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4章——将计就计
    看来今天的任务是完不成了。

    完不成大小姐的任务,后果的严重性,王四不敢想,他的心现在很慌乱,他们只有这一次机会,可是还是扑了个空,这次回去别说保兄弟们了,就连他自己可能都保不住。

    王四垂头丧气,其他人的脸色都不好看,都像死了亲爹一样愁眉苦脸的。

    “大哥,今天我们又扑了个空,大小姐那里我们怕是过不去了。”其中一个弟兄问道。

    “让我想想,让我想……”王四和昨天晚上一样,带着弟兄们去了待诊室,大家围着坐下开始商议对策。

    他们人刚坐下没多久,王四正准备掏出他的烟袋子,突然他们都感觉身子一软,没了力气,动弹不得。

    见这些人都瘫软在竹椅上,银玄大摇大摆的走了进来,“说吧,你们张家大小姐安排你们这么多人来我医竹楼做什么?”

    金阳跟在银玄后面,看她表演,他心想有些事就等她自己先处理,处理不好他再帮她善后。

    八个人,没有一个人回答银玄。

    银玄看了一眼这些人,他们都是壮年,正是家庭里的主要劳动力,便吓唬道:“你们中了我的软骨散,没有我的解药,你们以后永远都站不起来,你们如果想留下终身残疾就可以不用搭理我。

    银玄这话听得那些壮汉,背脊发凉直冒冷汗,他们现在动弹不得连面面相觑都无法实现,唯有大眼瞪小眼,大家的眼珠子艰难的看向王四。

    王四没有直接回答银玄的话,而是问道:“医女,是不是有人给你通风报信了?”

    “没有。”银玄回答的很干脆。

    “那为何我们两天都在医竹楼里扑了个空,今天还中了你们的圈套?”王四问出了自己心里的疑问,这也是大家心里的疑问。

    银玄噗呲一笑,“要是有人给我通风报信,你们昨天就中我的圈套了,昨天我们出去办事一夜未归,赶巧你们扑了空,清晨我们回来就发现医竹楼有人来过的痕迹,我们在待诊室还发现了烟灰,我们医竹楼,病人一走就会打扫卫生,不可能留下烟灰这样的东西。”

    原来是自己抽剩下的烟灰出卖了他们,王四现在肠子都悔青了,心里暗暗发誓以后再也不抽烟了。

    也正是因为这个烟灰,银玄才决定将软骨撒放在这个屋子里的,银玄推断,他们今天扑了空,一定也会来待诊室小坐一会,于是银玄他们就在待诊室里设下了机关,那些人一进待诊事,机关就会打开,释放出软骨散。

    都是自己大意了,自己的兄弟里面没有出叛徒,王四心里也好受了许多,王四对兄弟是很仗义的,想到自己的兄弟们可能要跟着自己去送死,王四心里又有些不忍。

    王四心想,现在不要说杀这个医女了,他们自己头上的脑袋保得住还是保不住,还得看眼前这个医女的想法。

    “医女,我们可是张家的人。”王四想用张家人来吓唬银玄。

    银玄才不吃这一套,“我抓的就是张家人,我看你还是不要用张家来虚张声势了,我刚才可是听说如果你们交不出我,你们回去好像要被扒皮,看来张家人也没当你们是张家的人呀!”

    银玄的话可是说到了他们的心坎上。

    谁说不是呢,王四心想,那张二强子平时和家主、少东家关系多好,在张家也颇有地位,可是少东家说打死就打死了,就像打死一条狗一样。

    其实他们在张家就是张家养的狗,主人说咬那里就咬那里,主人一个不高兴,他们就会被剥皮抽筋,他们甚至连张家的狗都不如。

    王四无奈地苦笑道:“医女,告诉你也无妨,你得罪了张家大小姐,大小姐让我们杀了你,或者把你卖到‘勾兰阁’里去,我们现在落在你的手里,你就给兄弟们一个痛快吧!”

    “我什么时候说要杀你们了,冤有头债有主我不会滥杀无辜的。”

    银玄手搓着下巴,心想这张家大小姐得有多恨她,不就是因为她看上了金阳,自己又没放金阳走嘛,那张家大小姐就想杀了她,还想毁她清白卖到‘勾兰阁’去,这样的女人就是个毒妇,活着就是个祸害,必须让她活着就像死了一样,从此不能再害人。

    银玄看向王四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王四。”

    “你是他们的大哥吧?”

