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4章——卖猎物
    金阳不解地看着银玄,“银玄,你怎么对如何去魔界这么感兴趣?”

    银玄觉得金阳问得很白痴,她一本正经道“金阳,我当然要关心如何去往魔界,万一,哪天你被魔界的人抓走了,我好去救你呀。”

    银玄的回答让金阳哭笑不得,他想如果他哪天真被魔界的魔者抓走了,银玄能把他给救回来,那简直是天方夜谭。

    “傻丫头,如果我真被魔者抓走了,说明我遇到了强敌,那时我无法自保更保护不了你,到那个时候,你应该离我越远越好,这样才安全,明白吗?”金阳捏了捏银玄的鼻子,宠溺的看着她。

    “金阳,从你今天,哦不对,应该算是昨天,你中毒倒地的情况来看,我的毒针对你们魔者都是很有效果的,我打算等夏彤他们回来就开始饲养晕睡虫,为我制造晕睡针做准备,有了晕睡针,还怕去魔界救不了你?”

    金阳心想云玄的晕熟针是很厉害,可是银玄这个小身板去魔界那还是算了吧,“银玄,我只要不用魔力,魔界的人就感知不到我,你放心吧,我不会有事的,不过你的晕睡针真的很有效,你可以多做些送给我吗?”

    “没问题,我多做点药膏淬炼在针里就可以了。”银玄拍拍手,一副吃得很满足的模样,她站了起来,想洗去手上的油渍,她来到洞口伸出手去,可惜手太短,她在山洞口根本就够不到瀑布水。

    金阳拿起地上的斗篷将银玄裹住,脚一蹬就离开了山洞,带着银玄飞到了瀑布下的水潭边。

    银玄洗完手,很自觉地拍了拍金阳的背,“背我回去吧,扛着不舒服。”

    呵、呵呵,金笑着转过身蹲起了马步,银玄乖乖地跳到了金阳的背上。

    银玄吃了太多的鱼,已经没有了肚子装下早饭,因为怕张家人来闹事,金阳一直在医竹楼里陪着银玄,银玄给村民看病,金阳就给银玄打下手。

    一连好些天张家人都没来,这几天囤积了不少的猎物,现在来看病的病人,都知道拿签排号就诊,银玄让金阳将家里囤积的猎物拿去村市上卖掉,“金阳这几天是选梨会,人多东西好卖,你快去快回。”

    “好的,听你的。”金阳拿着十几只野兔和几只野鸡去了村市。

    巧合,金阳的摊摆在了广生的摊边,广生看到竞争者一脸不善地问:“老兄你谁呀,哪里的人?”

    金阳不想多事,陪着笑脸“在下医竹楼的金阳,今天第一次赶集,过来处理一些楼里的囤积之物,若有得罪还请兄弟海涵。”

    广生一听是医竹楼的,立马来了精神,“兄弟,医竹楼的春青和夏彤都去了上都,你是那个银玄救回来的王八吧?”

    “你为何骂人?”金阳的脸立马黑了起来,真想一拳把广生揍飞出去,只是这里人太多,金阳忍了。

    “哦,对、对、对,你不叫王八,听银玄说你忘记了自己叫什么名字,又因为邪祟做怪老是晕倒,她就在你脸上画上了王八,镇你脑子里的邪祟,不知兄弟你脑子里的邪祟清除没?”广生问得真切,也完全没有骂人的意思。

    金阳心里有火也只能往自己肚子里咽,都是银玄这丫头弄出来的事,他心里暗想,银玄有你这样欺负自己男人的吗?黑着脸说道:“谢谢这位仁兄,我除了暂时忘记了过去,其他的也都全好了,也没有什么邪祟了。”

    “兄弟,你可真得感谢我,你重伤在山上,是我发现了你,叫上村里的猎人,把你抬到了医竹楼;你中了邪祟,也是我叫上村民一起来喊‘王八’,才把你脑子里的邪祟喊走,你才醒来的。”广生一副得意的样子,生怕金阳不知道他对他有救命之恩。

    “多谢仁兄的救命之恩,这位仁兄可是广生?”金阳向广生抱拳行礼。

    “正是,正是,你咋知道是我的?看来银玄肯定给你提过我。”广生更加得意了。

    礼多人不怪,金阳赶紧在自己摊位上拿了两只兔子和两只野鸡送给了广生,“多谢广生兄的救命之恩。”

    哇,大手笔呀!一来就送这么多野味给广生,广生开始还一脸的不善,现在满脸都堆满了笑,客气道:“兄弟客气了,我们都是猎人,互相帮助是应该的,你看你这么客气,那我就不客气了。”广生快速接过了金阳手里的猎物,生怕这猎物接晚了,金阳就反了悔。

    接过猎物之后,广生又怕着胸脯说:“兄弟,银玄医女家的事就是我们梨村的事,以后你随便来摆摊卖货,有谁欺负你,你就报我广生的名字。”

