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3章——夜里的事
    金阳发现医竹楼里的异样,就开始用魔力探查医竹楼,片刻医竹楼里里外外已被他探查了一遍,他探得来人已经走远,才放下心来,将银玄背了回去。

    两人在屋里又检查了一番,屋里没有丢任何东西,从来者留下的气息判断,金阳断定对方是人。

    银玄在自己的房间里闻到了迷魂散的味道,看来,来者是冲着银玄来的,对方会是谁呢?

    银玄和金阳同时想到了张家人。

    “银玄,张家人及阴险又狠毒,最近我们多加小心些,我会寸步不离的保护你,你的晕睡针和软骨散也要随时带在身上,我们要想办法变被动为主动。”

    “嗯,金阳,我们这几天,晚上都呆在家里守株待兔,我猜想张家人没达到目的,还会派人再来,我们就在家里等他们再来。”

    “听你的。”金阳又宠溺地捏了一下银玄的鼻子,表示同意。

    银玄还和往常一样给病人看病,看不出半点异样;但是银玄和金阳两个人都做好了准备,只等鱼儿上钩。

    张家大小姐房里,响亮的耳光声和大小姐愤怒的声音传了出来,啪…“蠢货,这么简单的事情你们都办不好,他们两个人怎么会夜里离开自己的房间,定然是你们这群蠢货里有人走漏了风声,查,给我查出来,是谁吃里扒外,给他们通风报信的?给我把那个吃里扒外的人揪出来,我要看着他被活活打死。”

    张家大小姐气急败坏,满眼露着要吃人的凶光。

    “大小姐,冤枉呀,我和弟兄们同那医竹楼里的医女都不熟悉,我的兄弟们是不会通风报信的,我想这只能是个意外,也许他们夜里有事就出去了呢,大小姐你再给我们一次机会吧!”其中一个中年大汉乞求道。

    “王四,我相信你;但是我不相信你的手下,你既然给他们求情,我就卖你一个面子,今天晚上,我要嘛见到银玄的尸体,要嘛看到她被卖到‘勾兰阁’里,你们还有一次机会,这次再失手就不要怪我不客气。”

    张家上上下下的仆人都知道,张家大小姐是张家最狠毒的人之一,她吩咐的事,即便是上刀山、下火海,你最好都要完成,否则不脱层皮,没人走得出张家的大门。

    在张家大小姐正在想要如何对付银玄的时候,“勾兰阁”里一双阴毒的眼睛正在孕酿如何弄垮张家。

    张翠然被卖到了“勾兰阁”剥夺了张姓,现在只能叫翠然。

    翠然这些天接的客可真不少,客人大多是带着报复的心态来的,大多的时候,她都是在爆虐的痛苦中,送走了一个又一个骑在她身上的男人。

    她的这些痛苦都拜一人所赐——张家大小姐,翠然现在是恨毒了张家大小姐,也恨毒了张家的人,正是因为有了恨,翠然也学会了用脑子想问题。

    父亲二强子说过,他给自己留了后路,如果有一天张家人不行了,他就带着张家人的罪状去投奔新主。

    父亲将这些年来张家人收刮民脂民膏,强抢的良家妇女,杀的人,还有帮他的后台——上都詹大家族制造兵器和火药的地址、数量,都记载在了一个小本子里,父亲每年都会誊抄一份真实的张家账簿,以防后患,这些东西只要交到上都王族,就可以让张家顷刻之间化为乌有。

    现在最重要的就是要让老鸨妈妈放她回家,只有回到家里,她才有机会拿到父亲留下来的东西,只有将父亲留下的这些东西交到上都的薛家人(上都詹家的政治对手)手里,才有机会扳倒张家人,有了这个想法,翠然开始学会了讨好客人,讨好老鸨妈妈。

    这几天接客,翠然都是一副十分顺从的模样,得了打赏的钱也不忘打点一下丫头、婆子们,更是送了老鸨妈妈一副漂亮的珠钗。

    又送走了一个客人,今天她已经送走了四个客人,老鸨妈妈这几天在翠然身上挣了不少钱,她端着碗燕窝眉开眼笑地来到翠然房间,“翠然呀,来补补身子,这可是上等的血燕,你现在可是我们阁里的头牌了,要好好养身子,晚上本来还有两位公子的,都被我给推了,你今天就好好休息休息。”

    “妈妈,既然妈妈帮女儿推了今天晚上的客人,翠然想回家祭奠一下父亲,如果妈妈不放心翠然离去,可让阁里的弟兄跟着翠然便可,父亲死后,我做为她唯一的女儿,连尸都没给她收过,是女儿不孝呀……!”翠然一口气说完,还说得声泪俱下,感人至深。