    “医女慧眼。”

    “王四,我们做场交易,我相信你们空手而回,以张家大小姐的狠毒,你和你的这些兄弟回到张家也会脱成皮,不如你们配合我,我保证能保住你们,你们的主子不会为难你们半分。”

    “姑娘,你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你侥幸逃脱了我们这一次的抓捕,你可知张家人有多少打手,你躲得过初一,你躲得了十五吗,你还想保住我们?”王四觉得银玄就是在异想天开。

    “你说得对,正因为躲了初一还有十五;所以张家无论是谁想动我,我都会毫不客气地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你们只需考虑要不要配合我就行了,没有你们我照样可以收拾张家大小姐,只是麻烦些罢了。”

    银玄说得充满自信,那些瘫软了身体的壮汉不知道银玄哪来的自信,不过他们看到银玄自信的样子,又情不自禁的相信银玄真有可能保得住他们。

    一群壮汉陷入了沉默。

    “你们若不愿意我就走了,你们是死是活我不会插手,我会把你们交给张家人。”银玄转身就要离去。

    “等等。”王四喊住了银玄。

    银玄转过身看向王四,王四问道:“医女可真能保住我的兄弟们?”

    银玄没有做答,只是回了王四一个不容置疑的笑。

    王四沉默了一会,说道:“医女,我信你一次。”

    “好,那你回去,对张家大小姐说,人你们已经抓到了,现在人绑在张家米铺的库房里,等候大小姐发落,你去将她引出来,如果她不来,你就说我有金阳的秘密要告诉她。”银玄对王四说到。

    “医女,你疯了吧,张家米铺库房,那可是张家的产业,我们在那里埋伏不是自投罗网吗?”

    “你们照我说的去做就是。”银玄没有给他多做解释,因为聪明人不解释他也能想明白,想不明白地解释了也无用。

    张家米铺库房,常年只有一个老头看门,不是张家人心大,不怕有人回去去偷米。

    一来,张家就是这几个村里最大的恶势力,如果不是闹饥荒,没人会去打张家库房的主意,这几个村的人,没人不知道张家人的狠,他们可不是把偷米贼打死这么简单,谁都怕张家人生不如死的手段。

    二来,张家米库一般都是在收粮的时候米库里才有米,其它时候米库里都是空的,米库米满的时候,那里确实是有不少看米的打手,可是现在米库里没米,只有看空库房的一个老头每天没事在库房门口打盹。

    正因如此,银玄才选择了张家米铺库房,那里人少不容易被发现,事后,因为是在张家的地盘上也连累不到其他人,更不会牵扯到自己身上。

    银玄现在听到张家都脑壳痛,她只想早点摆脱这群难缠的家伙。

    王四是个聪明人,银玄的安排他心里一合计就明白过来,“好,医女胆识王四佩服,如果医女都不害怕,我们又有何惧之理,我们听医女的。”王四从心里佩服银玄。

    “好,我先给你们半粒解药,这半粒解药可让你们灵活自如十二个时辰,十二个时辰之后若没得到我另半粒解药,你们就会永远瘫痪不起,所以,你们不要想到耍花招。”

    其实,那软骨散不用解药三个时辰后也会慢慢恢复,不过是防人之心不可无,银玄吓唬一下他们罢了!

    银玄进入就诊室,拿笔在一块麻布条上写道:医女偶感风寒,今天歇业一天。

    “金阳,去把这个挂在路口,这样病人就不会走冤枉路了。”银玄将写好的布条给了金阳。

    待金阳回来后,他们按计划兵分两路,王四去了张家,回禀张家大小姐;其他人和银玄去了张家米铺库房。

    金阳在银玄他们前面,用晕睡针将看门的大爷和库房里的狗都弄睡了后,银玄他们一路畅通无阻地进到了张家米铺的库房。

    “禀大小姐,那医女已经被我们抓住了,现在人就在米库的柴房,那医女说她有金阳的秘密要告知大小姐,属下一时不知该不该杀,就回来禀报一下大小姐。”王四跪在地上,低着头回禀着,因为有些心虚,手里已经冒出了毛毛汗。

    张家大小姐听到抓住了银玄,心里又激动又高兴,竟没有看出王四的异常来,“臭丫头你落在了我的手里,让你死太便宜你了,王四带路我要去会会这个医女。”

    因为翠然已经被她卖到了“勾兰阁”,现在也没有一个顺心体己的丫头使唤,张家大小姐一个人坐上了马车,让王四带她去了米铺库房。

    走进库房,张家大小姐便看到银玄坐在八仙桌边,这样子像及了当时她在医竹楼灶房的情景,只是可惜,如今银玄身边有七个他们张家的打手,她就是有天大的本身也插翅难飞。

    “银玄医女,我今天就要让你知道,得罪了我下场是什么,哈哈、哈哈…..”张家大小姐笑的猖狂!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