打这针的主意,不是为了救王四他们,为了更有说服力,她也不会拿出这针来,她不想给自己找麻烦,所以在风墨雨话还没说完之时,她抢了风墨雨的话,表示自己既不会淬炼毒针,也没有多的毒针。

    “嗯,既然是医女师傅留给医女防身的,那医女就留下那枚针吧,只可惜医女没有学到淬炼毒针之法。”风墨雨是个聪明人,他知道银玄在胡说八道,只是他不忍为难银玄,就陪着他演一场戏。

    银玄欠身感谢,“谢谢大王子殿下,师傅说银玄是个女儿身,只需懂看病救人就可,所以从未教过银玄炼制毒物,师傅又离家出走了无音讯,如果下次师傅回来,银玄定当带着师傅去拜会大王子殿下。”

    银玄也知道骗不了风墨雨,不过他信不信没关系,只要大多数人相信了就可以,银玄的目的就是不能让太多的贼,惦记着她的毒针,风墨雨这一个明贼,银玄倒是不怕,做戏就做全,银玄干脆把一切都推给了师傅,反正他的师傅一时半会也不会回来。

    “医女,你用这针,毒瘫痪了张家大小姐,那事后又是怎样发展的呢?”风墨雨默契地陪着银玄演戏,还帮她把毒针这篇给翻了过去。

    “事后,事后我便劝王四他们离开张家,莫要再做张家危害村民的帮凶,王四他们也确实在张家大小姐瘫痪之后,就悄悄回到了自己家中,没再帮张家为虎作伥。

    这点,我想王四和他的兄弟们,住家附近居住的村民,应该可以给他们证明。”银玄继续回答。

    王四和他的兄弟们听到这里,赶紧应和着银玄的话,“是的,大王子殿下,我们村子里的人都可以给我们证明,我们洗心革面回到自己的村子,做起了普通人。”

    “证明,证明什么……?”风墨雨看到王四他们就生气,听到他们要加害银玄,他就已经想把这八个人,大卸八块了。

    王四看到风墨雨黑着一张脸,怒火中烧的样子,吓得一时说不上话来。

    对于王四他们,风墨雨也猜到个七七八八,他们对张家勾结魔族的事,知道的可能性都不大,更不要说什么勾结魔族了。

    风墨雨收到翠然通过薛家,送上来的小本子时,就已经派人悄悄调查过张家,二强子确实是张家的红人,是张家得力的狗腿子,就连这样的一个人,在他的小册子里,将张这些年所做的坏事,大到兵器制造的地点、数量、存放兵器的地方……小到少东家某年某月去了某寡妇家偷情…..这样的事都一一记录了下来,唯有魔族的事只字未提,这只能说明,二强子根本就不知道张家勾结魔族这些事。

    连二强子都不知道的事,这几个大小姐手下的侍卫,知道的可能性还大吗?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