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5章——再次来到张家大院
    银玄一连问了很多问题,条条是重点,风墨雨很欣赏,这女子不仅漂亮、聪明,还能心怀百姓,看到银玄因担心百姓而锁紧的眉头,风墨雨心里一阵叹息,一介布衣女子都能看出的问题,为何他的父王就是看不到呢?

    父王是真看不出来这些问题,还是装着看不出来?风墨雨这个失宠的大王子不愿意去多想。

    “银玄,既然你说我们是朋友了,那么我们现在互相认识一下吧,我叫风墨雨,你以后可以叫我大王子,也可以叫我名字,我们是朋友,你有这个特权。”

    “我叫银玄,一个普通的医女,我也给你一个特权,以后你可以直接叫我名字——银玄。”银玄看到风墨雨瞬间就心事重重,愁眉不展的样子,便想到这个法子来逗他一笑。

    风墨雨果然笑了,他指了指银玄道:“呵呵…呵呵…你呀你,果真是给点颜料就可以开染坊的人,大家可都是叫你银玄的呀,你这是哪门子特权,要不我叫你小玄子吧?”

    不要说银玄这个见识少的女子,还真没发现这个名字有什么问题,便一口答应,“好吧,小玄子挺好的。”

    呃……

    风墨雨说完便觉得此名字不好,有点像宫里的太监名,便改口道,“算了,还是银玄好听些。”

    “嗯…都可以,我们是朋友嘛,你叫我名字就是在叫朋友,我很高兴有你这样的朋友。”银玄笑着看向风墨雨。

    银玄的笑很甜也很真,没有半点的杂质,风墨雨又要失神的时候,便听到银玄说:“大王子殿下勿怪,银玄见大王子殿下唇过分的透红,眉间一道竖纹深刻在眉心,说明大王子时常操心事物,睡眠不住,引起心阴不住,这是虚热内扰所至,这样长期下去会引起胸闷、气短,会严重影响身体,大王子殿下心怀百姓,是百姓的福气,银玄做为一个普通百姓,王子的朋友,无法替王子分忧,也只能逗王子一乐,愿大王子殿下保重身体。”

    银玄一席话听得风墨雨在心里暗赞,银玄果真如村长他们说的一样,医术高超,他最近确实是有过心慌气短的感觉,还在宫里的时候,他就看了穆太医,穆太医是宫里医术最好的太医,对他说的话同银玄说得一模一样。

    风墨伸出手去,“你看看我还有救否。”示意银玄替他把脉。

    银玄认真给风墨雨把起了脉,“现在虽不是什么天塌下来的大病,可长期这样下去定会有伤身体,王子既然在吃活血疏通补气血的药,就不该冒然停药。”

    “你连本王吃过药都能看出来?”风墨雨更加佩服起银玄来。

    银玄只是笑笑,没有做答,只道:“那药适合王子殿下,王子继续服用便可。”

    “可它太苦。”想到穆太医开的药,风墨雨就感觉一片黄连在口,苦不堪言。

    “良药苦口。”银玄简单四个字,让风墨雨哑口。

    自己堂堂男儿,岂非那几碗苦汤可以难倒?不要让银玄小看了自己,“嗯,本王知道了,本王回去继续喝药就是。”

    风墨雨接着话风一转,“银玄,前段时间王城大巫师说极北之地天降异象,父王派我尽快赶往极北之地,我怀疑张家和魔界有勾结,也只是怀疑而已,没有凭据,也没有时间去找凭据,我有个不情之请,想请你的夫君来代替旧总督做这四村的新总督。”

    银玄立马跪地叩头,谢绝风墨雨的好意,“谢谢大王子殿下的一番好意,我夫君金阳生性洒脱,喜好自由,不懂为官之道,也不喜为官,他定当不好这四村总督,也不愿当这四村总督,还请大王子殿下另谋他人。”

    风墨雨微不可查的皱了一下眉,天下还有不愿自己丈夫走仕途的女子?要知道四村总督就是这四个村里的土皇帝,权利不小,油水也不少,银玄为什么会拒绝?

    做为在宫里长大的风墨雨,早就看惯了五颜六色的权谋之术,不由的也想了很多,银玄莫不是在欲擒故纵?

    “银玄,你不想你的夫君有朝一日辉煌腾达,出人头地吗?”风墨雨注视着跪在他前方的银玄,故意这样问,他想知道银玄心里是怎么想的。

    “不想,又想。”银玄的回答让风墨雨不解,“抬起头来,起身回话,本王想听你细说。”风墨雨看着银玄的眼睛,他不希望从银玄的眼睛里读出权谋。

    “不想,是因为我知道,我夫君绝对会拒绝四村总督这个职位的,强行替他答应下来,他不会开心;想,是因为,如果我夫君愿意走仕途这条路,那么银玄永远支持夫君,做他背后最坚实的力量……”

    银玄短短的几句话,听得风墨雨羡慕、嫉妒、恨。

    羡慕、嫉妒——银玄的丈夫有银玄这样的好娘子,恨——自己与这样一个好娘子相见太晚。

    一见便钟情,只恨相逢晚;

    明知妾有夫,忍不住相思;

    既知相逢晚,为何还相逢;

    老天意作弄,怎知我情深苦?