    这些天翠然的表现非常好,也不见她有逃跑的迹象;但是老鸨妈妈还是有些犹豫。

    翠然看出老鸨妈妈的犹豫,立马跪下抽泣地说道:“妈妈,女儿现在已经无家可归,‘勾兰阁’就是女儿第二个家呀,女儿除了这里还能去往何处?女儿只是想尽点孝心,望妈妈成全。”

    也是,这丫头是被张家人卖进“勾兰阁”的,她是聪明人,知道逃跑的后果,她更知道,她跑不出张家人的手掌,想到这里,老鸨妈妈同意了翠然的请求。

    “去吧,我让王二狗子陪着你。”

    “谢谢妈妈,谢谢妈妈…”翠然连连磕头,她嘴里谢着妈妈,心里却想的是,白痴老鸨,你只让一个王二狗子来监视我,这可真是你的失算。

    “快起来吧,把燕窝喝了。”老鸨妈妈扶起翠然。

    “妈妈,你等等…”翠然起身,将自己的化妆盒端了过来,“妈妈,这串珍珠项链是刚才那个客人送给翠然的,我觉得妈妈戴着比翠然带着好看,就送给妈妈,妈妈以后可要待女儿好呀,女儿这一身就交给妈妈了!”翠然说得情真意切。

    这串珍珠项链颗颗饱满,粒粒润泽,大小均匀,实为上等货,老鸨妈妈喜欢得紧,乐呵得嘴都合不拢,假谦虚道:“这是客人送给女儿的,我怎么好意思收呢?”

    “这串珍珠项链只有妈妈才戴的出它的韵味来,戴在其他人身上都没有戴在妈妈身上好看,如果妈妈心疼女儿,女儿最近接客较多,妈妈能给女儿安排一辆马车,让女儿坐着马车回去,女儿就心满意足了。”

    老鸨妈妈想,也是,这丫头最近都是在超负荷工作,别说逃跑了,就连走路估计都困难,那就安排一辆马车送她回去吧。

    王二狗子驾着马车带着翠然回家,回到家中,翠然没有第一时间去哭伤,而是将王二狗子拉上了床,“狗子哥,翠然今天把身子给了狗子哥,狗子哥以后可要对翠然好呀……!”翠然说的滴滴娇、娇滴滴的,听得王二狗子全身酥麻麻的。

    那王二狗子早就想把翠然扑倒,碍于“勾兰阁”里的规矩,一直也没动过翠然,现在人家自己送上门来,他哪有拒绝的道理,他像只饿狼一样,急不可耐地将翠然扑倒。

    一把锋利的剪刀也直直地插进了王二狗子的身体里,剪刀上有毒,那剪刀是翠然他们父女拿来以防万一的,剪刀上的毒是早就涂上去的。

    “你…你…”王二狗子没想到自己会这样死去,他一口污血喷出,话还没说完就栽倒在了翠然的身上。

    翠然厌恶地将倒在身上的王二狗子推开,分秒必争地去了茅房,她取下茅坑里的一块石头,在茅坑的暗格里拿出了父亲记下的那个小本子,父亲的账簿藏在树下,现在不是挖树取账簿的时候,她带着小本子将马车上的马牵走,连夜骑马去了上都。

    老鸨妈妈发现翠然一夜未归,才起了疑心,当她赶去二强子家,看到二狗子的尸体,才知道翠然跑了。

    “找,快把她给我找出来,方圆百里一个地方都不可错过……!”

    老鸨妈妈只当翠然是躲在了某出,当她看到被卸的马车才反映过来,翠然那丫头是跑了,现在追,他们都不知道往哪里追?只得自认倒霉,一脸晦气的回了“勾兰阁”,打发人去张家,将此事禀告了张家管事。

    昨夜发生了太多的事,有人和周公约会,一晚好梦;有人骑马连夜奔向上都;有人一夜没睡,再次来到了医竹楼……

    八个穿着夜行衣的男子悄然潜伏到了医竹楼,金阳和银玄已经做好了把他们全数拿下的准备。

    带头人王四打了一个手势,他们便分成了四组,向着四个房间分散开去,为了万无一失,他们这次戳破了每个房间的窗,通过窗户上戳出的口子,向着每一个房间都喷进了迷魂散。

    只待毒烟起效,当那些人推开门的一瞬间,他们都傻了眼,怎么屋里还是空荡荡的没有一个人?

    “老大,这,这是什么情况,难道我们里面真的出了叛徒了?”

    “不,不会的,这定又是个巧合。”王四嘴里这样说,心里却第一次对自己带出来的弟兄起了怀疑之心。

    “老大,会不会他们晚上根本不住这里?”

    “对,很有可能他们还有其它的住宅,只是我们不知道罢了。”

    王四想了想,弟兄们说得有道理,医女他们夜里可能真不住在医竹楼。

    一个年轻的兄弟抹着眼泪说道:“可是老大,张家大小姐只给了我们今天晚上,一个晚上的时间,我们现在去什么地方找他们的新住址,我…我可不想被大小姐扒皮呀……!”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