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1章——张家的变故
    亥时,金阳已如约来到后山的瀑布,这次金阳还带来了一坛银玄亲手做的冰糖雪梨膏,老乞丐接过金阳手里的冰糖雪梨膏,乐得合不拢嘴,像是占了一个超级大便宜一样。

    确实如此,如今他比涂山神尊多了一坛雪梨膏,这对他来说,不就是占了个大便宜吗,他能不乐呵吗?

    “金阳,你媳妇可真有孝心,哪天把她也带来让为师看看。”老乞丐说着就打开坛子吃了起来。

    “唉,好的师父,明晚我就将她带来见您!” 金阳听到师父想见银玄,心里高兴,立马爽快答应了下来。

    金阳是有小心思的,他心想,银玄又聪明、又灵利,师父见到银玄定会喜欢,万一师父也收银玄为徒,以银玄的天资定能修得正果,这样他就可以和银玄永远在一起了!

    金阳今天晚上修复了一个晚上的气海,老乞丐一直在帮他护法,深怕一个不慎这孩子气海就毁了。

    全靠有银玄的醒脑丸帮助,金阳受损的气海才没有一直恶化下去,一个晚上的时间,他就将气海里受损部位全部修复好。

    修复气海实在太耗费体能,金阳现在是面色憔悴,如同大病一样,他勉强支撑着身体,偏偏倒倒回到医竹楼,倒头就睡了。

    银玄看在眼里,疼在心里,因为无法帮助到金阳,她非常焦急,魂不守舍地来到就诊室,心里总是七上八下的。

    “师父…银玄师父…出大事了,今天不会有病人来了,大家都去了张家,我们也去看看吧,张家…那张家好像出大事了!”广生依旧是人未到声先到,急急躁躁的样子。

    金阳现在这个样子,银玄如何忍心丢下他去看热闹?在银玄心里,什么热闹都没有金阳重要。

    春青、夏彤和广生他们三人看热闹去了,留下银玄守在医竹楼里陪着金阳。

    金阳一脸的疲惫躺在床上,唇上连血色都没有,银玄摸了摸金阳的脉搏,还好脉搏还算正常。

    金阳说了他需要休息,银玄不敢叫醒金阳,只好陪在床边观察他的变化。

    张家大院在梨村、杏村、李村和桃村四村的中央,张家大院是个四四方方的大四合院子,四个村正好将这个院子环抱,有天圆地方之意。

    听说上都的詹家被抄了家,其最大的罪名就是造反,张家家主得到这个消息,立马将自己结发二十几年的正妻子给绑了起来。

    张家家主的妻子是上都詹家的庶女,当年张家家主还只是在詹家里帮工的穷小子,他知道,如果他取了詹家的女儿,哪怕是个庶女,自己也有翻身做主人的机会,于是他对这个庶女进行了猛烈的追求攻击。

    詹家这个庶女是一个得宠的小娘生的,詹家给这个女儿的陪嫁就是这四个村的田产,而且詹家还动用关系,给他们这个女婿谋求了一个四村总督的官职,从此张家家主就成了这四个村的土皇帝。

    俗话说“饱、暖、思、淫、欲”张家当年那个穷小子过上了土皇帝的好日子,自然就想到纳妾,哪知他的这个老婆就是个醋坛子,一说纳妾就要上房揭瓦的,弄得张家家主疲惫不堪,又畏惧老婆娘家的势力,张家家主只好在外面寻花问柳,这才有了张二强子讨好主子的机会。

    张二强子一直帮张家家主搜罗着四个村里年轻漂亮的姑娘,供张家家主享用,这些姑娘里有些忍了委屈,就成了张家家主金屋里藏的娇,有些性子刚烈,就像二丫一样,不忍清白受辱自杀了。

    那些见不得天的金屋娇,能重见天日,多亏了詹家老家主的过世,新家主的继位。

    詹家的新家主是詹家嫡出的大长子,此人野心大,好色。

    张家家主,主动揽了帮大舅子打造兵器这个差事,还给他的大舅子送去了两个芳龄二八的水嫩小丫头,那些个金屋里的娇才见得了光,詹家新家主才同意了张家家主纳妾之事。

    那知张家家主一口气,一天之内纳了二十九个妾,这消息可把詹家新家主都惊得不轻,直接下了个死命令——妾可纳,不可生子。

    接到这个命令,张家家主都要崩溃了,无奈,胳膊拗不过大腿,张家家主只得将这些恨埋在了心里。

    两天前他得到安插在詹家的探子来报,詹家已经被上都的王族抄家,最大的罪名是私造兵器,企图造反,王族有意拿詹家杀鸡儆猴。

    詹家私造兵器的大管事,正是张家家主 ,为了自保和洗脱自己和詹家的关系,张家家主得到消息的第二日便召集全家上上下下上百号人回到张家大院。

    张家家主点了人头,一个都不少,便给每个人倒了一碗酒,说是践行酒。

    大家都喝了酒后,他就下令绑了自己的结发妻子,还当众打死了他的正妻,杀了他们的儿子张家少主,毁了少主的容,说他不配为张家的人,张家家主将所有的责任都推卸给了他死去的妻儿。