    金阳心里腹诽,没想到自己晕倒山上,是眼前这人发现了自己,把自己抬到了银玄那里的,这也算是救命之恩了,几只野味报答救命之恩算不得什么;不过带着村里人来喊我王八,这就是你的不对了,虽然罪魁祸首是银玄,没办法谁让我喜欢银玄呢,只能由你替他背祸了。

    冷不防,一粒泻药丸子,被金阳弹到了广生喝水的葫芦里。

    集市里的人很多,卖猎物的人很多,广生开始叫卖起自己的猎物,叫得口干舌燥,他便拿起了装水的葫芦。

    嗯,自己竟然没盖葫芦盖子?广生也没多想,用手擦了一下葫芦嘴,就咕嘟咕嘟地喝起了水来。

    这泻药可真见效,水下肚不足一刻钟,广生就开始跑起了茅房,“哎呦,我今天这个肚子是怎么了?哎呦,不行、不行,我还要去趟茅房……”广生就这样一连跑了很多趟茅房,他摊上的猎物一个没卖,金阳已经卖完了所有的猎物。

    金阳准备打道回府,广生拉着金阳的手说:“兄弟,我今天不行了,你先帮我看着摊,我去银玄医女那里拿点药来吃,拜托、拜托。”广生现在已经拉得脚耙手软,走起路来都是偏偏倒倒的。

    银玄做的这个泻药,不是帮人把肚子里的东西排完就不会再拉了吗,广生今天已经跑了很多趟厕所,他还没拉完呀,他肚子里得有多少囤货?想到这里,金阳肯定广生定是个长期便秘者,金阳也担心广生要是这样一直拉下去非虚脱不可,赶紧说道:“你快去我帮你看着。”

    广生急忙向医竹楼跑去,他跑到半路,便觉得自己好像不拉了,还有那么多猎物没卖,广生又跑了回来。

    金阳见广生这么快就回来了,便问“咋,这么快就回来了呢,医竹楼现在没病人吗?”

    “不是,我跑到半道感觉自己不想拉了,就跑回来了,这不是还有货没卖出去吗?”

    广生回到了摊位上。

    “那你自己卖货吧,我先走了。”

    “别呀,兄弟,你先等等我,万一我又要拉肚子了呢,你等我一刻钟,再走。”广生拉住了金阳,哀求着金阳。

    “一刻钟,就一刻钟,多的不等,我得回去帮医女打理事物。”金阳本来是可以多等一下广生的,只是他发现有几个花痴少女正在看着他,其中有一个,一看便是大户人家的女子,那女子原本只是对他含情脉脉的微笑,看在金阳眼里却是一脸白痴的荡笑,单看那女子的五官,凭金阳百年的阅人经历,此女子也是个装着白莲花的毒妇,看得让金阳觉得恶心,想早早回医竹楼去,看银玄那只可爱的小母猫。

    “谢谢兄弟,谢谢兄弟。”金阳现在愿意等他一刻钟,广生是万分感激,连连道谢。

    “广生,你以后别叫我兄弟了,就叫我名字金阳,这是我给自己起的新名字,我也叫你广生,以后我们就算认识了。”金阳可不想和其他人走太近,那些人离他远点还安全,和他走近了,保不定哪天祸事就来了。

    这不,说到祸事,广生的祸事就来了。

    金阳开始看到的那个大户人家的女子,迈着莲步款款走到了广生的摊位旁,哐当一声,一根发簪落了下来,金阳看到女子是故意将发簪拨落的,他装着什么都没看见,也没去搭理那女子,只是帮广生整理着猎物。

    广生就不一样了,他看到女子发簪掉地,顺手就帮女子捡了起来,递给了女子“嘿,姑娘你的发簪掉了,给你。”

    啪…一记响亮的耳光打在了广生的脸上,是女子的丫鬟打的,广生还没反映过来,丫鬟含怒而斥“什么东西,你的手也配拿张家大小姐的东西?”

    “姑娘的发簪掉了,我只是好心帮他把发簪捡了起来,我有什么错?”广生捂着火辣辣的脸委屈地说道。

    那丫鬟盛气凌人“我呸,就你那双脏手,也配给张家小姐捡东西,不该你捡的东西你就不应该捡。”

    丫头的言外之意,广生没听明白,金阳可是心知肚明,他依旧不动声色地帮广生整理着猎物,将广生摊位上的猎物码放整齐。

    女子见金阳一直没有看她,便用那娇滴滴发嗲的嗓音说道:“翠然,不得无礼,这位村民也是好意,我们走吧,不要耽误了人家卖货。”

    “小姐,这……”

    看了一眼自家小姐的眼神,那个叫翠然的丫鬟秒懂。

    哐当…那发簪在丫鬟正要插上小姐的发梢时,不小心又掉了下来。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