    风墨雨摇摇头,心里无奈叹息,默默在心里对着银玄说“我喜欢你银玄,无关风月,我只愿你好,希望来世不要错过了你,结下今生未了缘。”

    片刻的失神后,风墨雨一本正经地问道:“银玄,我听出来了,你这是要夫唱妇随,只要你夫君愿意当四村总督,你就会支持他对吗?”

    “是的。”银玄答得干脆。

    “那好,得空我去给他说说。”风墨雨想,天下没有哪个男人会拒绝仕途的邀请。

    银玄看着风墨雨非常自信的样子,微微摇头,心想,大王子殿下,你这可是自己送上门去吃闭门羹的呀!

    两人说话间就来到了张家大院。

    张家大院门外围满了人,见到大王子的车马已到,士兵清理出了一条通道,大王子下车后,银玄也跟着下了车。

    那些从上都跟来,熟悉风墨雨的人,看到银玄从风墨雨的马车里出来,都惊掉一地下巴,他们的大王子有洁癖,他的马车从未有其他人坐过,今天这个布衣女人,不仅和王子同坐了一辆马车,大王子还伸手去扶了那个布衣女子下马车,再看那女子,头上挽着的还是新妇的发髻,这是个什么情况……?

    一时间,那些人开始胡乱猜测,离得近的就开始交头接耳,大家轻声议论的热闹,一个声音传来,打断了那些人的胡乱猜测和交头接耳。

    “大王子,您来啦,这是我爹爹这些年誊抄的张家账本,您看看。”一个女子热情地迎了过来,献宝一样将手中厚厚的账本献给了风魔雨。

    风墨雨看了一眼女子手里厚厚的账本,便吩咐侍卫接过了女子手里的账本,带着银玄就要向张家大院走去。

    “医女请。”

    那些人的议论,风墨雨是看在眼里的,他很绅士地向银玄做了个邀请的手势,其目的就是要告诉那些人,这个医女他很看重,他们之间的关系也只是止乎于礼,避免多事之人胡乱嚼舌根。

    “大王子。”女子又喊住了风墨雨,风墨雨微微驻足。

    女子不失时机地继续说道:“大王子,张家上下登记在册的有二百六十九口人中,除张家大小姐失踪外,还有八个大小姐院子里的打手,也躲过了一劫,现在那八个人都被我叫人给逮了过来,现在正跪在大院后门,等大王子发落。”

    女子说得激动,像在献媚邀功,银玄对眼前这个女子一点好感都没有,当然她现在还不知道,此女子正是那二强子的女儿翠然。

    “带路。”风墨雨听到张家还有活口,心里陡然升起一线希望,也许这些人里真有知道张家和魔界勾结的秘密。

    “是,王子。”女子欠身,卖弄风情,故做娇滴滴的模样,风墨雨连看都没看她一眼。

    “银玄,跟本王同去。”风墨雨看向银玄。

    “是。”银玄欠身行礼,不卑不亢,和那女子形成了赤裸裸强烈的对比。

    银玄远远就看到了跪着的那些人,那些人都低着头,穿着粗布衫,其中一个看身型很像王四,其实银玄心里早就猜到那些人就是王四他们。

    押捕王四他们的那些士兵,看到大王子前来,都向着大王子的方向屈膝行礼“见过大王子殿下。”千落染也在这里。

    那些被押捕的人开始还垂着头,听到众士兵呼来者为“大王子”,便齐齐都抬起了头,重口同声叫道:“冤枉呀,大王子殿下,我们冤枉呀……”

    那些人抬起了头,银玄便认出了那些人,果真是王四和他的兄弟们。

    王四看到银玄医女也跟在大王子后面,如同看到一根救命稻草,他满眼含泪,向着银玄跪着走了两步,想要靠近银玄,又被士兵给押了回去,“银玄医女,求求你帮我们说说吧,我们真的是冤枉的……”王四哭求着银玄。

    于礼,银玄不能僭越大王子殿下对位置,她只能站在风墨雨的后面,对王四他们说道:“王四,你不要着急,有什么冤屈慢慢说给大王子听,大王子爱戴百姓,是我们百姓可以信任的王子,做事公平公正,绝对不会冤枉一个好人,当然也不会放过一个坏人。”

    银玄的声音不大,只是刚好让这里每一个人,都能听到她在说什么。

    银玄呀、银玄你是在捧我吗?看来我今天要是不秉公执法就要被人诟病了,你想帮他们,那本王就成全你,听听他们怎么说。

    “好,本王就如医女所说,先听听你们有什么冤屈。”

    王四听到王子愿意听他们说话,连忙向王子磕头,又向银玄磕头,虽然他的手被捆绑着,也不影响他的真心叩谢,“谢谢王子、谢谢王子……谢谢银玄医女、谢谢银玄医女……”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