    “各位,我张朗强今天严惩造反凶手,这位是我的妻子,竟然背着我,给他上都的母家私自制造兵器,还带坏了我的儿子,我今天就要打死这个妇人,并带着他们的尸体,去王城负荆请罪。”

    啪...啪...啪...一声声的鞭子声听得让人揪心。

    “阿爹求求你了,不要再打阿娘了,阿爹,月儿求求阿爹了……”一个小女孩冲到了张家家主的面前,抱住了张家家主的腿哭喊着。

    这个自称小月的小姑娘,就是张家的二小姐——月儿,月儿年龄不大,村民都不了解,也没见她出来跋扈过,善良的村民看到到二小姐哭得稀里哗啦的样子,都还有些于心不忍;可是张家家主可不耐烦了,他一脚将月儿踢开,一个不慎,月儿后脑倒在了石头上,当场就流血死了。

    看到自己心爱的小女儿死在了自己的面前,张家家主发了疯,抢过打手里的鞭子,恨了命地抽打着他的结发妻子。

    “就是你这个婆娘,害了老子全家,你去死吧、去死吧,打死你、打死你……”没几下子,张家的当家主母就被活活打死。

    打死了自己的结发妻子,张家家主就带着这些尸体,去了上都,负荆请罪去了。

    张家家主这一走,张家就乱成了一锅粥,无伦是妾还是下人,都忙着捞张家的钱财,现在是抢得不可开交,几个和下人私通的妾室,仗着有男人护着,把那些没人男人护着的妾室的东西都抢了个精光。

    可惜,他们这一切都在张家家主的算计之中,他们一个都逃不掉,谁也拿不走张家半点东西,谁也出不了张家的门。

    张家家主临走前召集大家来院子里喝的那碗践行酒,酒里含有慢、性、毒、药,毒性极强,几个时辰之后,毒性才会发作,现在正是毒发之时,张家家主料到他走后,府里的这些人不会安生,必定会回到府中抢财物,张家上上下下百来口人,不是死在米铺里,就是死在了张家大院子里。

    张家一下出了那么大的事,张家大小姐瘫在床上也没人照顾,也没喝到那碗酒,算是躲过了一劫。

    银玄听了广生他们带回来的消息,她额头微皱,决定去找村长。

    银玄到了村长家,就将自己的来意给村长说了,“村长,张家的尸体要等王城派来的人查验后才可处理,王城的人来我们这里,少说也要十天半个月的,到那个时候,尸体都发臭了,会有尸毒流出,尸毒会毒害我们村民的身体,产生瘟疫,我想去张家,在张家附近撒些石灰,防止尸毒流出。”

    村长一听,犯了难,张家现在是命案现场,张家以前就是公家的人,现在张家人都死绝了,也没了个公家的人,他不想和命案现扯上关系,可是一听到尸毒会产生瘟疫,村长又紧张全村村民的安危,他一时没了主意,召集来了四个村的村长。

    银玄是这十里八乡有名的医者,她的话,几个村长都深信不疑,现在只是担心,上都那边来人看撒了石灰,会不会怪罪破坏了命案现场。

    其实张家上下都是张家家主下毒害死的,大家都知道,十天半个月的,就是想保护好现场也难,银玄还是向各个村长保证道“放心吧,我不会动那些尸体,我只是在房子的周围和尸体的周围撒上石灰。”

    “唉,还是村民的安全要紧,那瘟疫来了可不是闹着玩的,那是一个村一个村的死人呀!”其中一个年长的村长说道。

    这个村长是李村的,他小的时候李村就闹过一场瘟疫,那场瘟疫让李村一下就死了一半多的人口,到现在,李村的人口都还有恢复过来。

    几个村长一商议,大家一至同意让银玄带人去撒石灰,每个村各出三个人,帮着银玄去撒石灰。

    桃村派出了王四和他的两个兄弟。

    王四见到银玄,带着自己的两个兄弟就向银玄跪下,千恩万谢,“多谢谢银玄医女,如果不是医女当初劝我和弟兄们离开张家,估计我和弟兄们今天也死在了张家大院子里。”

    咚...咚...咚...三人齐磕头,感谢银玄的 救命之恩。

    “王四,你不必谢我,像张家这样的人作恶太多,报应只是迟早的事,其实,救下你和你兄弟性命的是你们的良知,你们的良知还没有完全泯灭,我说的话你们才听得进,做得到不是吗?”银玄扶起王四他们,开始分配工作。

    李村和杏村的人由广生带着去张家米铺,将米铺里干净的粮米存好,登记入册后再撒石灰;银玄则带着梨村和桃村的人去了张家大院子。

    推开张家大院的门,一股血腥味扑鼻而来。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